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87章 傅继霖的女儿更不能和你在一起

    夏言下意识的抬头,眸中闪过短暂的错愕,神情逐渐凝结成冰。她什么都没有说,侧头再次看向墓碑,一旁傅继霖被她这么一凉,几乎成了空气。

    他叹了声,挪步向前,目光落在墓碑黑白的照片上,照片中女子笑靥恬静,她永远的停留在二十三年前的时空中。他老了,可她还是那样年轻,很遗憾,不能牵着她的手一起到白头。

    “小雅。”他颤抖的伸出指尖,司徒去触碰照片中女子白皙的面容,却被一道清冷的声音打断。

    “傅将辖署如果是缅怀故人,现在就可以离开了。如果是来忏悔,就更必不,我想,她应该不太想看到你。”夏言出口的话不带任何情绪,甚至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的不肯给他。

    傅继霖微愣了片刻,看夏言的样子,应该是知道了一切。但显然,她并不打算认他这个父亲。一时间,傅继霖竟不知是该喜该忧。她在盛家耳读目染,却没有一丝的功利与贪婪。若是换做他人,只怕早就巴结上这个将辖署爸爸。但夏言和尹雅一样,那么倔强,又是那样的骄傲。

    “你,都知道了。”傅继霖微叹的开口,却并没有得到回应。夏言再次蹲跪在墓碑前,随手拔掉一旁干枯的杂草,她专注的做着自己的事,再次将他当成了透明人。

    有生以来,傅继霖还是第一次遭人冷眼,而对象却是自己的女儿,他连恼火的权利都没有,他欠了她们母女太多。尹雅是为了给他生孩子死的,而夏言从出生以来,他没有给过她一天父爱,无论作为男人,还是作为父亲,他都不及格。

    “夏言,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们母女……”

    “傅将辖署忏悔的是不是晚了一点儿,如果想道歉,就等死后到黄泉路上和我妈说吧。”夏言起身,冷淡的目光扫过他,“对不起,我和你不熟。”

    夏言犀利的话让扶继霖无从反驳,是啊,他们的确不熟。他对于夏言来说,不过是一个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而已。“夏言,我知道你不会轻易原谅我,但我愿意对你做出补偿,只要你肯回到我身边。”

    夏言看着他,不屑的冷笑,“傅将辖署能补偿给我什么?是金钱还是名利?”

    傅继霖再次被她问住了,他也开始问自己,除了金钱地位他还能给他的女儿什么。他从来没做过爸爸,不知道作为爸爸该如何去爱自己的女儿。“夏言,只要你愿意,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

    “可是属于你的东西,我都不稀罕。如果你真的想让我好过,就离我远远的,我一点都不想看见你。”夏言将话说的决绝,傅继霖的出现让她没有丝毫心理准备。他说他要补偿,可是补偿什么呢?她妈妈已经死了,逝者已矣,再说什么都是无用。而她,更不需要他的补偿,因为,太迟了。

    傅继霖有些慌了,他想过夏言或许对他有抵触,却没想到她的反应会如此强烈。他不知道尹家人究竟都和她说了什么。“夏言,你听我解释,事情并不是你想象中的样子。”

    “哦?那请傅将辖署告诉我什么是真相?真相是你没有玩弄感情?没有始乱终弃?还是你没有不负责任的丢下我妈?”夏言一字一句,咄咄逼人。

    “夏言,我当时并不知道你妈妈已经有了你。如果她告诉我她怀孕了,我不会不负责任。”傅继霖试图去解释,却发现无论他说什么都那样苍白无力。

    夏言突然就笑了,笑的极是讽刺苍凉。她看着他,那样凄冷的眼神,让他心惊。“按傅将辖署的意思,事情弄到今天的地步,都是我妈的错了?她当初不应该绝望的离开,她应该跪在你面前,告诉你她怀了你的孩子,应该哭着哀求你娶她……”夏言有些压不住怒火,抓起地上一捧红玫瑰,用力向外丢去。

    “二十三年前你已经抛弃了她,二十三年后的今天,她已经不在需要你,我也不需要。请你不要再打扰我们的生活。”

    大捧鲜艳的玫瑰砸在傅继霖脚下,鲜嫩的花瓣悉悉索索的散落下来,凋零一地。傅继霖脸色变了几分,却依旧无法发作。但站在不远处的警卫却紧张的奔跑过来,生怕有任何突然事情伤害到傅将辖署的安全。

    “首长,您没事儿吧?”警卫员担忧的问道。

    不问还好,这一问反倒让傅继霖下不来台,他何时受过这种气,还是在自己下属面前。“谁让你们跟过来的,都到山下去等。”

    几个警卫员莫名其妙的碰了一鼻子灰,也不敢多问半句,一个跟着一个的踏着石阶下山。

    “傅将辖署好大的架势,我们这种小老百姓可真是得罪不起。”夏言不冷不热的丢下一句,收拾了东西,转身就要离开。

    “夏言,我知道你恨我,但无论你承不承认,我都是你爸爸。”傅继霖沉重的叹息。

    夏言微顿了下脚步,清冷一笑,“我再说一次,我爸姓尹,叫尹建国。傅将辖署如果想认亲,大可以打个广告,我想应该有很多人觊觎你的财产。”她丢下一句,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傅继霖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尹雅墓碑前,缓缓的半跪下去,将头贴靠在冰冷的石碑上。时隔二十几年,但合起双眼,他似乎还能感觉到尹雅指尖温润的触感。这几天,他总是梦到她,梦到她在灿烂的阳光中笑,在黑暗中绝望的哭。“小雅,对不起,对不起。”他肩膀微微的耸动,将泪留在心里。

    厚重的指腹一下下温柔的抚摸着墓碑上的照片,他很努力的去幻想尹雅四十几岁的样子,褪去稚嫩,她一定会是一个温柔慈爱的母亲,是一个贤惠的妻子。“小雅,为什么不肯告诉我你怀了孩子,为什么要让事情发展到今天的地步。”

    今时今日,尹雅对于他来说,只是一座冰冷的墓碑和一段陈旧的记忆。

    他们有过短暂的快乐时光,只是,在错误的时间,遇见了对的人,一切就好像都错了。他自私的在她身上寻求温暖,却无法抹掉雪烟留在心中的痕迹。他没办法在还爱着雪烟的时候,让她同时住进心里。

    可是,他喜欢尹雅,是真心的喜欢。每一次在煎熬中想要推开她,结果却是将她反锁入怀。他想要和她永远在一起,只是,他找不到说服自己的理由。毕竟,他对不起雪烟,他不能眼睁睁看着雪烟痛苦,而自己享受幸福。所以,他不敢对尹雅好,因为,他发现他已经开始管不住自己的心,他感觉到它在一步步向尹雅靠近。

    她的一颦一笑,都让他意乱情迷。傅继霖知道他错了,他本就不该招惹尹雅,他能给她的只有伤害。他本以为分开了就可以让彼此解脱,却没想到,他的漫不经心,却害死了尹雅。她为他放弃了留学,放弃了留校。她唯一的要求,就是和她结婚。她并不想逼迫他什么,她只是要他为肚子里的孩子负责任。

    傅继霖苦笑,指腹下是尹雅淡静的容颜。她真傻,只要她将怀孕的事告诉他,他一定会娶她为妻的。那么,一切就都会变得不一样。她哪里会明白他心中的挣扎,他只是需要一个理由来说服自己可以堂而皇之的拥有她。他是那么那么的喜欢她,只要给他时间,他愿意为了她去试着忘记雪烟,可是,她那样的倔强。她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小雅,你一定觉得我是自作自受吧。你离开了我,雪烟也死了,连我们的女儿都不肯认我,我傅继霖半生戎马,我想要的都握在了手中,却没有一个人可以与我分享,是不是我负了你,所以上天要给我惩罚,让我孤独一生。”

    回答他的,只有山间呼啸的风声。

    离开墓地后,傅继霖突然迷茫了。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里,这座城市对于他来说,既熟悉又陌生。车子绕着市区开了许久,傅继霖才淡漠的开口,“去医院。”他还是想碰碰运气,即便只是远远的看上夏言一眼也好。

    好在这次并没有让他失望,透过病房的玻璃窗,他看到夏言坐在床边喂盛西慕吃饭,西慕那臭小子双手搭在脑后,一副悠哉模样,哪里有半分病人的样子,明显是在欺负他家丫头。而夏言却十分有耐心,一勺勺将饭喂到他唇边。

    “我不吃这个,喂我一口排骨。”盛西慕嘀咕了句,侧头躲开夏言递来的一口青菜。

    夏言十分好脾气的夹了排骨,再次递到他唇边,谁知盛小爷居然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言言,你不会是让我自己挑骨头吧?”他故意倒吸了一口冷气,伸手捂住伤口的位置,“我现在动一动都疼的要命。”

    “哪里痛?要不要我叫医生过来?”夏言担忧的问道,所谓关心则乱啊,夏言早已被他吃的死死的。

    盛西慕的身体又重新靠回床头,白了她一眼,有些孩子气的嘀咕了句,“现在不痛了,吃排骨吧。”

    夏言终于察觉了几分不对,啪的一声将勺子摔在碗中,“盛西慕,你耍我是不是!”

    “我不就是想让我女人喂我口排骨吗,这也过分?你喊什么喊啊,就这么对待病人啊。”盛西慕有些负气的掀被躺在了床上,这一次是真的扯到了伤口,痛的呻.吟了一声。他背对着夏言,自顾生着闷气。

    屋内气氛一时间僵持住了,夏言坐在床边,手足无措的模样竟有些可爱。傅继霖站在门外看着,不由得摇头失笑。心道:傻丫头,他就是这样吃定了你。你若转身离开,保证那臭小子哪儿都不痛了,追你的速度比健康人还快。

    傅继霖这端如此想着,却见病房内,夏言已经率先软了下来,她将头凑到盛西慕耳边,怯声的问了句,“真的生气了?你究竟想怎么样吗?”

    盛西慕微侧过头,见她正怯生生的望着他,一双眸子如小鹿一般,我见犹怜,顿时便柔软了。他翻转身形,面对着她,故意板起脸色,“那你亲我一下,我就不生气了。”

    “盛西慕。”夏言面颊微红,有几分羞涩。

    盛西慕一笑,手臂顺势缠上她颈项,将她的身体拉近,“病房里又没有别人,你怕什么。”

    僵持了片刻,夏言一副无奈的神情,最终还是妥协的低头吻上他唇片,蜻蜓点水般,触碰后很快的离开。“可以了吧,快起来吃饭。”夏言重新坐回床边,耳根子都烧红了一片。

    “吃饭吧,你想吃的排骨。”夏言重新端起碗,这一次学聪明了,踢掉了骨头后,将柔软的排骨肉递到盛西慕唇边。盛西慕笑着咬入口中,又含糊的说了句,“其实我更想吃你。”

    好在夏言没有听清,否则她此刻就要被自己煮熟了。她又递了一勺饭在他唇边,而这一次,盛西慕却没有开口吃,一双深眸目不转睛的盯着病房的门。而站在外面的傅继霖也知道自己被发现了,作为辖署人,盛西慕天生就应该是敏感的,若不是心思都放在夏言身上,他早应该察觉到傅继霖的存在。

    既然被发现,傅继霖也不能在继续听墙角,于是正大光明的推门走了进去。

    “傅老师,您怎么来了?”盛西慕笑着询问道。

    “来看看你的伤怎么样了。”傅继霖随口回答。但这话显然没什么说服力。他昨儿才刚刚来过,这个探视的频率是不是有点儿夸张了。

    而自从傅继霖进入病房,夏言的脸色就冷淡了下来,刚刚染上的一层绯红也渐渐消失。她略带着声响的收拾了东西,然后摔门走了出去,一声招呼都没打。

    她刚刚还娇羞的吻着他,盛西慕自然知道她不是冲着自己的,那么,唯一的解释便是傅继霖。夏言说上午她去了一趟母亲的墓地,盛西慕沉思了片刻,一些事便豁然开朗。

    “傅老师,夏言她是不是已经知道了?”盛西慕试探的问道。

    傅继霖蹙眉,片刻后,无奈一笑。“原来你小子也知道。”

    盛西慕自然没有在隐瞒下去的必要,淡淡的点了下头,“带乐乐去北京探望您之前,我找人查了夏言的身世。本来是想借此解决我和她之间尴尬的舅甥关系,却没想到,那个人会是您。”

    “难怪你问了我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傅继霖摇头失笑,笑意却难免带着几分苦涩。半响后,又道,“西慕,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夏言在尹家长大,她是你外甥女这个事实就永远无法改变。盛鸿江的顾及是对的,如果有心人将此事掀出来,你根本无法收场,大众不会去求证你们究竟有没有血缘关系,他们会直接给你扣上‘乱.伦’的帽子。”

    盛西慕沉默了,他已经拼尽全力去解开他与夏言之间的死结,难道还是不行吗!短暂的沉默后,他再次开口,凝视着傅继霖的目光却是幽深而认真的。“即便她是老师的女儿也不行吗?傅盛两家的势力,足以压制住流言蜚语。”

    傅继霖略带嘲弄的笑了,“西慕,你心中再清楚不过,又何必多此一举的问我呢。她是我傅继霖的女儿,你们就更没有在一起的可能。爱的死去活来都是你们两个人的事,但婚姻却是两家人的事。我和盛鸿江的恩怨你不会不清楚,即便盛鸿江那个老顽固点头,我也不可能将我女儿嫁到盛家去,至于理由,你心中明白,我也不想多说了。”

    盛西慕隐在被褥中的手紧握成拳,手背之上青筋道道凸起。就因为他什么都清楚,才会更加绝望。现在,他甚至自私的希望夏言永远都不要与傅继霖相认,那么,他与夏言之间至少还有一线生机。可是,他真的能那么自私吗?他知道夏言同样需要父亲的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