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89章 谁才是第三者

    他停留在夏言体内不敢乱动,温热的手掌抚摸过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感觉着她在他身下一寸寸柔软下来。他吻着她,温柔而缠绵,在她耳边说着暧昧不尽的话。“言言,我想要你,给我好不好?”

    夏言嘤咛着,被他挑.逗着,在他身下又是笑又是闹,却说什么都不肯给他。盛西慕终于发现了,这个小女人是故意在折磨他的。

    “言言乖,别折磨我。”这话,终于调过来了。现在可是他在求着她。“言言,我爱你,我要你。”

    夏言一双柔软的手臂缠着盛西慕脖颈,娇艳的红唇勾起弯弯的弧度,低柔呢喃着,“男人在床上说的话都不能信。”

    盛长官有些恼了,手臂缠上她腰肢,顺势便要将她抱起,“那我们到地上做?”

    “你,讨厌。”夏言娇嗔了句,抡起粉拳落在他胸膛。没想到他却真的翻身而起,捞起她的身子下床。好在地上铺着柔软的羊绒地毯,赤脚踩上去倒也没有冰冷的感觉。单薄的床单裹着两人的身体,他用力将她按在墙壁上,身下坚.挺再次顶.入她身体。

    他低头凝望着如花般绽放的美丽女子,一双墨眸凝重,神情是从未有过的认真。“言言,我爱你,真的爱你,我盛西慕此生第一次像现在这样爱着一个女人,甚至逾越生命。”

    “西慕。”她怯声唤着,轻颤着纤长的睫毛,抬眸的瞬间,毫无预兆的沉溺在他深邃若海洋般的眸子中。

    柔软如水草般的双臂纠缠上他,抚摸着他胸口的肌肤,女子媚眼如丝,青葱的指尖缠绕在他胸口凸起的位置,妩媚的引.诱,让他如何能够抵挡。他稍稍退后,抽出些许后,再次用力顶撞进去。

    “嗯~~啊~~”夏言忘情的吟偶,柔软的身体却配合着他的节奏律动,她微扬着小脸,水漾的眸光一直锁在他身上。他开始疯狂的,猛烈的撞击着她柔软的身体,每一次都顶在她体内最敏感的凸起出,夏言承受不住的不停呻.吟,却无法缓解体内狂烈的快感。尖锐的指尖在他背上划出一道道血痕,空气中散发出淡淡的诱.人血腥气。他唇边含着肆意的笑,如同嗜血的猛兽一般,越发肆无忌惮的要着她的身体。

    身体胶合处流淌着一片炙热的暖流,他在夏言体内得到宣泄,却并没有满足他对她的索求。他没有抽身离开,反而纠缠的更紧了。过分的湿热让两个更是忘情。他半拥着她再次跌回宽大柔软的床榻中,两具赤.裸身体紧紧的纠缠着。

    夏言被他不停的索要,早已筋疲力尽,周身的酸软让她再也无法承受他的狂烈。“西慕,西慕不要了,我受不了……”她嘤咛着,挣扎着想要退离。而盛西慕正在兴头上,怎么可能轻易罢手。

    “是不要,还是不要停?言言,我还没要够你呢。”盛西慕在她耳侧温柔呢喃,那声音如同来自天籁,低哑中带着说不出的邪魅。

    “西慕,我受不住,真的受不住了。”她开始挣扎,但酸痛无力的身体怎么可能挣脱他的束缚。不停落在他胸口的粉拳不仅没有丝毫杀伤力,反而成了一种调.情的兴奋剂。

    “言言乖,再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他极力的压抑着,稍稍放缓了速度,给夏言留下一丝喘息的余地。但这样根本不行,完全不能释放他对她炽烈的渴望。他的双臂按在她肩膀,每一次短暂的退出后,换来的却是更加猛烈的进攻。他的吻散乱的落在她唇片,锁骨和胸口上,带过一片片醒目的红痕。

    “言言,说你爱我?”他诱.惑着她,指尖绕着她胸口挺.立的蓓蕾轻柔摩擦。

    “爱,我爱你。西慕,别再折磨我,我受不住。”她顺从的呢喃,长长的睫毛上沾染了剔透的泪珠,白皙的肌肤如上等的美玉散发着莹润的光泽。他拥她在怀,便再也无法放手。

    修长的指尖穿过她柔软的发丝,拨开她额前凌乱的碎发。剧烈的欢.爱让她的身体染了一层薄汗,反而更为动.人。他看着她美丽的身体,唇角含着绝美的笑,漆黑目光温柔如墨。“言言,我愿意为你而生,我会为你而死,再也不会改变。”话音刚落,停留在她体内的坚.挺用力向前一挺,再次释放出滚烫的热流。

    晶莹的泪珠在夏言眸中不停转动,她双臂缠上他颈项,用力的抱紧他,两具身体紧紧相拥在一处,感受着彼此不规则的心跳。这一刻,他们明白,他们的心是为彼此而跳动的。

    他拥着她睡了一小会儿,午后阳光明媚,夏言倒是有些睡不着了,何况,下午医生还要来查房的,若是撞见这番景象,不尴尬死才怪。“西慕,西慕。”她低唤了两声,而身旁的男人却没有丝毫回应。

    夏言动作轻柔的挣脱开他怀抱,取过一旁的衣服想要套在了身上。但身体却是粘稠的,沾染着汗水和粘稠体液的身体,让她有几分懊恼。漂亮的眉心刚刚蹙起,发出一声无奈的叹,而身后一双坚实的手臂再次缠了上来。“怎么了?是不是舍不得下床?”

    “别再胡闹了。”夏言拍开他手掌,轻拢起长发,娇声回了句,“身上都是汗,难受着呢。”

    “好像不只是汗吧?”他暧.昧的一笑,手掌不安分的向她双腿间划去。

    “盛西慕,你有完没完啊。”她板起一张小脸,但绯红的脸蛋,怎么看都没有威胁的气势。

    盛西慕笑着起身,将她抱入了浴室。两人一起冲洗了身体,盛西慕缠着她又是一阵拥吻,好在没再继续,否则她今天肯定是下不了床了。

    沐浴后,盛西慕重新套了件干净的病服,而夏言没有更换的衣物,只能将那件裙子再套回身上,但领口的两颗扣子已经被他扯掉了,为敞开的领口,根本遮不住肌肤上密布的吻痕。

    她坐在他床边吹头发,盛西慕扯着吹风筒的电线胡闹,夏言真是拿他没辙。这男人胡闹起来的时候,真像个没长大的孩子,难怪乐乐能和他玩到一处。

    “好了,别在闹了,一会儿医生就来了。”夏言放下风筒,一本正经的开口。

    盛西慕笑着,眉宇间尽是柔情。“那你让我亲一下。”

    “你……”夏言脸颊又红了,但如果不满足他,他定是又要折腾一番的。无奈下,她轻合起眼帘,等着他吻过来。

    她的温顺让盛西慕心情大好,他手臂缠在她腰肢,拉近她身体,低头吻上她温软的双唇,并非浅尝辄止,他索取着她口中的甜美,竟又欲罢不能了。而就在此时,嘎吱一声房门突然被人从外推开,紧接着高跟鞋落地的嘀嗒声打断了沉醉的两人。

    夏言慌乱的推开盛西慕胸膛,回头只见王媛趾高气昂的走进病房,在见到床上纠缠的两人时,连都气绿了。跟在王媛身后进来的是盛鸿江,最后跟随而入的是林进,盛鸿江两色也不太好看,林进更是一副惊慌的模样。

    盛西慕俊颜也沉了下来,难怪没有人拦得住,原来是他家老爷子驾到了。“谁让你将人放进来的。”他对着林进沉声斥责了句,但很显然是在对盛鸿江与王媛发泄不满。

    夏言有些无措的起身站到床边,唇片轻颤了两下,试图去解释什么,却终究没有发出声音。她还能解释什么,告诉他们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呵,该做的不该做的,她和盛西慕可是一样没落下。

    夏言的胸口微敞着,脖颈间刺目的吻痕与屋内弥漫的淡淡欢.爱气息不难让人猜出这里刚刚发生过什么。何况,王媛与盛老爷子都是过来人。

    王媛气的身子不停颤抖,她快步来到夏言面前,毫无预兆的,扬手便给了夏言一耳光。她出手很快,任何人都没来得及反应,更无从躲闪。啪的一声脆响,夏言踉跄了几步,险些摔倒在地。

    “尹夏言,你真是不知羞耻。”王媛厉声的嘶喊。

    “言言!”盛西慕也惊了,快速下床扶住夏言踉跄的身体,在看到她红肿的面颊时,顿时就恼火了。他什么也没说,反手便给了王媛一巴掌,但盛老爷子在面前,他留了分寸,也没下重手,但王媛却紧捂住发疼的脸颊,极委屈的瞪大了双眼。

    “盛西慕,你打我?”

    “我从来不对女人动手,但并不代表你动了我的女人,我还会放任你。”盛西慕绝冷的开口,将夏言紧拥在怀中,却感觉她柔软的身体在怀中慢慢僵硬。

    “盛西慕,你太过分了。我才是你的未婚妻,如果不是你发生了意外,我们现在已经结婚了。你怎么能这样对我!”王媛哭的歇斯底里,伸手指向被他护在怀中的夏言,“她算什么?她是第三者,是破坏别人感情的狐狸精,你居然为了她对我动手?”

    盛西慕看都懒得看她一眼,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怀中的夏言身上,只见夏言用手握着红肿的脸颊,眼帘低垂着,泪珠在眸中不停打转,却又是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楚楚可怜到让人心疼。而盛西慕的心也真是疼了,一阵阵的抽痛着,像被针扎了一样。

    “你们都出去,我想安心静养。”半响之后,盛西慕闷声开口。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安抚夏言,她性子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又如何能承受的住。

    王媛呆愣的看着他,泪珠子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她还算是聪明,知道盛西慕不会为她心软半分,便转头看向一旁盛鸿江。“伯父,您一定要给我做主啊。”

    即便她不开口,盛鸿江也是绝容不下夏言的,他的脸色早已阴沉的厉害。“盛西慕,你究竟胡闹够了没?你身为辖署人做出这么事!”

    “爸,我和夏言真心相爱,我们并没有错。国家也并没有规定辖署人不可以恋爱吧。我们在婚前发生关系又怎么样,我会对她负责,娶她为妻。”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他反倒无所顾忌了。以前,他一面担心着盛鸿江的病情,一面又担忧老爷子对夏言下手。

    但林进一直跟踪着老爷子的情况,医院那边的病例报告显示他的身体恢复的很好。而夏言,更无须他担心,她有傅继霖那样的爸爸,即便是盛家也动她不得了。

    “西慕,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盛鸿江的声音又沉了几分。

    “爸,我说我要和夏言结婚,你同意最好,即便你不同意,我还是要娶她。”盛西慕一字一句的说道,字字有力,仿佛掷地有声。

    而盛鸿江被他气的脸都要绿了,他又转向夏言,问道,“夏言,你呢?你也想嫁给他吗?”盛鸿江这一句,显然是在提醒,夏言又怎么会听不出来。他在警告她,尹建国的命就握在他手中,由不得她不从。

    夏言冷笑一声,慢慢的脱离盛西慕怀抱。“我能不能嫁他,从来都由不得我选择。”她微叹着,抬眸看向盛西慕,温声又道,“我好像不太适合继续留在这里,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改天我再来看你吧。”

    “言言。”他疼惜的唤了声,紧握着她的手却慢慢松开,他知道夏言留下只会更难堪。放手让彼此冷静一段时间,反而对大家都好。

    夏言离开后,屋内瞬间陷入了沉寂。盛西慕躺回床上,被子拉过头顶,显然是不愿理会屋内两人。王媛依旧捂着发疼的面颊,委屈的僵持在原地,唇片紧抿着,连哭也不敢发出声音。盛鸿江依旧沉着脸色,但多少顾及了盛西慕身上的伤,没有在发作。何况,他一直拿这个儿子没辙,即便此时发作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王媛,我们先走吧,让西慕先休息,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王媛微愣了片刻,即便不情愿,却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一开一合的房门响动后,屋内安静至极。盛西慕不耐的掀开头上的被子,拧眉盯着头顶的天花板。言言就这样走出去,他实在是放心不下。何况,他太了解自家老子了,既然在他这里找不到突破口,一定会再次从夏言身上下手。威逼利诱,盛鸿江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思虑再三后,盛西慕拨通了傅继霖的电话。

    ……

    夏言漫无目的的走在街道上,面颊红肿起来,火辣辣的痛着。她没有再让自己哭,但眼泪流在心里,反而更痛。她手掌紧捂住心口的位置,试图去缓解些许的疼痛。穿过赵市最繁华的街道,身旁不时经过甜蜜相拥的情侣,男人都像贴身佣人一样为心爱的女人拎东西。夏言突然顿住脚步,发呆的望着,一时间,她有些迷茫了,恍惚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站在这里。

    “宝贝好吃吗?”一对男女擦身而过,男人手中拿着冰欺凌送入女友口中,女孩一脸的甜蜜,却又蹙起了眉头。“这么贵,下次不要再买了。哈根达斯除了价格跟别的冰欺凌不一样,也没有别的特点了。”道路上的车体醒目的写着:爱她就给她哈根达斯。突然间觉得这句广告词幼稚的有些可笑了。

    夏言想,如果她和盛西慕只是普通的男女该有多好,没有身份地位的束缚,即便每日为生存而奔波,也一定会比现在幸福许多。至少,他们能紧紧握住彼此的手。金钱名利是每一个人追求向往的东西,却成了分开他们的利刃。

    正是游神之际,一辆黑色奥迪车突然停在路旁,车上走下来四个黑衣男人,将夏言团团围住。

    她被迫停住脚步,蹙眉看着他们,冷声询问,“你们想做什么?”

    “尹小姐,盛部长请你过去说几句话。”其中一个男人开口道。

    “对不起,我没什么兴趣。”夏言丢下一句,转身向后走去。却再次被几个男人拦住了。“尹小姐,我们劝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