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84章 言言,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吗

    “你还真当我是三岁的孩子了,西慕为什么去v市,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他出车祸和你有脱不开的关系。当然,事情发生了我也不想再追究下去。你离不离开赵市我一定也不关心,何况,如果西慕真想找你,即便是天涯海角也一样。但你必须答应我,从今以后不许和西慕再见面,夏言,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让我知道你们见面,尹建国就要为你的任性埋单。”盛鸿江轻慢的语调,一字一句却深深扎在夏言心上,让她痛得连哭都哭不出声。

    爱在左边,情在右边,一面是心爱的男人,一面是有养育之恩的父亲,让她如何抉择。

    “好,我答应你,但是,我想见他最后一面。”夏言咬牙开口。

    盛鸿江蹙眉沉默了半响,才道,“他在重症监护室,还没有醒来,如果你想看就去看吧。”

    夏言跌跌撞撞的走到重症监护室门前,她无法走进去触碰他,只能隔着厚重的玻璃窗,看着他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了冰冷的机械仪器。他的脸色很苍白,紧闭着双眼没有一丝生气。

    “西慕,西慕。”隔着玻璃,夏言颤抖的抚摸着他苍白的俊颜。泪珠顺着面颊扑簌而落,然而此时此刻,除了哭泣,她什么都做不了。即便是守护着她的资格,她都没有。“西慕,答应我,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你说过让我等着你。我等了,可是,你还会来吗?”

    “哭够了没有,他变成这样还不是你害的。”身后突然传来王媛的声音,难免的带着冷嘲热讽。

    夏言用力抹掉脸颊的泪痕。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再留下去的必要。盛西慕还躺在里面昏迷不醒,她不想再和王媛起任何冲突。她淡漠的转身,与王媛擦肩而过,甚至不屑于给她一个目光。而她的无视,让王媛更是恼火了。

    “尹夏言,别装出一副清高的样子,你不就是西慕养在外面的‘小.三’吗,放心,我王媛不是没有容人之量的女人,你既然犯.贱,我就成全你。”

    王媛的话句句刺耳,夏言下意识身体都在微颤着,双手紧握成拳,强迫自己不要去理会。

    第二天清澈,盛西慕就清醒了过来,但看到坐在床边的王媛时,脸色又沉了几分,一大早的就找晦气。“我睡了多久?”他闷声问了句。

    “你已经昏睡三天了,西慕,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你。”王媛牵着他的手,都要哭成泪人了。盛西慕厌恶的甩开她,动了下身体,才感觉胸腔中闷痛的厉害。他已经尽量让伤害降到最低,但没办法,很多事并不完全在他掌控之内,比预计伤的要重一些,折了两根肋骨,好在并没有大碍,也会很快好起来。

    “我爸呢?”他又问。

    “知道你没事了,姑姑才带伯父回去休息。他身体也不好,熬了三天三夜,有些吃不消了。”王媛一边说,一边摸着眼泪。

    “嗯。”盛西慕点头应着,又道,“你帮我把林进叫来吧。”

    王媛自然不敢违逆他的话,很快林进就赶到了医院。盛西慕在病房中与林进说了一会儿话后,林进便离开了。没过多久,他又打发了王媛。

    盛西慕躺在病床上,现在唯一要做的事就是等待,等夏言来看他。他已经吩咐了林进将外面的警卫都换成他的人,这样夏言来了才会畅通无阻。他答应过夏言将乐乐还给她,即便是为了乐乐,她也会很快回到赵市,她如果知道他出了车祸,一定会迫不及待的来见他吧。她又要为他伤心,为他哭了。但他这么做,都是为了他们的将来,他这一受伤,婚事至少可以拖后几个月,他才能争取到更多的时间来筹划。

    然而,盛西慕眼巴巴的等了一个星期,也不见夏言来医院看他。让林进去查,林进说她早已经回到赵市,他除了这么大的事儿她居然一点也不上心,是不是只有他死了,她才会大发慈悲的来看他一眼。如此想着,盛西慕又是一股无名火烧了起来。

    他不顾身上未愈合的伤口,硬是下床套了外套要出去。林进自然不允许,但他根本阻止不了他。“长官,你身上还有伤,你要去哪儿?”

    “别管我。”盛西慕冰冷的丢下一句,裹着外套向外走,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停住脚步,“别让人跟着我,还有,这里交给你,我离开的事儿,我不希望传到老爷子耳朵里。如果你连这点儿小事儿也做不好,自己脱西服走人。”十足的威胁,林进一句反驳也不敢有。辖署人的第一纪律,就是一切听从指挥。

    盛西慕拦了一辆出租车,目的地是别墅的方向。他不知道夏言在哪儿,他也没有心里再去寻找了。从开始到现在,故事似乎永远是她不停的逃走,而他不停的寻找着。现在,他突然发现自己累了。所以,他很想软弱一次,躲到留有他们回忆的地方独自舔舐伤口。

    别墅中漆黑一片,似乎已经冷清了很久。没有夏言,这里早就不像个家了。他没有电灯,在客厅中坐了一会儿,伤处歇斯底里的疼着,伴随着每一次呼吸,都是无法抑制的疼痛。而最痛的往往是心。闭上双眼,脑海中闪过的都是夏言的脸,她温柔的笑,也有她绝望的哭。

    突然发现等待才是世界上最辛苦的事,他一天天的等下去,每一秒都度日如年,他一遍遍告诉自己,夏言是在乎他的,夏言是爱他的。但另一个声音又在说:夏言又更在乎的人,她总是有太多的牵挂,她总是毫无犹豫的舍弃你。

    强忍着疼痛,他跌跌撞撞的走进厨房,开了灯,打开冰箱,发现冰箱中除了鸡蛋什么都没有。是啊,她不在了,有她在的时候,冰箱里才会堆满了他喜欢的食物。他喜欢清晨被她从睡梦中唤醒,他喜欢香喷喷的食物从她手中诞生,她会扎着碎花围裙给他煎金黄色的荷包蛋,他喜欢在她煎蛋的时候从身后突然抱住她。

    盛西慕点开了煤气,红色火焰跳动着,可他还是觉得寒冷。双手似乎僵硬的没有知觉一样。他有些吃力的将鸡蛋打破倒在锅里,嗤啦一声冒出呛人的白烟,他才后知后觉没有放油。如此反复几次,垃圾桶中堆满了焦糊的鸡蛋,而他依旧没有煎出像样的荷包蛋。

    他有些颓废的半蹲在地上,单手按着发疼的伤处,额头上浸出了一层冷汗。唇角扬起几丝苦笑。原来有些事并不是努力了就可以。

    “盛,盛西慕!”浑浑噩噩间,门口传来一道熟悉而低柔的声音,语调中带着惊愕与不可置信。恍惚间,盛西慕以为是自己产生了错觉。她怎么会在这里呢。

    “盛西慕,你怎么在这里?”话落间,夏言已经来到他身旁,扑面而来的是清凉的冰雪味道。她身上的呢绒大衣,还沾染着雪花,今年的风雪,似乎格外的多了些。

    盛西慕抬头,与她的目光不期而遇,那双清澈的眸子,闪烁着复杂的光芒,有心疼的,有慌乱的,也有温润的,也有淡淡的惊喜。纤长的睫毛轻轻的颤动,还沾染着潮湿剔透的水珠。“西慕,你怎么了?是不是摔到了哪里?你告诉我啊?”

    夏言似乎有些急了,他蹲在角落里,脸色比纸还要苍白,额头上都是汗,外衣里还裹着雪白的病人服。而厨房更是被他搞得一团糟,乌烟瘴气,地上更是脏乱一片。

    盛西慕依旧沉默着,一双墨眸紧紧的锁着她,凝望许久后,他毫无预兆的将她扣在怀中,冰凉的唇便印了上去,他的吻并不霸道,却带着深深的绝望,绝望到让人心疼。夏言轻微的挣扎了几下后,便顺从的任由他拥吻。

    他吻了一会儿,又突然将她推开,他看着她的眼神,陌生而疼痛。

    “西慕。”夏言唇片颤动几下,低唤了一声。

    他别开视线,不去看她,而是盯着炉台上跳动的火焰。“我想煎一个像样的荷包蛋给你,可是,我做不到,无论尝试多少次,我还是没办法。”他苦笑着,又带着嘲讽,“原来爱并不是努力了就可以得到,即便我是盛西慕也不行。”

    夏言半蹲在他身前,掌心紧捂住唇片,无声的哭泣。

    他突然推开她,踉跄的向浴室中走去,他打开洗衣机,手忙脚乱的将衣桶中的衣服倒进去,然后又四处去找洗衣液,他快速的打开盖子,将蓝色液体倒进去。

    “好了,西慕。”夏言走上来,夺过他手中的洗衣液丢在一旁。“盛西慕,你究竟想干什么?”

    他虚弱的靠在琉璃墙面上,手掌紧捂住心口的位置,痛苦的喘息。而唇角却扬着苦笑。“我想做一顿像样的饭菜给你,我想拥着你入睡,我想我们回到过去,我想好好的爱你……”低哑的声音带着哽咽,他扬起湿润的眸子,疼痛的凝望着她,艰难的问道,“言言,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吗?”他问的那样小心翼翼,就好像他们真的要分开了一样。

    夏言不习惯他这样的悲伤,“盛西慕。”她低唤一声,扑入他怀抱。

    盛西慕将脸埋入她发间,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什么别的,他高大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言言,你是不是不要我了?”低低的声音,居然带着几分可怜。

    夏言有些哭笑不得,但眼泪却不停的扑簌而落。打透他身上单薄的病人服。“我不是回来了吗,见不到你,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她的手掌胡乱的在他身上摸索,“你究竟伤到了哪里?要不要紧?”

    盛西慕低笑,按住她不安分的小手,“你乱摸什么。”

    夏言脸颊一红,握着拳头锤了下他胸膛。“盛西慕,我讨厌你。”

    “可是我爱你,怎么办?”盛西慕顺势握住她手腕,轻吻了下她白皙的手背。

    “肉麻。”夏言嘀咕了声,耳根子已经红透了。

    “肉麻?你不喜欢我以后都不说。”他的唇贴近她耳侧,呢喃了句,“下次我会直接做。”他手臂缠上夏言想要将她抱起,却扯痛了伤处。盛西慕倒吸了一口冷气,僵硬的靠在墙壁上不敢再乱动。

    “怎么了?是不是伤口痛了?让我看看你究竟伤在哪里?西慕,你伤的很重,对不对?”夏言半抱着他,泪又弥漫了双眼。

    盛西慕淡笑,扬着几丝邪魅。“你是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夏言不语,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盛西慕随意耸肩,手掌划过她柔软的发丝。“断了两根肋骨而已,没什么大碍,放心,我死不了。”

    断了骨头,他不在床上好好躺着,居然跑到这里来,还要给她做饭洗衣服,他不要命了是不是!“盛西慕,你发什么疯!”夏言低吼了一声,泪珠不受控制的噼啪而落。

    盛西慕依旧在笑,看她为他担心着,为他痛着,哭着,盛西慕觉得受再多的痛苦也都值了。“傻瓜,我很清醒。如果没有这场车祸,下个月我就必须娶王媛为妻。我怎么能让那样的事情发生呢。”

    夏言震惊的看着他,唇片颤抖着,却半响发不出声音。“你,你是故意的!”

    盛西慕低笑,却没有否定她的答案。“也不算是故意,我的确是赶上了那场连环车祸,只不过本可以躲开的,结果……”他随意的耸肩,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其实,也并非事事都那么轻易的掌控,毕竟车子转过去,会发生多大的冲击,又会造成多大伤害,他不可能掐算的完全准确,亦或者,如果倒霉的话,汽车正好爆炸,他就真的回不来了。身上的伤比预想重了些,但却可以无限期的推迟婚期,倒也值得。

    “盛西慕!”夏言是真的火了,他怎么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盛西慕,如果你下次再敢,我就……”

    “你就怎样?”他笑着,托起她尖小的下巴。深邃墨眸,擎着温润笑意。

    夏言的手臂突然缠上他腰身,将头紧贴在他胸膛中,听着他平稳有力的心跳,好像只有这样,她才会安心。“在有下一次,我会疯的。”

    盛西慕心口好似被什么重击了一下,闷闷的痛,又伴随着丝丝的甜。“言言,我想吃荷包蛋。”他孩子气的嘀咕了句,修长的指尖抹掉她面颊上的泪珠。他低头,吻了吻她柔软的唇片,她唇上的味道都是甜的,沁人心肺。

    “好。”夏言笑着,柔若无骨的小手缠上他腰身,“我先扶你到客厅去等,好不好?”

    盛西慕也不知是真病的严重,还是故意,身体的重量几乎都压在夏言身上,才走了几步,夏言就吃力的喘息。“我说,你能不能使点力气啊。”

    “我是病人,你又不是不知道。”盛西慕得了便宜还卖乖。

    夏言瞪他一眼,却只能认命的搀扶着他像沙发上走去。断了骨痛,不疼是不可能的。但盛西慕是辖署人出身,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点小痛也不放在心上,何况,温香软玉在怀,就是最好的止疼药。

    夏言几乎是和他同时倾倒在沙发里,她累的大口喘息,而身畔的男人却脸不红心不跳的翻身压了过来。“别胡闹,你身上还有伤呢。”她担忧的开口,却并没有挣扎,生怕撞伤了他。

    “你还知道担心我?没良心,这么多天也不到医院去看我,你知不知道我等得心都痛了。”盛西慕有些负气的低头咬在她唇角。

    夏言吃痛,有些无奈的牵动下唇角,却并没有反驳。“你趟一会儿,我去做吃的给你。”

    她逃一般的跑进了厨房,盛西慕看着她单薄的背影,墨眸微暗,陷入沉思。

    厨房中传出噼啪的烧饭声和饭菜的香味,不多时,夏言就端出了一碗热腾腾的面,上面盖着一个金黄色的荷包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