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94章 我想要你出手帮王家

    王媛笑着,肆意也苦涩。“是你的,已经四个月了,就是那次我将你迷倒那天留下的。”

    盛西慕有片刻的沉默,冷然一笑,“不可能,那次我给你吃了避孕药。”

    “是啊,你是给我吃了避孕药,可是你走之后,我去医院洗了胃。”王媛唇角笑靥越发张扬,肚子里的孩子,是她现在唯一的筹码。“你不相信也没关系,等我将他生出来之后,你可以带着孩子去做亲子鉴定。”

    盛西慕看着她,脸色终于变了,比窗外的夜色还要阴霾。他盛西慕真是阴沟里翻船,竟然一次又一次被这女人算计。

    看着盛西慕阴下来的脸色,王媛却越发得意了。“反正尹夏言也不能再生了。乐乐一个人也寂寞,多个弟弟妹妹陪他也好。就是不知道尹夏言能不能容得下我肚子里的孩子,她可是傅将辖署的女儿,会愿意给别人的孩子当后妈?”

    盛西慕盯了她半响,才沉声开口,“你究竟想怎么样?”

    “我想要你出手帮王家。”王媛说道。

    盛西慕一笑,难掩冷讽。“王媛,你真以为我能一手遮天了。你爸的事首府部门十分重视,他违法乱纪证据确凿,多少双眼睛盯着,我根本不可能做手脚。我觉得你现在更应该关心的是你自己的处境,那么庞大的数额,你爸不可能一下子吞进去,洗钱的事儿,你也脱不了干系。一亿的数额,顾及也够你在里面蹲几年了。”

    王媛紧咬着牙关,泪珠在眸中不停打转,她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事,但她相信父亲一定不会出卖她,所以,她暂时是没有危险的。除非有人要斩草除根,将王家毁的彻底。“西慕,我只要你帮我这一次,我答应你,我会带着孩子永远消失在你的世界,不会再破坏你和尹夏言。”

    盛西慕重新坐回到沙发上,又点了一根烟,他没有说话,一直安静的吸烟,直到烟蒂燃尽,被他按灭在精致昂贵的水晶烟灰缸怀中。“我可以帮你脱罪,也可以尽量留下你爸一条命,但条件是,你要拿掉肚子里的孩子。”

    王媛只觉得脑袋翁的一声作响,她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盛西慕,你,你说什么?”

    盛西慕再次扬起的笑意带着几分不耐,他一向不太喜欢将话说第二遍。“怎么?没听清吗?我让你拿掉孩子,我保你爸一条命,当然,他只能活在监狱里。”

    “盛西慕!”王媛嘶喊了一声,泪水再次夺眶而出。手臂紧紧的捂住小腹。“他是你的孩子,你怎么这样狠心啊。”

    盛西慕神色冷冽,没有丝毫感情。“他本来就不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你肚子里的东西是怎么来的,你比我更清楚。”

    王媛踉跄后退,跌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我知道是我骗了你,可是,他已经存在了,为什么你不肯放过他?盛西慕,你冷血,你根本不是人。”王媛哭的歇斯底里,身体不停的颤抖着。

    “除了夏言以外,我不会要任何女人给我生孩子,你更不配。”盛西慕又点了根烟,漫不经心的吸着。眸光却逐渐幽深沉冷。他惹了太多的桃花债,也许是上天在惩罚他,所以言言不能再怀孕了,并不是没有遗憾,但他已经有了乐乐,他盛西慕此生足矣。

    王媛的身体一点点僵硬,连颤抖的力气都没有了。她一直隐瞒着孩子的事,就是害怕他会让她打掉,可她终究错算了盛西慕,他不爱她,又怎么会在乎她的死活。如果她真的死在手术台上,那也是她时运不济,他根本不会为她掉一滴眼泪。如果是曾经,还有盛鸿江为她做主,现在王家败了,盛部长怎么还会承认她。

    “可是,孩子已经四个多月了,打胎是有危险的……”

    尚未等她将话说完,盛西慕便生硬的打断了她。“所以,我给你时间考虑,用你肚子里孩子的命换你爸的命和你摆脱牢狱之灾,这笔买卖,似乎并不亏。”他说完,起身向楼上走去,似乎想到什么,在楼梯口处顿住脚步,又道,“不过,你的时间并不多了,这个月底你爸的案子就会结案,等将人拉去了刑场,你在后悔只怕就来不及了。”

    王媛呆愣的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处,她双臂环抱住身体,放声哭泣。一个是她最亲的父亲,另一个是血脉相连的骨肉,她究竟该何去何从呢!盛西慕,他怎么能如此残忍的对待她,她是真心爱他的啊。

    盛西慕走进书房,随手翻了几页文件,却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的。他隐约明白了夏言想要再次逃离的原因,只怕她早已知道了王媛怀孕的事。那么骄傲的言言,她怎么可能再容忍他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呢。更何况,王媛怀上这个孩子的时候,正是他对夏言信誓旦旦的时候,在夏言看来,这无疑是一种背叛。

    他烦躁的丢下手中的文件,拨通了顾希尧的电话。电话响了十几声后才被接起,那一端传出的声音带着模糊的慵懒,这个时候,顾希尧早搂着老婆睡觉了。“盛长官,这么晚打来,有什么事儿吗?”

    “嗯。”盛西慕淡应了声,继续道,“我想保姓王的一条命。”

    “什么?”顾希尧顿时睡意全消,翻身而起,披了衣服向阳台走去。他并不想让这些琐碎的事影响到笑恩的休息。“盛长官,我没听错吧,你留姓王的一条命?”

    “嗯。”盛西慕再次确认。“我有我的理由,你不必知道,只要告诉我,你能不能做到?”

    顾希尧蹙眉,沉默了半响后,才再次开口,“的确有些棘手,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如果你一定要他后半生活在监狱里,我倒是可以想些办法。”顾希尧的声音带着几分为难,毕竟王书记的犯罪证据都已经移交到司法部门,当初他们动手,便没想着要给姓王的留活路,谁会想到盛西慕突然又闹这么一出。

    “谢了,我等你的消息。越快越好,有些事,我想尽早解决。”盛西慕又提醒道。

    “嗯,我会尽力去办。”顾希尧有些无奈的回已一笑,能让盛西慕如此急切的事,八层与尹夏言脱不了干系,但姓王的命和夏言究竟有什么联系,顾希尧一时间还猜不出门道。

    顾希尧办事的效率可谓是公务员从未有过的水准,月底结案的时候,王书记被判处死刑,缓期五年执行,一般这种情况,只要在监狱改造的期间不犯事儿,基本都是死不了人的。而司法机关也没有追究王媛的责任,这一页,就这么被翻过去了。

    而省委书记的位置空缺,李副书记也紧盯着那个位置,双眼都红了。但他想要上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顾希尧少不了还会出手将他拉下去,但对付一个李副书记,便不是什么大事,也是顾希尧自己的事了。

    后来盛西慕给顾希尧打电话,一来为王书记的事儿道谢,二来也道喜,恭祝顾省长早日走马上任省委书记。

    王媛依照约定,走进医院妇产科,拿掉了肚子里四个多月大的孩子,但孩子流出身体之后,她同样哭的撕心裂肺的,毕竟这是她第一个孩子,也是她心爱的男人的孩子。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坐在医院的走廊里哭,着实可怜的很。

    王家的事情刚了解,辖区里又堆了很多工作等着他处理,紧接着便忙的不可开交,夏言的事便再次被耽搁了下来,这样让彼此冷静一段时间也好,至少目前,他还没有想要该如何对夏言解释。虽然王媛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了,但那条刻在他与夏言之间的裂痕却一直存在。

    盛西慕正在辖区中检阅辖署的时候,傅继霖身边的警卫突然打来电话,说是十万火急的事儿,让他赶快过去一趟。盛西慕丢下手边的工作,丝毫不敢耽搁的赶去了傅继霖居住的酒店,到了那里才发现夏言也在。

    原来,傅继霖这次回到赵市,是想要接夏言与安尹母子一起去北京的。他甚至已经给夏言安排好了工作,给乐乐找了幼儿园。只等着接他们过去一家团聚。但依夏言的性子自然是要拒绝的。傅将辖署知道自己对不起女儿,甚至低声下去的求着夏言跟他回家,但夏言就是汤水不进的。

    盛西慕赶到的时候,傅继霖坐在沙发上,脸色十分难看。而站在一旁的夏言也强不到哪里去,一张小脸苍白如纸。

    “傅老师,你怎么了?”盛西慕三两步来到傅继霖身边,只见傅继霖单手捂住心口的位置,眉心拧在一处。傅继霖表面上看起来身子还算硬朗,心脏却一直不太好。身居高位的人,整天活在钩心斗角中,过着看似风光,却危机四伏的日子,心脏承受的压力一直都很大。十个有九个都是心脏病患者。

    “我没事。”傅继霖硬撑着摇了下头,又看向夏言,温声说道,“夏言,我知道你不愿意承认我这个爸爸,我也从没奢望过你喊我一声爸,我只是希望你给我一个机会,对你做出一些补偿,这样我心里会好受一些,将来,等我百年之后,在地下见到你妈妈,我也对她有个交代。”

    夏言嘲弄的一笑,态度依旧是冰冷的,当然,她并不知道傅继霖此刻是心脏病发作了,傅继霖也绝不会对她说。“如果我接受你的施舍,我心里便不会再好受。是你害死我妈妈的,我却心安理得的被愁人照顾,我怕我妈不会原谅我。”她手里拿着包,见盛西慕来了,她便更不打算逗留,“傅将辖署,我已经和您说的很清楚,我们没有再见面的必要,也请您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

    眼看着傅继霖的脸色转为惨白,被夏言这话一刺激,心脏更是承受不住了。一旁盛西慕是看不下去了,沉声开口道,“言言别说了,傅老师心脏病犯了,赶快送他去医院。”

    夏言呆愣在原地,神情有些恍惚,再看看傅继霖痛苦的样子,也有些慌了。而她的迟疑,更是让盛西慕恼火了。当年傅继霖的确是有错,但他即便有再多的错,终究是夏言的亲生父亲,血浓于水,夏言竟然见死不救!难道她真要看着傅继霖死在她面前才算为尹雅出气吗!

    “西慕,帮我倒杯水来。”傅继霖压低了声音,左手插入衣兜中,盛西慕知道他的习惯,心脏药一直放在左侧的衣兜中。

    盛西慕低头从他口袋中取出药瓶,却并没有打开,而是紧握在掌心间,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夏言。“言言,当年的事已经过去了二十几年,是非对错,根本无法再评说。即便傅老师真的有错,他也是你的亲生父亲,你妈爱了他一辈子,你却要眼睁睁看着他死吗?”

    他微顿了下声音,手掌收得更紧,几乎要将掌心间的药瓶捏碎一般。“好,既然你这么恨他,那就看着他痛苦挣扎,一直到死去好了。”他话音刚落,三两步来到窗前,一把推开窗子,将手中的药瓶丢了出去。

    “盛西慕,你做什么!”夏言总算反应过来,快步来到盛西慕身边,扯住他手臂想要制止,但药瓶已经沿着抛物线的弧度被丢了出去,瞬间不见了踪影。

    “现在你满意了?”盛西慕沉着一张俊脸,周身气场散发着淡淡的冷寒。而此时夏言惊慌的身体都再微微颤抖着,她也顾不得理会盛西慕,转身回到傅继霖身边,急的直掉眼泪。

    “你还可以走吗?我送你去医院,我们现在就去,你不会死的,一定不会有事的。”夏言作势就要将傅继霖从沙发上扯起。夏言对傅继霖的确有恨,但无论多恨,傅继霖都是她的亲生父亲。血总是浓于水的。

    傅继霖有些吃力的笑,安慰的拍了下她手背,“夏言,放心,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爸爸还要好好照顾你。”他说完,转头看向盛西慕,有些颤抖的将手掌伸出去,“快把药拿来,别吓夏言了。你看都将她吓哭了。”

    盛西慕闷闷的走过去,将手掌中的两颗白色药丸交给傅继霖,又倒了一杯温水递给他。

    夏言眨了眨泪雾的双眼,眸中都是不解。傅继霖吞下了药,半靠在沙发上,对着她淡淡的笑,“这小子就喜欢耍这种小把戏,他在将药瓶丢出去之前已经将药倒了出来,他手快,一般人是看不到他何时出手的。我以前也吃过这亏。”

    夏言微低了头,她倒是当真不知盛西慕还有这么一手能耐。休憩了片刻后,傅继霖的脸色稍稍好转了几分,但夏言还是担忧的询问了句,“你,你好些了没有,真的不用去医院吗?”

    “嗯,没关系。”傅继霖慈爱的一笑,好似只要这样看着夏言在眼前,就能百病全消了一样。从没想过,他傅继霖也有天伦之乐的一日,将来,也会有人给他养老送终,在这个世界上,他不在是孤单的一个人,小雅留给他一个女儿。

    “我来的时候已经联系了辖区医院心脏科的专家,人现在已经等在外面了,傅老师,还是让医生检查一下吧,这样我和夏言才能放心。”一旁盛西慕再次开口,原来,他早已将一切安排妥当,不过是在夏言面前演了一场戏而已。

    医生和护士走进来,随行带着器械和设备。为了不打扰医生,盛西慕和夏言相继走了出去。两个人等候在长廊尽头的窗口旁,夏言一直沉默着,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疏离,透过淡蓝色落地窗,目光幽幽看向窗外,她自顾陷入自己的世界中,一旁的盛西慕几乎成了透明空气。

    “在想什么?”他低沉的声音终于打破了沉默的氛围。

    夏言迟疑了片刻,目光迟缓的从窗外落在他身上,然后淡漠的回了句,“什么都没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