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02章 盛西慕的筹划

    夏言仰着头,看着他,唇角扬着微微的笑。“你儿子,你自己不对他好,打算让谁代劳。”

    盛西慕伸出手温柔的抚摸着她柔软的发丝,低敛的眸子,深深凝望她,带着淡淡的伤。“乐乐不是已经被你带走了吗,我只有探视权。我的言言这样完美,将来总会有那么一个人,比我更爱你,更配站在你身边。而我只能远远的看着你幸福。”

    夏言美眸微眯起,一种说不出的复杂。呵,盛长官想的倒是长远,连她未来的生活都筹划好了,他既然这么愿意为她打算,干脆再给她找个合适的男人,这样更一步到位。“盛长官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伟大了,除了乐乐的探视权,你什么都可以不要了吗?不要我出现在你的生命中?看着我和别人结婚?”

    “如果那是你想要的生活,我会强迫自己接受。”盛西慕叹了声,语气中尽是无奈与酸涩。他从来没幻想过,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就真的可以让夏言忘掉曾经的伤害。

    “没人让你强迫自己。”夏言嘀咕了句,侧头看向窗外,云雾萦绕,天空与海洋,混为一片碧蓝。

    盛西慕微愣,却未再开口,只是默默的握住她微凉的小手,他掌心的温热总是给人一种安定的力量。夏言沉默了许久,才将视线从窗外转移到盛西慕的身上。“西慕,你知道我为什么将手链重新带起来吗?因为我想给你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她扬起腕上的手链,轻晃在他面前。“你看,伤口已经完全看不见了,是不是?”

    盛西慕笑着,大掌将她一双小手都纳入其中。“嗯。”

    “可是,我觉得手腕好重哦。”夏言玩笑的说着,气氛又转为融洽。她再次将头轻靠在盛西慕肩膀,手缠上她结实的臂膀。“西慕,不要再有下次了,我好怕,真的。可不可以为了我,好好保重你自己。”

    盛西慕含笑点头,珍重的说了声,“好。”

    “西慕,被卷入洪水的那一刻,你也会怕吗?水中是不是很冷?”

    被她这么一问,盛西慕的眸色沉暗了几分,缓缓回忆起当时的感觉。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他几乎都来不及思考,就已经被卷入汹涌的水中。若说不怕那是假的,但更多的却是绝望。他一直以为还有一辈子的时间来求得她原谅,但那一刻,他真的以为再也没有机会了。他在救灾前线的时间不短了,被洪水冲走的人那么多,还能存活下来的人几乎为零。有的,甚至连尸体都找不到。

    他起初也挣扎,但逐渐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洪水中很冰冷,逐渐下沉之后,眼中一片黑暗。当死亡逼近的时刻,脑海中却是异常的平静,满满的都是夏言一个人,她微笑的样子,她哭泣的容颜。冰冷的泪珠划过她苍白的面颊,滴落在他内心深处。那灼热的温度,一下子烫醒了他的意识。不,他不能这样的死去,他还没有得到她的原谅,他还要陪伴她一生。如果没有盛西慕,她伤心的时候,谁能为她擦眼泪,她开心的时候,又有谁来与她分享。

    那样那样的爱,又怎么能轻易的放手呢。即便是上天在惩罚,盛西慕也要再争上一争。他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挣扎,好在上天垂帘,让他在最后一刻抓住了一根浮木,他保护浮木在水中飘零一天一夜,最后浮木被一座没有塌方的房屋阻拦住,他才能保住了性命。但被困在洪水中的滋味并不好受。时间一点点过去,他的体力一点点消耗,他也是凭着意志,才撑过了最难过的时候,等到了救援。

    “我挣扎在生死边缘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你。是你让我撑过了最难过的时候。”盛西慕墨眸擎笑,低头吻上她额头。

    “除了我,就没想过些别的吗?”夏言抬眸,调皮的扬了唇角。

    盛西慕英俊的脸庞却凝固了笑,“那时想的最多的就是我还能不能爱你。言言,如果不能,那才是我一辈子的遗憾。”

    “都不想乐乐吗?”夏言蹙眉,她还以为他会更思念乐乐呢,他平日里宠着乐乐,几乎都要宠上了天。“盛西慕,你这个父亲做的真不称职。”

    “乐乐有太多的人爱他,即便没有我,他一样能平安长大,将来同样能呼风唤雨。”盛西慕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吻着。“可是,我的言言只有我,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能像我一样的爱你。”

    “那你还要把我推给别人。”夏言笑着,在他手臂上掐了把,不轻不重的力道,却让她弄得笑声不断。坐在后面的林进,也不禁扬了唇角。

    飞机落地之后,辖区已经派了车来接,盛西慕的腿脚还不方便,夏言一直用轮椅推着他,在外人眼中,两人俨然一副恩爱夫妻的模样。只是,夏言没想到林进会将乐乐带过来,她一直以为乐乐是被傅继霖带走了。

    “爸爸,妈妈!”两人刚走出通道口,乐乐便张开双臂,像小鸟一样扑了过来。

    “乐乐,我的宝贝儿子。”盛西慕将乐乐拥住,但他坐在椅子上,却无法将孩子抱起来。他唇角虽然有笑,却也暗含着无奈。

    “乐乐乖,先别吵爸爸,我们还要去医院呢。”夏言低声说了句,乐乐很会察言观色,倒也乖乖的退到了一旁。

    盛西慕在中心医院又做了一次全面的检查,证明的确没有大碍,便准备做后期的复健。盛西慕刚刚被推回病房,乐乐便又缠了上来。盛西慕坐在床上,乐乐被他抱在怀里,一双小手臂缠在他脖颈上,粉嘟嘟的唇吧嗒的亲在他脸颊,“爸爸,乐乐好想你啊,外公说爸爸在前线抗洪,可是乐乐在电视里看到那边有好多的洪水,后来林进叔叔又说爸爸受了伤,乐乐很担心的。”

    盛西慕用眼尾余光扫了一旁的林进一眼,带着几分责备之色。毕竟乐乐还小,何必平白让孩子跟着担心呢。林进自知理亏,低下了头。他也是被乐乐缠的没辙了,那小东西不哭不闹,就是用一双溢满泪的眸子盯着他,那一双清澈含泪的明眸和夏言几乎如出一辙,任谁都不忍心拒绝。

    “好了,乐乐快下来,别吵到爸爸休息。”夏言来到床边,想伸手将乐乐抱下床,却被乐乐躲开了。

    “不要嘛,乐乐好久都没有见到爸爸了。”乐乐拥在盛西慕怀中撒娇,说什么都不肯离开。

    夏言怕他胡闹间误伤了盛西慕腿上的伤,于是便冷下脸子,“乐乐也好久没见过妈妈了,你怎么不想妈妈呢?”看小东西这么腻着盛西慕,她是真有些火大,白养了他三年,却还是跟盛西慕更亲。

    “妈妈。”乐乐憋着小嘴,一副委屈的模样。他知道爸爸受了伤,才故意哄他开心的。

    小东西睁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眸中凝着委屈,楚楚可怜模样,像极了夏言。盛西慕一下子就心软了,将小东西软软的身体拥在怀中,低头亲了亲他额头。“没关系的,我也想他了。再过一会儿在送他回去吧。”

    “爸爸最好了。”乐乐笑着,又向盛西慕怀中靠了靠。

    “乐乐也去亲亲你妈妈,不然她要生气了哦。”盛西慕将怀中的乐乐向夏言的方向推了推。

    乐乐讨好的爬到夏言身边,在她脸上啃了一口,顺带着还沾了点口水。“妈妈,乐乐也很想妈妈的,可是妈妈都不怎么想乐乐,你只顾着照顾爸爸,连电话都不给乐乐打一个。”

    夏言因为盛西慕的病,整日里都是提心吊胆的,哪儿还有心思管乐乐,盛西慕先是昏迷不醒,后来又连续的两次手术,夏言照顾他都忙不过来,也没再分了心思。有几次乐乐想妈妈了打来电话,她也只是匆匆两句,便挂断了。

    这次孩子主动凑过来,她又自知理亏,将孩子抱在怀中,亲了又亲。平日里孩子在身边的时候,她倒也没觉得什么。这次分开这么久,她才知道思念。夏言将小东西软软的身体护在怀中,心也跟着柔软了。

    “爸爸,下个月乐乐有一个演出,可以邀请爸爸和妈妈一起参加的。我想爸爸和妈妈一起参加。”乐乐窝在夏言怀中,奶声奶气的说道。

    盛西慕原本挂着笑靥的俊颜,却逐渐暗淡下来。一双墨眸低敛,不着痕迹的扫了眼双腿。夏言自然读出他眸中的黯淡,面上神情也冷了几分。“爸爸还在养伤,下个月还不能出院,乐乐不好胡闹。等爸爸身体好了之后,再去参加。”

    乐乐低了头,雀跃的表情在脸上消失不见。“可是别人的爸爸妈妈都是会去的。”

    小东西脸上的失落,又让盛西慕心里一痛。其实,只要有人推着轮椅,他是可以去参加乐乐的演出,但他总不能让别人说:看,他爸爸是个瘸子。

    但盛西慕终究不想让乐乐失望,他将孩子重新抱在怀中,含笑说道,“放心,爸爸一定会很快好起来,下个月按时参加乐乐的演出,我的宝贝第一次登台,爸爸怎么能错过呢。”

    “爸爸最好了。”乐乐脸上再次出现了光彩,搂着盛西慕,用力亲了一口。

    盛西慕终于让夏言知道了什么叫做毅力、坚韧、顽强与辖署人。平常人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才能完成的复健训练,盛西慕只用了一个月时间而已。他在复健室的时候,大多不让夏言陪同,他无数次的跌倒,又无数次的爬起来。疼痛绝不会让他退缩半分。

    夏言每次都顺从的离开,但她从来都没有远离。而是躲在门外,看着他一次次跌倒,又一次次强忍着痛苦,咬牙爬起来。他在屋内复健,夏言就躲在门外哭,等她复健即将要结束的时候,她就跑去浴室,用冰敷住红肿的双眼。

    一月之期将近,盛西慕真的重新站了起来。午后阳光正好,夏言扶着盛西慕到楼下的小花园中晒太阳。白色长椅中,夏言将头轻靠在盛西慕肩膀,看着院中嬉戏玩闹的孩童,笑声不停的传入耳中。让人心情也畅快了许多。

    “西慕,你看他们玩儿的多开心啊,我们的乐乐可比他们辛苦很多,整天都是忙不完的功课,他还不到四岁呢。”夏言的语气中,略有抱怨。

    盛西慕却没有笑,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哪些玩闹的孩子身上,墨眸中是难辨的复杂神色。“你或许还不知道,这些孩子,都是儿科病房的孩子,每天这个时候,护工会带他们到花园中玩耍。他们之中有几个是先天性心脏病,还有两个是白血病患者,若是幸运,或许也有治愈的机会,只是太渺茫了。昨天儿科病房又有一个孩子病逝了,孩子家长在病房中哭了一整夜。”他说道这儿,声音顿了顿,侧头看向一旁夏言,目光黯然了几分,“言言,他们都是没有未来的孩子,所以,他们有权利享受人生最后的一段欢愉。”

    夏言脸上的笑容也凝固了,再次看向那些孩子的时候,没了愉悦,更多的是同情。“他们,很可怜。”她若有似无的叹了声。

    “自从乐乐车祸之后,我让他每日晨起后训练,每个月定期到医院做全身检查,也是为了他好。我们的乐乐,一定要健康的成长起来,他是我们的孩子,承载着我们所有的希望。”盛西慕握着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

    夏言含笑点头,头轻靠在他肩头,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却又听头顶传来笑声中带着几丝玩味。“乐乐是我亲生的,我还会虐待他不成。他和这里的孩子不一样,他的人生还有好长的路要走,他想站在金字塔尖端,就一定要比别人强,要做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嗯。”夏言点头,表示赞同。

    “我记得后天就是乐乐的演出了吧,那小东西一直希望我们能一起去。”

    “嗯,省里举办的最大的一次少儿演出晚会,听说省里有头有脸的人家的孩子,都会登台演出。到时候少不了记者,估摸着省里叫得上名号的人物都要出席,本来就是一场小孩子的即兴表演,偏要掺杂进成人之间的功力。”夏言无奈的叹息了声。

    盛西慕却不以为意的一笑,“上流社会总有它的规则,既然无法改变,那就只有适应。在你看来这种演出的确是功利了一些,但在乐乐看来,却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在爸爸妈妈面前表现,得到父母和众人的认同与赞扬。”

    夏言含笑点头,觉得他的话倒也有几分道理。“太阳快落山了,我扶你回去。”不知不觉,竟坐了整整一个下午。夏言细心的搀扶着他,小心翼翼的模样让盛西慕有些想笑。

    “别那么紧张,我现在可以自己走的,别把我当废人了。”盛西慕低笑,却没有推开她握着他的手臂。

    两人刚走进病房,盛西慕有了前两次的经验教训,反手将房门从内锁起,双臂便缠上了夏言柔软腰肢。他从后抱住她,将头埋在她肩窝处,她身上散发着淡淡幽香,让他眸中神色又深了几分。身体贴靠着她柔软的身体,不着痕迹的蹭了蹭。这样明显而暧昧的暗示,夏言又怎么会不懂。她脸颊一红,在他怀中挣动了几下。

    “放手,大白天的,胡闹什么。”

    “难道晚上就可以吗?”他的唇游移在她耳侧,温热的气息吹拂在她耳中,痒痒的带着酥麻,极是诱.惑。他温热的大掌游走在她腰身内侧的肌肤上,引来夏言身体一阵轻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