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01章 你哭了

    笑恩微叹,又是失笑,“看来你是乐在其中,我这个外人倒是多管闲事了。”

    “笑恩姐,你别取笑我了。”夏言娇嗔了句,有些急切的反握住笑恩的双手。

    “好了,我不说你就是了。”笑恩从包中取出一只精致的绒盒,放在夏言摊开的掌心中。这盒子夏言是再熟悉不过的,那曾是盛西慕送给她的东西,价值连城,并且蕴藏着特殊的意义——‘凤求凰’。

    只是,那时她正与盛西慕负气,对与他的东西更是不屑一顾了。便将这只昂贵的手链送给了林笑恩,没想到,兜兜转转,她竟然又回到了自己手上。

    “书上说:凤凰是传说中的神鸟,雄曰凤,雌曰凰.司马相如曾以诗句‘凤兮凤兮归故乡,游遨四海求其凰’来对卓文君试爱,所以后人就把‘凤求凰’寓意为追求的意思。其实,盛西慕将它买下来,就是想让你知道,他再追求你,只是,你一直不愿给他这个机会。”笑恩动作缓慢的将盒子打开,取出精美的手链带在夏言腕间,完美的遮住了她手腕内侧的伤痕。白皙的玉臂映衬着血红的宝石,有种妩媚妖娆的美。

    “夏言,你总是认为伤口遮挡住了,但它依然存在。可是,你有没有想过,爱是可以抚平伤痛的。盛西慕的确犯过很多错,但他爱你,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如果你也同样爱着他,就给彼此一个机会,在还能爱的时候,就好好相爱吧。”

    “嗯。”夏言点头,唇角缓缓上扬,弯成绝美的弧度。“笑恩姐,谢谢你。”

    “谢我什么?不过是物归原主。”笑恩不以为意的轻笑。

    而夏言握着她的手,却突然收紧。清丽的容颜,神情无比认真。“笑恩姐,谢谢你。谢谢你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解救了我,谢谢你这三年来给过我的温暖与希望,谢谢你让我明白不是有血缘的人才叫做亲人,谢谢你给我勇气去爱。”

    笑恩温柔的凝视着她,眸中浮起点点星光,她用指尖轻弹了下夏言额头,笑着释怀沉重的气氛。“你今天真肉麻。我的情况你也知道,我妈就生了我一个,继母生的姐姐都不喜欢我,这些年,我一直将你当成我的亲妹妹,多了你这么个妹妹,我也不再孤单了。”

    两人又闲叙了几句,话题才扯到傅继霖的身上。夏言找到亲生父亲,笑恩自然是为她高兴的。夏言又大概的说了下,傅继霖与她妈曾经的故事,当然也只是几句话带过,只说是两人相爱,因为种种原因才没有走到一起。

    “我听说傅家和盛家有些过结,这下两家要结亲,只怕也没那么容易。看来盛西慕还要头疼一阵子呢。”笑恩玩笑的说着。

    两人说说笑笑,眼看着太阳都要下山了。“一会儿变天就冷了,还是回去吧。”夏言出声道,将笑恩从椅子上扶起,向楼上病房中走去。

    两人来到病房门前,夏言刚要伸手推门,便听到里面传来盛西慕与顾希尧的交谈声,还是什么vip高档病房,隔音效果一点都不好。她和笑恩站在病房外,清晰的听到里面的谈话声。

    顾希尧说,“别玩儿的太过了,你以为夏言真傻啊,会让你这么骗一辈子。”

    盛西慕在笑,“她不是傻,她是太爱了。情动智损,这话可是有道理的。”这男人啊,给点阳光,他就灿烂了。

    顾希尧哼笑了声,“得了,少得瑟。我不和你调侃,她们还没回来,我去看看。”

    他话音刚落,门哗啦一下子就被拉开了。顾希尧的动作那叫一个快,一点缓冲的余地都没有,夏言和林笑恩想躲都来不及。

    “笑恩,夏言,你,你们回来了。”顾希尧的话音都有点儿发颤了,估计打顾省长出世,这还是破天荒的头一遭。他下意识的回头去看靠坐在病床上的盛西慕,而后者的脸色更是难看。

    “时候不早了,我们先回去吧。”笑恩扯了下顾希尧衣角,两人十分识趣的逃了。

    夏言就站在门口,两人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相互看着彼此。夏言苍白的小脸出奇的平静,而她越是平静,盛西慕就越是心凉。最后,只见她微抿了唇片,尚未等她开口,盛西慕便不管不顾的赤脚跑下床,三两步来到她面前,一把将她拥入怀中。他抱得那么紧,好像只要稍稍松动,她就会消失一样。

    夏言并没有推开他,甚至没有挣扎。她依旧安安静静的,任由他抱着。而柔软的身体却是冷的,盛西慕拥着这样的她,心都凉了半截。“夏言,不是你想的那样,别生我气,更不要离开,我可以解释的。”

    “先回床上躺着吧,我不想听解释。”夏言淡漠的说了句,语气中透着些许无奈。然后,她这样的淡漠,反而让盛西慕更急了。

    “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只是刚刚醒过来的时候的确有点儿迷糊,我糊里糊涂的就问了那么一句,结果你们就当做我失忆了。我想过要解释的,可是后来,我觉得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就当做我真的失忆了,那么,曾经的伤害是不是就可以不存在,我们可以重新来过。言言,我不是有意要骗你,我只是想要一个可以和你重新在一起的机会,只是这样而已。”盛西慕紧拥着她,高大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着,左腿膝盖处不停传来针扎一般的疼痛。他现在是根本不能下床的,但他无法在顾及那么许多,盛西慕只知道,如果现在抓不住她,他就真的再也没有机会了。

    “我说了我不想听,你躺回床上去听见了没有。”夏言漂亮的脸蛋染着薄怒,伸臂指向病床,态度丝毫不容人拒绝。盛西慕静静的看着她,僵持了许久后,他沉默的躺回了病床上。

    夏言安静的看着他平躺在床上,又盖了被子,然后才转身离开,那么冷漠,又那样决绝。决绝的让他害怕。她对于他来说,就像风一样,可以随时转身离开,甚至不带一抹痕迹。

    夏言站在寂静的长廊上,窗子大敞着,她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呢绒裙子,冻得身子微微发抖,她用双臂紧拥住身体,嘴唇都冻得发紫了。

    主治医生的办公室门依旧紧闭着,里面是另外一个病人的家属。听说病人是一个从楼上摔下来的孩子,命虽然是保住了,但可能永远都站不起来了。夏言安静的站在门外,里面不时传出哭声。

    过了很久,主治医生办公室的门才打开,一对夫妻被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送出来,看得出夫妻二人都是有身份的,当然,没钱没身份的人也不可能走进这间办公室。

    “盛太太,您等久了吧,快请进。”主治医生含笑将她请入办公室。盛太太是这医院中所有医生护士对她的称呼。起初夏言很不习惯,纠正了几次,但好像没有人在意她的想法。反倒是盛西慕十分高兴,似乎这样叫着,她就真的是他妻子了。

    “我来只是想问一下,他的身体要多久才能恢复?我看到他刚刚走下床,并没有什么大碍。”夏言坐在一旁沙发上,接过医生递来的水。

    “你说什么?盛长官从床上走下来?”医生十分吃惊的问道。“他这种情况,伤口愈合后至少也要半年的时间才能恢复。我知道身为辖署人,他的忍耐力比常人坚韧,但也不能这么祸害自己的身体。又不是铁打的,难道不知道痛……”

    医生后面说的话,夏言已经听不真切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医生办公室的。沿着长长的廊道,她跌跌撞撞的走回病房,推开房门,屋内竟然是空荡荡的,夏言的心一下子就凉了。“西慕。”她低唤了声,踉跄的向内走了两步,才发现那抹高大的身影立在阳台上,双手撑着雪白栏杆,因为背对着,她看不清他此刻的神情。

    “盛西慕,你站在这里做什么?”她快步走过去,双臂从身后缠上他腰身。她紧紧的抱着他,头靠着他结实宽阔的背。他的身体有些冷,但夏言的身体却更冷,曾经,他们可以靠在一起,彼此取暖,而现在,他们都是没有温度的,他们再也温暖不了彼此。

    “为什么还回来?”沉默了许久后,他沉声问了句,声音带着沙哑。

    “你说什么?”夏言抬头,不解的问道。

    “我说你为什么还要回来!”盛西慕下意识的提高了音量,他猛然转身,突然用力将她推出怀抱。夏言毫无预料,踉跄的后退了两步才站稳。而他整个身子都跌在栏杆上,高大的身体轰然倒塌,沿着雪白的栏杆滑坐在冰冷的地面上。

    “言言,既然走了就不要再回头,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样坚强,我承受不了你一次又一次的来开,我害怕了你留给我冷漠的背影。”他跌坐在地上,连爬起了力气都没有了。这样的盛西慕,他觉得自己非常没用。

    夏言迟缓的走到他面前,慢慢的蹲下身体,透过模糊的泪眼凝望着他。他消瘦了许多,脸庞都深深凹陷了下去,面部轮廓更加深邃分明。她的手掌缓慢的抚摸上他面颊,掌心触摸的都是潮湿的汗水,或许,还有泪。

    她仰头看着他,他长长的睫毛竟是湿润的。“你,你哭了?”

    “没有。”盛西慕别开眼,宽厚的大掌挡住双眼,掩饰了狼狈。他是真的没想过她还会回来。

    “盛西慕,你是不是觉得我不该回来?”夏言冷淡着一张脸,出声问道。

    “你不该回来,你还理我这混蛋做什么啊。我就是故意骗你的,你不知道吗,无论王媛的事,还是失忆的事。尹夏言,你是傻瓜吗?明知道我骗你,你还回来。”盛西慕笑着,但指缝中却有冰冷的液体沿着手背落下来。

    夏言也在哭,却无法放开他的手。“我就是傻瓜,明知道你是混蛋还爱你,你不是说了情动智损吗?所以我回来了。你如果不想见到我,我将你扶到床上之后,我就离……”

    未等她将话说完,盛西慕一把将她拥入了怀中,抱得紧紧的,几乎让她无法喘息。暗哑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如同一只无形的手,紧抓着她的心脏,痛的无法呼吸。

    “言言,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为你做什么,我以为,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放你自由。也许我爸说的对,我的爱太自私,我自以为是的困住你,却从未问过那是不是你想要的生活。言言,如果我放开手,你就可以拥有幸福,那么,我愿意。”

    一颗炙热的泪珠划过他面颊,落在夏言细嫩的肌肤上,带着灼人的热度,好似瞬间将她的冰冷融化。夏言将头埋在他胸口,肩膀不停的颤动着。

    “言言,别哭,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你不再流泪?”他轻轻放开她,低头凝望着她泪湿的眼。

    “好,那你先躺回床上去。”夏言有些吃力的将他从地上扶起,跌撞着走回病床。盛西慕每走一步,腿上都会传来刺骨的疼。身上不停的冒着冷汗,几乎将身上的病人服都湿透了。他突然响起了童话故事中的人鱼公主,将漂亮的鱼尾化成双腿,代价就是每走一步,都会痛的锥心刺骨。

    费了些力气将他搬弄到床上,夏言坐在床边,已经气喘吁吁了。“累吗?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好起来的。”盛西慕对她安慰的一笑。

    夏言本就苍白的脸色,又黯淡了几分,几乎褪去了血色。她看着病床上的他,神情认真。“盛西慕,你实话告诉我,你的腿是不是还不能动?”

    盛西慕愣了下,想到她刚刚的离开,原是去找了医生。知道瞒不住,他便淡淡点了下头。“医生是不让乱动的,但偶尔下地活动一下也没什么不好的。我底子好,用不了多久就会好起来……”

    “盛西慕!”夏言怒气冲冲的打断了他的话,她死死的盯着他,眸中有泪,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着。“盛西慕,骗我很有趣是吗?看着我被你耍的团团转你是不是很开心?失忆的事骗我,你的伤势也骗我,你究竟还要说多少谎言?”

    “夏言,我……”盛西慕想要解释,却发现无论他说什么,都是那么的苍白。

    “盛西慕,你总是这样自以为是,你以为我会离开你,所以,你弄了个莫名其妙的失忆出来,我看着你在我面前演戏,很多次我都觉得荒唐的想笑,可我还是得装傻配合。现在,你明明不可以乱动,你还在骗我没事。你知不知道,如果伤口再恶化,你的腿就保不住了,那要怎么办?”夏言一边说一边哭,好像伤的痛的都是她一样。这世上有一种爱,其实就叫做感同身受。

    “言言,对不起,我只是怕。”是的,他怕,他怕她为他担心,更怕她会离开,一去不回头。盛西慕慌乱的伸出双手紧握住她冰冷的小手,那么用力,好像抓住了最后一丝希望。

    夏言并没有挣脱,而是逐渐靠近,将头轻靠在他肩头。“盛西慕,如果我要离开,你又能拦得住吗?我已经不是曾经的尹夏言了。”

    盛西慕沉默不语,三年的时间,他们都变了太多。夏言长大了,她不再是那个任由他欺凌的小女孩,何况,她现在还有一个强大的父亲。

    “就因为拦不住,我才会更迷茫,更无措。言言,那一种患得患失,你能懂得吗?”他将她搂在怀中,低头将唇印在她额头。“我知道,王媛的事让你更伤心。”

    “别说了,我不想听。”夏言突然打断了他,贝齿紧咬着唇片,虽然她一次次告诉自己,那已经过去了。其实,她只是深藏在心里,以为不去触碰,就可以当做从来不曾存在。呵,真是自欺欺人。

    “不,言言,无论你想不想听,我都要说下去。如果不说清楚,这件事会成为埋在我们之间的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引爆的可能。”盛西慕用力按住她肩膀,逼迫她去面对。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知道王媛是不能动的女人。你在我生命中空缺的三年,我的确放纵过,有时候是和林进在酒吧猎艳,有时候是更周鸿在夜场寻欢,每次都是喝的烂醉如泥,将身下的女人想象成你的模样。和王媛的第一次就是这样的,我喝多了,她乘人之危。”

    夏言咬唇听着,惨白的小脸没有什么太多的情绪。

    “事后我也没多想什么,其实她和夜场中的女人也没什么区别,都是带着目的对男人投怀送抱。后来在老爷子的压力下,又有了两三次,直到我在c市找到你,之后我没再碰过她。”他低头,也不管夏言愿不愿意,硬是吻上了她柔嫩的唇,他的吻依旧霸道狂妄,舌很有技巧的探入她口中扫荡,几乎吻得她喘不过起来。

    炙热的吻让两人都有些呼吸不畅,他恋恋不舍的看着她,墨眸中尽是柔情。

    “你没碰过她,她怎么会怀孕?别告诉我又是意外!”夏言咬牙说了句,拳头发泄一般的落在他胸口。盛西慕任由她大骂,不还手,也不阻拦。唇角扬着宠溺的笑,她只有发泄出来,才能释然。

    “不是意外,是一场精心谋划的算计,可能,我爸也有份,那时他一心想让我娶王媛。他们在我的酒中下了药,我一时失察,还是中计了。时候我给王媛吃了药的,可是我离开之后,她去医院洗了胃,后来的事,便不在我控制。”盛西慕解释着,神情尽是无奈与懊悔。

    夏言听完,又是沉默。但靠在他怀中的身体却逐渐柔软了下来。他轻拥着她,低头去吻,她倒也没再躲闪。

    许久的沉默后,他的唇才离开她。夏言抬眸,又问道,“既然费尽心思的算计才得来的孩子,怎么会轻易弄没了呢?”

    “是一个交易。”盛西慕温声回道。

    “交易?”夏言不解。

    “被算计之后,我才意识到,如果王家不倒,我只怕永远甩不开王媛这个包袱。所以,当顾希尧提出要联手扳倒王家的时候,我几乎没什么犹豫便答应了。”

    “你,你胆子太大,万一失手了怎么办!顾希尧是为了上位,可你又有什么好处呢。盛西慕,你才是傻瓜。”夏言靠在他怀中,小手被他困在温热的掌心间。

    盛西慕笑,笑的释然。“我的好处就是你,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有诱惑力。”他话落,又轻啄了下夏言唇片。“王家不仅败了,还背上了骂名,我爸不可能再让我娶王媛为妻。后来,王媛找到我,让我捞王书记一条命,当然,条件就是王媛必须拿掉孩子。”

    夏言眉心紧蹙着,又问道,“你不心疼吗?那也是你的孩子啊。”

    “傻瓜,我说过的,如果你不能再做母亲,那我盛西慕此时就只有乐乐一个孩子。别的女人生的孩子,我都不稀罕。”盛西慕紧拥着她冰冷的身体,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她。两人相互依偎着,谁都没有再开口。

    沉默了很久,盛西慕低头吻了她额头,才淡淡道,“言言,这件事,就让它过去吧,好吗?我已经付出代价了。”

    夏言抬眸,清澈的眸子迎上他深邃如海的墨眸,她尽量的保持着清醒,才能不让自己沉溺。“嗯。”她淡淡的点了下头。

    “真的?”盛西慕喜出望外,一双眸子都是晶亮的,他有些激动的牵起她手腕,在她手背偷了个吻,才发现她腕上竟带着他送的那支‘凤求凰’手链。

    “这个你还留着?”

    “一直放在笑恩姐那里,她和顾省长来的那天,便一起带来了。”夏言温声回答。“这本来是我送她的生日礼物,现在又欠了她一个礼物,回去之后要补上才行。”

    “好,你说什么都好。送套别墅也好。”盛西慕眉宇间尽是笑意,怀中拥着的好像是他的全世界。

    夏言慵懒的靠在他胸膛,随意把玩着腕间精美的手链,以前也没用心欣赏过,突然发现这手链真的很好看,宝石鲜红耀眼,像极了盛西慕的真心,又恰好不偏不倚的遮住手腕内侧的伤痕。夏言想,她是可以当做它不曾存在过的。

    “笑恩姐对我说:有些人一辈子都遇不到一个真心爱你的人,若是幸运的遇见了,就不要再放手。”

    “是吗?”盛西慕玩味的笑,心想林笑恩那女人终于说了句有用的话。

    “我让医生给你定了全身检查,一会儿护士会来带你过去。”夏言靠在他怀中,指尖穿过他五指,与他十指相扣着。她似乎很喜欢这样的游戏,唇角微微扬着浅显笑意。

    盛西慕似乎也很享受,他看着她摆弄着他手指,不时的低头在她唇上偷吻。“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根本没什么问题,不用检查了。”

    “你说什么?”夏言扬了下眉梢,狠狠瞪了他一眼。盛西慕赶紧闭了嘴,哪儿还敢惹她。

    “其实,查查也没什么坏处。”他讪讪的说了句。

    没过多久,护士推着轮椅过来,盛西慕乖乖的坐上轮椅,让护士推了出去。夏言独自留在病房中,在浴室中冲了澡后,开始动手收拾凌乱的床铺。现在她每天都坐着相同的事情,为他准备一日三餐,收拾屋子,陪他说话,到了晚上,看着他入睡。她似乎开始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觉得如果能这样相守到老,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真胡乱的想着,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发出一声嗡鸣,夏言将纯黑的苹果手机从桌上拿起,随手便划开了解锁键,一点没有尊重他人隐私权的自觉。其实,这个时候的夏言和盛西慕才更像是一对普通的恋人。女朋友翻男友手机,那就是例行的领导检查。

    是一条漫画短信,系统发送。盛西慕的手机中少有短信,他是一个很严谨的人,这种无聊的手机短信,他只会认为浪费时间。算算他们认识也四年多了吧,孩子都三岁大了,盛西慕还真是没给她发过一条短信。

    夏言无聊的靠坐在床上,随意的把玩着他手机,安安静静的等着他怀来。突然发现图片库里有很多她的照片,少有的几张合照,几乎都是她的独照,笑的,落泪的,忙碌的,沉睡的。有些场景,她不记得他在场,只怕又是偷拍下来的。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睡觉时的模样,唇角弯弯的上扬,浓密的睫毛遮挡住眼帘。她记得他们曾经在一起的时候,盛西慕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清晨将她从睡梦中吻醒。

    那时,她总是一副委屈的模样,没睡饱的时候,她多半脾气不好,对着他胸口扬手就打,他也只是笑着,任由她胡闹。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她本想放下手机,去看看他何时回来,却无意间触碰到波音键。

    “西慕,我爱你,我爱你。”

    “言言,我也爱你,用生命去爱你。”

    话音之后,是细碎的呻吟与喘息,听得夏言面红耳赤,她慌乱的关掉录音,好在屋内只有她一个人,若是被外人听去,她又要羞愧死了。

    这段话究竟是什么时候录制的,她就有些模糊了,记忆中好像有次盛西慕灌了她整整一瓶拉菲,然后,他诱.惑着她说‘我爱你’。但自己究竟说没说,她也记不太清了,现在看来是让他得逞了,没想到那男人还录了音。

    “言言,在看什么?”盛西慕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夏言回头,就见护士推着他走进来,她完全没有预料,手中还握着他的手机,想藏都来不及。

    盛西慕的目光落在她掌心间的手机上,深邃的眸光浮起温润的笑意。“辛苦你了,先出去吧。”盛西慕对身后护士说道,护士点头,十分识趣的转身离开。

    “言言什么时候也学会翻看别人手机了。”盛西慕笑着来到她身边。

    “怎么?盛长官的手机里面有什么不能看的秘密吗?”夏言理直气壮的问道。

    盛西慕笑着,伸臂揽上她腰肢,两人一起跌倒在柔软的大床上,他将她柔软的身体压在身下,玩味的看着她。“当然有秘密,你不是都看到听到了吗。”

    夏言自然明白他说什么,面颊又是一红。“录那种东西做什么,盛西慕,你还能更无耻一点吗。”

    “当然能,你要不要试试?”他的唇贴在她耳侧,暧昧而轻佻的回答。还在他的腿伤未愈,不能乱动,否则,一场翻云覆雨是在所难免。

    “盛西慕,你是辖署人还是流氓啊。”夏言怒冲冲的瞪着他。

    盛西慕笑靥邪魅,低头啄了下她唇片,“我只对着你的时候才流氓,别人送上门我还不稀罕。我可是很挑剔的。”

    夏言被他慢声慢调逗得笑出来,粉拳锤了他胸口一下。“将那录音删掉吧,别人听了多不好。”夏言一双柔软的手臂缠上他脖颈,撒娇的说道。

    盛西慕摇头,一副没得商量的模样。他不在她身边的时候,他都是靠着这些照片和录音来缓解思念,照片曾被王媛删掉了一些,好在电脑有备份,又存入了手机中。方便他有时间的时候,可以随时查看。

    “如果你每天都将里面的内容说给我听,倒是可以考虑一下。”他笑的越发邪魅,温声又补了句,“后面的也要。”

    夏言刚刚恢复的俏脸又顿时通红,后面的就是那些娇喘的呻.吟。“无聊,懒得理你。”她白他一眼,挣扎着从他身下挣脱。“医生说检测报告要多久才能出来?”

    “明天。”

    “嗯。”夏言点了下头,又问,“饿了吗?想吃什么?”

    “吃你。”盛西慕话音刚落,手臂突然又缠上她腰肢,将她带入怀中。

    “别胡闹了,也不怕有人进来。”夏言双手撑在胸口,阻挡他进一步的侵犯。这样的教训还少吗?又一次,甚至被王媛撞上。

    盛西慕并没有继续纠缠,吻了下她额头,便放开了她。“晚上吃素炒芸豆和什锦黄瓜,我不想喝粥,蒸点蛋羹吧。”盛少爷点了菜。

    “好。”夏言笑着,一一记下。愉悦的模样好似伺候他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第二天检查报告就出来了,盛西慕身体的各项指标都已经正常,伤口愈合的也很好,只等着后期复健。盛西慕的意思是等回了赵市再开始复健,对于他的决定,夏言很赞同,这里条件的确不错,但与省会赵市是没办法相比的,何况,她也很久没见到乐乐了,一天一通的电话根本无法排解思念。

    出院的那天,天气十分不错,晴空万里。

    夏言推车盛西慕刚走出医院门口,就见一个小女孩捧着一大束鲜花走了过来,她身后跟随着的是她的家人。

    “盛叔叔,你还记得我吗?”小女孩用稚嫩的声音问道。孩子才三四岁的年纪,身高还没到夏言腰部。

    “当然记得了,你是童童吧。那天你挂在树枝上,拼命的哭喊着,叔叔救救我。”盛西慕笑容温和,比今日的天气还要和煦。

    这小女孩不是别人,就是盛西慕在洪水中救起的小女孩,也是为了救她,盛西慕才会被突如其来的猛烈洪水卷走,险些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盛叔叔,这束花送个你,老师说是你给了童童第二次生命,童童会永远记住你的。”童童脆生生的开口,一双短短的手臂握着花,递到盛西慕面前,一张稚嫩的小脸上扬着灿烂的笑。

    “谢谢童童,花很漂亮。盛叔叔很喜欢,谢谢你。”盛西慕笑着回答。

    小童童翘起脚尖,在他英俊的侧脸上吧嗒吻了一下,“盛叔叔,童童很喜欢你,等童童长大了嫁给你好不好?”

    幼稚的话语,让在场众人都忍不住笑了。“可是等童童长大,盛叔叔就老了啊。童童的未来还有好长的路要走。”

    盛西慕拍了下孩子的头,将她交给一旁的老师。那老师很年轻,也没见过这么年轻又英俊的辖署官,羞怯的目光一直萦绕在盛西慕身上,脸都红透了。夏言看在眼里,只是微微摇头失笑。要怪只能怪盛西慕长了一张四处招惹桃花的脸。

    “长官,我们该走了。”林进在一旁出声提醒。

    “嗯。”盛西慕点头,和童童说再见。这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她的家人全部在洪水中丧生了,她以后的路注定要孤独而艰辛,她才四岁,和乐乐差不多的年纪,但乐乐却远比她幸运的多,他的乐乐含着金汤勺出身,他这个做父亲的,会给他铺平未来的路。

    林进将一切安排的十分妥当,飞机定的是头等舱,飞机抵达后,赵市中心医院会派车来接,vip高档病房也早已准备妥当。夏言一路陪护,两人坐在飞机上,夏言将头靠在他肩膀,温润的笑着。

    “原来盛长官也有英雄主义精神啊,那么喜欢当英雄?”夏言顽皮的笑着,抬头在他下巴上轻啄了下。

    盛西慕微扬了下唇角,顿时心情大好,夏言很少这样主动吻他的。“小女孩都喜欢大英雄,现在是不是很崇拜我?”

    “少臭美了。”夏言嘟起柔嫩的唇片,眉眼间都是柔柔的笑。

    盛西慕牵着她的手,唇边笑意不变,一双墨眸幽黯深邃。

    “其实,当时没想过那么多。那时情形很危险,也容不得我过多的考虑。当时童童挂在树杈上,那只小树在洪水中摇摇欲坠。多考虑一刻,孩子的生命就多一分危险。她不停的在洪水中哭喊着:叔叔救救我。她的年纪和乐乐差不多,那一刻,我脑海中一闪而过乐乐的小脸,总和那个孩子的脸重叠着,迫使我不能不去救她。那时我就想,是不是我对别人的孩子好一点,将来也会有人对我的乐乐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