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82章 ‘犯.贱’两字终究没说出口

    顾希尧随意耸肩,似乎并不意外,只是他没想到盛西慕会问的这么直接。“我老婆藏人很有一套,当初她把自己藏起来,我也是找了很久。”他和盛西慕想的一样,如果尹夏言失踪,又消失的如此彻底,八层和林笑恩脱不了关系,也只有林笑恩能做到这些。

    “帮我一个忙,当然,这份人情我一定会还的。”盛西慕又道。

    顾希尧笑,有几分无奈。他想他可以理解盛西慕此刻的感受,当初笑恩怀着孩子离开的那段日子,简直就是噩梦。男人对感情,一旦陷进去,他就会变得不堪一击。“我不知道尹夏言在哪里,这次真的爱莫能助。”

    盛西慕有些玩味的笑,看来林笑恩对顾希尧也并不放心。“你不知道不要紧,我可以自己去查。我想知道顾太太的私用号码?”

    “盛长官果然无所不知。她的确有私人号码,知道的人没几个。”顾希尧一边说着,一边掏出手机,将笑恩的号码发到了盛西慕的手机里面。如果林笑恩知道他出卖她,不跟他翻脸才怪。

    “西慕,顾省长,原来你们在这儿!”王媛踩着高跟鞋,摇曳生姿的走过来,顺势揽上盛西慕手臂,“看来你们聊得不错。可我爸和李副省长都等急了呢。”

    “出来吸烟,碰巧遇上而已,我先进去了,不打扰两位。”顾希尧一笑,单手插入西装口袋,转身向包房中走去。

    顾希尧走后,盛西慕有些厌恶的甩开王媛手臂,“有事儿?”

    “没事儿就不可以出来找你吗。”王媛的脸色不由暗淡了几分,但依旧强颜欢笑着。“顾省长与李副书记都盯着我爸的位置,明争暗斗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我爸的意思是打算扶持李副书记上位,顾希尧这人深不可测,不太容易掌控。”

    盛西慕沉默了片刻,冷然一笑,王老头一向精明,看事情也还算通透,但他这次是真的选错了边儿,李副书记想跟顾希尧斗,还差的远呢。

    “这些似乎并不关我的事儿。”盛西慕不以为意的哼了声。

    王媛又靠近了他几分,这一次没敢再拔虎须。“我是想提醒你离顾希尧远一些,他和我爸之间早晚是要发生冲突的。”

    “是吗?那替我转告你爸一声,让他好自为之。”盛西慕邪魅的笑,转身离开。

    王媛愣在原地,许久后才反应过来他话中的意思,一旦有了冲突,他就会袖手旁观,看着她爸自生自灭吗?他们要结婚了啊,他们很快就会成为一家人的。他为什么要对她这么残忍。

    盛西慕将从顾希尧处得来的号码交给了林进,林进用辖区中最尖端的卫星定位系统监控林笑恩的手机,终于有了新的线索。除了几个本市与北京的电话,这个号码拨出最频繁的电话来自v市,而据林进所知,环宇集团在v市有一个正在进行的工程。只不过他当初追查的时候,调往v市工地的人员名单中并没有尹夏言。看来,还是他疏忽了。

    林进第一次时间派了几个人赶往v市,根据传回来的照片,夏言的确在那里。照片被送到了盛西慕的手中,他一张张的翻看着,脸色又阴霾了下来,照片当然是偷拍的,多数都是在工地上,夏言站在一群工人之间现场指挥。才几天不见而已,她似乎有消瘦了许多,v市本就是一个三线城市,又是郊区县城的工地,可想而知条件艰苦。林笑恩真拿他女人当苦力了,居然外派到那种鸟不生蛋的地方。

    “我查到林笑恩定了今天下午的飞机去v市,现在应该起飞了。表面上是去实地考察工程进度,但那种小工程根本没必要让林笑恩亲自跑一趟,想必她是去看望尹小姐的。”

    盛西慕一直冷着脸,啪的一声甩掉手中的照片,套上了西服外套。“给我订晚上的班机,我要去v市。”他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将她抓回来了。

    ……

    v市,唯一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坐落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地带。林笑恩刚刚下飞机,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预想定下的总统套房中。顾希尧跟在身后,拎着简单的行李,俨然是个小跟班。

    “老婆,你是不是累了,咱们女儿是不是也累了?我帮你按摩按摩。”顾希尧放下行李,就靠了过来,双手轻柔的按摩着笑恩的肩膀。

    “我说顾省长,你很闲吗?我两天后就回去了,你偏要跟过来做什么。”林笑恩一边享受着他的服务,一边还不满的抱怨。

    顾希尧一副无奈的神情,但还是鞍前马后的伺候着。难道他愿意来吗?他现在手头堆着一摞的工作,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来。如果不是她现在怀着孩子,他才懒得跟过来。可笑恩偏要过来看尹夏言过的好不好,他拦都拦不住。每次只要涉及到尹夏言的事情,林笑恩就会跟他翻脸。

    门铃叮咚一声轻响。笑恩推了推顾希尧去开门。“一定是夏言来了,快去开门。”

    顾希尧完全的沦落为跑堂的角色,一脸不耐的去开门,门外果然是夏言,似乎是匆忙赶过来的,她一身的风尘。“顾省长。”夏言礼貌的点头。

    “嗯,进来吧。”顾希尧侧身,将她让进屋子里。

    “夏言,你来啦。”林笑恩起身上前,一把抱住了她。

    “笑恩姐,你现在怀着宝宝,也不方便,还过来做什么。我过的好好的,吃得好睡得好。”夏言淡笑着说道。

    笑恩将她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一圈,漂亮的眉心都蹙了起来。“还和我说一切都好,你看看你,整个瘦了一圈儿。不行,你明天必须和我回赵市,如果你不想面对盛西慕,我可以安排你去c市,就是不能在这里继续受苦。”

    “我没那么娇气,倒是你,怀着孩子还飞来飞去的,累坏了怎么办啊。”夏言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两个人闲叙了几句,却没提多少工作上的事儿,这种小工程,林笑恩本也没放在心上,夏言来这里,与其说是为工作,倒不如说是为了躲避盛西慕。

    “你看看我是不是胖了一圈儿啊,最近吃的特别多,肚子里的小东西生出来准是个吃货。”笑恩笑着说道,手掌下意识的抚摸上微微凸起的小腹。

    “哎,我说林笑恩,有这么说自己女儿的吗。”顾希尧插了句,顺便将一瓶矿泉水递给夏言。

    “谢谢。”夏言淡笑着回了句。

    “刚从工地回来的吧,身上都是灰尘,快去洗一洗,一会儿我们去吃饭,我这个老板请你吃大餐。”笑恩硬是将夏言推进浴室,还不忘丢了套自己的衣服给她。

    客厅中还坐着顾希尧与林笑恩夫妇,夏言觉得格外别扭,她快速的将自己冲洗干净,套上了林笑恩给她准备的裙子。水粉色呢绒群,倒是让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小了一些,长发披散下来,她走出浴室的时候,身上还带着潮湿的水汽,好似从迷雾中走出来一样。

    林笑恩与顾希尧望过去,都有片刻的错愕与惊艳。“我就说将这么娇嫩的一朵花丢在工地上,简直是暴殄天物啊。”笑恩玩味的开口,牵起夏言向屋外走去。“去吃饭吧,我饿了。”

    酒店的高级西餐厅中,林笑恩点了三份牛排,又另选了很多甜品。那样子像是饿了多少天一样。顾希尧一脸的无奈,知道的是他女人能吃,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虐待她,不给她饭吃呢。

    “笑恩姐,你点这么多,我们能吃的了吗?”夏言一脸的茫然。

    “应该差不多吧。不是还有你们吗。”林笑恩拿起刀叉,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顾希尧轻咳了声,低头开始切牛排,然后将切好的放在她面前。“慢点儿吃,又没人跟你抢。”

    桌上的东西果然被林笑恩一扫而空。“那个我可是一个人吃两个人补。”笑恩略微尴尬的笑了笑。咬住果汁喝了起来。

    夏言早已吃好了,靠坐在身后的椅背,用纸巾轻擦了下唇角,悠闲的坐在一旁看顾希尧与林笑恩两个人互动。顾省长很宠着老婆,林笑恩说什么是什么,除了赔笑,他一句反驳都没有。

    餐厅的小舞台上,钢琴师弹奏出优美的钢琴声。笑恩随着哼唱了一会儿,突然来了性子要去弹。“夏言,陪我去弹一曲好不好?”

    夏言一愣,犹豫着说道,“酒店的钢琴是不外借的吧。”

    “这个好办。”林笑恩侧头看向一旁的顾希尧,笑的让他有些发毛。

    顾省长抚了下额头,笑着起身,“好吧,如你所愿。”顾希尧不知和酒店经理说了什么,很快弹奏者就给她们让出了位置。很多时候夏言都觉得金钱和权利不是万能的,但很多时候,它却是一张特权通行证。钱不能买来幸福,但夏言不得不承认,它可以为幸福锦上添花。

    “我,不太会弹钢琴的。”夏言和笑恩并肩坐在钢琴旁,她多少有些扭捏。

    笑恩温柔一笑,似乎并不以为意,“没关系,我也很久都没弹过钢琴了,不过随手弹着玩儿而已。”笑恩靠在她耳边,玩味的又嘀咕了句,“反正这里多半是外行,弹得好坏他们也听不出来。”

    夏言低笑,顿时放松了许多。然后,笑恩青葱的指尖便搭上了黑白琴弦,优美的琴声顺着她的指缝流淌而出,竟然是《梦中的婚礼》,夏言有短暂的呆愣,居然是这首曲子,这是盛西慕教她的曲子。

    “夏言。”身旁笑恩侧头,不解的看向她,出声提醒。

    夏言才恍惚的从回忆中清醒,十指带上琴键,在黑白琴键上灵活的跳动。她微合起眼帘,乐声似乎将她带回了过去,她的指尖搭在盛西慕修长的十指上,恍惚间,还能感觉到他指尖的温度。

    睫毛轻轻的颤抖,她强迫自己回到现实,失落与苦涩在心口逐渐蔓延,睫毛沾了层雾气,原本唯美欢快的音乐,居然也蕴藏了一丝凄美与悲凉。

    盛西慕赶到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钢琴旁,两个女子并肩而坐,四手联弹,一曲《梦中的婚礼》温婉缠绵中,带着淡淡的伤。盛西慕半靠在石柱旁,随手点了一根烟,缓慢的吸着。而他的目光却一直追随着夏言,就好像顾希尧一直追随着笑恩一样,眼里心里也只容得下这一个女人。

    最后一个音符划落,夏言青葱的指尖缓慢的停在黑白琴键。她侧头看向一旁的笑恩,淡淡的弯起唇角,“好久都没碰过钢琴了,都要快忘记它的声音了。”夏言的指尖随意划过黑白琴键,发出一串错落的琴声。

    “夏言,你的琴声很悲伤。”笑恩无奈的叹了声,又道,“如果无法忘记,为什么不勇敢的面对,我认识的尹夏言,不是这样怯弱的。”

    夏言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不能,如果我那么做了,我爸爸……我不能那么自私。”夏言含糊的说了句,眼眸都湿润了。

    笑恩看得出她有太多的顾及,便也不再去劝,和她一起走下舞台,回到顾希尧身边。她们刚刚坐下,盛西慕便向他们的位置走了过来,因为林笑恩与夏言是背对着的,并没有意识到他在逐步靠近,顾希尧虽看见了,却没有丝毫意外,盛西慕会追来早在意料之中,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盛西慕径直来到夏言身边,不由分说的扯住她手臂。夏言没有丝毫准备,突然被人从椅子上扯起,下意识的低呼了一声。“盛西慕!怎么是你?”待开清来人,夏言恼火的想要甩开他。而盛西慕的手就像铁钳一样,死死的抓着她不肯放,力道之大,几乎要将夏言纤细的手腕捏碎。

    “盛西慕,你……”笑恩起身,尚来不及说什么,就被顾希尧拦住,“他们之间的事,交给他们自己解决吧。”顾希尧对盛西慕微点了下头,扯着自家老婆离开。

    盛西慕重新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夏言一直低着头,明显带着生人勿近的冰冷。服务员端了两杯咖啡,极品蓝山,散发着浓醇的馨香。但两个人都没有动,盛西慕对这东西不感兴趣,而夏言是没心情。

    “你来做什么!”夏言率先打破了沉默,语调却是不冷不热的。

    “我知道你在这里。”盛西慕倒也不转弯抹角。蹙眉看了眼窗外,小城市自然是无法与繁华的赵市相比。“为了脱离我,你宁愿把自己弄到这种地方来?”

    “其实这儿也没什么不好的,我在这里过的很好。”夏言淡声回着。

    盛西慕冷撇了她一样,人整个瘦了一圈儿也叫过的好?她工作的那工地更是又脏又乱,他都不忍心去看。“敢情尹总是跑这儿来体验市井百态来了。这么多天也该看够了吧,明天跟我回去。”

    “我不回去,盛西慕,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她嘀咕了声,别开眼帘。

    “没什么关系?”盛西慕邪魅的一笑,“尹夏言,我似乎应该提醒你,你是我儿子的妈,离开前一天,我们还搂在一起缠绵呢。这才放你自由几天,就敢跟我叫板说我们没关系了?”

    夏言面颊羞得通红,早知道这男人肆无忌惮,什么话都敢说。他也不看看,这里可是公共场合。“反正我不会回去,要走你自己走吧。”夏言负气的起身,像餐厅外走去。

    盛西慕结了帐,快步追了出来,在大堂中将她拦住。他的手臂缠在她柔软的腰肢,相拥的姿态十分暧昧。“跟我上去,今晚别想回你那个什么见鬼的工地去。”

    “不要。”夏言闷声反抗,但在盛西慕面前,反抗一向无效。

    “不去?行啊,你不想走,我不介意抱你上去。”他说完,居然真的打横将她抱了起来。

    “盛西慕!”夏言惊慌的低呼一声,周围的目光都围了上来,夏言一张小脸顿时红透了。这男人什么事儿都敢做,光天化日之下,他不要脸,她还要呢。“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盛西慕哼了声,好像在说:早乖乖听话不就没事儿了吗。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电梯,盛西慕按了楼层号码,居然和顾希尧是同一个楼层,是啊,她怎么就忘了,总统套房都在那一层的。到了门前才发现,更讽刺的是居然还是对门。

    “进来吧。”盛西慕用房卡开了门,将她扯了进去。

    盛西慕从冰箱中取出一杯饮料,当着夏言的面将一包药粉倒了进去,然后递给夏言。“喝了。”

    夏言蹙眉看着他,迟迟不肯伸手去接。盛西慕又有点恼了,声音不由得放大了些,“看什么,我还能将你先奸后杀啊。”

    夏言瞪了他一眼,才将饮料接过来,咬牙灌了几口。她现在是彻底了解盛西慕了,如果她不喝,他指不定会给她灌下去。夏言根本不渴,喝了两口后就把杯子放在了桌面上。

    盛西慕懒散的靠坐在沙发中,夏言坐在他对面,似乎刻意的要与他保持距离。“盛西慕,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她刚开口,便被盛西慕出声打断。

    “言言,我劝你还是省省力气吧,我们谈了多少次了?哪一次有结果了?”盛西慕慵慵懒懒的开口。

    夏言被他气得不轻,别开视线不去理会他。僵持了半响后,才听盛西慕服软道,“好好,你想谈就谈吧,只要别提什么老死不相往来的话让我生气就行。”

    夏言怒气未消,出口的话也有些冲,“盛西慕,你下个月就要结婚了,还来纠缠我做什么?你究竟想怎么样?是不是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才能满意。我尹夏言再低贱也不会给你做见不得光的情.妇。”

    盛西慕微眯了眸子看着她,表情有些哭笑不得。“你都哪儿听来的这些词儿。红旗彩旗的,你当开奥运会啊。”他懒懒的伸了下腰,又说道,“别闹了,开了一天会,又赶了几个小时飞机,我真累了,早点儿睡吧。”

    “那盛长官早点休息,我就不打扰了。”夏言冷淡的丢下一句,起身向外走去,刚走了两步,头就有些发晕,莫名的燥热在体内流窜,说不出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并不痛苦,又隐忍着难受。

    “是不是觉得热?”盛西慕低笑着,不知何时已经来到她身后,双臂缠上她纤细的腰肢。温热的唇贴上她耳侧,吞吐的气息有意无意的挑拨着她敏感的神经。“看来药效发作的还挺快的。”他又嘀咕了句。

    夏言险些没气炸了肺,他还真在饮料中下了那种药。“盛西慕,你还能更卑鄙一点吗。”

    盛西慕低低的笑,从身后拥住他,将下巴抵在她肩头。“中医开的药方,其实就是调理身体的,我在照片中看你又瘦了一圈儿,心疼着呢。不过,今天这药我又加了点儿东西,的确有催情的成分,药量不重,你要是不想,我不逼你。”

    “别碰我。”夏言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挣脱出他怀抱。她单手撑住墙壁,就像他说的一样,夏言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发热,却并不是不可忍受。“我要回去。”

    “不行。”盛西慕断然拒绝,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她这个样子回去,他肯定是不会放心的。“言言,我保证不会碰你,但是今晚你必须留下来。”

    “不要,我不想再见到你。”夏言咬紧牙关,一步步向外走。盛西慕自然不会让她如愿。在她手掌刚刚触碰上房门的一刻,他一把按住她的手腕,将她硬扯入怀抱。“放开我!”夏言再他怀中不停的挣扎着,打不过他就咬,盛西慕将她从房门口一路拖回卧室,身上被她咬的青一块紫一块的。

    “闹够了没?尹夏言你再不老实点儿,我可不敢保证刚刚的承诺还能作数。”盛西慕将她丢在柔软的大床上,下一刻沉重的身躯便压了下来,将她死死的困在身下。

    他压得她几乎无法喘息,但还是用尽气力的挣扎。“我讨厌你,盛西慕,我讨厌你……”

    “好了,乖,别胡闹,不是想和我谈谈吗?现在我们谈,好好谈。就先说说尹建国吧。”他的话终于让夏言安静了下来,他既然这么说,就代表他一定是知道了什么的。夏言睁大了一双眸子看着他,眸中都是恐慌之色。

    盛西慕低笑一声,低头在她唇片上轻啄了下,带着几分宠溺。“看着我做什么,吓傻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老头子背地里玩儿什么猫腻。老爷子想出手,五年前尹建国就不会进去。他现在突然大发善心的将人弄出来,自然是有目的的。”

    夏言咬唇不语,侧开头不敢去迎视他犀利的眸子,好像在他眼中,她就是一个透明人一样,根本就不存在任何秘密。这种认知让她不由得害怕的颤抖。

    盛西慕翻身躺倒在她身侧,将她颤抖的身体轻拥在怀中,“怕什么,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老爷子怎么将尹建国弄出来的,我一清二楚。如果我想出手,尹建国也根本走不出监狱。我知道他对你有养育之恩,既然是你的决定,我都会尊重你。但是,凭这个就让我们分开,是不是有点儿可笑?”

    夏言将头枕在他胸膛,若不可闻的微叹,是很可笑,但她又不得不受盛鸿江的威胁。“盛西慕,你根本不会懂我对我爸的感情有多深,如果我是他亲生的,或许我会更心安理得一些。但我不是,我不是他的亲生女,他没有必要护我爱我,可是,这二十几年来,他对我比大哥二哥还要好。我真的不忍心……即便他的自由要用我们的感情来换,我也在所不惜。”

    盛西慕眉心轻蹙,沉默了半响后,唇角才扬起一抹嘲弄的笑,“尹夏言,你总有本事伤我的心。”

    “盛西慕,我们之间,就这样吧,好不好?我不想因为我的自私而拖累任何人。”夏言一张小脸都埋在他胸膛,湿润的泪浸湿了他胸口的衬衫,而盛西慕是最见不得她哭得,她一哭,他心都疼了碎了。

    他轻松开环在她腰间的手臂,胡乱的吻着她脸颊上的泪痕,“别哭,言言,看着你哭,我会心疼的。”他手掌捧起她小巧的下巴,细碎的吻,吻过眼帘,鼻尖,面颊,最后落在她柔软的唇片上,辗转吸允。“言言,我向你保证,不会伤害到尹建国,也不会让你为难。但你也要答应我,不许再无声无息的从我的世界中消失,好吗?”

    夏言一双迷雾般的眸子,凝望了他半响后,才淡淡的点了下头。

    “言言,别呆在这里了,条件不好,环境也不好,我不放心。你回c市好不好?带着乐乐一起。我会尽量处理好赵市的一切,然后去接你们。”盛西慕又说道,语调温润,甚至有些小心翼翼的。

    “真的可以带上乐乐吗?可是盛部长……”夏言有些不敢置信的出声确认。

    “傻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他笑着,刮了下她鼻尖。“老爷子也不是一直呆在赵市,只要他回来的时候将乐乐接过来见一面就行了。”

    “嗯。”夏言点头,苍白的小脸终于缓和了几分。

    盛西慕再次将她拥在怀中,因为傍晚刚刚沐浴过,她身上散发着沐浴后的淡淡馨香,今天还穿了一件水粉色的裙子,稚嫩的让人心痒难耐。此时夏言倒是没觉得身体有多热了,反而盛西慕有些按耐不住,好像吃了要的人是他一样。

    “言言。”他低哑的唤了声。

    “嗯。”夏言浅浅的应了声,已经合起了眼帘,“睡吧,你不是累了吗。”

    “言言,我睡不着,我们活动活动再睡吧。”他话未说完,已经利落的翻身将夏言压在了身下。手掌胡乱的顺着她身体玲珑的曲线游走。喘息越来越凝重。

    “不要,我累。”夏言嘤咛着声音拒绝,而听在盛西慕耳中,居然成了欲拒还迎,他胡乱的扯着彼此身上的衣物,转眼的功夫,两人身上已经接近赤.裸,盛西慕扯过被子裹住彼此的身体,虽然屋内温暖,但毕竟是严冬,若是冻坏了她,他还是要心疼的。

    “盛西慕,你这个骗子。”夏言在他身下无力的挣扎,他分明答应了不碰她的,结果一上.床就变卦了。这男人不是口口声声说开了一天会,又赶了几个小时飞机吗?怎么精力还这么充沛。

    其实盛西慕是真累,他又不是铁打的,沾到床,更是疲乏的要命,想一觉睡过去。但偏偏他身边躺着的是他心心念念的女人,他那里还睡得着。

    盛西慕倒是没怎么耽误工夫,往日里用尽心思的进行前戏,今儿倒是都直接跳过,直奔主题。他身下早已肿胀的疼痛,而夏言刚刚服了药,被他轻轻的一挑.拨,已经湿润了,他轻车熟路的进入她身体,与她完整的结合。为了能早点睡觉,夏言倒是十分配合,柔软的双臂缠在他颈项,双腿攀在他腰身,配合着他的节奏律动。起初两人都还能隐忍着,但随着高.潮的来临,夏言抑制不住的喘息,盛西慕灵巧的舌在她胸口放肆的吸允,更带动了一波狂潮,两具赤.裸的身体紧紧的相拥在一处,缠绵不休。

    而另一面,顾希尧与林笑恩坐在房中,两人彼此沉默对望。林笑恩一直冷着脸,顾省长在老婆面前,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一声也不敢吭了。

    话说这总统套房的隔音设置也不好,其实,最主要的还是两边的窗户都留了缝隙通风,声音便很容易传进来了。虽然听的不太真切,但隐约听到起初两个人在吵架,后来,就静谧了,静谧了很长一段时间,林笑恩忧心忡忡,正想着是不是要过去看一看,免得夏言受欺负,接过那边就传来了若有似无的呻.吟声,都是过来人,笑恩自然明白这代表着什么。

    “老婆,还要继续听吗?要不咱们也洗洗睡吧。”顾希尧出声问道。

    “你去客房睡,我不想看见你。”林笑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老婆,我又怎么惹到你了啊,人家两个人的事儿,我们还是少参合了。”顾希尧凑到笑恩身边,手臂缠上她腰肢,最后停留在小腹上,轻轻的揉了揉。

    “起来,离我远点儿。”林笑恩冷着脸拍掉了他手掌,“顾希尧,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呢吧!你还敢问我怎么了?是不是你告诉盛西慕夏言在这儿的?不然他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追来了。”

    顾希尧知道瞒不过自家媳妇,索性也不否认了。“尹夏言即便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盛西慕的手掌心。”顾希尧修长的指随意点了下笑恩心口的位置,“她这里面装着盛西慕呢,怎么能说放下就放下了。这不盛西慕一飞来,两个人又纠缠到一起了。老婆,你就少蹚这趟浑水了。越帮越乱。”

    “别给我顾左右而言他的,顾希尧,我生气是因为你出卖我。”林笑恩一直板着脸,好像顾希尧是阶级敌人一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着什么主意,你盯着省委书记那位置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终于按耐不住要出手了是不是?王书记也不是说搬到就能搬到的人,没有盛西慕帮衬着你,这事儿是不是挺棘手。”

    顾希尧又是一笑,官场上的事儿他向来不和笑恩说,但他不说并不代表笑恩什么都不知道。这阵子他是一直谋划着上位,他老子那边也开始动手安排了,盛西慕的支持,的确会让事情事半功倍。“老婆,我就知道什么事儿都瞒不过你。”

    “少贫。”林笑恩又将他推开,“你巴结盛西慕我不管,但你少拿夏言去做人情。”

    顾希尧讪讪的摸了下鼻子,什么叫做巴结啊,他们是各取所需。“好了好了,老婆,我错了还不行,你别气了,小心气坏身子,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你不累,咱们女儿也该累了,早点休息吧。”

    林笑恩起身,将被子丢给他,指了指门外,“出去睡沙发。”

    顾希尧不敢惹她,只好捧着被子,讪讪的走了出去。

    ……

    第二天夏言醒来的时候,盛西慕已经离开了,屋内气氛安静的让人窒息,空气中还残存着属于他的味道。夏言裹着被子起身,看到床头上的便条。上面只有简单的几个字:急事赶回赵市,再联络。盛西慕。

    夏言将便条握在掌心间,最后揉成一团。唇角扬起一抹嘲弄的笑,她一次次强调不会做见不得光的情人,可她现在不就是做着一个情.妇该做的一切吗?在他高兴时做他的宠物,在他不高兴时,就该滚得远远的,别挡了他的光明前途。

    被子下赤.裸的身体遍布着吻痕,这让她觉得更讽刺。夏言强撑着身体爬下床,进入浴室。冲洗掉他留在身上的味道。裙子是低胸的,根本掩盖不住颈间的吻痕,一时间,夏言有些手足无措,而就是此时,房门响了起来。

    “夏言,你起来了没有?”门外传来林笑恩的声音。

    夏言扭捏的开了门,好在门外只有林笑恩一个人。“笑恩姐,进来吧。”夏言将她让进门内,手掌不自觉的挡在雪白的颈项,但自然是掩盖不住的。她一张小脸一阵红一阵白。

    “客房服务人员说盛西慕凌晨的时候就离开了,所以我才过来的。夏言,你没事吧?”笑恩试探的问道,她自然眼尖的看到了夏言颈间的痕迹。

    夏言神情黯淡了几分,漠然的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苦涩的摇头笑了笑,“笑恩姐,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连我自己都有些瞧不起我自己。”夏言咬着牙,‘犯贱’两个字终究没有说出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