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03章 一辈子都不放

    “盛西慕,不要。”夏言一把按住他游走在腰间的大掌,慌乱的抬眸迎上他双眼。“你,你的腿才刚好,不要再闹了。一会儿乐乐就要过来了,被他撞见了怎么办。”夏言怯怯的说了句,脸颊绯红的模样,让人看了就想咬上一口。

    盛西慕板过她身体,环在她腰间的手臂更紧了。他低头,柔软的吻落在夏言漂亮的锁骨间,辗转反侧。“我的腿都好了,你知不知道这阵子我忍得多辛苦,看着你每天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却只能看不能吃,我都要憋成内伤了。”

    盛西慕扑捉住她柔软的双唇,吻的霸道而专横,夏言起初还挣扎着,但后来被他吻得晕头转向,夏言不受控制的伸出双手缠上他颈项,两个人拥吻着,滚倒在大床之上。

    盛西慕将她压在身下,扯开她胸口的衣衫,顺着锁骨一路向下,低头啃咬上她凸起的乳.尖,夏言在他身下颤抖呻.吟,体内也是一股火热流窜。因为王媛的事,两人僵持了很长一段时间,一直未再亲热过,盛西慕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夏言也并非全然不通情.欲,一时间,两人都沉迷于云雨之间,他急迫的扯掉两人身上碍人的衣物,赤.裸的肌肤紧密想贴,更成了情.欲的催化剂。

    “言言,言言。”他贴在她耳侧不住呢喃着她的名字,身下坚.挺迫切的想要寻找发泄的出口。他滚烫的大掌沿着她大腿内侧向上攀爬,他迫不及待的分开她双腿,炙热坚.挺定在她柔软湿润的花穴入口,腰身向前一挺,全数没入她温热柔软的体内。夏言不受控制的吟偶一声,身体下意识的弓起,他坚.硬的滚烫,让她几乎无力承受。

    “言言乖,放松一些。”他的手掌勾起她尖小的下巴,低头吻着她柔软的唇,感觉着她在他身下变得柔软温润。盛西慕用力按住她双肩,刚要驰骋,却被外面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伴随着敲门声的,还有乐乐奶声奶气的声音。

    “爸爸,妈妈,乐乐回来了哦,快开门。”

    盛西慕险些被气的背过气去,他的坚.挺还停留在夏言体内,此时让他中途停下来,还不等于要了他的命。但门外一阵强过一阵的敲门声,根本没办法让两人继续。被他压在身下的夏言已经开始不安分了,不断伸手推拒着他。“乐乐回来了,盛西慕,快起来,别让他在外面等急了。”

    夏言挣扎着,脱离他怀抱。慌乱的从地上拾起衣服套在身上。又一把捡起他的衣服,丢给了盛西慕。“你快穿上,别让乐乐看到了。”

    盛西慕脸色黑的厉害,赌气的将衣服丢在一边,愤愤的想着,臭小子,看我将来怎么收拾你。

    夏言穿戴整齐后,才发现盛西慕还赤着身子坐在病床上,慌忙的抓起衬衫给他套在身上。一颗颗给她扣上胸口的纽扣。盛西慕看着她笨拙又可爱的模样,忍不住低笑,才配合的将衣裤套回身上。拉住她强吻后,才放开她,并在她耳侧低喃了声,“险些被你弄成内伤,我要是因此落下毛病,你以后的性福可就没了。”

    “盛西慕,你胡说八道什么啊。”她一拳落在他胸口,娇嗔的嘟起红唇。但转念一想,她这么中途喊停,对他的确是残忍了一些的。“那个,你,你没事儿吧?”她红着脸,撇了下他下身。

    盛西慕一把搂过她,贴在她耳侧暧昧呢喃,“晚上补给我,想知道我有没有事,等晚上你就知道了。”

    夏言红着脸推开他,知道晚上一定又要被这男人折腾没完,她肯定逃不掉。

    外面房门又是一阵想,夏言慌张的下了床,推开房门才发现外面不止是乐乐,还有顾希尧与林笑恩夫妇二人。夏言心虚的低了头,下意识的拢了下心口的衬衫。盛西慕习惯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她不用想也知道脖子上肯定有许多深浅不一的吻痕。!%^*

    “妈妈。”乐乐扑在她怀里,伸臂搂着她的腰身。扬着一张小脸,模样竟有几分委屈。“妈妈,你们在里面做什么啊?都不给乐乐开门。乐乐还以为你和爸爸又不要我了呢。”

    顾希尧与林笑恩站在身后闷笑,孩子不懂,但这两人可是过来人,夏言脸色不正常的潮红和雪白颈项上青紫的吻痕是如何都骗不了人的。

    “宝贝,你老子现在可能真的打算将你丢出去呢。”顾希尧朗笑着,将乐乐从地上抱起,大步向屋内走去。果见盛西慕的脸色难看至极。

    “顾省长来的还真凑巧。”盛西慕哼了声,从床上走下来。

    “顾省长,笑恩姐,你们先坐,我去给你们切点儿水果。”夏言逃也似的走出去,笑恩拦都拦不住。(!&^

    “过来,让爸爸抱抱。”盛西慕刚伸出手,小宝贝就笑着扑到他怀中,奶声奶气的叫着爸爸。盛西慕亲了下他嫩嫩的脸蛋,脸色才稍稍好了一点。若是换了别人,敢打扰他好事,他早将他从窗口丢出去了,谁让这小东西是自己的骨肉,还是他最心爱的女人生的,即便再大的气,也消了。

    “顾省长不抓紧了时间处理了李副省长,怎么有闲工夫跑我这儿来了。”盛西慕哼笑着,将乐乐放到了地上。笑恩是明眼人,知道两个男人要谈正事,起身牵过乐乐的小手,将孩子领了出去。

    “怎么了?李副省长那边棘手吗?”盛西慕淡声问道,眸色也冷黯了几分。

    “恩,有点儿麻烦,没想到他身后还有强大的背景。”顾希尧含笑回答。

    “有什么要我帮忙的?”盛西慕又问,两个人一段时间的相处下来,倒也将彼此当做了挚友。

    顾希尧随意耸肩,手中打火机噼啪的响了两声,点燃了一根烟。“目前我还能应付,若是应对不来,你再出手也不迟。”

    “嗯。”盛西慕点了下头。

    顾希尧目光随意撇了眼凌乱的床铺,凤眸中又染了邪魅的笑,玩味开口,“看来盛长官的身体恢复的不错啊。”

    盛西慕自然明白他指的是什么,不悦的瞪了他一眼,“你还敢说,来的可真是时候。顾省长,你可小心些,我的眼线可无处不在,万一那次你和尊夫人办事儿的时候被我撞到,你可别觉得意外。”

    顾希尧含笑不语,俊颜隐在烟雾之中,若隐若现着。“看来我以后真要小心了。”

    盛西慕亦笑,靠坐在床头,随手点燃了一根烟,深吸了两口,这些天言言将他看的紧,烟酒根本不让碰。

    “盛长官这苦肉计可是初见成效啊,就这么一阵子的功夫就把人拿下了,还以为盛长官要八年抗战了呢。”顾希尧说着玩笑话,将手中的烟蒂按灭在烟灰缸中。

    “我盛西慕是什么人呢,还用八年抗战?真是笑话。三年前那丫头就被我拿下了。我对她再狠,她还不是乖乖的等了我三年,她还不是被我吃的死死的。”盛西慕两指间夹着烟蒂,优雅的吸着烟。

    “反正你的心尖尖不在,你就继续得瑟吧,等人回来,我看你还敢……”顾希尧话说一半,门突然被人从外推开了,夏言手中拿着托盘,身后还跟着乐乐。小东西跑进来,飞扑进盛西慕怀抱。扬着小脸,奶声奶气的问道。

    “爸爸,什么乖乖等了三年?什么吃的死死的啊?”

    盛西慕和顾希尧的脸色顿时绿了,盛西慕胆战心惊的看着夏言,战战兢兢的问了句,“你,你不是洗水果吗?这么快就回来了啊。”

    夏言倒也没有恼怒的表情,只是将神情淡漠着,将水果盘放在一旁,淡声问道,“你想吃什么水果?苹果好不好?”

    “好。”盛西慕闷闷点头。

    “乐乐,顾伯伯带你去兜风好不好?昨儿顾伯伯刚换了新车。”顾希尧是聪明人,此时不走等待何时啊。他将孩子抱起来,抱着就走了出去。

    两人一走,屋内顿时安静了下来,夏言的面色更冷淡,盛西慕顿时就慌了,一掀被子从床上跳下来,“言言,你不会真生气了吧?我就是随口一说的,我总不能在顾希尧面前说我堂堂一辖署之长怕老婆吧,言言,我是男人,你总得给我留点儿情面吧。”

    盛西慕将她抱在怀中,低头去扑捉她微凉的薄唇,夏言侧头躲开,吻落在她颈项,他倒是也不躲闪,吻顺着她脖颈向下,啃吻上她锁骨,他很有技巧的挑.逗着,终于弄得夏言低笑不止。

    “盛西慕,你少来这一套。你刚刚是不是很得意啊,我这个傻瓜被你吃的死死的,苦苦等了你三年。”夏言在他怀中不停挣动,用力想要推开他。

    “言言,我错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盛西慕双臂缠着她腰肢,脸贴着她细嫩的面颊,一副笑嘻嘻的模样,还真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盛西慕,别以为你嬉皮笑脸的我就能原谅你啊,刚刚吹牛是不是很过瘾啊。”夏言故意板着脸,狠狠的瞪着她。

    “我知道,那老婆大人想怎么处理我?”盛西慕将她困在怀中,一副玩味的神情,他将唇贴在她耳边,暧昧的说道,“老婆大人打算怎么罚我呢?不如,你让我三天三夜都下不了床怎么样?”

    “盛西慕,你闹够没。”夏言用力将他推开,动手收拾桌案上的烟灰。“我们的帐还没算完呢,你身体还没完全康复,谁允许你吸烟的。”

    盛西慕的手臂一直环在她腰身,她走哪儿,他跟到哪儿,像个狗皮膏药一样。

    “放手。”夏言恼了,用力拍了下他缠着的手臂。

    “不放,一辈子都不放。”盛西慕不仅不松手,反而将她抱得更紧了。

    “什么一辈子,你少臭美了。”夏言瞪了他一眼。

    盛西慕将下巴抵在她肩膀上,眉宇间尽是温柔。“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吸烟了,好不好?老婆,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

    “谁是你老婆了。别胡乱叫。”夏言用力推开他,但清澈的明眸中,分明都是笑意。

    “你乖乖上床上躺着,我去将乐乐带回来,估计顾省长不会将他带走太远。”夏言转身刚要离开,而盛西慕却突然又缠了上来,将她扣入怀中,他低头吻着她额头。

    “言言,能这样抱着你真好,我盛西慕何德何能,今生有幸遇见你,拥有你。言言,我一定会娶你为妻,不管是我家老头子,还是傅老师,任谁都阻止不了,我盛西慕为了你,遇神杀神,遇佛弑佛。”

    夏言被他困在怀中,低着头,笑的如水般温柔。“好了,放开我吧,我现在要去找乐乐,其他的事,等你将两个老头子说通了再说吧。”她挣开他怀抱,快速的跑了出去。只留下盛西慕一人,站在原地发笑。他怎么会不懂,夏言这是应允了,只要他能让两个老头子点头,就可以完全拥有她。

    夏言慌乱的走在医院长廊上,脸颊都羞红了一片。或许是幸福来得太突然,突然到让她几乎以为是幻觉了。她失神的想着,几乎都没有看路,迎头便撞上了前面的人。“对不起。”夏言低头道歉,而头顶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夏言?”

    夏言仰头看向来人,眸中满是错愕。“一牧哥?怎么会是你?”

    “嗯,我女儿病了,就住在这间医院里。我,我听说盛西慕刚刚从灾区回来,应该也在这间医院吧,我还想着会不会在这里遇见你,没想到就真的遇见了。”赵一牧笑着,神情依旧是温润的。

    “言言,你现在过的好吗?”赵一牧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她怎么会不好呢,盛西慕也不会让她不好过的。

    “我很好。”夏言温柔一笑,又问道,“孩子怎么又住院了?严重吗?我去看看她吧。”

    “只是感冒了而已,没什么大碍的。言言,只要你过的好,我就安心。”赵一牧委婉的拒绝。他和夏言,不要继续纠葛,对彼此才是最好。他说服不了自己忘掉她,而她的心里却只有盛西慕。

    “灾区的事我也听说了一些,你和盛西慕这次是患难见真情吧,这次真的决定要和他在一起了吗?”赵一牧又问,语气中难免带了几分苦涩。

    夏言点了点头,神情虽然是淡淡的,清澈的眸中却都是温情。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只要他爱你就好,盛西慕是能给你全世界的男人。”赵一牧苦笑,即便是心痛,但他还是希望夏言能幸福的。

    “一牧哥,你今后有什么打算,难道你要这样一直单身下去吗?有没有想过和秦兰姐重新开始?”夏言温声问道。

    赵一牧又是一笑,嘲弄与苦涩交叠着。“你还不知道吧,秦兰已经再婚了,去年和丈夫飞去了国外,已经一年多了无音信了。连孩子也是一年多没见过妈妈,连一个电话都没有过。”

    夏言微微的错愕,她简直无法想象,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狠心的母亲,她几天见不到乐乐,都会想的心疼。盛西慕和乐乐这对父子,是真的将她吃的死死的了。

    两个人闲叙了几句,便分开了。

    第二天,就是乐乐的演出。省台直播,这场独属于上流社会的演出,显然被各方看的十分重要。省里有头有脸的领导和士绅名流几乎都来了,甚至还有几个首府里来的大领导,却并不是作为嘉宾,而是孩子的父母或长辈。现在的孩子可都是家里的宝贝,这些富三代或者官三代,更是金贵的要命。

    顾希尧和盛西慕自然是一个不缺的,顾家的小二还是第一次上台演出,不仅顾希尧,连顾部长都大老远的赶飞机过来了。而乐乐也是首次登台,盛部长和傅将辖署是一个都不落的坐在了贵宾席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