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88章 是饿了,很饿

    傅继霖离开后不久,夏言便回来了。她并没有离开,只是刻意的避着傅继霖。她低头帮盛西慕收拾着文件,默声不语。盛西慕半靠在床头,带着探究的目光一直围绕在夏言身边。

    “你上午去了墓地?”他终是按耐不住的开口询问。

    “嗯。”夏言淡应了声。

    “遇见傅老师了?”他又问。

    “嗯。”她依旧淡漠着一张脸,停下手中动作,清冷开口,“你究竟想问什么?”

    盛西慕轻咳了一声,斟酌着一字一句。“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夏言在他床边坐了下来,拿起一旁的苹果,一面低头削苹果,一面平静回答。“我爸出狱之后,将我妈妈留下来的遗物给了我。里面有一本日记,还有几张照片。”夏言说完,将削好的苹果递给盛西慕,他咬了一口,又继续说道。

    “其实,事情都过了二十几年了,当年的事谁对谁错已经难以分辨。尹建国说的也并不一定是全部的事实。那时候傅老师正在学校进修,他并不知道你妈妈怀孕的事。尹建国对他,或许是有偏见的。”

    夏言抬眸看了他半响,没什么情绪的问,“你想让我认他吗?”

    盛西慕沉默了片刻后,淡淡轻叹,“夏言,你需要一个人来关心你。傅老师的确对不起你母亲,但他是真心想弥补的,毕竟他是你的亲生父亲,血脉亲缘是无论如何都断不掉的。就像我和乐乐。”

    夏言苦笑了一声,“至少在乐乐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在他生命中出现。你错过了他五年,却没有错过他的成长。而在我最需要父亲的时候,傅继霖又在哪里?我对父爱所有的认知都来自另一个男人。他对我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我已经成年了,并不需要他来对我的人生负责。这个父亲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夏言的态度很坚决,似乎无论盛西慕辩解什么,她都已经给傅继霖扣上了罪恶的帽子。

    盛西慕牵过夏言的小手,护在掌心间,她的小手是冰冷的,这些年来,夏言的手依旧是冰冷的,他的爱并没有温暖她,或许,她需要很多很多的爱。“夏言,当年的事并不是你想象的样子……”

    夏言低眸一笑,纤长的睫毛轻轻扇动几下,几分顽皮,些许嘲弄。“这话和他说的都一样。不是我想的样子又该是什么样子,傅将辖署没有始乱终弃?他不爱我妈为什么还要和她在一起。他不知道我妈怀孕了,这就是他推脱的借口吗?他和我妈……”夏言顿了下声,脸色有几分不自然。上.床两个字她自然不能说的理直气壮。

    盛西慕自然懂得她要说什么,唇角弯了下,带出几分邪魅。

    夏言咬了牙,应着头皮将话说完。“他做过什么难道自己不清楚吗?他做那样的事,难道就从来没想过女人是会怀孕的!”

    盛西慕微愣了片刻,然后略带懊恼的抚了下额头。他的言言还真是单纯的可以,当初的尹雅大抵也是如她这般的吧。“夏言,在你之前我有过很多女人,我不是柳下惠,不可能和她们只是吃饭接吻,却从来没有女人怀孕过,她们都懂得如何保护自己。所以,我和你在一起,也很轻易的忽略了这件事,所以,我没想到你会怀孕,否则,我们也不可能失去第一个孩子。”

    夏言低头,紧咬着唇片不语。盛西慕知道这番话必然会勾起夏言伤心,但也只有这件事才能最好的为傅继霖脱罪。他对当年之事虽了解不多,但仔细分析,并不难猜出其中的细枝末节。傅继霖并不不负责任之人,他与尹雅分手时,八层是不知道尹雅怀孕的事。那时候,他妈王雪烟还搅合在其中,傅继霖更是不能正常的判断,亦如当初,他心中存了恨,便再也辨不出他对夏言的爱。

    “当年的事,我知道的也不多。其实,在你母亲之前,傅老师和我妈曾经是一对,他们是邻居,也算青梅竹马,两个人长大后自然而然就走到了一起。傅老师年轻的时候,曾经站错过队,被双规起来接受调查,险些被人拉下马。那时候负责调查这个案子的人是我爸,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并不清楚。总之,傅老师双规的那段时间,我妈离开了他,做了我爸的情人。这件事对傅老师伤害很大,他遇见你母亲的时候,并不是对的时间,因为他的伤口还没有愈合。情路艰辛,他们终究是没有走到最后的。”盛西慕紧抓住夏言的手不放,他真的很怕,‘情路艰辛’这句话是说傅继霖与尹雅,却好像也在说着自己。他很怕这一刻放开了夏言的手,下一刻就会失去她。

    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究竟是对是错,将夏言推向傅继霖的后果,可能是他爱她的路会走的更简单。但他却私心的想要她得到更多的爱。

    “我不想听这些,盛西慕,你再说我就生气了。”夏言嘀咕了句,面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她与傅继霖之间的死结,并不是说解开就能解开的。

    盛西慕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便很自然的转换了话题。若是说些轻松的事,自然是要提到小鬼头乐乐了,夏言坐在床边,将头靠在他膝上,笑着回忆乐乐小时候的事。乐乐小的时候喜欢爬床,总是爱流口水,就跟泡泡龙一样。乐乐说话很早,还不到一岁就依依呀呀的喊妈妈了。

    这个时候盛西慕就会很吃瘪的问,“那乐乐什么时候会喊爸爸的?”

    夏言笑的有些得意,“五岁的时候被,以前又没有人让他喊。难道对着空气大声嚷吗?乐乐脑子又没有问题。”

    “尹夏言,你故意的是不是!”盛西慕故作出一副气恼的样子,将她抓到床上,与她胡闹一番,夏言怕胡乱挣扎弄伤了他的伤口,倒也事事顺从他。好在他只是亲亲抱抱,也没做出什么太亲密的举动。毕竟他身上有伤,也不方便。

    之后的几日,傅继霖天天都来报道,明着是探望盛西慕,但实则却是看夏言的。但夏言一直没给过他什么好脸色,他进门,她便找理由出去,后来所幸连理由也不找了,直接甩门走人。傅继霖被华丽丽的无视,除了叹息,也只能叹息了。毕竟她是他的亲生女儿,毕竟,他欠了她。

    这天傅继霖又在盛西慕的病房里做了一个小时,夏言一直没有回来。他便也没了再呆下去的兴致。“你好好养伤,我明天再来看你吧。”傅继霖说完,起身便打算离开了。

    “老师,您不必着急,让夏言接受您也总需要时间,乐乐不过是一个小孩子,我也是费了很多心思才让他喊我一声爸爸,您对夏言还是要多几分耐心的。”盛西慕温声开口,言语间多是安慰。

    傅继霖点了下头,沉思了片刻,便问道,“西慕,其实你不必为我做什么,夏言回到我身边,对你其实并没有什么好处。也或许你们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了。”傅继霖的目光落在盛西慕身上,刻意的观察着他的反应。却只见盛西慕淡然一笑。

    “我没想那么多,我只是希望除了我之外,还有人刻意真心的对她好。老师,我是真的爱夏言。”盛西慕神情凝重,没有一丝虚假与玩味。傅继霖极少将他对一件事如此认真而执着。

    “嗯,我知道了。”傅继霖点了下头,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示,便转身离开了病房。

    夏言如往常一般站在空旷寂静的长廊中,长廊尽头是傅将辖署的警卫,架势倒是不小,每次出入身边都跟着人。如常的,傅继霖走出来,夏言走进去,只是这一次,与他擦肩之时,傅继霖却突然唤住了她。

    “你最近好像瘦了许多,别只顾着照顾西慕,也担心自己的身体。”

    夏言微顿了下脚步,目光淡淡扫过傅继霖,唇片轻动了几下,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什么也没有说,推门进入了病房。

    “首长,北京那边已经催了几次,明天有个重要的会议,您不出席不太妥当。”身旁的警卫出声提醒。

    “嗯。订张下午的机票。”傅继霖出声说道。他匆匆忙忙的回了京,却没想到他一走,这边就出来乱子。

    盛西慕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身上的伤早愈合的差不多了。这天晨起,夏言端着粥打算喂他吃饭,他睡的迷迷糊糊,睁开眼帘,就将夏言穿了一条白色裙子,昨儿乐乐缠了她一会儿,来医院的时候也晚,便没有回去,在外面的沙发上窝了一夜,早起后,在浴室洗了澡,头发还是湿漉漉的,发梢上不停的滴落着水珠。

    她坐在床边,身上还散发着沐浴后淡淡的馨香。早晨男人本就是欲望最高的时候,她又这么一副出水芙蓉的模样,清纯中带着妖冶,盛西慕哪里受得了这种致命的诱.惑。他发呆的看了她半响,看的夏言浑身都不自在了。

    “怎么了?是不是不饿?”夏言温声问道。

    盛西慕下意识的滚动了下喉结,有些艰难的吐出一句,“是饿了,很饿。言言,你好久都没喂饱我了。”他住了一个多月的院,她每天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他却没碰过她,这种看得到吃不到,更是一种煎熬。

    他话音刚落,便将床边的夏言扑在了床上,翻身压在自己身下。夏言下意识的一声惊呼。却不敢太过挣扎。“盛西慕,快让我起来,你身上还有伤呢,别胡闹了。”

    “已经好了,要不要试试?”他邪魅的笑着,那眼神几乎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样,哪里还容得了她拒绝呢。

    温热的手掌在夏言曼妙的身体上游移,引来夏言一阵娇喘连连,他有些急迫的去扯彼此身上的衣物,他的手从领口进入,大掌握住一侧的丰.盈,胸口的两颗衣扣迸溅开,他更是肆无忌惮的低头吻住她胸口。

    “嗯啊!”夏言喊出一声呻.吟,身体都轻微的颤抖着,酥麻的感觉从他吻过的地方向周身扩散着。“不要,盛西慕,放开我。”夏言微弱的反抗着,而他就好像沉重的高山一样压制着她。

    两个人滚到在雪白的床单上,夏言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他扯得凌乱,胸口被他啃吻过的地方留下一道道深浅不一的吻痕。她胡乱的躲避,他反而更用力的压抑住她乱动的身体,去吻她每一个最敏感的触点。夏言被他弄得不停喘息,他手掌抚摸过的地方好像燃烧起来一样,温度滚烫的厉害。

    “别,这里不行。”她娇喘着说道,这男人一向肆无忌惮的,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门都不锁就敢滚床单。

    他难得停下了动作,看着她的目光却燃烧着迫切的火焰。“言言,现在换地方也来不及了。下次我们再找个有请调的地方。你喜欢山顶,还是海边沙滩?”他邪魅的笑着,眉宇间染了一层迷人的温润。

    他满脑子想的都是什么啊,还真会曲解她的意思,还要打野战?他想的倒是美!

    夏言一张漂亮的脸蛋羞得通红,像秋天熟透的苹果一样,让人恨不得咬上两口。盛西慕便十分不客气的在她唇片上用力咬了一口。

    “好痛!”夏言痛呼出声,握起粉拳捶打在他肩头。

    盛西慕低魅的笑,啃咬改为允吻,舌尖探入她贝齿,缠上她湿滑的小舌,掠夺着她口中甜美的滋味。夏言只能发出呜咽的反抗声,她挣扎的剧烈了,盛西慕便会蹙眉喊着伤口疼。夏言便不敢再乱动。他便得意的继续探索她身体。

    “西慕,这里是医院。”夏言被他压在身下,小小声的嘀咕了句。

    “嗯,我知道。”他笑的十分无辜,险些将夏言气昏过去。而他的吻又落下来,沿着耳廓舔舐,双唇含住夏言敏感的耳垂,温热的气息吞吐在耳侧,酥痒的感觉让夏言不停的颤抖着。“放心,外面的人没我命令都不敢进来。医生查房也是下午的事,我们快点儿就行。”他温润的语调中染着邪魅与浓烈的情欲。

    他伏在她身上沉重的喘息,单手扯掉身上干净的病人服,两人几近赤.裸,肌肤相贴的触感,让彼此更加忘情。他敛眸看着身下莹润如玉的女子,胸腔中心脏狂烈的跳动着。身下坚.挺早已肿胀的火热,迫切的想要寻找发泄的出口。

    修长的指划入夏言白皙双腿,顺着潮湿的入口挤入花穴中,进入的钝痛让夏言下意识的嘤咛,身体不受控制的弓起。

    “还那么紧,这么多年一点进展也没有。”他伏在她耳侧,暧昧的笑着,手指却再次侵入了几分,沿着湿热的内壁抚摸,探寻她身体敏感的源头。

    夏言身体的温度节节攀升,只感觉一股热流在体内不停的流窜着,却无从发泄。她双臂缠在盛西慕腰身,只有靠近他,拥着他,才能缓解那种不适的感觉。“西慕,盛西慕。”她喃喃的唤着他的名字,一双水漾眸子,如小鹿般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言言怎么了?”他反倒一副懵懂姿态,指尖抽入抽出,故意看着她在难受。但他又何尝不难受,有多久没碰过她身体了,这具柔软的散发着馨香的身子,让他日日夜夜不停的想念着。

    “西慕,别折磨我。”夏言嘤咛着,修长的双腿在他身下扭动,摩擦着他大腿内侧的肌肤,而她此举无疑是在剧烈燃烧的火焰上浇了一桶油,盛西慕墨眸中的火苗迅速窜起,大有野火燎原之势。

    “小妖精,分明是你在折磨我。”他闷哼一声,快速抽出手指,腰身用力向前一挺,将滚烫的坚.挺没入她柔软的身体中。一股暖流从他进入的地方流淌而出,两人同时发出忘情的吟偶,夏言被他炙热的温度填满了身体,疼痛伴随着快感,让她无意识的收紧,身体再次弓起。

    盛西慕被她的紧致包围着,已是欲.火.焚.身,结果她现在弓起甚至,说什么都不肯给他,险些将他逼疯。“言言乖,放松一点,你太紧了。”他低哑着嗓音,一点点的诱.惑着。若是按照盛长官以前的作风,定是将人死死按在身下,先发泄了再说。但现在他不敢,他必须顾及着夏言的感受,他不愿再强迫她半分。即便是拉她上.床也是软磨硬泡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