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98章 你是谁?这儿又是哪里?

    医生例行的来查房,而傅将辖署却不似往日那么淡定了,“她已经昏迷两天了,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人烧了两天,再继续烧下去,烧坏了怎么办!你是怎么当医生的,究竟会不会看病?”

    傅继霖这一连串的质问,让医生一阵的心惊胆战。傅将辖署脾气不好在辖区可是出了名的,听说躺在床上的是傅将辖署唯一的女儿,如果人真在他手上出了什么问题,他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可能用的办法都已经用过了,这高烧的情况也是时好时坏,他虽然是医生,但也只能医病,医不了心啊。

    “病人高烧不退是因为身体虚弱,又感染了风寒的缘故,用些要是可以慢慢好起来的,至于她昏迷不醒,只怕是心结,心结打不开,她何时能醒来,没有人说得准。傅将辖署,我虽然是医生,但也只能治病,不能治心。”医生战战兢兢的说了这一番话。果然,将傅将辖署的怒气消退了许多,但脸上却又布了一层愁云。

    医生离开之后,傅继霖安静的坐在床边,而病床上的夏言睡的并不安稳,她将自己困如了梦魔之中。无尽的黑暗中,终于有了光亮,她看到盛西慕在对着他笑,对她说:言言,这个世界上我是最爱你的人,没有我你要怎么办呢?

    她伸出手想要去触碰他英俊的脸庞,而他高大的身影就像影响一样,指尖微微的触碰后,就化作了云烟,彻底消失不见。他的消失,带走了所有的光亮,夏言再次深陷入黑暗之中。是啊,他就是她生命中的阳光,他怎么能丢下她一个人呢!

    她哭着,不停的呼喊着盛西慕的名字,而他似乎感受到她的招呼,就真的出现在她身后了,他深深的凝望着她,忧伤的,却是坚定的,他说:言言,等我回来,我们就结婚。

    “西慕,西慕!”睡梦中的夏言不停哭泣挣扎着,傅继霖紧握着她的手,摇晃着她的身体,试图将她从噩梦中唤醒。夏言挣扎了很长一段时候后,才缓缓睁开眼睛,眸中都是泪,大颗的泪珠,顺着眼帘不停的滑落着。

    “夏言,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你昏迷这么久,爸爸有多担心你。”傅继霖眼眸都有些湿了。他小心翼翼的扶起夏言,让她靠坐在床头。

    “爸,我昏迷多久了?”夏言虚弱的问道,手撑住发疼的额头。

    “你昏睡了两天两夜。”傅继霖回了句,倒了杯温水递给她。

    夏言喝了几口润喉,头脑依旧是昏昏沉沉的,已经两天两夜了,也不知道盛西慕……如此想着,青葱的指尖收紧,印在透明杯壁之上,泛着淡淡青白。“爸,还是没有消息吗?”挣扎了片刻后,夏言还是问出了口。

    傅继霖有短暂的迟疑,他不知是否该将盛西慕的事告知夏言,一来,她身体太过虚弱,再执拗着要去照顾西慕,反而无法好好休养。二来,西慕的状况虽然不太好,也并不会危及生命,几名医生一直照顾着,夏言现在跑过去,反而要添乱。只是,他的犹豫迟疑,却被夏言完全的曲解了。

    大颗的泪珠顺着她眼帘滚落,“爸,西慕他是不是已经……找到他的……”找到他的尸体了吗?这句话,夏言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她这么一哭,傅继霖是彻底慌了,也忘了刚刚的顾及,一股脑的全说了出来,“夏言,的确已经找到盛西慕了,他的情况很不好,被困在洪水中三天三夜,一直昏迷不醒,但万幸的是,他还活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找到他了吗?真的找到了?”夏言挣扎着爬下床,连插在手背上的输液针都被她一把拔掉了,鲜红的血顺着细小的针孔流淌出来,划过嫩白的手背,触目惊心的。而夏言就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样,她跌跌撞撞着,可是,两天没下床,几天没好好吃过东西了,她哪里还有力气啊,刚走了两步,双腿一软,便跌坐在地上。

    “夏言!”傅继霖心急的将她从地上抱起,重新放回床上。“我说过西慕还活着,就不会骗你的。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西慕醒来见到你这副模样,他会好受?”傅继霖是真的怒了,将夏言按在床上,说什么都不让她起来。

    夏言逐渐放弃了挣扎,侧着头默默流泪,好一会儿,才虚弱的说道,“爸,我头疼。”

    “你还在发烧呢,我去叫医生来,想见到盛西慕就先把自己的身体养好,你现在过去只会添乱。”傅继霖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之后的几天,夏言变得很听话,按时吃药,按时吃饭,逼着自己睡觉,高烧很快退了下来,虽然脸色还是不太好,但身体的各项指标已经趋于正常。她已经能下地了,虽然走几步还是会头晕,可她还是硬撑着走到了盛西慕面前。

    盛西慕还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着,他的腿上有一条长长的伤口,应该是在洪水中被硬物所伤的,失血过多,又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所以才导致目前的昏迷不醒,好在他意志力坚强,若是换成一般人,根本撑不到救援赶到的一刻。

    “爸,他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医生说了没有?”夏言沙哑着声音问道。

    “请的是最好的医生,但没有人敢断定西慕什么时候才能醒,但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这是毋庸置疑的。”傅继霖温声说道,剑眉却紧蹙着,“言言,你还是回去休息吧,你的身体才刚刚恢复一点,守在这里怎么行。”

    “爸,我没事,只有看着他,我才能安心。”夏言一双小手握住盛西慕宽厚的大手,而掌心间触摸的却是冰冷的温度。他的手一直以来都是温暖的,像和煦的阳光。可是,这一刻,他却那样的冰冷,就好像一具没有生命的木偶一样。他的脸色很苍白,几乎没有了血色。夏言从来都没见过这样没有生气的盛西慕,这样的他,让她心疼。

    因为临时搭建的救援中心医疗设施有限,盛西慕并不能得到最好的治疗。所以,情况稳定之后,盛西慕被送往了中心城市的医院,夏言一路跟随着,连日的颠簸,让她消瘦的不成样子了。傅继霖别提多心疼。他家的傻丫头,整颗心撞得都是盛家的小子,真是孽缘啊。

    夏言一直守在他身边,中间浑浑噩噩的也醒过几次,不停的喊着夏言的名字,夏言紧抓住她的手,每一次都试图唤醒他,但很快,盛西慕又昏睡过去。

    寂静的深夜,万籁无声。夏言趴在盛西慕床边,恍惚间竟然睡着了。再次醒来,是被窗外的阳光唤醒的。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下意识的看向窗口的方向,一道高大的身影落入清澈瞳眸之中。

    他就站在落地窗前,熹微的阳光在他身上投下一片金黄的暗影。他的脸色还带着苍白,透出几分虚弱与疲惫,但一双眸子却深亮的惊人,他微眯着眸子,冷眼扫过四周环境,最后将眸光落在她身上,温声询问,“你是谁?这儿又是哪里?”

    见他醒来,夏言还来不及欣喜,就被他一句话震惊在原地,虽然窗外晴空万里,但盛西慕的话,却好似平地惊雷,把夏言轰的外焦里嫩。

    “医生,医生。”夏言慌张的跑了出去,并没有留意到落地窗前男子微扬起的唇角。

    医生为盛西慕做了细致的检查,却没有发现任何不妥的地方,小心起见,又做了核磁共振,但依旧没有任何异常。

    “究竟怎么回事?怎么可能什么都记不得了?”傅继霖冷着脸质问。医生又是捏了一把汗。他的病人与众不同,一辖署之长,又是部长公子,傅将辖署爱徒。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他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赶快将这位神送走。

    “可能是被困太久,造成大脑短暂缺氧,才导致的暂时性失忆,应该很快就会恢复的。”医生将核磁共振成像放在桌面上,指尖轻轻的敲击了几下,但没有却紧蹙起来。他当了一辈子医生,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

    “这个‘暂时’会持续多久?是一天,一个月,还是一年,或者……”夏言焦虑的问道。她好不容易才找到他,他怎么可以把一切都忘记了,忘记了她,忘记了乐乐,忘记了他们曾经所有的一切。

    “对不起,这个没有人可以保证,这个要根据病人的情况而定,但他的身体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我想,这样的状况并不会持续太久,如果可以的话,尽量和他说一些以前的事,或许可以勾起他的记忆。”医生又交代了一句。

    夏言微微踉跄了几步,好在傅继霖在身后稳稳的扶住了她。“至少人已经醒过来的,并没有什么大碍。以前的事,他会慢慢想起来的,给他一点时间。”

    “嗯。”夏言点头,强忍着不让泪落下来。

    傅继霖和夏言再次回到病房的时候,病房外多了一层的守卫,连林进都守在门口。见傅继霖与夏言过来,上前两步,恭敬道,“盛部长来了,和长官在里面说话。”

    “他还真会选时候,西慕醒了他来捡个现成的。”傅继霖冷冷的哼了声,他姓盛的一直不就是这个德行,傅继霖爱着宠着,守护着雪烟长大,最后还不是跟了盛鸿江,雪烟一手将西慕养大,盛鸿江又捡了个现成的儿子。

    “傅将辖署,您可能误会了,盛部长一直都在灾区寻找长官,这几天没有过来是因为……”林进想要解释却被傅继霖打断。

    “行了,我没兴趣听。权位在他眼中比他儿子的命还重要。”傅继霖哼了句。都是官场上摸爬滚打一辈子的人,何其的通透。几乎是盛西慕出事的同时,盛鸿江即刻就飞了过来,这些天他一直守在灾区前线找人,但最先找到盛西慕的却是傅继霖的人,盛鸿江知道儿子找到了,并且也没有生命危险,他便没有过来探视,反而放手去做另外一件事。盛西慕为救孩子掉入洪水之中的事早已在灾区被百姓传送。上面对这件事很重视,连最高领导都亲自表扬这种英勇行为。这些年盛西慕在辖区也有所建树,估计回京任职并不遥远了。

    盛鸿江在里面呆的时间并不算长,他出来的时候,与傅继霖擦肩而过,两人王不见王,冷冷对视后,并没有开口。夏言十分礼貌的点了下头,低唤了声,“盛部长。”

    “嗯。”盛鸿江闷应了声,又道,“这段时间就辛苦你照顾西慕了。”

    夏言漠然点头,并未回应,却也没有反驳。反倒是一旁傅继霖开口了,“你们姓盛的倒是能使唤人啊,当我傅继霖的女儿是伺候人的丫头啊。”

    “爸,少说两句吧,西慕还在病房里,我们先去看看他。”夏言扯住傅继霖手臂,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傅继霖被夏言拉着走进病房,林进随后跟了过去。盛西慕正半靠在床头看书,少有的悠哉模样,见到几人走进来,唇角扬起温雅的笑。“傅老师,您来了。”

    “怎么?这么快就记得了?”傅继霖挑眉问道。

    盛西慕笑着摇了摇头,伸手指了指林进,“是他告诉我的。”

    傅继霖没有再问,而是坐在了病房的一边。夏言僵硬的站在父亲身旁,压低了头,并没有靠近。他们现在是陌生人了吗?现在该如何与他相处呢?夏言迷茫了。而就在此时,盛西慕突然出声。

    “你站在那里干什么,我渴了,给我到点儿水。”盛西慕低咳了两声,却发现夏言依旧站在原地,一点儿自知之明也没有。“我说,尹夏言,我让你给我倒水呢,发什么愣啊。”

    夏言懵愣了片刻后,才反应过来盛西慕是在和她说话,一如既往的霸道专横。夏言倒了杯温水递给他,却反被他握住了手腕。“我还想吃苹果,你削一个给我。”

    “嗯。”夏言闷应了声,坐在他床边低头削苹果,又听他嘀咕道。“林进你没骗我吧,我怎么找了呆呆笨笨的媳妇啊。”他话音刚落,已经身处两指勾起夏言尖小的下巴。夏言毫无设防,眸中还含着星星点点的泪光,像可怜的小白兔一样楚楚动人。

    “模样倒是不错,我勉强接受吧。”盛西慕邪魅的笑着,眸中皆是轻.佻暧昧。夏言苍白的面颊突然染了一层绯红,咬唇避开她的钳制。

    一旁的傅继霖又看不下去了,沉沉的咳了一声,“西慕,你胡闹够了没有,少仗着生病就胡作非为。你既然醒了,我和夏言就先回赵市了。”傅继霖说完,一把拉起夏言,准备离开。而病床上的盛西慕却突然捂住头,呼喊疼痛。

    “西慕,怎么了?怎么会突然头疼?”夏言焦急的扶着他,记得不停掉眼泪。“爸,快去叫医生啊,西慕头疼。”

    傅继霖一张脸顿时沉了下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盛西慕那臭小子在演戏,也只有夏言这傻丫头会上当,真是关心则乱啊。

    “傅将辖署,我们还是先出去吧。”林进在一旁低声提醒。傅继霖冷着脸子,犹豫了片刻后,还是负气离开。

    屋内只剩下盛西慕与夏言两人时,盛西慕的手臂突然缠上夏言腰肢,反手将她困入胸膛。夏言惊呼一声,人已被他困入了胸膛。他将头埋入她柔软的发间,贪婪的吸允着独属于她身上的馨香。“真香,难怪我会喜欢你。”

    夏言蹙眉看着他,才发现自己上当了。“盛西慕,你骗我!”她挣扎着想要起身,而盛西慕缠在腰间的手臂却更紧了。

    “别乱动好吗?我是真的不太舒服,言言,也许下一刻我就会失去将你继续困在怀中的力气。”他的唇贴靠在她耳侧,俊颜上写满了疲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