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90章 靠山

    夏言冷哼一声,如今的世道,官和贼倒也没什么区别了。虽然极不情愿,但毕竟胳膊拧不动大腿,她想不想去的确由不得她。

    车子一路前行,在一家茶楼前停住,夏言被带入一间布置典雅的包房内,盛鸿江与王媛已经坐在了桌边,夏言低头走进去,温声开口,“盛部长,您找我有事?”

    盛鸿江一直沉着脸,指了指对面的位置,夏言安静的坐下来,一旁有服务小姐走过来,询问夏言要喝些什么。她随便的说了句谢谢,便匆匆将人打发了。本来,她也并非是来喝茶的,再好的茶入口也是毫无滋味。

    “不知道盛部长找我有什么事?”夏言平静的问道,但握在瓷杯壁上的指尖泛着青色的苍白。

    这一次盛部长倒是没开口,出声的是一旁的王媛,她将一张支票平摊在桌面上,数额自然不小。“我知道你现在不在乎钱,但这笔钱会成为你后半生的依靠,所以,我劝你还是拿着的好。”她将那张支票推到夏言身前。

    夏言并没有去接,她看着那张支票,唇角忽而扬起一抹嘲讽的冷笑,看来盛部长这次是要她彻底的消失。“盛部长这次又想如何安置夏言?上一次是离开赵市,这一次又该是哪里?”

    盛鸿江凝了他半响,才沉声开口,“夏言,我会安排你出国,到了国外,你会有新的身份和生活,但是不能走出屋子一步,西慕现在本事打了,只要你踏出屋子,他就有本事找到你。”

    盛鸿江的意思就是将她软禁起来,并且是送到国外软禁。为了他儿子,盛部长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啊。“如果我不答应呢?盛部长是不是要用我爸爸来威胁?”夏言苦笑,出国软禁,她后半生的日子毕竟生不如死。

    夏言安静的坐在原地,她不知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即便穷其一生也无法得到挚爱,并一次又一次,不得不接受盛鸿江的威胁。她颤抖的伸出手,缓缓的伸向桌面上那张刺眼的钞票,就在指尖即将触碰到的前一刻,包房的门突然被人打开了,傅继霖竟出现在包房门口,很显然,外面有打斗过的痕迹,傅继霖身边的人都是辖区里数一数二的高手,对付盛鸿江的人自然不在话下。

    “怎么会是你?”盛鸿江问道,沉冷的面色终于被打破,透出几分慌乱。

    而对于他的出现,夏言亦是一惊,她低着头,沉默不语,一时间,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傅继霖不慌不忙的走进来,在夏言身边的位置坐下,十分随意的拿起桌上的那张钞票,哼笑了声,“要打发人就用这么点儿钱?盛部长怎么越活越小气了。”

    盛鸿江冷下脸,又问,“西慕让你来的?”

    傅继霖点了根烟,随意吸了两口后,肆意的将手中支票按在了茶水中,青绿的水缓缓浸泡过纸质支票,散开了一片。“那臭小子也能指使动我?你还真高看了他。”

    盛鸿江一连着吃瘪,闷咳了一声。端起桌面上的茶杯抿了口。年少时,两个人也曾在一起读书,那时感情如同手足兄弟,傅继霖的性子骄纵,盛鸿江比又他长了三岁,从小就处处迁就着他就,他们之间的相处,盛西慕似乎从未沾过半分便宜。后来,是雪烟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

    “我们有三十多年没见面了吧,你今天突然不请自来,不会只为了搅局吧。”盛鸿江放下手中茶杯,再次开口。

    傅继霖哼笑了声,将烟蒂按灭在一旁的水晶烟灰缸中。“你将我家丫头叫过来训话,也不通知我这个当爸的一声,你说我能不过来看看吗。”

    “你说什么?”盛鸿江一愣,不可置信的目光游走在傅继霖与夏言之间。“她是你女儿?”这怎么可能!傅继霖的心里不是一直装着雪烟吗,以至于他至今孑然一身,怎么会凭空的多出一个女儿来。

    傅继霖又是一笑,半靠在椅背上。“你不是一直对我的事都挺上心的吗,难道不知道离开雪烟之后,我交了一个女朋友。那女孩叫尹雅,夏言就是我和她生的女儿。”

    盛鸿江沉默不语,似有所思。那段时间,他将雪烟盯的紧,自然也留意了傅继霖的一举一动,免得他们旧情复燃。后来,的确听说傅继霖交了一个女朋友,好像是音乐学院的学生。而若他没记错,尹建国的妹妹当初也是在音乐学院读书的。

    傅继霖悠哉的坐在原位,目光随意撇了眼王媛,“如果我没记错,你是王书记的女儿吧,去年我们好像见过。”

    王媛被点到名字,也有点儿慌了,她是做梦也没想到尹夏言会和傅继霖扯上关系,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傅将辖署好记性,去年您寿宴上,我和父亲去拜访过您。”王媛战战兢兢的回答。

    “哦。”傅继霖点了下头,又丢出一句,“回去替我向你爸问个好。”

    “是,烦劳傅将辖署记挂。”王媛陪着笑,回了句。

    “不是来训话吗,怎么不继续?”傅继霖哼笑问道。

    盛鸿江脸色又沉了,刚要开口,却被傅继霖打断。“如果是说尹建国的事儿,那就不必再说了。你将尹建国从监狱里弄出来,已经犯了忌讳,盛部长虽然做的天衣无缝,但如果我想抓到点儿把柄,应该也不难。所以我劝盛部长还是就此收手的好,以免惹祸上身。”

    自从傅继霖进来,盛鸿江的脸色就一直不太好看了。他要对付一个小丫头轻而易举,但如今傅继霖搅合进来,事情就有些棘手了。精明人是不会愚蠢到与自己旗鼓相当的人做对手。

    “如果盛部长没什么指教,那我就带着丫头先走了。”傅继霖握着夏言手腕,转身便准备离开,似乎想起什么一般,又顿住脚步。“替我转告盛西慕那臭小子一声,告诉他少纠缠夏言。我傅继霖的女儿不想和你们盛家人扯上任何关系。”

    “夏言,我们走。”傅继霖扯住夏言,大步向外走去,在门口处,却又再次顿住脚步。“忘了通知你一声,乐乐已经被我带走了,别以为西慕将孩子改姓盛,他就真是你们盛家的孩子了,乐乐是夏言十月怀胎生的,他只是夏言的孩子。”

    一听傅继霖要抢孙子,盛鸿江是彻底被激怒了,想当年两个人抢雪烟,现在又抢孩子,他们是命里犯克吗。“傅继霖,你别太过分了。西慕是乐乐的父亲,无论你承不承认,乐乐都是盛家的血脉。就像雪烟,无论你认不认,她都跟了我,还生了西慕。”

    不提雪烟还好,一提到雪烟,傅继霖也有些沉不住气了。这些年来,雪烟一直是两个人心中不曾平复的伤痕。“乐乐的抚养权一直在夏言手上,他们又没结婚,盛西慕这个父亲可不合法。孩子我会带回北京留在傅家抚养,盛部长如果有什么不满,我们可以法庭见。”

    傅继霖丢下句,硬扯着夏言离开。

    走出茶楼的门,夏言便有些生硬的甩开了傅继霖的手,低低道,“今天的事,谢谢您。如果傅将辖署没有别的事,我先走了。”

    她的冷漠多少让傅将辖署有些伤心,但自己的亲生女儿,又能说什么呢。此时,傅继霖的车正好开过来,辖署绿色吉普,辖区牌照,停在路边十分扎眼。“先上车吧,乐乐还在我那里呢,你总该把孩子接回去吧。”

    “乐乐怎么在你那里?”夏言错愕的问道。

    傅继霖一笑,打开了车门让夏言上车。“想要和盛鸿江斗,当然要有所准备。盛老头现在最在乎的除了他儿子就他孙子,你将孩子带走,他不急才怪。”傅继霖温润含笑,拍了拍夏言的肩膀,“你还年轻,很多事都不懂。以后爸爸会照顾你,不会让你再被任何人欺负了。”

    夏言沉默着,钻入车中。车子一路在傅继霖下塌的酒店门前停住。房间中,乐乐坐在沙发上,警卫员正陪着孩子玩玩具。

    “妈妈,你回来了!”乐乐从沙发上跳下来,扑入夏言怀抱中。

    “乐乐怎么会在这里?”夏言将孩子拥在怀中,温声问道。

    “爸爸打了电话给我,说今天让傅爷爷接我。妈妈,傅爷爷说要带乐乐去北京住一段时间,爸爸和妈妈不跟乐乐一起去吗?”乐乐拥着夏言的脖子,奶声奶气的问道。

    原来是盛西慕让傅继霖去接乐乐过来的,他知道现在只有傅继霖能保护夏言母子。

    “妈妈和爸爸还有事,乐乐跟傅爷爷去北京住几天,等妈妈安排好工作以后就去北京看你,好不好?”夏言将孩子抱起来,温声的说道。

    乐乐嘟着嘴巴,沉默了一会儿后,才点了点头。“那妈妈一定要早点来接乐乐,大人是不许骗小孩子的。”

    “好,妈妈会尽快去看我的宝贝乐乐。”夏言笑着,在宝宝粉嫩嫩的脸颊上啃了一口。

    傅继霖是丢下北京那边的工作匆匆赶回来的,自然不能在赵市逗留太久,夏言去机场送别,乐乐抱着夏言的脖子,一直腻在夏言怀中舍不得离开。夏言不时的吻着宝贝的小脸蛋,傅继霖站在一旁,一向严肃的脸上却一直含着笑。乐乐是夏言的宝贝,而夏言何尝不是傅继霖的宝贝,无论何时何地,孩子都是父母心中的宝。

    “首长,该上飞机了。”在广播第三次播报之后,警卫走到傅继霖身边,出声提醒。

    “恩。”傅继霖点头,从夏言怀中抱过了孩子,“这边的工作交代一下就回北京吧,我和乐乐在那边等你。”

    夏言淡淡一笑,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而是客套的回了句,“谢谢。”虽然礼数周全,却不免生疏了些。她从包中拿出一本陈旧的本子递给傅继霖,温声说道,“这个送给您,权当留念吧。虽然我妈已经不在了,但我不想抹掉她存在过的痕迹。”

    “嗯。”傅继霖点头,从夏言手中接过那本厚重的笔记本。这个本子,他曾经见过,那是尹雅的日记。她将它当宝贝一样的藏着,即便是他们最亲密的时候,她也不曾让他看过。又一次,他好奇的问道,“小雅,你的日记里不会写的都是我吧?”

    她就会娇羞的哼他一句,“臭美。”

    傅继霖抱着乐乐上飞机的时候,孩子还一副委屈的模样,低低的喊着,“妈妈,妈妈。”

    ……

    盛西慕在医院又住了半个多月才出院,期间,夏言一次都没有来过。反倒是王媛三天两头的抱到,盛西慕多半会命人拦下,有时拦不住,她进来陪他,他便一声不吭的装睡。而王媛就坐在床边陪着,盛西慕不得不佩服王媛的忍耐力,若是换了别的女人早已无法忍受。

    出院后,回到辖区,桌子上堆叠了一摞的文件。林进敲门走进来的时候,盛西慕正埋首在一堆的文件中间,一个个的翻看着。

    “长官,顾省长在皇朝万豪定了位置,约您晚上一起吃顿便饭。”林进恭敬的站在他面前,出声道。

    “嗯。”盛西慕淡应了声,并没有抬头,两指按了下发疼的太阳穴,露出一分疲惫之态。出院后连着几晚都是在辖区办公室渡过的,他不敢让自己空闲下来,大脑一旦空下来,他就会开始疯狂的思念夏言。已经半个月没有见过她了,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还在负气。即便是痛入骨髓的思念,他依旧不能去见她,王媛这个未婚妻存在一天,他和夏言就一天不得安宁。夏言现在有傅继霖照顾,没人会欺负她,盛西慕现在最要紧的事,是好好筹划如何解除婚约。

    “长官,您和顾省长不过是点头之交,他约您吃饭,会不会有所企图?”林进略微担忧的问道。“不如,我替您推掉吧。”

    盛西慕合上文件,淡然一笑,“不用了,我和顾希尧之间没有任何利害关系,倒没有什么必要防着他。无论他约我的目的是什么,我今天都该走这一趟,毕竟,我还欠着他人情。”

    后来,盛西慕看了医院的监控录像,在他昏迷不醒的时候,夏言在他病房外整整站了一个晚上,那样寒冷的天气,还不停下着雪,他的言言站在风雪中,都要冻成雪人了依旧不肯离开。他看的都心疼了,不忍了。而他再醒来之后,还去责怪夏言的狠心,他真够混蛋的。

    监控画面中,他看到了顾希尧陪在夏言身边,甚至还为她与盛老爷子周旋,这个人情,盛西慕不会不还。

    皇朝万豪,盛西慕在侍者的带领下走进一间vip包房,这间包房并不似往日的昏暗,没有灯光旖旎,也纸醉金迷,更没有陪酒的‘客房公主’,落地窗前,顾希尧闲适的坐在桌边,落地窗外,灯火璀璨,将整个城市映的恍若白昼。

    盛西慕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桌上没有酒,两人面前都是清水。“盛长官刚刚出院不久,喝酒伤身,否则夏言又要心疼了。”

    盛西慕一笑,抿了口杯中的水,回道,“我昏迷的那段时间,多谢顾省长对夏言的照顾,西慕在此谢过了。如果有什么帮得上忙的地方,只有能力范围之内,西慕一定责无旁贷。”

    顾希尧亦笑,他不过就等着盛西慕这句话。“盛长官客气了,笑恩和夏言情同姐妹,我这个做姐夫的看到自家妹妹受欺负,当然不能袖手旁观了。”顾希尧端起面前的水杯,以水代酒,象征性的向盛西慕敬了敬。“不过,的确有一件小事需要盛长官帮忙。”

    他的话没有让盛西慕感到丝毫意外,顾希尧一省之长,自然不会无聊到没事儿请他吃饭纯聊天,一定是有所求的。盛西慕欠了他人情,自然也没打算赖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