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04章 不知道如何收场了

    乐乐是小提琴独奏,一曲卡门惊艳全场。而顾小二的钢琴《小小少年》也是叫好连连。两个孩子都是人中龙凤,众人心知肚明,这两个小家伙长大了都将是北首府中翻云覆雨的人物。

    演出结束后,孩子都在老师的带领下走了出来,乐乐扑进盛西慕怀中,盛西慕喊了一声宝贝儿子,便将他抱了起来。脸上都是为人父的自豪。旁边更是不缺逢迎之声。

    “脸上怎么都是汗?是不是演奏厅太热了。”夏言摸了下孩子的额头,掌心间都是汗水。

    “演出服太厚了,一会儿回车上换掉就好了。”盛西慕又说道。

    “嗯。”夏言点头,伸手将孩子脖子上的领结打开。轻笑着说道,“乐乐今天的表现很好呢,回去之后妈妈要奖励我们宝贝哦。”

    “好啊,那妈妈先给乐乐一个鼓励吻好不好?”小东西倒是很会讨巧。夏言笑着靠过去,在他脸上温柔的轻吻。而她自然也被动的靠向了盛西慕,在外人看来,这完全是一副夫妻和睦的景象。

    一缕青丝散落在她额前,盛西慕十分自然的将散下来的发丝抿在了她耳后。也正是此时,盛鸿江从对面走了过来,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只是无奈的摇头轻叹。看来,西慕是真的爱极了这个女孩的,甚至逾越生命。他这个做父亲的还能说什么。若是他再继续反对下去,难保将来真的酿成悲剧。

    “乐乐,怎么不叫人。”盛西慕含笑提醒。

    “爷爷。”乐乐弱声喊了一句。

    “乐乐,来让爷爷抱抱。”盛鸿江伸出手,将孩子从盛西慕怀中接了过来,乐乐在他怀中出奇的安分,一直耷拉着脑袋,明显情绪不高。这孩子一向是不太喜欢这个爷爷的。

    而此时,傅继霖正从另一面走过来,拍了两下手掌后,将手臂伸向乐乐的方向。孩子突然眉开眼笑,挣脱开盛鸿江的怀抱,跑向了傅继霖怀中。“外公,你怎么来了?”

    傅继霖将孩子向空中抛起,脸上都是慈爱的笑。“才几天没见,小东西又重了。想外公了没有?”

    “想了。”乐乐抱着傅继霖的脖子,开心的回答。同时在傅继霖的脸上用力啃了一口。

    傅继霖朗笑着,而一旁的盛鸿江脸色却不太好看。这孩子可是姓盛的,怎么跟姓傅的这么亲。

    “爸,别一直抱着他了,别累坏了。”夏言很会察言观色,她毕竟还想给盛鸿江留点儿颜面。于是,上前将乐乐接了过来。

    “乐乐!”身后突然传来孩子清脆的声音,正是小远牵着顾希尧走过来,身后跟着顾希尧和笑恩夫妇,还有一身便服的盛部长。

    “乐乐,你今天表现的很好。顾小二都甘拜下风了。”小远顽皮的说着,上前牵住乐乐小手。

    “哥,我什么时候认输了。最多是平分秋色,大不了我们继续比。小爷和他单挑。”顾小二一副不服气的模样。

    乐乐却是笑眯眯的,脸上含着友善的笑。“你是顾哥哥吧,我叫乐乐,小远哥哥总说起你呢,你的钢琴弹得真好,有时间可以教教乐乐吗?”

    乐乐这小东西就是人小鬼大,又很会说话办事。顾小二天生就是吃软不吃硬的主儿,三言两语,就弄把他弄得没脾气了。三个孩子说说笑笑的跑开了。

    “乐乐慢点儿跑,别摔着了。”夏言担心的提醒。

    “不用管他,男孩子哪儿那么娇气的。”盛西慕不以为意的补了句。

    顾部长走上来,和盛鸿江与傅继霖都打了招呼。并且,含笑的目光在盛西慕与夏言身上流连。“你们两家也该办喜事了吧,部长公子迎娶将辖署的女儿,在北首府只怕要轰动一时了。”顾部长说着玩笑话,目光不时落在不远处的孩子们身上。“乐乐这孩子无论是容貌和性情都像极了西慕,将来也是个人物。”

    “顾伯伯夸奖了,这小东西皮着呢,哪儿有小远懂事听话。”盛西慕含笑迎合了句。

    盛鸿江和傅继霖只是配合的笑着,毕竟当着外人的面,两人都不会反驳什么,无论两家究竟有怎样的恩怨,都绝不能让外人看了笑话。

    “我说老盛,咱们可是老交情了,等办喜事的时候,别忘了请我去喝杯喜酒。”顾部长伸臂拍了下盛鸿江肩膀,两人共事多年,谁称不上是至交,却也极是相熟。何况,上次扳倒王家,盛家可是出了力的,顾部长自然知道还欠着人家一个天大的人情。

    “放心,一定。”盛鸿江陪着笑,但与傅继霖相交的目光,却是淡漠的。

    盛家一家人离开后,夏言抱起跑的气喘吁吁的乐乐,替他擦了把脸上的汗。“你看看你,都要成小花猫了,若下次再这样胡闹,我可要打你的屁股了哦。”

    “妈妈才舍不得打乐乐呢,妈妈最疼乐乐了。”小东西撒娇的将脑袋窝在夏言胸口,不停的撒娇。

    盛西慕温润的笑,刚要伸手去抱乐乐,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本以为是林进,意料之外,来电显示上居然是纪鹏的名字。这家伙最近刚接了个进出口的大单,应该忙的不可开交才是,哪儿有这个闲工夫给他打电话。

    “纪少怎么想着给我打电话了?还真是难得啊。”盛西慕将手机放在耳边,眸中浮起几丝玩味的笑意。

    “刚听说你从灾区回来了,身体恢复的怎么样?”电话那端,纪鹏关切的问了句,但明显情绪不高。

    “嗯,没什么大碍。”

    “晚上我在皇朝万豪定了场子,周鸿也会过来,兄弟几个聚一聚吧。”纪鹏又道。

    最近各忙各的,他们这几个人也的确许久都没聚在一起过,盛西慕便欣然接受了。“好啊,我一定到。”

    “就我们兄弟几个,别把女人扯进来啊。”纪鹏又补了一句。

    盛西慕低笑,心中还纳闷这小子又要玩儿什么把戏了,都结婚几年的人了,不会是嘴馋心痒了,想出去快活快活,才拉着他们几个当垫背吧。“行了,你小子可小心点儿,万一被你媳妇知道你泡夜场,还不要你的命。”

    皇朝万豪中二楼的vip包房中,盛西慕推门而入,屋内只有周鸿与纪鹏两人,周鸿扯着嗓子唱着《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破锣嗓子,调儿更是跑的没边儿了。而纪鹏坐在一旁不停的灌酒,空酒瓶堆了满座。

    “呦,我说盛长官,你又迟到了,罚酒三杯,今儿的场子钱你付,我得叫几个漂亮的妞陪着小爷。”周鸿嬉皮笑脸的说着,果真喊了经理,找了几个年轻漂亮的坐.台.小.姐,模样一个赛一个的俏丽,肌肤嫩的都能掐出水来,周鸿是左拥右抱,乐开了花。

    而纪鹏喝的神志不清,抓过一个小姐压在身下,便开始撕扯她身上的衣服,当着众人的面就把事儿给办了,偌大的包房里,摇滚乐的震撼声交叠着男人粗重的喘息,女人不停的尖叫吟偶,混乱一片。而盛西慕沉着脸色,坐在一旁吸烟,他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几个女人都不敢靠近。

    “我说盛长官,还没结婚呢,你就开始为尹夏言守身如玉了?”周鸿拎着一瓶酒坐到他身边,嘻哈的垂了他肩膀一拳。

    “是啊,你有意见吗?”盛西慕一本正经的回道。然后,将两指间尚未燃尽的烟蒂按在水晶烟灰缸中熄灭。他答应夏言戒烟戒酒,今儿是都打破了,一会儿场子结了,他还得洗澡换衣,洗掉一身烟酒味儿之后才能回家。

    周鸿夸张的睁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我说盛长官,你就不能给我们男人长点儿脸面吗,畏妻也不是这么个畏惧法儿。”

    盛西慕接过他递来的酒杯,随意摇晃了几下杯中酒液。“我可比不得你,为了将媳妇娶回家,结扎手术都做了,这才安分了几天,又出来鬼混。”

    周鸿不以为意的哼笑,搂过一个漂亮妞又啃了几口。“刘芸那人你还不清楚,除了爱,她什么都可以不要。哥们这不就对她爱的死心塌地的吗。何况,玩儿归玩儿,胡闹归胡闹,但我回了家,知道谁是我老婆。哪儿像某些人,什么女人都敢碰,现在闹出事儿了,不知道如何收场了。”周鸿的目光不着痕迹的瞥向一旁的纪鹏。

    盛西慕哼笑了声,真不知道周鸿这小子祖上积了什么德,才娶到刘芸那么贤惠的媳妇。“纪鹏这小子怎么了?有些不大对劲。”他的目光也落在纪鹏身上,只见他上身还赤.裸着,不急不缓的将长裤套回身上。身下的女人手忙脚乱的套衣服,虽然做了这一行,但很少有人在包厢中,当着众人便强.上的。那女人脸上潮湿一片,也分不清是汗是泪了。

    “他闯了大祸,被老婆赶了出来,两人正闹离婚呢。”周鸿点了一根烟,缓声说道。

    纪鹏虽不是什么乖宝宝,却是他们这群人中最规矩的一个,往日里即便出来玩儿也懂得分寸,何时如此放纵过。此时这副模样,明显是受了极大的刺激。

    “究竟怎么回事儿?”盛西慕蹙眉问道,纪鹏这副醉生梦死的模样,让他看着什么碍眼。

    “你那阵子正好在灾区,什么都不知道。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和王媛那女人搞在一起了,明知道是你不要的女人他也碰,我都不知道说他什么好。”周鸿吞吐着烟雾,眸中有几分不屑,显然是认为纪鹏自作自受。他们在场子里可以享受同一个女人,但一旦出了夜场,就该知道‘朋友妻不可欺’。王媛虽然是盛西慕不要的,但她毕竟曾顶着盛西慕未婚妻的头衔,纪鹏为人也的确不地道了些。

    “王媛那女人有些手腕,看纪鹏这摸样是被她坑了。”盛西慕不以为意的哼笑,随意抿了口杯中的红酒。而正是此时,纪鹏在那边又发飙了,手臂一扬,将桌上的空酒瓶统统扫落在地。

    “滚,都给我滚。”纪鹏嘶吼着,将屋内的陪酒小姐都赶了出去。而周鸿与盛西慕两人坐在角落,看着他疯狂,看着他堕落,好似在看着一场闹剧。

    发泄之后,纪鹏跌坐在沙发上,开始抱头痛哭。“你们是不是也觉得我自作自受?”

    “是。”周鸿倒是很不客气的回了一个字。

    身旁盛西慕瞪了他一眼,示意他管好自己的嘴。若在刺激下去,纪鹏不疯才怪。“我离开才几个月的功夫,你和王媛怎么就搞到一起了,究竟怎么回事?”

    纪鹏大概也哭累了,无力的瘫靠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上,开始回忆这几个月的经历。

    遇见王媛是一次偶然,那天他在公司加班到深夜,要离开时,发现公司走廊尽头的灯居然还亮着,这个时间公司的其他员工应该都下班了才是。他好奇的走过去,才发现走廊尽头的窗边,一个娇弱的身影窝在角落里哭泣。她身上穿着公司清洁部的员工服。

    “你,怎么了?”纪鹏蹙眉问道。然后,只见消瘦的双肩停止了颤动,她扬起小脸,脸上挂着泪水。她长的不错,又是这副梨花带雨的模样,更是我见犹怜。

    “你,你是王媛?你怎么在这里?”纪鹏吃惊道。他与王媛不熟,只是打过几个照面而已。

    “对,对不起,纪总,我不是故意的。”王媛用力的抹掉脸上的泪,慌张的起身,想要离开,在经过纪鹏身边时,却被他一把扯住。男人的自尊,一向不允许女人对他的无视。

    “王媛,我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王媛被他握住手腕,也无法挣脱,便一直低着头不吭声。她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十分懂得如何挑起男人的好奇心与求知欲。

    “你不说是不是?即便你不说我一样也可以查出来,你别忘了,这是我的公司。”纪鹏冷哼着丢下一句。而他的话似乎激怒了她,她开始用力的挣扎,片刻的功夫,手腕上就留下一道深深的红印子。

    “你要我说什么?难道纪总没听到,也没看到吗?王家败了,我爸死在了监狱里,我已经家破人亡了,四处找工作碰壁,我王媛,堂堂剑桥留学生居然沦落到在这里当清洁工。纪鹏,纪总裁,你还要我说什么?”王媛仰头望着他,一副倔强的模样,但泪珠却顺着眼帘不停滑落。

    纪鹏看着她,有片刻的呆愣,刚想说些什么,却被王媛再次打断。“我……”

    “如果没有别的事,我该下班了。如果纪总也像其他人一样,想侮辱我,那请你明天再来,我今天很累。”王媛说完,用尽全力的挣脱开他钳制,向长廊的另一头跑去。

    纪鹏看着她纤弱的背影,突然觉得她真的很可怜。难怪她深更半夜躲在这里哭,只怕没少受人欺凌。落难千金的日子,他知道一定不好过。心中某个地方突然就柔软了一下。而男人对女人的感情,很多时候是从怜悯开始。如果纪鹏足够聪明,就应该立即终止不该有的冲动,但他却放任了它肆意的生长。

    第二日,他从人事部调出王媛的档案,没想到她真的是剑桥的研究生。并且,在校期间,品学兼优,是难得的才女。而纪鹏同样毕业于剑桥大学,他们居然还是校友。而王媛在商场中的表现,他也多少有耳闻,很雷厉风行的一个商业女强人,在他公司做清洁工的确是可惜了,他认为王媛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所以将他调到了秘书部,做他的助理。

    这样的机遇对于王媛来说几乎是一步登天,她很珍惜这个机会,并且,一直表现的十分突出。她陪纪鹏出席各种场合,应酬的手段层出不穷,连纪鹏都不得不叹服。

    那次两人从政府要员手中拿下了一个大单,王媛喝的烂醉如泥,纪鹏也好不了多少,两人兴奋的过了头,开车到纪鹏郊外的度假别墅继续庆祝。他们相依偎着坐在户外游泳池边,手中各自握着酒杯。

    “干杯。今天能顺利签下合同,你功不可没。”纪鹏笑着,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