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07章 我想好好抱抱你

    “她表妹?”夏言哼笑,“一个贪污犯的女儿也配当我表姐?”夏言拿出气势,率先压住了场面,“看来你们是不知道,我把是傅继霖将辖署,他跺跺脚,北首府都要晃三晃,你们抓我,真是不要命了。你们这位大姐是不是也没告诉你们,我是辖区盛长官的女人?你们觉得,碰了我,还能有命吗?”

    “大姐,这怎么回事儿?”又是将辖署,又是长官的,几个小痞子吓得脚都软了。

    王媛纷纷的咬着唇,骂了句,“一群没用的东西。”她从包中甩出两叠钞票砸在几个男人身上。“都拿着钱给我滚蛋。”

    “可是,大姐,她……”几个男人僵在原地犹豫着,他们抓来了将辖署的女儿,只怕吃不了兜着走了。

    “你们怕什么,我才是主谋,有什么事儿,我一个人顶着,还想拿到钱的话,现在就给我滚。”王媛歇斯底里的嘶喊了句。

    几个小痞子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拿着钱跑了。

    王媛缓缓蹲在夏言面前,伸手抓住夏言精致的小脸,脸上都是狰狞。“尹夏言,你的确有些手腕,不过你别高兴的太早,我既然把你抓来,就没打算让你活着离开。我那么爱盛西慕,他却这么残忍的对我,我不好过,也绝不会让他好过。你不是他的心尖吗,如果你死了,他一定会痛不欲生吧,而他越痛苦,我就会越高兴。”

    王媛只出现了那么一次,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夏言逃过了被玷污的危险,但她被困在破仓库两天,终于明白了王媛所说的要她死是什么意思。原来,王媛是想将她困死在这里。这是个封闭的废旧仓库,夏言被一条粗重的锁链锁在柱子上,别说是她一个柔弱的女子,即便是大汉也绝不可能挣脱。起初的时候夏言还挣扎嘶喊过,喊哑了嗓子,却没有半点效果。这根本就是徒劳,四周静的可怕,这地方也不知被废弃了多久,根本没半个人影。

    夏言撑了四天,不吃不喝,几度昏死过去,又几度醒来。最后,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哭过几次,想到盛西慕,他们好不容易才能在一起,却又要分开,是不是命中注定他们就不该有交集,他们之间本就是错的,所以,幸福总是那样短暂,上天才会一次又一次惩罚他们。

    后来,又想起了乐乐,她的乐乐很快要过生日了,才四岁的孩子,就没有母亲,乐乐的未来会不会因为她突然的缺席而改变?她的乐乐,会抱着她,给她温暖与动力的乐乐,会给她唱《爱》的乐乐,她那么那么心疼的乐乐,真的再也无法相见了吗?

    再后来,她又想起了傅继霖,那个她一出生就缺席的父亲,那个害死她母亲的元凶,却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他说会补偿她,可惜,再也没有机会了吧。

    传说人在要死的时候会惦记最爱的人,无数身影在脑海中来回的盘旋,有尹建国,盛沐夫妻,尹夏昊,还有尹夏元与杜婧,甚至还有墨筱竹、盛鸿江,就好像放电影一样,他们的影响在脑海里快速旋转着,好像在播放着她短暂的一生。如果没有盛西慕,她的人生一定会是波澜不惊的吧,或许,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世,在尹建国夫妻的呵护下,快乐的长大,然后,在合适的年纪,找一个可靠的人嫁了。那便是另外的一种人生了。也许会错过这般轰轰烈烈的爱恋,但人生,平平淡淡才是真啊。

    好在她是锁在床边的梁柱上,废弃的仓库外,长满了杂草,夏言吃力的伸出手去扯杂草的叶子,放在口中吞咽。她不怕死,但她真的不想死,这世上还有太多的牵挂,她要为盛西慕活下去,要为乐乐活下去。

    如此,撑过了第四天,等到第五天的时候,能够到的地方,连一片草叶也没有了。她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身体瘫软的靠着柱子,仰头看着窗外天空。今天的天气真好,天空是蔚蓝色的,万里无云,她发呆的望着,但神志却越来越模糊了。眼皮开始变得沉重,无论理智如何的叫嚣挣扎着:不要睡,不要睡,一旦睡了,也许就不会再醒来。可她的头脑却还是越来越沉重。

    夏言张嘴咬在自己细嫩的手腕内侧,企图用疼痛让自己清醒,疼痛刺激着大脑,她的意识真的清醒过来,睁开眼帘去看痛楚,竟然要的血肉模糊了。但她没有哭,夏言连哭泣的力气都没有了。每留下一滴眼泪,身体中就会少一分水分。她一定要撑住,撑到盛西慕来救她。!%^*

    而另一面,盛西慕和傅继霖几乎急疯了。不仅是夏言,王媛也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根本找不到半分踪迹。这女人在商场政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的确是有些头脑与手腕的。在最关键的一刻,一通电话带来了希望的曙光。

    电话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盛西慕接通电话,电话那端传来的是王媛的声音,她尖利的笑格外刺耳。“盛长官,心爱的女人弄丢了,现在一定很心急吧?”

    “王媛,你到底将夏言弄到哪儿去了?只要你将夏言带回来,条件由你开,一切都好商量。我求你,将夏言带回来。”盛西慕虽然极恼,却还是压抑着,低声下气的恳求。

    电话那一端,王媛笑的越发放肆了,“没想到你堂堂盛长官也有低头的时候,那我让你给我跪下呢?我让你娶我呢?都办得到?”

    盛西慕沉默,脸色都铁青的,他不轻易动怒,但并不代表他可以无底线的任由着王媛挑战他的尊严。但夏言还在那女人手中,已经五天了,他甚至无法确定她的安危。“好,只要你将夏言带回来,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是吗?可惜啊,太晚了。”王媛笑着,肆意放纵。“我现在只想让她死,我就是让你痛苦,让你也尝尝失去至亲的滋味。我劝你还是不要再白费力气了,五天五夜滴水未进,你的言言现在早成为一具尸体了。祝你在她尸体发霉之前,能找到她,好好安葬。”

    王媛说完,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话筒中传来嘟嘟嘟的忙音……

    盛西慕将冰冷的手机紧握在掌心,手背之上道道青筋凸起。

    “是谁的电话?”傅继霖沉声问道。

    “王媛。”盛西慕几乎咬牙切齿的挤出两个字,将手机交给身旁林进,“用卫星定位系统跟踪这个号码。”

    林进的动作很利落,半个小时的时间,已经查到了王媛的位置,是机场,同时也查到,她此时已经坐着飞机远走高飞了。她真是精明,在上飞机的前一刻给盛西慕打电话,但也恰恰是这个电话救了夏言一命。

    “去了哪儿?”盛西慕又问。

    “美国。”跨了东西半球,王媛是要准了盛西慕不会抓到她。

    “给我继续查,我一定要抓到她!”然后碎尸万段。盛西慕手掌紧握成拳,骨节发出撞击的脆响声。“还有,将这个号码所有去过的地方都查录下来,一一盘查。”

    为了躲避盛西慕的眼线,王媛去过的地方屈指可数,其中隐蔽的地方也只有郊区一处废旧的仓库。哪里曾是一处废旧的工厂,荒废了很多年,政府一直想要重新组建,但耗资巨大,一直被搁置了。

    虽然地点确定了,但由于范围太大,想要寻找一个人并不算太容易,盛西慕调用了大批人力寻找,在日落之前,终于搜寻到夏言。她被绑在梁柱上,早已昏迷不醒,双手死死的抓着锁在身上的铁链。地上有挣扎过的痕迹,看得出,她有意识之前,曾痛苦的想要挣脱。

    “言言!”盛西慕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扑上去将她抱在怀里,他有手掌托起她的面颊,苍白的脸蛋已经退去了血色,往日里柔软红艳的唇片也干裂了,他颤抖的伸出指尖放在她鼻上,好在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那一刻,盛西慕几乎是喜极而泣的。

    “快递,把锁链砸开。”盛西慕嘶吼着,身后几个武警过来,用铁钳将铁索搅断。铁索应声而落,盛西慕一把甩开,将夏言打横抱起,大步向仓库外走去。从郊区赶到最近的中心医院,至少要一个小时的车程,但警车开道,车速提到最快,硬是在半个小时内赶到医院,医护人员早已做好了准备,夏言被送入急救室抢救。

    盛西慕眼睁睁看着夏言被推进去,尚未缓过一口气,傅继霖走过来,毫无预兆的一拳落在了侧脸上,那力道不清,盛西慕踉跄了几步,跌做在地上,后背撞上坚硬的墙壁,痛的倒吸了一口气。

    “长官!”林进匆忙的走上去,刚要上前搀扶,却被盛西慕拦住。

    “我没事儿。”他一把抹掉嘴角的血痕,单手撑着墙,吃力的重新站了起来。夏言失踪的这几日,他也几乎是不眠不休,也没正经的吃过饭,原本是凭着一股气力撑着,现在才感觉到身体的虚软。但他还是硬撑着,没让自己倒下。

    “傅将辖署,这次的事只是一场意外,您也不必发这么大的脾气,别伤了和气……”林进话未说完,却被傅继霖打断。

    “你住口,这儿还轮不到你说话。”傅继霖冷声开口,转而看向盛西慕,“将夏言交给你,就是我最大的错误。我和你说过多少次,少招惹桃花,桃花债欠多了,迟早是要还的。但你总将我的话当成耳旁风。盛西慕,你和你那个爸,本质上就没什么区别,你们姓盛的,就不能信任。”

    傅继霖也真是恼了,这些日子的提心吊胆,心脏病犯了多少次都数不清了,这种日子若再来一次,他非疯了不可。刚刚寻回的女儿,才喊了他一天爸爸,就险些一命呜呼了。王媛虽然是凶手,但盛西慕才是罪魁祸首。

    “你现在就给我滚,以后离夏言远一点儿,你们的事儿,以后再也别提了。只有我傅继霖活一天,你们结婚,想都别想。”傅将辖署这次是真火了,盛西慕知道此时说什么都没用,只能老实的站在墙角。好在傅继霖还念着一点旧情,没在出手打他。

    很快,夏言又被推了出来,经医生全面检查之后,除了贫血和营养不良之外,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医生又嘱咐了几句后,便让护士将她送回病房中。盛西慕快步跟了过去,却被傅继霖拦住。“我是不是对你太宽容了,所以你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将我的话当成耳旁风。我现在最后一次警告你,离我女儿远一点儿。否则,我真对你不客气。”

    傅继霖一把推开盛西慕,砰地一声关上了病房门。盛西慕被锁在门外,他踉跄了两步,险些摔倒,还是一旁林进手疾眼快的扶住她。

    “长官,傅将辖署现在正在气头上,您还是不要在触怒他了。现在尹小姐已经脱离危险了,您也回去休息一下,否则,尹小姐醒来,您又倒下了,她一定会担心的。”

    盛西慕点了下头,他承认林进的话很有道理。“乐乐呢?”他问道。

    “在别墅。”林进回答。

    “嗯,那我们回别墅吧。”盛西慕又道,只要孩子还在他身边,夏言就一定会回来的,他们一家团聚,指日可待。

    第二天清晨,夏言就清醒了过来,傅继霖趴在病床边沉睡。他压着夏言的胳膊,让她微蹙了下眉。夏言睫毛轻颤了几下,抬头看向头顶的天花板,刚刚清醒过来,大脑一片空白。她动了下身体,手脚还有些无力。而他一动,一旁的傅继霖便醒了。

    “夏言,你醒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傅继霖握住她的手,担忧的问道。

    夏言看着他,迟缓的摇了摇头,然后又问,“西慕呢?我记得是他将我从废旧的仓库救出来的。”夏言微眯起眸子,似乎在用力的回想着什么。她虽然昏迷了很久,但当她被盛西慕抱起来的时候,却是有意识的,她记得他胸膛的温度,她记得他身上古龙水夹杂着烟草香的熟悉味道。多么庆幸,她等到了他。

    夏言一醒来,就问盛西慕,昨儿夜里昏迷的时候也没少喊盛西慕的名字,将傅继霖气得不轻。他家的闺女离了姓盛的难道还活不成了吗?

    “你还在惦记盛西慕,难道忘了这次为什么险些丧命?还不都是他招惹的烂桃花,以后你离他远点儿。等你身体好些了,就跟我回北京,以后我在辖区给你找个老实又可靠的丈夫,过日子平平淡淡才是真的。盛西慕那些罗曼蒂克的东西,也就能骗骗小女生,他那样的人只能做情人,当不了丈夫。”傅继霖冷着脸子嘀咕了一阵。

    夏言眨了几下眼睛,无辜的问,“爸,你当年追妈的那些手段,好似和他也没差多少。”都是故意耍酷,手段霸道强硬的要命。

    傅继霖脸色变了几分,“少胡说八道,那臭小子怎么和我比。”

    夏言憋着笑,又道,“爸,妈的日记我也看过。西慕再不济也没抛妻弃女吧。他对乐乐可比你对我好。”

    傅继霖瞪了她一眼。“都说养闺女都是给别人养的,还没怎么的,就胳膊肘向外拐了。我可告诉你,你要是不想把我气死,以后少和姓盛的来晚。”

    正是此时,病房门被人敲响,是傅继霖身边的警卫,手里还拎着食盒。

    “少喝点儿粥吧,你身体才刚刚恢复一点,吃东西要注意些。”傅继霖关心提醒。

    “谢谢吧。”夏言笑着,在他的搀扶下坐起身。

    傅继霖将温热的粥地给她,又道,“我出去一下,让小李陪着你。”他话说的隐晦,但夏言却明白,他是为了避免盛西慕趁虚而入。看来,傅继霖说不允许他们在一起,并不是闹着玩儿的。

    傅继霖走后,小李一直站在一旁,面容严谨,居然有一种如临大敌的感觉,让夏言觉得有几分好笑。“我爸,他去哪儿了?”夏言出声询问,终于打破了死寂的气氛。

    “首长去了检查室,这些天小姐失踪,首长的心脏病犯了很多次。”小李如实回答。

    夏言端着粥的碗突然僵硬了一下,温热的粥再次送入口中,竟有些不是滋味了。

    她刚喝完粥,傅继霖就回来了,并且,手里还牵着乐乐。小东西一见到夏言,二话不说就扑了上去。“妈妈,乐乐好想你,这些天外公和爸爸的脸色都不好看,乐乐好害怕啊。”

    夏言笑着,本想将孩子抱起来,但无奈没有力气。只能将身体向内靠了靠,让乐乐坐在床边。她手臂环着他,将将孩子轻拥在怀。“乐乐怎么来了?今天不用上幼儿园吗?”

    “乐乐已经好多天没有去幼儿园了,外公说要带乐乐回北京,爸爸说让乐乐留下陪他。”小东西做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又问道,“妈妈,爸爸还在楼下等着呢,林进叔叔说,他已经等了一夜了,乐乐握过他的手,都是冰凉的。妈妈,让爸爸进来好不好?”

    夏言心口一痛,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傅继霖,但突然响起警卫的话,他最近心脏不好,的确是受不得刺激了。夏言有些苦涩的叹了声,“你一会儿和爸爸先回家,告诉他我很好,不用担心。”

    “哦。”乐乐顺从的点了下头。

    夏言的输液中加了些安神的成分,午后便开始困倦了,傅继霖牵着乐乐的小手离开病房,走到医院楼下,才发现盛西慕居然还等在那里,他穿了件亚麻色的休息西服,午后阳光暖的时候还好,但夜深露重,也的确难为他了。傅继霖并非不心疼,只是一想到他做过的那些事儿,也是真的寒心,他哪儿还敢将女儿交给他。

    “爸爸。”乐乐跑过去,一双小手握住盛西慕大掌,放在唇边呵着气。这孩子,总是懂事的让人心疼。盛西慕蹲下身,含笑将他拥在怀中。

    “怎么没多陪妈妈一会儿?”

    “妈妈睡了。”乐乐奶声奶气的回答。“妈妈说:她很好,让你别担心。”

    “嗯。”盛西慕淡笑着,他懂得夏言的意思。他将乐乐从地上抱起。而后又转头看向一旁傅继霖,“傅老师,我带乐乐先回去了。”

    “嗯。”傅继霖沉着脸色,点了下头,又补上了一句,“回去添些一副,夜深露重的,感染了风寒会耽误工作。”

    盛西慕轻笑点头,傅继霖一向嘴硬心软,终究还是关心他的。“我知道了。”

    接下来几天,盛西慕夜夜等候在夏言门外,却依旧没有见到她。夏言偶尔推开窗子,会看到他迎风而立的身影。说不心疼那绝对是假的,但一面是爱人,一面是父亲,她又能如何。

    “小姐,您早些休息吧,医生说明日就可以出院了。”警卫员为她拉紧了窗子,恭敬的说道。

    “嗯。”夏言点头,翻身回到病床上。警卫关了灯后,转身走了出去。

    夏言辗转反侧,倒也睡不实了,而正是此时,房门被人轻轻叩响。夏言翻身而去,不解的下床。按理说,这个时候是没有人会来的。“谁?”

    门外静悄悄的,并没有回应,一度让夏言以为刚刚的敲门声是错觉。好在这里是医院,外面都是傅继霖的警卫,如此,夏言才嵌开了一条门缝,但下一刻,一道黑影突然闪身而入,毫无预兆的将她困在怀中。

    “啊!”夏言低呼一声,下一刻,唇便被一只温热的手掌捂住,扑鼻而来的是淡淡古龙水香混合着烟草味道,莫名的熟悉。夏言松了口气,身体在他怀中柔软下来。“西慕……”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炙热的吻已经铺天盖地而来。

    夏言起初还微弱的挣扎,但盛西慕的吻,霸道而专横,长舌横冲直撞,撬开她贝齿,闯入她小小的檀口之中,纠缠上她的小舌,便再也无法分开。他们如两道缠绕的藤蔓,彼此交织而生,再也无法分开。他掠夺着夏言口中的香甜的气息,几乎让她无法呼吸,在窒息的前一刻,他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她,但鼻端依旧彼此贴合着。

    他粗重的呼吸吹拂在夏言白皙的面颊,带着说不出的暧昧诱.惑,而夏言也好不到哪里去,气息凌乱不稳。“你怎么来了?”她喘息着问道。

    “我知道今天傅老师不在,所以应闯了上来,放倒了门外的两个,就进来了。”他唇角邪魅的扬起,温热的大掌顺着她玲珑有致的身体游走,“我想你了,言言,想我了吗?”

    “没有。”她顽皮的笑,双臂却缠上他颈项,踮起脚尖,在他唇片上落下一吻。“明天让我爸知道,肯定有你好看。”

    “左右不过拿那个位置威胁我,大不了脱西服走人,言言,你养我吧,我给你做饭洗衣服,怎么样?”盛西慕语气轻慢玩味。

    夏言握拳锤了下他胸膛。“人家都是做饭洗衣服生宝宝,盛西慕,你比人家少一个功能,我为什么养你啊?”

    盛西慕笑着,手臂缠在她腰身,低头发现她居然赤着脚,虽然羊绒毯温暖柔软,但毕竟还没有入春。他蹙眉,打横将她抱到床上。高大的身躯随后压制了过来,“从人类进化史开始,这就是一个无法攻克的难题。言言,你不能强人所难啊。除了生孩子,我可是全部包揽,不仅洗衣服做饭,还包暖床,今天可以使用一下,保证让你满意。”

    他温声呢喃着,手已经顺着敞开的衣领滑入夏言领口,抚摸上一侧的柔软,适度的力道,按压着她敏感的触点,夏言下意识的发出一串嘤咛,但好在尚有一丝理智存在。她十分简单的按住他胡作非为的大掌。

    “你疯了,我爸晚上会回来的。”

    “傅老师还查房?”盛西慕强压住欲.火,但转念一想,外面被他放倒了两个,傅继霖不进来查看才怪。他极为不愿的从她身上翻下来,在她身侧躺了下来,伸出双臂将夏言拥在怀中,头埋在她发间,贪婪的吸允着独属于夏言的馨香。“傅老师半个小时后会回来,我在陪你趟一会儿吧。”

    “嗯。”夏言乖顺的点头,将头靠在他胸膛,听着他胸口中强有力的心跳,那样安心。“西慕,被王媛困在仓库中的时候,我真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你了,你不知道那时候我有多怕。”

    “我知道。”盛西慕点头,双臂又紧了几分,只要抱着她的时候,他才能感觉到怀中温度的真实。“言言,我又何尝不是如此,一想到今生也许再也不能见到你,我的心几乎都要停止跳动。其实,傅老师说的对,桃花债欠多了,终究是要还的。我已经受到教训了,言言,我盛西慕发誓,今生今世只有你一个,我们之间,再不会有他人。”

    他的语气很认真,没有一丝轻慢玩味,一双墨色瞳眸,在黑暗中灼灼闪动。夏言靠在他胸膛,唇角唯美的上扬着。

    “言言,你一定想不到我冲入仓库的时候有多么恐惧,我生怕看到的是一具冰冷的尸体,那样我会崩溃的。”

    盛西慕说到此处,高大的身体微不可闻的颤抖了一下,虽然极轻微,但夏言还是感觉到了。她紧紧的抱住他,仰头在他唇角落下一吻。“我知道,我都知道。所以,我才让自己撑过来了。窗口那些树叶,草叶,能吃的我都吃了。”

    盛西慕又是一阵心疼,低头吻住她柔软的唇片,深深的落下一吻。“放心,无论是王媛,还是纪鹏,我都跟他们没完。”

    夏言微愣,又问,“关纪鹏什么事儿?”

    盛西慕冷哼了一声,“还不是他那个游手好闲的小舅子,找几个人将王媛给上了,否则,怎么会惹出事。我已经给了王媛一笔钱,让她远走高飞,若不是他节外生枝,也不会有这场劫难。”

    盛西慕如今的形势都十分小心谨慎,他听从了盛鸿江的意见,凡事不会做的太绝,给别人留条后路,也是给自己留条后路。他什么都不怕,但他有了夏言与乐乐,便有了牵挂。他们是他的命,也成为了他致命的弱点,所以,他时时刻刻都小心谨慎,即便是对王媛也没做的太绝。

    “原来这样,难怪!”夏言叹了一声,终于想通了前因后果。难怪王媛会如此歇斯底里。“西慕,算了吧。我现在好好的回到你身边,就让一切过去吧,别再赶尽杀绝。你的确惹了太多桃花债,所以,我们现在积点阴德算作补偿,好不好?”

    “可是……”盛西慕想要再说什么,却被夏言堵住了唇片。

    “嘘,别说话。我想好好抱抱你。”夏言双臂缠在他腰身,身体贴靠着他的身体。紧密相拥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相聚的时刻总是那样的短暂,盛西慕恋恋不舍,却不得不离开。傅继霖有心脏病,他是真的不想刺激他。“明天你就出院了,你目前身体依旧虚弱,傅老师不会那么快带你回京,但他北京的工作却是放不下的,我们很快就有时间守在一起了。”

    “但我爸说的话,一向一言九鼎,你还是好好的筹划一下,否则,我早晚要被我爸带回北京,到时想见都见不了。”夏言谁他起身,柔软的双臂从身后缠住他。

    盛西慕邪魅的笑,“舍不得我了?”

    “嗯。”夏言脸红的点头。

    “等过一阵子,傅老师消气了,我会再提我们结婚的事。放心,不会等太久。”他低头在她额头落下一吻,又问,“言言,你还愿意嫁给我吗?”

    夏言笑着,摊开右手手背在他面前晃了晃,无名指上,那只璀璨蝴蝶展翅欲飞。“这戒指是你亲手带上去的,盛西慕,你已经求过婚了,现在想反悔是不是?”

    “我哪儿敢,老婆大人。”盛西慕邪气的笑着,牵起她手背,一吻落在她带着戒指的无名指上。“我该走了,若是让傅老师撞见,准又气得不轻。”

    “嗯。”夏言点头。

    盛西慕离开后,夏言才回到床上,但更是辗转反侧无法入眠,被子里还残存着他留下的味道,夏言紧拥着被褥,去回忆他温暖的体温。昏昏欲睡时,感觉到门嵌开了一条缝隙,熟悉的脚步声逐渐靠近,最后在床边站定,给她掩好被角后,又轻声走了出去。

    之后,夏言隐约听到病房外传来责骂的声音,她唇角无奈的上扬,盛西慕闯的祸,门口的警卫却要替他挨骂,傅继霖脾气一向不好,少不了责骂一顿,那些警卫着实冤枉了些。

    第二日夏言便出院了,盛西慕说的没错,傅继霖北京那边堆了满满的工作,他为夏言安排好一切,别飞回了北京。夏言刚在新公寓安顿下来,林笑恩的电话便接通了。

    “笑恩姐。”

    “听说你脱困了,一直也没敢去看你,宝宝早产了,最近都躺在医院里。”电话那端,林笑恩有些无奈的说道。

    “怎么会早产的?”夏言吃惊的问道,但转念一想,八层和自己脱不开关系。“对不起,笑恩姐,让你担心了。”

    “傻丫头,说这些干嘛。我和宝宝现在都很好,你怎么样?”

    “我很好,你们在哪家医院,我现在就过去。”夏言有些迫不及待的穿了鞋子准备出门。

    那一端,笑恩倒没阻止,说出了医院与病房号。夏言开车便奔了过去。只是没想到盛西慕也在。世上当然没有那么巧合的事,盛西慕会赶得这么准,自然是有人通风报信,而这个人除了顾希尧,还能是谁。

    夏言走进病房的时候,盛西慕正小心翼翼的抱着才出生几天的孩子,本就是早产,那孩子出生时还不到6斤中,小的只是一小团肉球而已,盛西慕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小的孩子,即好奇,又觉得不可置信。这么小小的一团肉,虽然还是皱巴巴的一团,小小的五官,小小的手脚,却是个活生生的小生命了。

    “这小东西怎么这么臭呢?”盛西慕盯着怀中的小女孩,蹙眉嘀咕了句。

    顾省长当时就不乐意了,他不敢说自己家的闺女貌若天仙,但怎么的也更臭字沾不上边儿吧,“我说盛长官,别羡慕嫉妒恨啊。有本事你也生一个比一比。”

    “我有什么好嫉妒的,你们还得费力气生,我直接让乐乐娶家里去就结了,你们养多少年,还不是给我们家养的。”盛西慕哼了声,一副得意。

    “少打我女儿主意。”顾省长不满的将孩子抱了回来。放在怀中轻哄着,他终于有女儿了,像笑恩一样美丽可爱的女儿。

    林笑恩半靠在床头,唇角边含着笑,一副有女万事足的样子。若这胎没生出女儿,顾希尧指不定还得让她再生,她都要成生孩子机器了,不是一直计划生育吗,怎么就没计划顾省长呢。

    “夏言,你来了啊。”笑恩笑着,看向门口处夏言,“盛长官也刚来不久,你们两个,倒像是约好了似的。”

    夏言一笑,并没有说什么,在林笑恩身边坐了下来,有些担忧的问道,“你的身体怎么样了?孩子早产,有没有影响到健康?”

    “没关系,别担心。乐乐不也是小产吗,现在还不是健健康康的。”笑恩含笑安慰了句。

    “那怎么能一样,夏言生乐乐的时候才多大,你现在都多大了,不服老不行。”顾希尧夸张的回了句,将孩子递给笑恩,从果篮中取了一个橙子拨开。“多补充些维生素,对身体好。”

    笑恩皱了下眉头,还补充维生素,她今天已经吃了五个橙子了。“你先放在那边吧,我一会儿再次。”她嘀咕了句,立即转开了话题,“夏言,你还没抱过我们瞳瞳吧,快看看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