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83章 爱不一定要有结果

    笑恩淡淡摇头失笑,“他费尽心思的追过来,证明他对你很用心。夏言,很多事情并不是眼睛看到的样子。他是盛家独子,他有他要肩负的责任,不是总说忠孝不能两全吗,其实他一直很努力的在寻求两全的方法。”林笑恩将手搭在夏言肩头,轻笑的安慰,“别逼他太紧,也别逼自己太紧了。”

    “嗯。”夏言点了点头,面色稍稍好转了几分。

    “下去吃饭吧,我去找一件一副给你,盛西慕可真够……”可真够猛的。当然,笑恩隐去了后话,但这些也足够让夏言脸红。

    “笑恩姐。”她娇嗔的唤了句。

    林笑恩低笑着,起身向外走去,很快就取了一件衣服回来,水蓝的颜色,领子盖过颈项,终于遮住了羞人的痕迹。两个人一起走进电梯,去酒店的餐厅用餐。

    “听说盛西慕走的挺急的,飞机都没有搭乘,好像是开车回去的。”电梯中,笑恩随口说道。

    “他一个人开车回去?十几个小时的车程呢。”夏言忧心忡忡的嘀咕了句。

    笑恩一笑,“怎么?担心他了?”夏言有些羞涩的低了头。

    “放心吧,盛西慕那样的人,飞机塔克都开过,还怕开车啊。”笑恩温声安慰了句。

    两人来到餐厅的时候,顾希尧早已点好了餐点,各式各样,营养又精致。席间,三人偶尔闲聊,顾希尧是明白人,对盛西慕到来之事,只字不提。气氛倒是和悦许多。吃过早餐走出餐厅时,夏言才发现外面竟飘起了雪花,窗外雾气弥漫,能见度很低。

    “外面何时开始下雪的?”夏言在大厅中驻足,蹙眉问道。

    “从凌晨开始下雪的,雾气也重,看来今天我们走不了了。留在这里再休息一天吧。”顾希尧出声道。

    下雪了?夏言愁容更深,究竟是什么样的急事,让他风雪无阻的离开?这样的天气,难道他不知道危险吗。

    “放心,不会有事的。”笑恩伸手拍了下她肩膀。

    “嗯。”夏言点了点头,但情绪明显不高。“笑恩姐,我有件事想和你说,这两天我打算把手上的工作交接一下,然后带乐乐回c市……盛西慕,他说安排好一切会回来接我们。”

    “好啊,总公司也等着你回去坐镇。”林笑恩笑着点头。

    雪下了整整一天,顾希尧定了第二天下午的飞机,翌日,雪过天晴,风和日丽,倒是个好天气。夏言收拾了简单的行李,跟随着顾希尧与笑恩夫妇一起去机场。一路上,车内的气氛出奇的沉默,若是换做平日,笑恩一定会说一些轻松的话题活跃气氛,但今天没有,她一直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飞机降落之后,几个人走出机场,笑恩脸上明显带着疲惫。

    “不如到咖啡厅先休息一下吧。”顾希尧拎着行李,出声问道。

    “嗯。”笑恩点头,顺势牵过了夏言的手。

    夏言停住脚步,笑着开口,“笑恩姐,你和顾省长去休息一会儿吧,我还有些事,先走了。”飞机还没落地的时候,她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见乐乐了,盛西慕说会把乐乐还给她,他说了就一定会做到。

    笑恩微低了下头,眉心几乎拧成一条线,她向一旁顾希尧递了个眼色,顾希尧会意,转身向走进咖啡厅中。

    “怎么了?笑恩姐,发生了什么事?”夏言终于察觉了异样,出声问道。不知为何,心开始咚咚的狂跳,恐慌感从心底向上生疼。

    笑恩叹了声,有些艰难的开口,“夏言你想答应我一定要冷静下来。”夏言沉默不语,一双眸子定睛的看着她,身体有些微微的发颤。

    “盛西慕,他出车祸了。就是我们上飞机的前一天,高速路上发生了连环车祸。”

    夏言只觉得脑袋翁的一声巨响,眼前突然一阵眩晕,她强撑着,才没有让自己倒下。她不可置信的摇头,一步步向后退去,“不,不会的,他车开的很好,他那么谨慎,怎么会让自己置身在危险中呢!我不信,笑恩姐,会不会弄错了?”她一边说着,泪珠子噼里啪啦的不停落下来,本就白皙的面颊,此刻苍白的几乎透明。林笑恩认真的神情,说明盛西慕的情况很糟,他究竟怎么了?是不是已经……夏言不敢再想下去。

    “夏言,你冷静一点,或许事情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糟糕。他已经被送回c市中心医院。我们只知道情况不太乐观。但是盛部长封锁了消息,具体的情况,我们无从得知。”笑恩上前一步,握住夏言冰冷的双手,她想要安慰什么,嘴唇颤抖了几下,却发不出声音。

    “中心医院吗?我要去看他,我要马上见到他。他答应了要把乐乐还给我,他说过让我们母子等着他的。”夏言几乎失去了理智,不顾一切的向机场外跑去。

    “夏言,夏言。”林笑恩追了几步,根本追不上她。腹中又突然传来一阵刺痛,她不得不止住脚步,手掌紧握住小腹。

    “恩恩,怎么了?”顾希尧从咖啡厅走出来,焦急的上前。“是不是肚子痛了?我马上带你去医院。”他不由分说的打横将她抱起。

    上了车,笑恩强忍着疼痛开口,“去中心医院,夏言一个人跑过去,我不放心。”顾希尧有些无奈的叹了声,她自己这个样子,满脑子惦记的还是尹夏言。顾希尧总觉得笑恩对尹夏言好的似乎过分了些,前几年,两人还因为这事儿吵过几次,后来,笑恩说:看着她的时候,好像看到了曾经的自己。那一刻,顾希尧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顾希尧将笑恩送进了妇科,将她交给医生护士照顾。“我去看看夏言,你呆在这里好好配合医生检查。”

    “可是……”笑恩还想反驳,却被顾希尧的冷脸瞪了回来。

    “有我在不会让她吃亏的,你给我老实的呆在这里,我女儿要是有什么意外,你看我怎么跟你算账。”他冷着脸丢下一句后,才甩门离开。

    因为盛西慕住院,中心医院的重症监护区已经被封锁了起来,门口有警卫看守者,夏言根本就进不去。而她却固执的站在门外不肯离开。连顾希尧都劝不动。

    入夜又开始下雪,夏言穿着单薄的大衣站在医院门口,身上落满了雪花,整个看上去像雪人一样。她冻得麻木的双手交叠在胸口,不停的呵气温暖着。单薄的唇片都已经冻得发紫了。

    “夏言,别固执了,你等在这里也无济于事。他知道了只会更伤心。他刚做完手术,还没有醒过来。给他做手术的是国内顶尖的内科医师,危险系数已经降到最低。”顾希尧撑着站在一旁,俊脸有些发白,他也冻得不轻。真不知道这个娇柔的女孩是怎么挺过来的。

    “危险系数降到最低却并不代表没有危险啊,我一定要在这里陪着他,他知道我在等着他,一定会很快醒过来的。”夏言的声音沙哑,或许是冻得太久的关系,声音都在颤抖着,一张苍白的小脸还挂着泪痕,越发的楚楚动人。让人觉得伤了她都是一种罪过。

    顾希尧眸色深了几分,他不管盛西慕这次车祸究竟几分真几分假,但只怕他唯一错算的就是夏言的心。盛西慕自伤三分,却要伤尹夏言七分,并且刀刀都扎在她心口最致命的地方。

    “盛西慕真tmd够混蛋。”顾希尧低咒了声,不由分说的扯过尹夏言的手,“跟我回去,你在继续站下去,他没死,你就要死了。”

    “不行,我要等他醒来。”夏言用尽力气的想要挣脱他的钳制。

    “他醒来了又能怎么样?难道你能见到他?还是他能走下来见你?尹夏言,你平时看着挺聪明,现在竟做蠢事。”顾希尧是真的火了,盛部长就在上面,尹夏言想见盛西慕一面比登天还难,即便是他想上去都被婉拒了,费尽心思,不过才打听到盛西慕刚刚做过手术,昏迷不醒。

    他的话让夏言冰冷的身体更僵硬了,是啊,即便她等死在这里也没有用,她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她没有站在他身边的资格,她只是想看他一眼都不被允许。她尹夏言,永远是见不得光的。

    夏言生硬的扳开顾希尧握在腕间的手,她将头压得很低,顾希尧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但不停颤抖的双肩却依旧出卖了她。“顾省长,谢谢你的好意。我知道,我等死在这里也不一定能见到他。可是,见不见到不是我能决定的事,但等不等却全凭我选择。如果,今天躺在上面的人是你,笑恩姐一定也会这么做。”

    她沉默的转身,仰头看着病房窗口散发出的白炽灯光,好像守护着所有的希望。“爱不一定要有结果,却一定要有付出。”

    顾希尧再也说不出半个字了。他手中的大伞倾向夏言的方向,冷着脸陪她等。隐藏在衣袖下的手掌却已经紧握成拳,显示出他的隐忍与愤怒。他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将盛西慕狠狠的打一顿。他还没见到过这么不长心的男人。

    而此时,重症监护室外,盛冷雨与盛琳二人都守着,真心假意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们一定要让盛鸿江觉得她们是出自真心的。

    “姑姑,医生怎么说?究竟严重不严重啊?别弄得白发人送黑发人,爸心脏不好,可受不了这种打击。”盛琳出声问道。

    盛冷雨冷哼了声,语气也不冷不热的。“这个主治医生听说跟盛西慕有点交情,他的话估摸着也是半真半假,下个月就结婚了,这个节骨眼上出车祸,是不是太巧合了点啊。”她不得不怀疑盛西慕有故意推迟婚期的嫌疑。但他这么一病,老爷子关心则乱,只怕也想不到这一层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来。”盛琳叹了声,又问,“王媛呢?怎么没见人,这个未婚妻当得也太不称职了。”

    “不称职?”盛冷雨嘲讽的哼哼着,王媛就是太称职了才会伤心过度哭昏过去。“她在里面躺着呢,哭的跟个泪人似的,还真像那么回事儿。不过她不在这里也好,昏迷的时候盛西慕还含着那丫头的名字,把大哥气的不轻。”

    盛沐又是一阵叹,“爸也太固执了,西慕既然喜欢,成全他就得了,何必弄得父子反目。爸平时可是最疼这个儿子的。”

    “你懂什么,就是疼他才不能由着他胡来。舅甥乱.伦,这事儿若是闹大了,盛西慕就彻底毁了。别看现在传的风言风语,但毕竟没有真凭实据,也没人敢动盛家。如果真让他们结婚,那才是无法收场。”

    “你们两个是不是太闲了,才会在这里嚼舌根。”身后突然传来盛鸿江冰冷的声音,盛冷雨与盛琳都吓得不轻。

    “爸,爸,我们这不是担心西慕吗。”盛琳吞吞吐吐的回了句。

    “没什么事儿都回去吧,留在这里也只会添乱。”盛鸿江冷着脸说道。盛冷雨与盛沐两人皆是低着头,不敢吭声。

    从午后一直到深夜,夏言懂得几乎僵硬了,才看到盛鸿江从里面走出来,他的身后跟随着两个警卫,十足的架势。

    夏言踉跄的上前,步履不稳,没走上两步,险些栽倒。好在一旁的顾希尧手疾眼快的扶住了她。

    “没想到顾省长也在这里。”盛鸿江深沉的目光在顾希尧与夏言身上一扫而过。

    当然,顾希尧与夏言一同出现在这里,的确十分怪异,若换做旁人,怕是要记着撇清关系,但顾希尧只是淡然一笑,不急不缓的开口,“希尧冒昧打扰,还望盛部长见谅。只是同僚一场,希尧很担心盛长官的病情。”

    “西慕并没什么大碍,倒是让顾省长担心了,天寒地冻的,还是早些回去吧,等西慕醒了,我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盛鸿江既然这么说了,顾希尧自然也没有再留下的理由,他如果走,理所当然的也要扯走尹夏言,无论她愿意还是不愿意。将她一个人留在这儿,万一有个什么意外,林笑恩不要他命才怪。

    “走吧,看样子盛西慕是真没大碍,否则盛部长也不会有心思搭理我们。”他压低了声音在夏言耳边呢喃了句。

    夏言正是迟疑的时候,盛鸿江突然又开了口,“夏言啊,你是来看你小舅的吧,倒也难为你这孩子了,跟外公上去看看吧。”

    夏言有片刻的错愕,盛鸿江这话明显是在顾希尧面前演戏,实际目的应该是要留下她,留她下来的目的左右不过是威胁或警告她离盛西慕远一点儿。不愧姜是老的辣,盛鸿江的话滴水不漏,让夏言来拒绝的理由都没有,何况,这也是一个机会,或者盛鸿江真的能发善心让她见盛西慕一面。

    “顾省长,您先回去吧,我没事儿的。”她低声嘀咕了句。

    顾希尧的确是没有理由继续陪着她,只嘱咐她小心应付,便离开了。

    夏言跟着盛鸿江走进住院部,而他却没有让她靠近盛西慕的监护病房。而是带她走进了医院的会客室。两个人相对而坐,这样的场面,夏言经历的太多,反而没了最初的压抑。“盛部长,我不会介入他的生活,我只是想看他一眼,然后就离开。”

    “尹夏言,你似乎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既然你违反约定,我也只好将尹建国再送回监狱了。”盛鸿江脸色阴沉,气场冰冷的骇人。

    夏言一阵心惊,她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事情并不是您想象的样子,我答应您,我会很快离开赵市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