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05章 香水儿味儿

    而王媛仰着头,看向头顶清冷月光,唇角扬起一抹苦笑。她并没有喝酒,反而将酒杯放在了一旁。“真庆幸,我还有这点价值。我爸出事之后,赵市大大小小上百家公司我都应聘过,却没有一个人敢用我。他们都怕盛西慕,纪鹏,难道你不怕吗?”

    “他又不会吃人,我怕他做什么!”纪鹏不以为意的一笑。

    王媛似乎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双臂环胸,身体微微的发颤着。“不,他的确很可怕。他可以毫无预兆的将王家摧毁,理由只是为了取消我们之间的婚约。其实,只要他说不想,我就会放手的,我王媛并不是纠缠的女人,他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要那样对我?我只是爱他而已,我又做错了什么!”

    她哭得很伤心,纪鹏下意识的将她揽在怀中,让她的头靠在自己肩膀。“你现在还爱他吗?”

    王媛哭着摇头,扬起一张俏脸的脸蛋,泪珠缓缓而落,月光下的女人的确很美,而美丽的女人对于男人来说总是一种诱.惑。“不爱了,我现在爱你,可是,这同样是一种错误。”

    王媛很会利用自己的优势,她的楚楚动人的确成功引.诱了纪鹏。他低头吻住她柔软的双唇,吻得不可开交,或许是酒精点燃了情.欲。他无法满足于一个吻,所以翻身将她压倒在身下。之后的事发生的太顺理成章。他将她抱进别墅,两人滚倒在大床上,一夜缠绵。

    一夜宿醉后,头疼的厉害,第二天清晨,纪鹏是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的,他老婆在电话那端质问他为何一夜未归。纪鹏的大脑一下子就清醒了,看着身边赤.裸沉睡的王媛,他说不出的懊恼。他结婚之后,虽然也逢场作戏,但还是第一次做了对不起妻子的事。

    王媛也醒了过来,看他在讲电话,十分配合的保持沉默。然后,默默的起身将散落在地的衣服一件件穿回身上。她十分平静的对他说,“昨晚只是一场意外,你别太在意。”她虽然说得平静,却一直哭着。纪鹏更是内疚不已,但同时也松了一口气。王媛不纠缠总是好的,至少不会影响到他的婚姻。他和妻子妮子是青梅竹马,十几年的情分,那才是他爱的女人,他绝不可能为了王媛离婚。

    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王媛依旧做他的助理,工作出色,两人谁也没再提起过那晚的事儿。但事情一旦有了第一次,就无法控制第二次,第三次的发生。那天他和妮子大吵了一架,理由永远是因为孩子,妮子拼事业,又怕影响身材,一直不肯给纪鹏生个孩子。眼见着身边发小一个个的都当了爹,他哪儿能不急。可妮子就是死活不同意,他无计可施,将家里的避孕药换成了维生素,被妮子发现后,两人吵得不可开交。

    纪鹏在妮子那里受了气,自然而然的到王媛那里去寻求安慰,两个人不知怎么就又滚了床单。并且,这道门一旦被推开,便再也关不上了。直到有一天,王媛拿着报告单告诉他,怀了他的孩子,纪鹏才彻底懵了。

    王媛毫无商量的要求他负责,但纪鹏是不可能为了她离婚的。且不说他舍不得家里的老婆,即便是离婚了,他也绝不可能娶王媛。她毕竟做过盛西慕的女人,他和她睡几觉倒也没什么,但若是真娶了她,还不得被世人嘲笑死。

    纪鹏答应给她一笔钱,让她将肚子里的孩子打掉。但王媛说什么都不同意,两人就一直僵持着。但不知怎么,妮子居然知道了纪鹏和王媛之间的事儿,妮子也是个骄傲的女人,她容不得自己的婚姻中有一粒沙子。她向纪鹏提出离婚,并且很快搬出了纪家。

    纪鹏厚着脸皮去道歉,每一次都被拒之门外。她根本就不给他解释的机会,更别说是原谅。

    昨儿是纪鹏生日,妮子寄来一个邮包,里面是一张化验报告,和一个玻璃器皿。报告上显示妮子怀孕两个月了,后面附带着一张终止妊娠书,而玻璃器皿中是一个两个月大的胎囊。妮子怀孕了没有告诉他,并且无声无息的将孩子给打掉了。她这次是做绝了。而纪鹏当时就崩溃了。

    “那时候就觉得她挺可怜的,一个瘦弱的女人躲在洗手间里清洗马桶。后来知道她是我同校的学妹,我只是同情心泛滥的想要照顾她。”纪鹏苦笑,伸手又拿起一碰酒,猛灌了下去。

    周鸿嘻哈的笑着,也不阻拦,还在一旁说着风凉话,“是啊,本来只是照顾,可谁曾想照顾着,就照顾到床上去了,王媛是什么女人啊,心机深沉,手段狠辣,西慕费了多少力气才将她甩开,你居然不怕死的自己贴上去。”

    周鸿最近一直看纪鹏不顺眼,他们这些人平日无论如何胡闹,却都有个限度的,兄弟的女人,他们一向不碰。当初的傅继霖与盛鸿江不就是为了一个女人反目成仇吗!

    “我知道你们一定觉得我自作自受,我现在老婆也走了,孩子也没了,我tmd也得到报应了,你们能不能别再往伤口上撒盐。”纪鹏握住酒瓶,咕嘟咕嘟的猛灌了几口。

    盛西慕慵散的靠坐在真皮沙发上,屋内弥散的欢.爱气息让他下意识的蹙眉,“纪鹏,你找我们来不会是让我们看你如何颓废吧?如果没其他事儿,我可不奉陪了,夏言和乐乐还等着我回家。”盛西慕说罢,真的拎起一旁外套打算离开。

    这一下纪鹏终于有些急了,砰地一声将酒瓶砸在桌面上,“盛西慕,盛长官,你名字我约你们来是为什么,何必还要刻意回避,难道我们这么多年的情意,你真要我低声下气的求你,才肯施以援手吗?”

    “纪鹏,你小子tmd还记得我们这么多年的情意啊,你若是记得,就不该沾染王媛。我们的规矩你又不是不懂,我看你是饥不择食了。”周鸿愤愤然的回了句。

    纪鹏是真的逼没辙了,扬手狠狠甩了自己一巴掌,“我tmd就是混蛋,现在你们解气了吧。”

    周鸿哼哼了声,盛西慕依旧不以为意。“说吧,究竟想让我们做什么?”

    “王媛那女人现在闹得不可开交,我真的拿她没辙了,帮我解决掉这个麻烦。”纪鹏压低了头,淡声说道。

    “嗯,倒不是什么太棘手的事。”盛西慕哼笑了声,转瞬又道,“可我为什么要帮你?言言若是知道我又搅合进王媛的事情,定要跟我没完。”

    纪鹏自然知道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何况,他惹出的烂摊子,也没有让盛西慕平白给他收拾残局的道理。“条件任你开。”

    盛西慕含笑,随意的把玩着手中打火机,噼啪的几声脆响后,黄色火苗随意的跳跃着。“纪总手里不是有块地正要开工吗,我瞧着那块地不错,就是不知纪总舍得割爱?”

    纪鹏微愣了半响,唇角扬了一抹嘲弄,他倒是忽略了,盛西慕是什么人啊,只怕他找上他的时候,盛西慕就已经派人查清了事情始末,刚刚不过是在他这儿装傻充愣。那块地的价值如今已上亿,后期增长值更是无法估量,盛西慕这无疑是趁火打劫,但那又能如何,即便他现在要他的全部家当,纪鹏也得点头。

    “行啊,只要王媛不再找我麻烦,那块地就是盛长官的。”纪鹏说完,拎起衣服便走了出去。屋内只余下盛西慕与周鸿二人。

    “你要那块地干嘛?你们盛氏又不擅长房地产开发。”周鸿不解的问道。

    “嗯,夏言擅长,她整日无所事事的,给她找点事儿做也好,工程一开工,至少一两年的时间,她无法离开赵市。”盛西慕哼笑,啪的一声将打火机摔在桌面上,拿起外套向外走去,手刚搭上门把,又回头补了句,“今儿的账你结。”

    “凭什么啊!小爷这又是招谁惹谁了。”周鸿不满的嘀咕着。倒不是他怕花钱,而是家中所有现金卡都上缴给刘芸,他手中只有一张信用卡,并且还是与刘芸手机绑定,他在这种地方消费,刘芸知道并不会说什么,她一向喜欢将事情藏在心里,但就因为这样,他只会更心疼她。

    盛西慕开车先去了不远处他名下的一间公寓,洗净了一身烟酒味儿后,才敢回家。推开别墅大门,夏言抱着乐乐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乐乐津津有味的看着动画片,不是的在夏言耳边低语几句,也不知说了什么开心的事,母子二人笑作一团,当真是一副温暖的画面,让盛西慕看的移不开视线。

    “爸爸,你回来啦。”乐乐听到玄关处的响动,快速跳下沙发,小跑着扑入盛西慕怀中。盛西慕将他胖乎乎的身体拎起来,抱着他走回沙发旁。

    “今天回来这么晚?”夏言笑着问道,递给他一杯温热的茶。

    “嗯,辖区开会,所以晚了。你们晚饭吃的什么?”盛西慕温声询问。

    “妈妈做了我最喜欢吃的香辣蟹。”乐乐嘟起小嘴巴,笑嘻嘻的回答。

    “是吗?那有没有给爸爸留啊?”盛西慕笑着,吻了吻孩子的小脸蛋。父子二人在沙发上闹了一阵子后,盛西慕才抱着乐乐回房,将小东西哄睡之后,他才回到自己房间。恰巧夏言从浴室中走出来,用毛巾擦拭着湿漉的发梢。盛西慕十分自然的从她手中接过毛巾,动作温柔的替她擦拭长发。

    “你晚上究竟去哪儿了?”夏言坐在梳妆镜前,再次询问,“少在我面前打官腔,一进门我就问道你身上沐浴露的味道,若是在辖区开会,用得着费心思的掩饰吗?”

    盛西慕手上动作微顿了下,而后摇头失笑,“什么都瞒不过你,言言,有时候女人太聪明也不是件好事。”

    她仰头望向他,眸色带着几分不满,“哦?按你这么说,女人就应该傻傻的被男人骗吗?”

    盛西慕笑的越发慵懒,伸臂从背后抱住她,将下巴抵在她肩头,深吸了一口她发间馨香。“太聪明的女人会让男人觉得累。我的确是有心隐瞒,但有时善意的谎言只是因为太在乎。”

    夏言随意的一笑,显然并不以为然。“不想说也无妨,我不太感兴趣。”

    盛西慕打横将她抱起,放在了柔软的大床上,覆身压了下去,“和周鸿纪鹏在皇朝万豪小坐了一会儿,纪鹏最近惹了写麻烦,心情不太好。”他避重就轻的回答。

    夏言却蹙了眉心,又问,“你喝酒了?吸烟了?还是两样都犯了?”

    盛西慕自知理亏,不敢再争辩,态度良好的讨饶道,“老婆,我下次不敢了,就一次,原谅我好不好?”

    “走开,别以为嬉皮笑脸的我就会原谅你。”夏言拍了下他不安分的手掌,躺倒在床上,背转过身不去理会他。但盛长官的脸皮早已修炼到一定的厚度,他笑着将她拥在怀中,手掌轻车熟路的滑入她领口,触摸上一侧的柔软。不轻不重的力道,让夏言下意识的嘤咛。

    “别闹,我累了,早点睡吧。”夏言被迫转过身,抬眸迎视他深邃的墨眸,却在他眸中看到跳动的火焰。

    “没关系,你睡你的,我做我的,言言,我没让你配合。”盛西慕含糊的呢喃,唇游走在她胸口的肌肤之上,引来夏言一阵阵的轻颤。

    不过片刻的功夫,身上碍人的衣物便被他扯落,丢在床下,他紧压着她柔软的身体,扯住她双腿,环在自己腰身,身下火热的坚.挺蓄势待发,只等待着寻找湿润之处,发泄隐忍之久的欲.望,但他这次并没有太过急迫,火热的间断在她花穴的入口处反复流连,夏言被他挑逗的浑身燥热难耐,她微弓起身体,向他逐渐靠近。

    “盛西慕,你,你故意折磨我。”夏言气喘吁吁,涨红了小脸,伸手握住他滚烫的坚.挺,抵在自己潮湿之处。而后双臂攀上他颈项,身体向他依靠,让他的炙热顺力缓慢进入她身体。两人同时发出满足的低吟,他反客为主的将她推倒在床榻,按住她消瘦的双肩,邪魅低笑。

    “言言,就这么迫不及待?”

    她看着他,眸中璀璨星光盈动,一副极委屈的模样。盛西慕自然受不住她这种无形的引诱,心痒难耐,停留在她湿热体内的坚.挺更是无法隐忍的律动起来,深入浅出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依然疯狂。

    而就在他忘我驰骋之时,夏言突然弓起身体,身下扭动着,避开他的冲刺。突然脱离出柔软湿润的花穴,盛西慕心头顿时空了下来,有些失控的将她死死按在身下,力道带着蛮横。

    “痛,好痛,西慕,放开我。”夏言突然呼痛出声,身体弓在一起,萎缩成一团。眸中浮动着盈盈泪光。盛西慕突然清醒,见她眸中含泪,如同一盆冷水从头浇下来,瞬间清醒。他即刻放开她,小心翼翼的查看她是否被弄伤了。只见夏言细嫩的手腕肌肤已然勒出一道红痕。

    “言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盛西慕心疼的吻着她白皙的手腕,眸中尽是疼惜之色。盛西慕有过很多女人,与他们欢爱不过是纯粹生理上的发泄。只有面对夏言的时候,才会情难自控。这小妮子是故意在关键时刻喊停,本来是想惩罚他,没想到他那时被情.欲所控,一时间失了分寸,反而伤了她。

    夏言被他轻拥在怀中,他已不敢再轻举妄动,赤裸的肌肤依旧紧紧的想贴着,盛西慕身下坚.挺尚未得到发泄,依旧滚烫火热,而拥在怀中的娇躯却太过脆弱,他不敢再用强。如此的隐忍对于他来说无疑是一种折磨。

    夏言与他赤.裸相对,微微眯起美眸,指尖却随意划过他喉咙,逐渐向下游走,一路经过他平坦的腹部,最终停留在滚烫的源头,指尖调皮的在硬.挺之上跳跃,夏言唇角含着玩味的笑,显然是在故意挑衅。“西慕,你现在是不是很难受?”她仰头看他,无辜的眨着眼睛,纤长的睫毛轻颤,扫过他脸庞的肌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