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81章 林笑恩将夏言藏到哪儿了

    傅继霖笑着抿了口茶,并没有接口。他毕竟是没当过父亲的人,并不能完全懂得这种为人父的责任。这对他来说,多少是有遗憾。官场上叱咤风云,呼风唤雨,但回到家里,也是个普通的,孤独的老人。只有盛西慕来的时候,多少能给他驱散一点寂寞。两人虽亦师亦友,但他毕竟不是自己亲生的,隔着血缘,便阻隔了太多。

    “其实老师当年应该领养一个孩子的,至少现在也能有个依靠。”盛西慕温润说道。

    傅继霖有些无奈的叹了声,提起这事儿,还真有一段故事了。“当初领养过一个,没过两天就被她亲生父母领走了。后来我也想通了,不是自己的,终究留不住。”

    傅继霖上四十岁的时候,从孤儿院领养过一个孩子,七八岁的小女孩,扎着羊角辫,十分聪明讨喜,见了他会讨好的叫叔叔。那孩子跟了他一年多的时间,一直都没叫过爸爸,也不知道怎么就那样执拗呢。但除了这一点,她都十分听话,也给傅继霖带来了很多欢乐,那时辖区里一个女干部对他很有好感,经常到家里来做客。人到中年,傅继霖也想过找一个合适的人作伴。

    但小女孩很不喜欢那个女人,人家一来就摆脸色,弄得傅继霖都有些惭愧,这件事后来也不了了之。本以为至少还能留下个女儿,但一年后,小女孩的父母突然早上了门,衣着简朴的一对乡下人,哭哭啼啼的要将孩子领回去。

    原来,夫妻两个生活贫困,孩子又多,才把最大的孩子送走,减轻家里的负担,但着血脉亲缘,哪里是说断就能断的,夫妻二人煎熬了整整一年,实在是想孩子想的紧,才一路打听到傅家,想将孩子领回去。

    傅家在北首府是名门望族,能给小女孩最优渥的生活,让她做人人艳羡的小公主。当时傅继霖只说了一句,“只要她愿意跟你们走,我没什么意见。”傅继霖自然是舍不得的,毕竟养了一年多。他这么说,当时是笃定了孩子不会跟那对夫妻离开,毕竟他能给她的,比她的亲生父母要多。

    但没想到小女孩几乎没有犹豫的就牵住了父母的手,对他说:叔叔再见。就是那个时候,傅继霖才明白,原来,他只是叔叔而已。

    他问小女孩,“你不恨他们抛弃过你吗?”

    女孩虽小,却一板一眼的告诉他,“他们是我的亲生爸妈,他们抛弃我也是迫不得已,而我却不能抛弃他们,是他们给了我生命。”

    后来有一段时间,傅继霖很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他在外过养过几个女人,年轻貌美的,也有受过高等教育的,或许是错过了最好的时候,没有女人为他怀过孩子,后来上了五十岁,他也厌倦了,就用钱把她们都打发了。

    “那时候你住校读书,并不知道这件事。那孩子送走后,我也失落过一阵子,后来雪烟安慰我,不是自己的,强留也留不下。”傅继霖放下手中茶杯,面容多了几分疲惫。

    人们总说孩子生下来就是向父母讨债的,对于父母来讲,孩子是一种责任,但同时,也是孩子带来了所有的欢乐,盛西慕还记得乐乐第一次开口叫他爸爸时的心情,那根本就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如果没有乐乐,他甚至找不到为之而奋斗的理由,身居高位又如何,富甲敌国又如何,他死后不是都要捐献国家。换句话说,没有孩子,他想找人生气,想找人祸害他的钱都找不到。

    盛西慕想,傅继霖目前大概就处于这样的一种状态。如果夏言真的是傅继霖的孩子,她会很幸福,但他并不希望这样。因为,这只会将他们之间的关系再次推入绝境。不知是他叫老子那关过不去,傅继霖恨盛鸿江入骨,又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女儿嫁入盛家。到时腹背受敌,他的言言又不配合,呵,盛西慕不崩溃才怪。

    “傅老师当初就应该找一个合适的女孩结婚,我记得妈说过,您以前有过一个很漂亮的女朋友,还是搞音乐的,怎么没考虑一下。”盛西慕一副玩笑的口吻,却是不着痕迹的试探。王雪烟当然不会和他提起傅继霖的女朋友,但根据林进收集的材料,傅继霖和尹雅曾经交往过一段时间,那么王雪烟就不可能一点风吹草动都不知道。毕竟,对于心爱的男人,女人总是会多一分留心。

    若他记得没错,曾经是有过那么一段日子,傅老师来家里的次数少了许多,那段时间,母亲的脸色不太好看,人也瘦了一圈儿,还常常在夜里偷偷的哭。只是,他那时年纪小,记忆有些模糊了。

    傅继霖沉默了半响,面上的神情黯淡了几分,似乎回想起一些并不愉快的记忆。“在你妈之后,我的确交往了过一个女孩,学音乐的,和你妈一样,钢琴弹得很动听。但她快毕业的时候我们就分手了,后来,她可能是回老家了吧,也没再联系过。”

    “傅老师当时可是年轻有为,分手的时候,人家一定哭的很伤心吧。”盛西慕继续打趣道。

    傅继霖摇头失笑,三分苦涩,七分无奈。“臭小子,你当你老师是情圣啊,人家姑娘转身的比我还决绝。”

    这话让盛西慕有些迷糊了,如果当时尹雅怀了夏言,按理说她应该会要求傅继霖负责才对,傅继霖并不是不负责任的人。何况,那个年代和现在不一样,男女之间的错误会影响到男人的前途,何况,傅继霖当时还挂着辖署衔。

    难道是他弄错了?尹雅其实还有别的男人。这件事看似简单,却越显越复杂了。现在唯一能确定的是傅继霖的确和尹雅交往过,但具体他们之间有没有发生过关系,无从得知。难道他还能直截了当的问傅继霖:你和尹雅上没上过床,有没有过一个孩子吗!

    “爸爸!”一声稚嫩的童声打断了盛西慕的思路,乐乐从楼梯上跑下来,像只小精灵一样扑入父亲怀抱。

    “醒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盛西慕将孩子抱在怀里,目光一下子就柔和了下来。

    小东西摇着脑袋,笑嘻嘻的模样与刚刚的病病殃殃判若两人。晕机本就不是什么毛病,孩子睡一觉也就好了。“爸爸,乐乐饿了。”宝宝双手捂住肚子,小眉头都皱了起来。

    一旁傅继霖急忙吩咐保姆去给孩子做吃的。乐乐转头看向傅继霖,十分友好的对他笑着。

    “盛宝,这位是傅爷爷。你过去让傅爷爷亲亲,好不好?”盛西慕笑着说道,同时将孩子放下地。

    “傅爷爷。”宝宝奶声奶气的唤了声,倒也不认生。脱离了父亲怀抱,便扑入傅继霖怀中。还在傅继霖脸上啃了一口。“傅爷爷你好,我是乐乐,你叫我盛宝也可以。”

    傅继霖位高权重,等着巴结的人能从北首府排到赵市去,但在乐乐眼中,他和一个普通的老人也没什么区别。

    “盛宝?盛西慕的宝贝?”傅继霖笑着,这名字取的还真有些意思。

    “他现在可是盛家的宝贝,老爷子都要将他宠上天了。”盛西慕笑着回了句。

    傅继霖也笑,“上了年纪的人最大的乐趣就是含饴弄孙,等你到了那个年纪自然就懂了。”傅将辖署双臂架起乐乐,向上抛了几下,便有些气喘嘘嘘的坐回原位,摇头失笑,“现在不服老是不行了。这小家伙看着瘦巴巴的,倒是有些分量。”

    “乐乐很健壮的。”宝宝嘟着小嘴巴,显然对‘瘦巴巴’这个形容词不太满意,今年开始个子长得快,倒是不像原来胖乎乎的了,越发的像个男子汉。

    “呦,小家伙还有意见了呢。”傅继霖笑恩更祥和了,难得像今天这样高兴。“这孩子长得和你小时候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这张脸,长大了又是一祸害。”刚进来的时候,乐乐不舒服,一直赖在盛西慕怀中,傅继霖也没太看清孩子的容貌,现在这么一看,模样倒是像极了盛西慕的,甚至比盛西慕的容貌更精致了几分,想必是遗传了母亲的优良基因。

    “儿子,听到傅爷爷的话了吗,长大后少惹点儿桃花债。”盛西慕玩味的说了句。

    宝宝还不太懂桃花债是什么意思,但父亲说了,他便附和的点头,弄得傅继霖和盛西慕二人又是一阵笑意。

    “爷爷,爸爸说你是辖署人。”宝宝奶声奶气的问道。

    “恩。”傅继霖做了一辈子的职业辖署人,十分引以为傲。

    “傅爷爷是辖署人,爸爸也是辖署人,将来乐乐也要当辖署人。”小东西高扬着下巴,信誓旦旦的说道。

    “哦?乐乐为什么要当辖署人?”傅继霖饶有兴致的问道。

    “爸爸说辖署人可以保家卫国。”宝宝似乎也很以此为荣,恭恭敬敬的站在傅继霖面前,“爷爷,乐乐给你唱辖署歌好不好?”

    “好啊。乐乐会唱什么?”

    宝宝像模像样的清了声嗓子,唱到:“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像首歌,绿色辖署营,绿色辖署营教会我,唱得山摇地也动,唱得花开水欢乐,一呀么一呀么一呀么一,一个钢枪交给我,二呀么二呀么二呀么二,二话没说为祖国,,三呀么三,三辖署将士苦为乐,四海为家,嗨!哪里有我,一二三四,战士的歌……”

    乐乐又缠着傅继霖玩闹了一会儿,才被盛西慕抱上楼休息。小东西又撒娇的让盛西慕讲了一会儿故事,才乖乖的枕着父亲手臂睡着。乐乐睡下后,盛西慕小心翼翼的将手臂从宝贝头下抽出,悄无声息的退出房间。

    客厅中亮着昏黄的灯光,盛西慕沉默的靠坐在真皮沙发上,目光深沉。掌心将,纯黑色手机比它的主人还要沉寂。每一天,林进都会打来电话汇报当日辖区的工作,却一直没有提起关于夏言的事情。对于他的命令,林进向来是放在第一位的,他一直没有回报,就证明一直都没有查到夏言的消息。连林进都查不到的地方……

    盛西慕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不愿再想下去,心情反而越来越烦躁了。似乎很合时宜,昏暗中,手机散发出冷色光泽,不停的闪动。而屏幕上显示的却是盛鸿江的号码。

    “爸,这么晚了,您有事吗?”

    “听说你回北京了?”状似询问的语调,却是肯定的语气。‘听说’二字用的还真够含蓄的,盛部长的眼线不是早已经布到辖区里面了吗。

    “今天刚到。”盛西慕随口回了句,并没有提及傅将辖署的事,但他不说,也并不代表盛老爷子不清楚。盛鸿江虽然霸道跋扈,却也十分有分寸。两人虽然有恩怨,但毕竟傅继霖的位置摆在那里,而且盛西慕与傅继霖的师生关系必会为盛西慕的前途扫清很多障碍。所以,盛鸿江极少插手他们师生之间的事儿。

    “明天晚上带盛宝回来吃顿饭吧,我也挺想那孩子的。当然,如果你觉得一个人带着孩子不方便,以后将他寄养在我这儿也好……”

    “爸,不早了,您先休息吧,我明天一定带盛宝回去看您。”不等盛老爷子回答,他已经自顾挂断了电话。夏言离开后,乐乐现在就是盛西慕的唯一,他不可能将孩子交给任何人来抚养,他一直在等待着夏言的回归,等待着几家团聚。

    翌日午后,盛西慕开车带乐乐回了盛家,盛老爷子下午没有会,回的也早,亲自吩咐保姆准备盛西慕父子喜欢的菜。宝宝一进这个家门就好像如临大敌一样,对盛鸿江这个爷爷也不亲,只是淡淡的唤了声:“爷爷。”然后,就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

    盛西慕和盛老爷子谈了会儿工作上的事,又扯了几句实事,保姆已经将菜饭摆上了桌。桌上只有三人,气氛十分沉寂,只偶尔传来碗盘碰撞的轻响声。宝宝低头快速的吃饭,虽然吃的快,吃相却是极好看的。一碗饭见底,宝宝放下碗筷,十分礼貌的说了句,“我吃完了,爷爷,爸爸,我先上楼了,你们慢慢吃。”说完,跳下椅子,向楼上跑去。

    孩子小,却很有礼有节,客套的让人挑不出半分毛病,但又生疏的让人不敢靠近。小东西姓盛,按理说这里是他的家,但哪儿有一个孩子回家之后是这样生冷拘谨的状态。

    “你这个做父亲的是怎么教育孩子的,和爷爷就是这种态度。”盛鸿江带了几分不悦,也没心思继续吃饭了,啪的一声将筷子放在了桌上。

    “盛宝不是挺乖的,也很礼貌。”盛西慕不以为意的回了句,同时也把筷子放下。

    盛鸿江冷撇了他一眼,“他就是太礼貌了,好像我是陌生人一样。”

    盛西慕不语,半靠在椅背上,随手点了一根烟,慢条斯理的吸着。其实,在乐乐心中,盛鸿江的确只是个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而已。

    盛鸿江也没再说什么,毕竟孩子不是在盛家长大的,都已经懂事的年纪带回来,自然是和他母亲更亲近些,但来日方长,他能给乐乐的东西,是孩子在他母亲身边终其一生都不可能拥有的,将来孩子长大了,一定会懂得。

    “你上去看看他,刚吃过玩带他去院子里面转转,别一直闷在屋子里。”盛鸿江微叹着开口,自顾走进客厅中看报纸。

    盛西慕进入卧房的时候,乐乐正倒在大床上看童话书。

    “不许躺在床上看书,眼睛会近视,如果眼睛出了毛病,长大以后就别想当辖署人了。”盛西慕走过去,一把将乐乐从床上拎起来,放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宝宝倒是也不闹,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继续低头翻书。半响后,才嫩声嫩气的问道,“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回家?乐乐不喜欢这里。”

    “乐乐不可以这样,这里是爷爷家,将来也会是乐乐的家。”盛西慕在宝贝身边坐了下来,伸出手臂将孩子抱起,放在了自己膝盖上。

    乐乐微低着头,不去迎视父亲的眼睛,声音有几分怯怯,“乐乐不想讨厌爷爷,可是他不喜欢妈妈。我知道是他将妈妈逼走的,他还让爸爸跟别的女人结婚。”

    盛西慕微愣了片刻后,若有似无的叹息了声。孩子虽然小,却已经很有主见,能分辨是非。他与夏言的纷纷呵呵,也不知道会不会对孩子的弱小的心灵造成伤害。也许所有人都认为乐乐回到盛家,对他才是最好的,但锦衣玉食和无可企及的权利,却并不一定是乐乐想要的。

    因为经历过,所以盛西慕比任何人都懂得完整的家庭对一个孩子来说有多么重要。他一直都不希望乐乐成为第二个自己。

    “乐乐,相信爸爸,我不会和别的女人结婚,也一定会将你妈妈找回来。”

    “真的吗?”乐乐突然扬起头,黑葡萄一样的眸子,好像凝聚了漫天星光一样灼亮。

    “嗯。”盛西慕含笑点头,“但是乐乐也要答应爸爸,下次对爷爷和善一些,爷爷的身体不好,需要我们多关心他。”

    “那好吧。”乐乐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点头,伸出小手指牵住盛西慕的小指,“我们拉钩,爸爸答应了乐乐就不可以反悔啊。”

    “好的。”盛西慕笑着,宠溺的捏了下宝宝的鼻尖。

    宝贝笑嘻嘻的窝在父亲怀抱中,手臂缠着父亲颈项,在他耳边轻声道,“爸爸,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乐乐很想妈妈,每天每天都想。”

    盛西慕心口一疼,将孩子拥得更紧了。

    夜深人静,哄睡宝贝之后,盛西慕依旧坐在沙发中等着夏言的消息,林进的电话打来,如往常一般汇报了当天的工作,然后便无声的等着,看看盛西慕是否还有其他吩咐,如果没有,他就会挂断电话,依旧没有提起夏言的事情。

    “还是没有任何眉目吗?”静谧了半响,盛西慕出声问道。

    “是林进无能,能查的都查了,一点线索都没有,飞机场的出入记录也一一盘查过,没有尹小姐的记录。火车站和汽车站,实名制的都翻查过,没有任何线索。至于林氏,更是没有一点儿动静,好像从来就没有过尹副总裁这个人一样。我想,林笑恩在其中做了手脚的可能性很大,我透过无线,偷偷查过她的手机通话记录,并没有任何可疑的号码。如果真的是她将尹小姐藏了起来,那么她一定还有我们不知道的私人号码与尹小姐联系,只是我还没有查到眉目。”

    林进的话无疑是往盛西慕心口上撒了一把盐,既然连林进都查不到,那就证明夏言这次是铁了心要离开他的,决绝到连乐乐都不要了。前一夜,她给了他一夜缠绵,他们深深的占有着彼此。让他觉得自己已经沉浸在幸福之中,第二天一觉醒来,她就彻底的消失在他的世界中,从天堂到地狱,也不过如此而已。

    挂断电话之后,盛西慕无力的靠在真皮沙发上,只觉得胸口憋闷的难受。他起身走进酒窖中,取出一瓶十年的拉菲,拎着酒瓶,向院中走去。昏黄的灯光之下,他坐在木质长椅上,灌了几口酒后,才面前压下了心口的烦躁。

    漆黑夜色笼罩之下,四周死一般的沉寂着。盛西慕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外套,很快被夜晚的寒风打透,他却一动不动的坐在原地,寒冷让头脑越发的清醒,而越是清醒,对夏言的时间就变得越沉重。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手掌紧握住酒杯,他又猛的灌了几口酒,酒液入腹,划过一串温暖,让身体好受了许多,短暂的沉迷,使得疼痛变得模糊。但酒入愁肠,只会愁更愁。他不停的喝着,转眼的功夫,酒已经见了底,他低头坐在冰冷的长椅上,手冻得发红了,握着酒瓶的手指动了几下,带着些许的微僵。

    他轻轻合起眼帘,在酒精的作用下,头脑发沉发晕。脑海中,一幕一幕,闪过的都是与夏言的曾经,他看到她在阳光下灿烂的笑,看到她离开时绝望的哭。想着想着,心就更疼了。合起的长睫上,竟变得潮湿了几分。此刻,若没有人去唤醒他,盛西慕会一直坐在院中,直到天亮,但冰冷刺骨的寒冬夜,只穿了一件单薄衬衫的男人,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他还会不会有呼吸就无从得知了。

    不过,即便是想死,盛西慕也不可能会轻易如愿。他家老头子就好像二郎神长了三只眼似的,随时都能监控到他的行踪。

    “什么时候开始学会借酒消愁了,你看看你哪里还有个一辖署之长的样子!”盛鸿江比气温还有低的声音在身旁响起,如同夹带着冰雪,冷的骇人。

    迟疑了片刻,盛西慕才缓慢的睁开眼帘,一双深眸,亮的惊人,但也满是嘲弄之意。“爸,这不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你说什么混账话。”盛鸿江怒声斥责了句。

    “爸,您觉得一辖署之长该是什么样子?脱下西服,我盛西慕也是个普通的男人而已。您说我是一辖署之长,我能指挥千辖署万马,却连一个心爱的女人都得不到。我这一辖署之长是不是当得太窝囊了些。”许是借着酒意,盛西慕有些肆无忌惮了。他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盛鸿江明白他对夏言的感情。

    老爷子能体谅最好,即便不能体谅,反正他喝醉了,明儿个天一亮,他完全可以推得干净。

    “如果你爱上的是像王媛那样,家势才貌都配得上你的女人,我又怎么可能反对。即便没有好的出身,至少也要家世清白吧。且不说尹建国是贪污犯,单单你们的舅甥关系,就是不容于世的。你说你们没有血缘,可是大众会去深究那些吗?她只要喊过盛沐一声妈,她就是尹家的女儿,她就是你的外甥女。你以为我想逼着你吗?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你好。”

    一来天气冷,二来,盛西慕这副颓废的模样,也的确让盛鸿江气的不轻,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老爷子依旧是汤水不进的,盛西慕也不想再与他争辩什么,也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天冷的缘故,头脑沉重的厉害,脑仁都跟着疼了起来。不经意的仰头,发现乐乐的卧室不知何时亮起了灯光。他呆愣了许久,静静的凝望着窗口散落出的昏黄温暖。

    盛老爷子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微叹了一声。“孩子可能醒了,你上去看看吧。他认床,上一次过来,几天都没怎么睡,整个瘦了一大圈。”

    “嗯。”盛西慕闷闷的应了声,摇晃的起身向别墅中走去,虽然步履不稳,跌跌撞撞着倒也走了进去。沉重的脚步踏过木质楼梯上楼,在乐乐的门口停住。房门半虚掩着,乐乐裹着被子坐在床头,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帘,以至于盛西慕看不到他眸中的情绪。

    “怎么还不睡?睡不着吗?”盛西慕在宝宝床边坐了下来,扑面而来的酒气让乐乐下意识的蹙紧了小眉头。

    乐乐掀开被子扑入父亲怀中,一张小脸都陷在他胸膛,声音带着几分怯怯。“爸爸,你是不是也想妈妈了?”

    盛西慕沉默着,环在他身上的手臂却颓然收紧。

    “爸爸你别难过,妈妈很快就会回来的,她不会丢下乐乐的。”宝宝用自己的一双小手将父亲冰冷的手掌护在怀中,呵气温暖着。“爸爸,乐乐会一直陪着你的。”

    “嗯。”盛西慕有些吃力的牵起一抹笑,伸出手掌想要去触摸宝宝嫩嫩的面颊,在触碰的瞬间,又突然僵在半空中。手掌下意识的蜷起。他的手太冰冷,怕伤到了孩子。而乐乐却很懂事的握起他的手,按在了自己的小脸上,笑嘻嘻的对着盛西慕笑。

    “爸爸,乐乐是男孩子,你不是总说男孩子不可以太娇气吗。”

    “我说的是男子汉不能娇气,乐乐现在太小,要长大之后才能变成男子汉呢。”盛西慕笑着,宠溺的将儿子搂在怀里。

    “爸爸,乐乐睡不着,你陪我一起睡好不好?”宝宝奶声奶气的说着,一双小手扯着父亲的衣角,黑葡萄一样晶亮的眸子,带着几分渴求。但盛西慕知道,这不过是借口而已,小东西是怕他再次出去挨冻。

    “好,爸爸陪着盛宝一起睡。”盛西慕掀开被子,抱着孩子一起躺在了床上。

    乐乐温暖柔软的小身体就好像小火炉一样,一寸寸将他身上的冰冷融化。如果没有乐乐,盛西慕不知道他要如何才能渡过这个寒冷的冬夜。这样寒冷的夜晚,他不知道他的言言过的好不好,是不是也像他思念着她一样,想念着他们父子。

    盛西慕在北京并没有停留太久,毕竟辖区不能总不去,一辖署之长总不能带头开天窗啊。

    辖区办公室,盛西慕埋头翻看着这几天堆积的文件,大部分林进已经处理过,但有一些还是需要盛西慕亲自处理。

    咚咚两声敲门声响起。“进来。”盛西慕淡声开口,目光却没有从文件上移开。林进走进来,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后,才说道。

    “晚上王书记在皇朝万豪请宴,顾省长和李副书记都会去,还打电话让您务必出席。”林进说完,又补了句,“下个月就是您和王小姐的婚礼,这个时候请客,不知道王书记又打着怎样的主意。”

    盛西慕顿了下手中的金色钢笔,唇角扬起一抹冷魅的笑。“他还能打什么主意,一来是炫耀一下靠上了盛家这个大树,二来,你别忘了顾家的海诺建筑可是首屈一指的建筑业龙头,听说顾家的生意已经逐步交到了林笑恩的手里。如果我没猜错,今晚王媛一定会出席,王书记是打算提点我,让王媛步林笑恩的后尘。”盛西慕缓缓靠入身后柔软的椅背,唇边笑靥逐渐冷魅深邃。姓王的想将手伸进盛氏,也要看他愿不愿意。

    “王家人再打盛氏的主意?”林进也是一愣,他没想到王家居然有这么大的野心与贪婪。“长官还是早做打算。您一旦和王小姐结婚,她进入盛氏打理家族生意只怕是早晚的事儿。”

    盛西慕淡笑不语,他从来就没打算过和王媛结婚。眼看着婚期一天天临近,老爷子如果真逼急了,他也已经给自己布好了最后一步棋。

    王书记的宴,盛西慕还是去了,即便他不给姓王的面子,还有顾希尧和李副书记到场,他盛西慕总不能托大。何况,凉他姓王的也不敢摆鸿门宴。不过,王书记约顾希尧与李副书记一起到场,倒是有些意思的,王书记最多不过三五年就要退下来了,顾希尧与李副书记两人挣着上位,虽然表面上一团和气,但实际早已是冤家对头。

    顾希尧有顾部长这个老子做后盾,但李副书记的靠山也不小,王书记一直维持着中立的立场,两面讨好,谁也不得罪,自然,谁也不帮衬。这样看似精明,实际上却也同时将两个人都推开了,官场之上,想要独善其身太难。

    “这离换届选举还早,听说李副书记已经开始四处活动了,看来对省委书记的位置是势在必得。顾省长那边倒是没什么动静。”林进一边开车一边嘀咕着。

    盛西慕手臂随意搭着车窗,听了林进的话,唇角随意的扬了下,笑的有几丝邪气。“张狂的越大,跌下来的几率越大。林进,你记住了,会咬人的狗不叫。”

    盛西慕猜的果然没错,王媛不仅出席了晚宴,还是盛装出席。她小鸟依人般的坐在盛西慕身边,但碍于两人目前僵持的关系,她并没有做出什么暧昧的举动再惹盛西慕生厌。

    “西慕,你还不敬顾省长和李副长官一杯,今儿的宴席,他们两个可是客人。”王书记笑眯眯的端起酒瓶,言语间,已经不着痕迹的将盛西慕纳入了自己的阵营。

    盛西慕有些散漫的坐在位置上,不迎合,却也没有反驳。这老狐狸还真是沉不住气,他和王媛可还没领证,一切都还是个未知数。他如此急迫的在顾希尧与李副书记面前摊牌,其中必然有些盛西慕尚不知晓的隐情。

    “顾省长,李副书记,西慕先干为敬。”盛西慕举起酒杯,向两人敬了敬,然后放在唇边,一饮而尽。盛西慕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演戏自然手到擒来。而比起演戏,顾希尧的水平可一点儿也不比他差。

    顾希尧无意识的撇了眼盛西慕身侧的王媛,唇角笑意深邃,情绪难辨。他同样举杯,含笑饮尽。“盛长官客气了。”

    又谈笑了几句后,盛西慕的手机嗡嗡的响了起来。随意扫了眼,是林进的电话。“对不起,我失陪一下。”盛西慕话落后,起身离开包房。

    挂断了电话,他高大的身体靠在长廊尽头的窗口前,俊脸显出几分疲惫之色。他伸手推开窗子,冷风从半偿的窗缝中猛烈的灌入。林进几乎翻遍了赵市,依旧找不到夏言的消息。如果再找不到她,盛西慕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疯掉。他已经那么那么的想念她了。

    噼啪两声,打火机亮了又灭,灭了又亮,反复几次,却依旧没有将烟蒂点燃,他再一次尝试,火苗在冷风中晃动,好在没有熄灭。盛西慕胸口的衬衫扯开了两颗扣子,胸膛微微的起伏着,两指间的烟蒂终于被点燃,他缓慢的深吸了一口,才平复了几分心头的烦乱。

    “盛长官似乎有心事。”顾希尧不知很是站到了他身后,指尖同样燃着一根烟,他随意的弹了下烟灰,将烟放在唇边吸了一口。

    “顾省长见笑了。”盛西慕哼笑,视线随意扫过他身上,然后移向窗外漆黑夜色之中。

    “我听说林夏言失踪了。”顾希尧靠在他对面的墙壁,状似无意的说道。

    而回答他的是长久的沉默,直到盛西慕指尖的烟蒂即将燃尽,他随意将烟蒂丢在地上熄灭。然后抬起清冷的眸子,唇角扬起一抹冷嘲的笑,然后开口问道,“林笑恩将夏言藏到哪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