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06章 别再见她

    盛西慕闷哼一声,一把擒住她不安分的小手。“尹夏言,不想再继续,就给我安分点儿。否则,我可不保证会不会再伤害到你。”

    “其实,继续好像也不错。”夏言调皮的笑着,天真中又混合着妖冶。她简直就是个妖精,定要折磨的他身心皆痛才肯罢手。

    他突然翻身而起,再次将她紧压在身下。有些蛮横的扳开她双腿,一.挺.而.入,而伴随着的又是夏言怯怯的低泣声,“不要,好痛啊。”

    盛西慕顿时又僵住了身体,不敢继续,又不忍抽出,这简直是眼中极痛苦的折磨。“言言,忍耐一下好不好,很快就会过去的。”他低头吻住她娇嫩的唇片,不住的低喃,声音暗哑的厉害,显然已经隐忍到极致。

    而身下女子轻轻眨了几下眼,透出几分狡黠的笑靥,“西慕,你好像很难受?”

    “尹夏言!你给我等着。”盛西慕终于发现这丫头是故意整他,他用力按住她肩膀,身下开始疯狂的驰骋。在她身体中发泄了一次不够,又抱入浴室中卷土重来,夏言抵不过他的索求无度,到后来哀求声不断,而他惘若未闻,毫无顾忌的要着她身体。最后,看着她在他身下昏厥过去。

    温热的水柱冲洗着两人粘稠的身体,他轻拥着她柔软温热的身体,眸光温柔如水,好似拥着是他的全世界一样。他将她轻放在床榻上,刚取了睡衣,准备为她穿上,转身却见夏言不知何时睁开了一双眸子。

    “这么快就行了?看来应该还可以继续。”他邪魅的笑着,作势要将她扑到,夏言吓得不轻,裹着被子踉跄后退,躲到床角。

    “不,不要,我没力气了。”夏言怯生生的看向他,这次眸中都是无助,再没了戏谑玩味。她算是懂得了,在床上挑衅男人是一件多么不明智的选择。

    盛西慕笑着,连人带被一起拥入怀中。“今天先放过你,若再有下次,可没这么便宜了。我准让你三天下不了床。”

    夏言被他困在胸膛,面颊羞得通红。“衣服给我。”

    “其实,就这样睡好像也不错。听说裸睡有助于睡眠,要不我们今儿也事实?”他笑的越发邪魅了。

    “盛西慕!”夏言怒冲冲的喊了一声,用力扯过他手中的睡衣,看样子他是肯定不会回避,只好红着脸在他面前换衣,自然,盛西慕是不会安分的,不时的借机抚摸她身体。

    穿上睡衣之后,夏言起身下床。却被盛西慕拉住手臂,他以为她是真的恼了。“言言。”

    “你不是没吃饭吗?我去将饭菜热热给你,总不能饿着肚子过夜。”夏言回了句,用力想要甩开他手臂。出去敢场子,只怕就是喝酒了,哪儿还能吃饱肚子。

    盛西慕并未放开她的手,而是跟随着她一起向楼下餐厅走去。“老婆,就知道你最心疼我,一会儿我吃饱了,再好好疼你。”

    夏言瞪他一眼,并未还口。

    夏言将晚饭中留出的香辣蟹重新翻炒了一边,又热了些米饭给他,盛西慕坐在餐桌旁,吃的津津有味。突然意识到,有家的感觉竟然是这样的,他多久没吃过一顿热乎的夜宵了,每次应酬回来,灌了一肚子的酒,吐空之后,也只能饿着肚子入睡。

    “言言,有你真好。”他放下碗筷,突然握住她的手。神情极为认真专注。夏言娇嗔一笑,羞怯的甩开他的钳制。

    “吃饱了就睡吧,明天你还要去辖区呢。”夏言说完,起身向楼上走去,却突然被他从后缠住。

    “老婆,我们结婚吧。”盛西慕将头靠在她耳侧,带着几分渴求。

    夏言笑着推开他,“你也知道我们还没结婚啊,所以‘老婆’这两个字不要乱叫。”

    “言言。”盛西慕眸色微沉,神情有些受伤。“言言,你究竟何时才肯答应我?乐乐都快四岁了,难道等他长大了,我们还在未婚同居?”

    夏言微蹙了眉心,微叹道,“这些天我也考虑过,其实,我爸说的对,相爱是两个人的事,但结婚却是两个家庭的事,所以,等得到我爸爸和盛部长的首肯,我们在考虑结婚的事儿吧。”

    盛西慕被她气得险些背过气去,他盛西慕从未想过有一天居然沦落到这个境地,他求婚居然被毫无犹豫的拒绝,这丫头就不会给他留点情面。他这些日子是对她是宠着护着,就差打板供起来了。他强求过什么?他不过是想要一个名分而已,想要一纸婚书,让他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在她身边,难道这也是奢望吗!

    虽然拥着她柔软馨香的身体,但盛西慕却是一夜无眠。

    ……

    纪鹏那边逼得紧,盛西慕也着实没有什么耐心对待王媛那种女人,他找来林进,简单的交代了几句,让他自行处理。对付王媛这种人,越是利落干脆的方法,越是有效,她敢肆无忌惮的要挟纪鹏,不就是拿捏住纪鹏心软的弱点吗。

    在动手之前,盛西慕问纪鹏,是否想要留住王媛肚子里的孩子,纪鹏的确犹豫了,但短暂的迟疑后,他还是斩钉截铁的说了句,“不要。”他的确有些不舍,但他并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私生子,他不可能离婚,那么,妮子将来要如何面对这个多出的孩子?那只会成为埋在他们之间的定时炸弹。

    林进先是查了王媛的病例,却意外的发现王媛因为月份过大而强行引产,导致身体受损严重,很可能终身不孕,那么,她又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怀了纪鹏的孩子?这的确是十分可疑的。

    对于王媛,盛西慕深知用钱只怕无法打发,对付恶人,最有效的方式就是以恶制恶。他命人将她捆绑,直接送去了一家私人医院,无论王媛的身孕是真是假,都要在医院验个究竟。若是真的,盛西慕会直接让人强行拿掉,若是假的更好,倒是省了更多的麻烦。

    王媛是被捆绑着拖了进来,嘴巴上封着胶带,双手被捆绑着,两个穿着黑衣的男人直接将她丢在墙角,自然不会有怜香惜玉的心思。她忐忑的靠在角落,睁大了一双惊恐的双眼,战战兢兢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口中不停发出呜咽声。

    没过多久,房门被人推开,盛西慕在林进等人的陪同下走了进来,他悠哉的坐在软椅上,吩咐两个保镖。“将她解开。”

    王媛刚被解开束缚,便歇斯底里的尖叫着。“盛西慕,你究竟想做什么!王家已经被你毁了,你还不放过我吗?我又是哪里得罪了你,你要这样对我?”歇斯底里的嘶喊之后,她反而平静了,目光死死盯着盛西慕,而后笑了起来,“盛长官不会是对我旧情难忘吧,怎么?你的小公主满足不了你了?”

    盛西慕眉心蹙起,厌恶的冷哼了声,“王媛,你还真会自作多情。”

    “那你抓我来做什么?我可没再招惹你。”王媛转动了下手腕,才发现腕间都是勒出的红痕。

    “你是没招惹我,但你招惹了纪鹏。你在上流社会的时间不短,难道不懂得这个圈子的规矩?”盛西慕轻笑,从兜中掏出一支烟,噼啪的火光之后,他刚点燃烟蒂吸了一口,似乎想到什么,又丢在脚下踩灭。

    王媛脸色变了几分,但还是故作镇定着,“盛长官也来趟这趟浑水吗?我的确是跟了纪鹏,但那又怎么样,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我想跟着谁是我的自由,我一个女人,总要找个依靠,难道盛长官绝情到连一条活路也不给我?”

    “其实,你的死活的确跟我一点儿关系也没有。”盛西慕随随的笑着,随意的把玩着手指,缓声又道,“只能怪你运气不好,找上了纪鹏。那小子是妻管严,现在家里老婆发威了,他只能迫不及待的将你解决掉。”

    王媛几乎是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不停的摇头,“不,不可能的,我怀了他的孩子,他不可能不要我。”

    “孩子?”盛西慕蹙眉,“我记得你上次流产伤了身体,难道医生没对你说过,你这辈子都怀不了孩子了吗?”盛西慕说完,对身后微招了下手,很快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身后跟随着几个护士。都带着医疗器械与化验用具。

    “王媛,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你究竟有没有孩子,让医生检查一下就知道了。”盛西慕说完,起身走了出去。他站在门口,高大的身体慵懒的靠在窗口,房门内不时传来女人不停挣扎的惊恐尖叫声。过了许久,声音才逐渐消失。房门被人从内推开,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出来,递出一张检验报告。

    “盛长官,这位小姐并没有怀孕。”

    “嗯。”盛西慕淡应了声,结果似乎没有丝毫意外。他拨通了电话给纪鹏,告诉他王媛并没有怀孕。电话那端的纪鹏十分气愤,被女人玩在股掌之间的感觉自然不好受。但同时他也松了口气,王媛没有怀孕,倒省下了很多麻烦。

    挂断了电话后,盛西慕再次走进房间,此时,王媛双臂环胸,战战兢兢的坐在角落里,戒备的看着他。“你,你还想怎样?”

    “你没怀孕的事儿,我已经告诉纪鹏了,现在你也没什么能威胁他的。”盛西慕说完,抽了张支票递到她面前,数额足以让她过完下半辈子。“我也不想将事情做绝了,如果你足够聪明,就拿着钱消失,这样对谁都好。”

    王媛看着他,僵持了片刻后,才从他手中接过那张支票。

    盛西慕哼笑一声,笑靥中带着几分讥讽。然后,决然的转身,吝啬的不肯再看她一眼。

    离开私人医院时,时间尚早,盛西慕便开车去接乐乐放学,车子刚停在幼儿园门口,便见到不远处,乐乐扑入夏言怀中。夏言卸下他肩膀上的小书包,牵着宝贝的小手向外走,盛西慕推门下车,宝宝眼尖的很,第一时间看到了盛西慕及他那辆耀眼的大奔车。

    “爸爸!”宝贝挣脱夏言的手,扑向了盛西慕的方向,盛西慕蹲身,伸出手臂将小东西纳入怀中,夏言随后走了过来,脸上含着淡淡的笑。

    “你怎么来了?”

    “出去办事,提前回来了,就想着来接你和乐乐。”盛西慕笑着,将乐乐抱入副驾驶的位置。夏言也推开后车门坐了进去。

    盛西慕转动钥匙,发动引擎,车子驶出去,但车速并不快,一般乐乐在车上的时候,盛西慕的车都会开的很平稳。

    乐乐坐在副驾驶上并不安分,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给盛西慕讲班级中发生的趣事,说绘画老师穿的短裙很风情,说英语老师新交了男朋友,语文老师的孩子下个月结婚。

    “现在幼儿园的小东西都谈论这些?是不是有点儿早熟了?”盛西慕一边开车,一边透过后视镜探寻的看向夏言。

    夏言摇头失笑,“现在的孩子跟我们那时候可不一样。你不知道吧,前两天,还有小女孩送你儿子巧克力呢。说是情人节礼物。”

    “呦,我家宝贝这么抢手啊。”盛西慕笑着,用手揉了揉宝贝的头。

    而乐乐却突然蹙起了眉心,小鼻子用力的在他外套上嗅了嗅。“爸爸,你身上怎么有香水味儿呢?”

    盛西慕微愣,目光下意识的探向后面的夏言。他怎么忘记了,王媛身上一向都喷着浓重的香水。他并未留意,但乐乐的鼻子却十分敏感。

    透过后视镜,盛西慕看到夏言面容依旧平静,唇角笑靥淡淡,但眸光却冷黯了下来。

    车子一路驶入别墅,夏言率先下车,盛西慕牵着乐乐一起下车,小东西好像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一直耷拉着小脑袋,低声询问,“爸爸,妈妈是不是生气了?”

    “没有。”盛西慕笑着回了句,俊颜上却满是无奈。

    夏言脱下外套,扎上围裙走进厨房,不多时里面便传来饭菜的香味。有盛西慕父子喜欢的海鲜,昨天是香辣蟹,今天就是多宝鱼,几乎天天不重样。倒是将盛西慕的胃口养刁了。

    餐桌上的气氛格外的沉寂。乐乐识趣的低头扒饭,夏言给他挑着鱼刺,将雪白的鱼肉放入他碗中。她安静的重复着同一个动作,默不出声。盛西慕小心翼翼的吃饭,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一顿饭,吃的食不知味。

    饭后,夏言给乐乐洗了澡,将他哄睡之后才从儿童房中走出来。她刚关上了乐乐的房门,一双手臂就从身后缠了上来。也不知道他站在走廊中等了多久,身体都是冰凉的了。

    “言言,真的生气了?我主动交代好不好?”

    “回房再说吧。”夏言淡漠着一张脸,向卧房走去。盛西慕紧跟在后面,唇角不着痕迹的勾起笑。只要还肯回房,就证明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

    卧房中,夏言坐在床边,盛西慕半跪在她面前,手臂搭在她膝盖上,脸上挂着讨好的笑。

    “你身上的香水味儿,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王媛的吧。”夏言平淡问道。

    盛西慕哼哼了声,心想这对母子都是属狗的吗?鼻子可真够灵的。“嗯。”他点了下头,倒也没想继续隐瞒。“我今天的确见了王媛,但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纪鹏。”

    “纪鹏?xx集团的纪总?”夏言皱眉问道。

    “嗯。他是我发小。我们在灾区的时候,他不知道怎么就和王媛搞在一起了,现在弄得老婆也跑了,孩子也没了,整天借酒买醉,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我也不能见死不救是不是?”盛西慕牵住夏言的手,不停的摇晃着,大有撒娇的意味。

    夏言微眯了眸子,与他对视了半响,将他眸中一片坦然,便也没继续追问什么。毕竟两人经历了太多,若是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又如何能携手面对风雨。“坐下吧,我信你。”夏言淡声说了句,伸手拍了下身旁的位置。

    盛西慕笑着起身,坐回夏言身侧,手臂顺势缠上她腰肢,“言言,下次能不能不罚跪啊,好歹我也是一辖署之长吧,传出去多让人笑话。”

    “没人逼你啊。”夏言眨着一双无辜的眼看着他。

    盛西慕讪讪的抹了下鼻子,闷声嘀咕了句,“只要你高兴,怎么着都成。”

    夏言得逞的一笑,翻身躺在床上。盛西慕踢掉脚上的拖鞋,跟着钻进被子里。他关了头顶的壁灯,屋内瞬时陷入一片黑暗。而黑暗中,他温热的手掌顺着夏言玲珑有致的身体抚摸着,唇扑捉上她胸口的柔软,用牙齿啃咬着敏感的凸起。夏言嘤咛了一声,用力将他的头推出胸口。

    “别碰我,盛西慕,我可没说原谅你了。自己一边儿躺着去。”

    “言言,我都承认错误了,得理不饶人可不是什么好习惯。”黑暗中传来盛西慕邪气的笑,伴随着凌乱的喘息。他话音未落,人再次扑了上来,将夏言压在身下,不等她挣扎,已经扯掉了她底.裤,将炙热的坚.挺挤入她狭小紧致的花穴中。

    夏言闷哼一声,双手抓紧他肩膀皮肉,指尖遽然收紧。毫无前戏的进入,伴随着微微的刺痛。而紧压在身上的男人并没有迫切的索取,一双薄唇亲吻着她柔软的唇片,舌尖探入,纠缠上她的小舌。感觉到她的身体本能的湿润,才开始放肆的律动。

    “西慕,西慕。”她急促的喘息,不停的呢喃着他的名字。

    “我在,言言,你要我,是吗?”盛西慕邪魅的扬着唇角,手掌托起她小巧的下巴,深深的拥吻着她。

    夏言被他折磨的欲.火.焚.身,双臂紧缠住他颈项,忘情的吟偶着。“西慕,别再见她,我会伤心……”她含糊不清的呢喃着。

    “好。”盛西慕笑着,咬上她小巧的耳垂,含着敏感的耳珠。

    夜夜纠缠,夏言每天清晨醒来,周身都像要散架了一样的痛着,而他却是神清气爽,夏言非常好奇这个男人究竟哪儿来这么多的精力。有几次,她看着他失神,盛西慕就会凑过来问,“言言,是不是觉得我很好看?”

    夏言就会不解的问上一句,“盛西慕,你不累吗?”

    “言言,是你身子嬴弱,太不经折腾,以后我每晚陪着你‘运动’,慢慢就会适应了。”盛西慕暧昧的笑,低头在她唇角偷了个香吻。

    早晨吃过早饭,盛西慕开车送乐乐上幼儿园,然后在顺路送夏言上班。离开前,他一定要索要离别吻,才会放开她。又一次夏言早晨有个晨会,赶时间居然忘了这茬,没想到他居然追了过来,就在公司大门口,众目睽睽之下,吻了她。弄得夏言几天都抬不起头来。

    “哎呦,尹总今天气色不错啊,昨儿又被盛长官安抚了?”一进门,林岚就笑着迎了上来。

    夏言脸颊一红,“林岚姐,你只会取笑我。”

    “我说的可都是实话,你敢说昨儿晚上没和盛西慕做运动?现在满公司的人都知道尹总的甜蜜事儿,我看你们好事也将近了吧。”林岚一向心直口快,想什么说什么,无所顾忌。

    夏言耳根子都要红透了,脱了外套挂在一旁的衣架上。“哪儿有你说的那么容易。两个老头子一个比一个倔强,想让他们点头,比登天还难。”夏言的语气中带着些许的无奈。

    林岚不以为意的耸肩,“结不结婚不就差那么一张纸吗,只要你们相爱,那张纸也没什么重要的。何况,你们还有乐乐,只要有孩子在,老人早晚是要点头的。”

    “但愿如此吧。”夏言淡笑着回了句,坐到办公桌旁,翻开一本文件,认真的看了起来。“明天有一个新项目就要竞标了,标书准备的如何了?”夏言淡声询问道。

    “还差一点儿收尾工作,我今天加班会做完的。”林岚回了句。

    “没关系,我来做吧。前些日子我不在,笑恩姐怀孕又不能操劳,辛苦你了。”夏言笑着说道。

    “还算你有良心,那交给你了。”林岚笑着,倒也不客气。前一阵子公司就她一个人守着,天天加班,家里老公和孩子都要闹革命了。

    “笑恩姐下个月就是预产期了吧?”夏言又问。

    “嗯。”林岚点头,“也不知道准备什么礼物,顾家什么都不缺,但我们总要表示下心意。”

    夏言抬眸,唇角扬起微微的弧度,“我在金店定了个平安锁,改日你去探望笑恩姐的时候,顺便帮我带过去。”

    “好。”林岚拉长了语调,笑着推门走了出去。

    夏言加班一直到深夜,盛西慕打了几次电话来催,态度一次不一次不耐烦了。最后干脆要开车去公司接她。

    “别使性子了,怎么能留乐乐一个人在家?我马上就整理完了,一个小时后保证到家。”夏言笑着,声音中却难掩疲惫。

    “嗯,好吧,我只等你一个小时,若再不回来我就去你公司抓人了。”盛西慕霸道的说完,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夏言看着不停传出嘟嘟忙音的话筒,无奈失笑。她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结束了手上的工作,关了电脑和灯,乘坐电梯向地下车库走去。时近午夜十二点,整栋大楼中空无一人,静的有些可怕。好在夏言已经习惯了这种宁静。以前因为她时常加班,林岚还给她取过两个外号,一个叫‘加班叫住’,另一个叫‘拼命三郎’。

    夏言如往常一般,走入地下车库深处,按了下车钥匙,停靠在不远处的车子,车灯亮了两下,夏言刚要走过去,而身后不知何人用力极重了她后颈,她尚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整个人便昏了过去。

    而此刻,盛西慕坐在别墅的客厅中,电视机播放着夜间新闻,但他却没有丝毫心情,眼看着落地古董钟分针与时针就要重合在十二点钟的方向,夏言依旧没有回来。他不耐烦的将遥控器丢在一旁,耐着性子又等了一会儿,当当当几声钟响后,终于挨过了约定的一个小时,但夏言却没有准时回家。

    盛西慕又火了,拿起桌上的手机,再次拨通了夏言的电话。而这一次,手机居然处于关机状态。盛西慕当时就懵了,第一反应就是夏言是不是出事儿了?但转念一想,最近又没得罪人,他们乐乐分分的过日子,自家老子那边也默许了,有盛傅两家压在那里,谁还敢不要命的动夏言。

    或许,只是她手机碰巧没电了吧。盛西慕如此想着,又拨通了夏言办公室的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想必她已经在路上了。他耐着性子又等了半个小时,但夏言依旧没有回家。这一次,盛西慕再也坐不住了,披上外套,拿起车钥匙,便走了出去。

    深夜路上的车辆稀少,盛西慕的大奔车飞速疾驶,很快便赶到了夏言公司。但整栋大楼已经空无一人了。盛西慕又去了地下车场,发现夏言的车子还在,但人却凭空消失了,这一下,他是彻底懵了。

    他强作镇定,拨通了林进的电话,简单的告诉他夏言不见了。让他赶紧派人寻找。挂断电话后,盛西慕又拨通了林笑恩的手机,因为是深夜,公司的保全室被锁住,只留了一个值班的老头,根本调不出录像。

    笑恩和顾希尧已经睡下了,但一听说夏言加班后失踪了,匆忙的赶来公司。录像是调出来了,却偏偏少了十二点前后地下车库的那一段录像。他们只看到夏言从电梯走入地下车库,之后是十分钟的黑屏,人便凭空的蒸发了。

    “会是谁做的?”顾希尧蹙眉问道。“西慕,你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会不会挟私报复?”

    盛西慕不假思索的摇头,最近辖区平静的很,他受的一等功也是在灾区用命换的,不可能得罪任何人。他已不再是当初那个莽撞而无所顾忌的盛西慕了,他有了要守护的人,行事已经变得格外低调。

    “公司呢?最近生意上与人有没有过节?”顾希尧又看向一旁笑恩。

    “没有,我一直待产,夏言又离开了一段时间,最近公司根本没接过大case,怎么可能得罪人。会不会是为财?”笑恩问道。

    “不可能,显然是有预谋的。”盛西慕跌坐在沙发上,俊脸阴霾的厉害。居然一点儿线索也没有,无论是寻仇,亦或者绑架,都应该会打电话来,或者威胁,或者勒索钱财,总该有个目的,而直到现在,什么都没有。夏言这个人就真的人间蒸发了。

    林进已经派了很多人去找,但直到天亮,依旧没有查到丝毫线索。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盛西慕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但好在还十分沉得住气,毕竟,越是紧要的关头,越是要临危不惧。

    夏言的失踪,本就乱作一团,而林笑恩偏偏又在这个时候早产了,因为夏言的事儿,她本就提心吊胆,又一夜未眠,早上也没胃口吃什么东西,一不小心在洗手间摔了一下,羊水便破了。顾希尧惊慌的将她送去医院,听说到医院不久,就生下一个小女孩,因为月里不足,孩子十分虚弱,一直放在保温箱中。

    盛西慕已经坐不住了,开车在赵市的街道上漫无目的的寻找着,虽然知道这样不过是徒劳无功,但他就是没办法什么都不做。又是一天过去了,依旧没有找到夏言的一点消息。乐乐见不到妈妈,整天不停的哭,哭的盛西慕心都乱了。

    好巧不巧傅将辖署那边又打来了电话,他是先拨通了夏言的电话,打了几次都处于关机状态,傅继霖是敏感的人,立即猜想到可能出了事儿,一个电话打到盛西慕这里,事情便再也瞒不住了。傅继霖连夜飞了过来,盛西慕去借机,傅将辖署见了他,劈头便问,“我将她交个你,才多久人就不见了,盛西慕,你连自己的女人都照顾不了,你让我怎么放心把夏言交给你!”

    傅继霖动用了所有的关系,却依旧没寻到夏言的踪迹。一向最沉稳的傅将辖署也有点儿沉不住气了,若不是乐乐一直呆在盛西慕身边,傅将辖署少不了要向他发难。

    而就在事情毫无进展之时,纪鹏的一个电话,却点燃了希望的火花。“西慕,你,你那边最近没发生什么事儿吧?”

    “你什么意思?是不是我该发生什么事儿才是正常的?”盛西慕一听这话音,就察觉出不对。

    “倒也不是,只是有件事儿,我想应该知会你一声。妮子娘家的人可能对王媛动过手,王媛那女人心胸狭隘,我怕她会去找你们的麻烦。”

    其实,这事儿就是几天前发生的,妮子受了委屈回娘家,她是刚烈的性子,发生了这种事儿,也只有离婚一条路可以选。但她家却有个整日游手好闲,又总以为自己是打抱不平的少侠弟弟。他一听姐姐受了委屈,也没知会家里人一声,带着几个哥们将王媛那小.三堵在巷子里就给轮.奸了,时候还觉得不解气,将王媛脱光了丢在公路上。

    本来王媛拿了盛西慕的钱,已经准备离开赵市,过平静的生活,结果却平白受了这种屈辱,她自然是气不过的。但更让人头疼的是,妮子的弟弟上完了人还把脏水泼到了盛西慕头上,硬说是盛长官指使的。

    妮子那弟弟虽然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倒也没傻到家,知道纪鹏有个长官朋友,打着盛长官的旗号,将来即便王媛要算账,也不会算到自己头上。

    “什么时候的事儿?你怎么才告诉我?”盛西慕一下子就火了,恨不得将纪鹏撕碎了。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了。”纪鹏战战兢兢的回了句。这事儿倒也不能怪他,妮子一直和他闹离婚,他哪里还有心思管小舅子都做了什么糊涂事。后来他在妮子家门口跪了整整一夜,妮子才算是心软原谅了他。小夫妻又腻在了一块儿,他抓着老婆想要亲热,却被妮子拒绝了,妮子告诉他孩子还在她肚子里,并没有拿掉,不过是吓唬他而已。纪鹏这边儿还没来得及高兴,他小舅子就兴高采烈的说是自己的功劳,就把怎么收拾王媛,又将事情推到盛西慕身上时,纪鹏的脸色都变了。盛西慕是什么人啊,若是知道他们算计他,还不得要了他们的命。

    纪鹏怕真出什么事儿,慌忙的拨通了盛西慕的电话,没想到就真的出事儿了。

    “纪鹏,这笔账你给我记着,如果夏言有个三长两短,你和你那个混蛋小舅子就tmd去给我陪葬。”盛西慕啪的一声将手机摔在地上,通话也同时中断。

    “去查王媛的下落,越快越好。”他抱着头,对林进沉声说了句。

    而此时,另一处,夏言正被王媛和几个小痞子锁在一间破旧的仓库中。王媛用盛西慕给她的钱雇了这几个小痞子绑架夏言,他们的手脚倒是利落,也没留下任何把柄,即便是监控录像,都一并删除了。

    这几天倒是安分,起初夏言醒来的时候,王媛看着她狰狞的笑,先是一顿拳打脚踢,之后便对她说,“盛西慕是怎么对我的,我也让你尝尝滋味。”

    她叫进来几个小痞子,对他们说,“这女人长得怎么样?今儿便宜你们几个了。”

    “哎呦,大姐,你早说还有这待遇啊。”几个小痞子看着地上的夏言,纷纷开始流口水。

    眼看着几个男人像自己逐渐靠近,夏言害怕的厉害,却必须强作镇定。她打量着几个男人,身上都是廉价的地摊货,想必是王媛随便找来的几个游手好闲的地痞无赖。她将身体蜷缩成一团靠在墙角,冷冷的看着几个男人,“你们真敢碰我?你们这位大姐想必没告诉过你们我是什么人吧?”

    几个男人果然被夏言镇住了,纷纷看向王媛,“大姐,你不是惹了什么大人物吧?看这女人的穿着,应该是个富家女,她真是你表妹?”

    王媛找他们来的时候,编排了一套说辞,说夏言是她表妹,横刀夺爱,抢了她未婚夫。所以,自己抓她,也不过是吓唬一下她而已。绝不会闹出人命。如此几个小痞子才肯收钱帮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