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00章 他喜欢演戏,我就陪着他演

    “言言,我们以前也是这样相处的吗?你很关心我,很爱我?是不是?”盛西慕笑着,将她掌心按在胸膛。

    夏言又挣扎了两下,依然没有挣脱,所幸让让他握着。另一只空出的手从食盒中端出温热的粥。“你不是饿了吗,吃饭吧。”她将粥端到他面前,并将勺子递给他。

    “我没力气,你喂我吧。”盛西慕俊脸堆着笑,明显在撒娇。

    夏言白他一眼,念在他是病人,也没办法和他计较什么。“你不放开我的手,我怎么喂你吃饭。”

    盛西慕在她手背上偷了个香吻后,才不甘不愿的放开她。夏言坐在床边,一勺勺将粥喂入他口中,几个小菜都是他平时爱吃的,最近盛西慕的伙食都是夏言亲自照料,倒把他养的更挑剔了。

    “言言,明天弄点儿鱼和海鲜吧,整天都是素的,你要把我喂成和尚了。”盛西慕苦着一张脸,看着盒中的青菜就眼晕。

    夏言又喂了勺粥在他口中,嘀咕道,“医生说你不能吃那些有发性的食物,明天我煎蛋给你吃,在做点儿蛋花汤,好不好?”

    “不好。”盛西慕很有底气的反驳。

    “那你还是饿着吧。”夏言没好气的回了句。

    盛西慕结结实实的碰了个软钉子,安分的又喝了两口粥,微眯的眸子一直围绕着夏言,暧昧中又夹杂着玩味。

    他过分炙热的眸光让夏言十分不舒服,她又狠狠瞪他一眼。“你看着我干什么,我又不能吃。”

    盛西慕依旧紧盯着她不放,喉咙不自觉的滚动了下。“其实,你看着也挺好吃的。”看来他最近的确是吃素吃多了,见到带肉的东西都想扑上去咬上一口。

    他话刚说完,夏言便将最后一勺粥喂入他口中,然后将婉放在一旁。又拿了苹果准备削给他吃。“还是吃苹果吧,补充些维生素对身体……”她话音未落,盛西慕突然握住她手臂,力道一带,夏言便身子不稳的跌在床上,撞入他结实的胸膛中。而下一刻,他手臂便缠了上来。啪嗒一声,他低头在她唇片上啄了一下。

    “盛西慕,你胡闹够了没!”夏言俏脸的脸蛋染了薄怒,他左手背上还挂着点滴,腿还不能动,就这么毫无顾忌的将她拉入怀抱,万一撞到哪里怎么办。

    “荤腥不让吃,还不近女色,言言,你真打算让我当和尚啊。”盛西慕嬉笑着,一副极委屈的模样。手掌紧贴在她胸口,有意无意的按压着她胸口柔软,他鼻尖贴在她柔嫩的面颊,轻轻的蹭着,如撒娇的孩子一样。“言言,你好软好香。”他的唇又凑到她唇角边,轻啄几下后,试探的伸出舌尖,滑入她小小的檀口中。

    夏言睁着一双清澈的眸子,晶亮的,好像要把人的魂魄都吸进去一样。他心中一动,下意识的加深了这个吻,舌尖在她口中贪婪的舔舐着她的甜美,纠缠上她粉嫩的小舌。

    他别样的挑.逗让夏言不受控制的嘤咛,一双柔软手臂缠上他颈项,两人面颊相贴,夏言纤长的睫毛扇动,划过他脸颊肌肤,痒痒的带着酥麻。盛西慕缠在她腰间的手臂越收越紧,他已经无法再满足于一个吻。滚烫的大掌挤压着她胸口柔软之处。

    “言言,我们恋爱的时候,都喜欢做什么啊?”他将唇贴在她耳畔,低柔的呢喃。

    “也没什么,就……”

    “别又告诉我吃饭,看电影,压马路什么的。我应该不会只做这些吧。”他笑的有些邪魅,一张薄唇胶贴着她粉嫩柔软的唇片,逐渐向下滑移,停留在夏言漂亮的锁骨之上,留下一道道深浅不一的吻痕。两人呼吸都开始凌乱急促,夏言的手臂滑下,抚摸上他结实的胸膛,去寻找突破的出口。

    正是两人吻得难舍难分之时,房门突然被人从外敲响,外面的人倒也不太地道,未等里面人说请进,自顾推开了房门。为首的是穿着雪白大褂的主治医生,后面跟着的是顾希尧与林笑恩夫妻两人。看到屋内情形,都僵在了原地。

    病床之上,盛西慕的唇刚刚从夏言胸口离开,她慌张的拢了衣襟,从病床上跳了下来。一张俏脸涨得通红。她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更是懊恼,每天这个时间医生例行查房。

    “那个,我好像来的不是时候,要不你们继续,我待会儿再来吧。”医生轻咳了几声,脸上皆是尴尬之色,却不得不补上一句,“你们还是小心点儿,别压到病人的腿,毕竟伤口才刚开始愈合。”

    医生的话让夏言更是无地自容,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顾省长,笑恩姐,你们怎么来了?”夏言应着头皮开口,不着痕迹的转移了话题。

    笑恩单手捂着凸起的肚子,在顾希尧的搀扶下走进病房,她脸上堆着笑,柔声说道,“听说你找到盛长官了,又听说盛长官伤的很重,做了第二次手术,我和希尧不放心就过来看看,没想到来的不是时候。”

    “笑恩姐。”夏言红着脸,娇嗔了一声。

    顾希尧扶着妻子在一旁坐下后,才出声道,“盛长官还有这份心思,看来恢复的不错,我们倒也不用担心了。这边条件也不算太好,等情况稳定后,还是回赵市修养,那边的医院我都已经联系好了。”

    盛西慕安静听着,目光在顾希尧夫妻两人身上扫过,待他话落之后,才出声问了句,“你们是谁啊?我的旧时?”

    顾希尧一愣,凤眸微眯,静静打量着盛西慕,若有所思。笑恩同样错愕,目光探寻的看向站在病床边的夏言。

    “短暂性失忆,有些事情记不太清了。”夏言出声解释。

    顾希尧与林笑恩理解的点了下头。

    夏言又看向病床上的盛西慕,一一介绍,“这两位是顾省长和夫人。”

    “嗯,我听到你刚刚喊他什么了。如果是政府部门的人,应该是我同僚。我是在问,你和他是什么关系?”盛西慕冷淡的问了句,单手撑在脑后,慵懒的靠坐在床头上。

    “我在笑恩姐的公司上班。”夏言简单解释了句。

    “嗯。”盛西慕淡应了声,复又开口,“那以后就不用去了,我盛西慕的女人,还不需要挣钱养家。真搞不懂,我以前怎么会允许你出去抛头露面的,社会这么乱,她受了欺负肯定要心疼的。”他的语气依旧是丝毫不容人拒绝的霸道。

    夏言瞪他一眼,却并未反驳什么。这男人不是失忆了吗?好的没留下来,霸道专横的臭毛病是一点也没改。

    “病房里面消毒水味道太重,恩恩,让夏言陪你到外面花园转转吧。”一旁的顾希尧突然开口说道。

    vip高级病房,怎么可能有消毒水味儿,顾希尧这么说,无疑是寻个由头将夏言支开。笑恩心领神会,十分配合的起身,将手臂伸向夏言的方向,“夏言,陪我下去走走,今天坐了小半天的飞机,坐的我双腿都麻木了。”

    “好。”夏言点头,扶着笑恩走了出去。

    医生为盛西慕更换了输液,简单的测了血压和体温后,也识趣的走了出去。

    “盛长官这戏演的越来越不到位了。”顾希尧坐到盛西慕床边,哼笑着开口。

    盛西慕同样笑着,却收敛了玩世不恭的神情,眸色逐渐深沉。“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也没打算骗过所有人,只要夏言信了便是。”

    “关心则乱,你现在是将夏言吃的死死的。”顾希尧又是一笑,随意的把玩着掌心间的打火机,这里是病房,他并没有吸烟,只是将手中大火气弄得劈啪作响。“我刚刚去过主治医生的办公室,手术虽然成功了,但你腿上的伤口愈合之后还需要长时间的复健才能站起来。”

    “嗯。”盛西慕随意应了声,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这点小伤他还不放在眼里,别人或许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站起来,但他只需要三个月。所谓的复健,依靠的不过是毅力。越是软弱的人,需要的时间就越长。

    顾希尧也笑,盛西慕是铁铮铮的汉子,这一点他从未怀疑过。“如果没什么大碍,还是回赵市修养吧,辖区那边还是盯着些好,听说盛部长那边已经着手为你回京就职做准备,紧要关头别弄出什么叉子才是。”

    “嗯,我会留意的。至于回去,还是过一段时间吧。”盛西慕笑着,有些话不言而喻。在这里,夏言只能守在他身边,而一但回到赵市,诱.惑太多,很难保证她还会将心思都放在他身上。

    “听说任命文件已经下来了,在过几天就该称呼一声顾书记了。”盛西慕淡笑着,却并没有丝毫恭维的意思。

    顾希尧摇头失笑,“盛长官别取笑希尧了,有盛部长和傅将辖署护航,盛长官才是前途无量。从恩师变为岳父,这关系又更近了一步。”

    盛西慕笑而不语,心中无奈道:他那位未来岳父,不扯后腿他就谢天谢地。

    “前几天监狱那边传来消息,王书记在一场冲突中被误伤,抢救无效后,已经死亡了。”顾希尧随口说着,好似谈论着外面的天气一样。

    “是吗,还真够不幸的。”盛西慕回了句,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官场上混下来的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早已没了‘同情心’那种东西。王媛费尽心机的想要保住她爸一条命,连肚子里四个月大的孩子都拿掉了,到头来还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王媛前一阵子四处找工作碰壁,日子也不好过,最近倒是没她的消息了。”顾希尧哼笑着,又道。王媛那女人有手段,也还算有能力,但一个贪污犯的女儿,哪个公司敢用她,都怕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一般家道中落的富贵千金,多数都会堕落。王书记贪张枉法的案子又是大案,弄得人尽皆知,王媛想要重新开始生活几乎是不可能,她的结局已经可想而知。

    屋内有短暂的静默,盛西慕墨眸冷沉深邃,“三年前若不是顾太太收容了夏言,或许她也逃不过与王媛相同的结局。其实,盛西慕一直欠了尊夫人一个人情。”

    “盛长官不必客套,恩恩与夏言倒也算有缘分。当初恩恩将夏言从‘夜色撩人’领出来,最初也只是想让她在公司帮忙的。其实,夏言身上有很多东西与恩恩很像,类似的性子,类似的遭遇,所以很容易引起共鸣。恩恩没有妹妹,这些年一直将夏言当成自己亲妹妹,两个人好的我都嫉妒了。”顾希尧说着玩笑话,气氛又融洽了许多。

    盛西慕跟着笑,心想,还有一点相同的地方,那就是她们同样爱上了霸道又不可一世的男人。

    另一面,夏言与林笑恩坐在楼下的小花园中,午后的阳光正好,暖暖的照的人十分舒服。两人并肩坐在长椅上,笑恩微低着头,目光落在凸起的肚子上,手掌温柔的抚摸。再有两个月的左右,肚子里的小东西就该出世了。四个月前的彩超检测,已经看出了肚子里的小东西是个女孩子,这一次总算可以交差,她可不想给顾希尧生一辈子的孩子。

    “笑恩姐,你身子不方便,还特意飞来做什么,也不怕颠簸了肚子里的孩子。”夏言温声说道,多少有几分责怪她不会照顾自己的身体。

    笑恩摇头一笑,手掌温柔的覆盖上她手背,“我是担心你,才过来看看。听说盛西慕失踪的那几天,你将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后来盛西慕昏迷不醒,你也跟着高烧不退。你啊,口口声声说恨他,现在还不是被吃的死死的。”

    夏言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了头,她也觉得自己有些没出息了,但她又如何能控制得住自己的心呢。“他失踪的那段时间,我想过最多的事就是懊悔,我为什么不能早一点原谅他呢?王媛怀孕的事,或许只是一场意外而已,现在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而我却一直耿耿于怀。如果他真的就那么消失在我的生命中,我会很自己一辈子,是我让他带着遗憾离开的。”

    笑恩看着她,唇边含笑,但着笑多少有些无奈。是什么样的意外,男人才会让女人怀孕呢?即便有一千一万个理由,盛西慕都是背叛。夏言为他开脱,不过是要找一个理由来说服自己而已。她终究是放不下。“看来你现在已经完全原谅了?”话一出口,笑恩又有些懊恼了,她觉得自己有些多此一举。

    “嗯。”夏言淡淡的点头,晶亮的眸中,流光闪烁。在盛西慕昏迷的时候,她拉着他的手,对他说:只要他能醒过来,她就原谅他所有的过错,只要他能醒过来,他醒过来就好了。那时的夏言恨透了自己,是她的固执,让两个人错过了太多太多。

    “即便他继续欺骗你,你也原谅他?”笑恩又问。夏言看着她,眸色微黯。

    “你别告诉我,你没看出来盛西慕在装失忆。”笑恩失笑,又说了句。

    夏言微抿着唇,有片刻的沉默。起初是真的被他糊弄住了,但夏言又不傻,哪里是那么好骗的。盛西慕在哄睡中被困了很久,伤势也不清,但他并没有伤到脑袋,各项指标也是正常的,无缘无故就失忆了?连三岁小孩子都骗不了。

    他总是借着失忆死缠烂打的询问他们曾经在一起的事,第一次牵手是什么时候,第一次拥抱是怎样的清醒,第一次接吻是什么样的感觉,第一次……夏言突然发现,原来他们也有过很多美好的回忆。当然,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有几次夏言恼火了,也想揭穿他,但接着没多久,盛西慕的腿便出了问题,第一次手术失败伴随而来的是伤口红肿溃烂,那是常人根本无法隐忍的疼痛。

    看着他昏厥在她怀中,什么欺骗,什么装失忆,统统都被她抛在了脑后,夏言只要他好起来,只要他健健康康的,别的她都可以不在乎了。

    “盛西慕这个人,看着一副成熟稳重的模样,执拗起来的时候,常常像小孩子一样,他喜欢演戏,我就陪着他演,和他的身体比起来,其他的倒也没那么重要了。”夏言淡淡的回了句,干净的眸子盈溢着柔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