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08章 短暂的幸福

    夏言轻手轻脚的将小婴儿纳入怀中,指尖轻触着孩子柔嫩的肌肤,微微一笑,“她长的真好看,长大了一定是个大美人。”

    “是吗?刚刚西慕还说我家瞳瞳丑,你们夫妻两个究竟谁偏差啊。”顾希尧笑着问道。

    盛西慕轻咳了两声,尴尬的说道,“我偏差,言言说什么都是对的。”一句话,惹得屋内几人都笑了起来。夏言瞪了他一眼,但唇角却上扬着美丽的弧度。

    “小瞳瞳这么可爱,等长大了给阿姨做媳妇好不好?”夏言抱着才出生几天的小女婴,温柔的说道。小宝贝枕在她臂腕中,似乎有所感觉一般,晃动了几下小手。

    一旁的顾希尧又恼火了,“我说你们夫妻怎么回事儿啊,都打我女儿的主意,我告诉你们,想都别想。”

    “我说顾省长,难道你打算让你女儿一辈子不嫁人?”盛西慕十分不给面子的接了一句。

    顾希尧被他一句话噎的半死,的确,养女儿迟早是别人家的。他讪讪的摸了下鼻子,没再说什么。

    “该喂奶了吧,希尧。”笑恩看出顾希尧一脸的憋屈,笑着提醒道。

    “嗯。”顾希尧从夏言怀中将孩子抱回来,向里间走去,而身后,盛西慕又跟了一句,险些没将顾省长气的背过气。

    “呦,顾省长原来你还有这个功能啊?我还真得见识见识。”

    笑恩与夏言两人实在忍不住,都笑出声来。这两个在外叱咤风云的男人,居然还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

    因为笑恩是早产,又加上情绪过激,一直都没有奶水,所以孩子只能和牛奶,而这项任务一向是顾希尧完成的。

    两个男人一个孩子一前一后进了屋,顾希尧将小女婴放在摇车里,动作十分利落的取出奶罐,加了适当比例的奶粉和水,温度凉到适中后,才喂给孩子喝。盛西慕简直看傻了眼,这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顾省长,居然还有当奶爸的潜质。

    吃饱喝足的小东西在顾希尧怀中十分安分,但没多大的功夫就哭了起来,嗓门十分洪亮,一张小脸转眼就潮湿了一片。

    “她怎么了?”盛西慕不解的问道。

    “没事儿。”顾希尧一笑。“应该是便便了。”他说完,将孩子放在小床上,从床头取出干净的尿片,动作十分利落的给孩子换了。小东西这才安分下来,不多时,又乖乖的睡下了。

    盛西慕蹙眉看着顾希尧,恍惚间觉得这样的男人才称得上父亲这两个字,他不过是半路捡了个现成的爸爸当,乐乐年幼的三年,他统统错过。他儿子走第一步路有没有摔倒,他吃第一口饭是不是呛到,他第一次说话喊得是妈妈,还是爸爸,这些他统统都不清楚。

    顾希尧对他一笑,似乎看穿了他的心事。“你和夏言应该再要一个孩子,无论男孩女孩,将来乐乐总有个伴,连兄弟姐妹都没有,乐乐将来会很孤单的。”

    提起孩子,盛西慕心口微微的刺痛了下,本来,他和夏言已经又拥有了一个孩子的,是他的粗心,让那个孩子没有了出生的机会。他将所有过错算在吕薇头上,但只有他自己清楚,这对吕薇其实并不公平,他才是那个元凶。

    “我和夏言不会再有孩子了,夏言上次小产伤了身,不能再怀孕了。”盛西慕微叹着,神情带着几分痛苦。“孩子的事,我现在想都不敢想了。有乐乐,我已经很知足了。也许就是因为人太贪心,上天才会惩罚他。”

    顾希尧将孩子放在摇车中,面容沉默暗淡下来。认识不如意十之八.九,即便风光如盛西慕,也难求一个完成。他们生长在这个表面光鲜亮丽的上流社会,但真正敢说自己幸福的,又有几个呢,各家都有难念的经,如此,他与笑恩的幸福,他才更百倍珍惜。

    “前几天我回了趟北京,薛彬现在还在停职查办,见天儿的买醉。我们在官场上混的,哪一个敢说自己真的刚正不阿。再这么查下去,保准得出事儿。西慕,杀人不过头点地,他现在也受到教训了,这事儿就到此为止吧。给别人留个余地,也给自己留条后路。”

    盛西慕剑眉轻佻,有半响的沉默。若不是他家老头子从中拦了一道,姓薛的现在可不是停职查看那么简单了。“既然顾省长都说情了,我也不能不卖你这个面子。替我转过姓薛的,以后别让我见到他,有我盛西慕在的地方,让他滚远点儿。”

    顾希尧有些无奈的摇头,盛西慕不久就要调任北京,薛彬和他撞上的机会太大,甚至有可能,薛彬会归属到他手下,薛彬以后的日子,只怕是不好过了。

    “帮我照看下瞳瞳,我去给笑恩准备午饭。”顾希尧说完,用湿巾擦了手后,走出屋子。

    病床旁,笑恩与夏言不知正说着什么,异常开心。顾希尧走过来,毫无忌讳的低头在笑恩脸上亲了一口,柔声问道,“老婆,中午想吃点儿什么?”

    “除了人参鸡汤,什么都好。”一提到吃饭,笑恩就觉得头疼。

    “人参鸡汤不能少,别的我选几样清淡的小菜给你。”顾希尧笑着,揉了揉她柔软的长发。然后,才转向笑恩,“你和西慕中午就在这里吃些吧,都是家常菜。”

    “不必麻烦了……”夏言刚要拒绝,却被笑恩阻止。

    “顾省长亲自下厨,你总要给点儿面子吧,再说,你些天都没见到你,再陪我聊一会儿。”

    “嗯,那就麻烦顾省长了。”夏言轻笑道。

    顾希尧离开不久,夏言与笑恩正聊着最近的一个案子,而里屋突然传来盛西慕的喊声。笑恩与夏言面面相觑,夏言匆忙起身,走到屋里才发现,盛西慕双手正捧着小女婴,俊脸不满了无奈。再往下看,他身上的阿玛尼西装湿了一大片。那摸样,着实搞笑了些。而夏言就真的笑了起来。

    “笑什么,还不过来帮忙。”盛西慕不满的说道。

    夏言笑着走过去,将小女婴从他怀中抱过来,温柔的哄着。“小宝贝嘘嘘了叔叔一身,不乖哦。”她一手抱着孩子,另一只手利落的扯掉婴儿身上的衣裤,换了一身干爽的。然后,才将孩子放回摇车中。

    盛西慕站在一旁,看着她的眸光都是温润的。“言言,看不出你还有当保姆的潜质啊。”

    夏言一笑,不以为意的回道,“这有什么啊,乐乐可是我一手带大的,刚开始的时候也是手忙脚乱,好在乐乐懂事的早……”夏言突然隐去了后面的话,因为盛西慕的脸色明显黯淡了下来。原来,有些人想当宝宝保姆,却再也没有机会了。

    “西慕,笑恩姐的输液好像要挂完了,你去叫医生过来拔掉输液管吧。”夏言突然出声岔开了话题。

    盛西慕点了下头,然后离开。而等他再回来的时候,夏言居然趴在宝宝的摇车旁睡下了。也难怪,夏言才刚刚出院,被王媛关在破仓库中五天,终究还是伤了底子,虽然出院了,但依旧面临着贫血,营养不良等问题。她现在的身体很容易虚弱困乏。

    盛西慕走过去,本想将她唤醒,待走到她身边之时,突然发现能这样看着她入睡,也是好的。他坐在夏言身边,柔和的目光一直萦绕在她身上。夏言长长的睫毛在略微苍白的面颊上投下一片暗影,唇角微弯起浅显的弧度,嫩红的颜色,像极了一种邀请。盛西慕温润的笑,低头吻在她唇角,夏言睡的昏昏沉沉,竟然没有醒来。她真的是累坏了,盛西慕无来由的又是一阵心疼。

    他们在林笑恩的病房带了一下午,刚出生的小女婴倒是十分乖顺,只是刚去的时候哭闹了两次,之后便一直睡着。傍晚的时候,天空突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入春以来的第一场雨,还夹杂着冰冷的寒气。

    两人站在医院门前,盛西慕手中撑着一把湛蓝色的大伞,将夏言纳入伞下,就好像撑起了她的天空一样。他说,“我送你回去吧。”

    夏言玩味的一笑,指尖随意的点了几下他心口的位置,“我爸虽然回京了,但是留了人监视我的一举一动,若是知道我还和你纠缠不清的,准又要气犯病不可。”

    “不就是李叔吗,放心,他可是看着我长大的,懂得怎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保准不会出卖我。”盛西慕不以为意的回了句,手臂揽上夏言肩膀,向不远处的大奔车走去。而此时,一对夫妻也从医院中走出来,与他们两人擦肩而过。

    那丈夫怀中抱着一个小小的孩子,也就刚满月的样子,包裹的严严实实。外面的雨水让夫妻二人不由得蹙了眉,他们并没有带伞。丈夫将孩子递给妻子,然后二话不说脱下外套裹住妻儿。

    隐约传来妻子的声音,“你这两天刚感冒,要是再着凉,肯定又要加重了。”

    “没事儿,我身子骨硬实着呢。”男人黝黑的面容,笑起来的时候不英俊,却很老实。他低头吻了下裹在被子中的孩子,还不忘亲了下妻子的面颊。这样的画面,或许十分稀松平常,但看在夏言眼中,却格外温馨。

    “看什么呢?”盛西慕顺着夏言的目光看去,倒也没看出那对夫妻究竟有什么特别。而夏言却突然接过他手中的大伞,向那对小夫妻走去。隔着些距离,盛西慕看到她将雨伞给了那对夫妻,那二人千恩万谢着,然后打着伞离开了。

    盛西慕三两步走到夏言身边,揉了揉她的头,有些无奈的笑着,“你这活雷锋当得,现在我们怎么离开啊?”

    “你不是开车来的吗。”夏言笑嘻嘻的回了句。“他们让我想起我爸说过的话:平平淡淡才是真。男人吗,不一定要太帅,也不一定要有钱有地位,知冷知热才是最重要的。”

    盛西慕淡扬着唇角,似乎十分不以为意,“没钱没地位又不够帅的男人,赔得起我的言言吗?傻丫头,别人会笑话你一朵鲜花插在了xx上。”

    夏言白他一眼,“管别人说什么,日子是过给自己的,又不是过给别人看的。”她微扬着头看了眼外面天空,雨淅淅沥沥的下着,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走吧。”她说了一声,刚要冲入雨中,却被盛西慕一把扯住。

    “你乖乖站在这里等我。”盛西慕说完,一个人跑了出去。夏言看着他的背影,在雨中似乎高大了起来。她看着他快步跑入车中,发动引擎,将车子开了过来,顺着缓坡开到平台上,在她面前停稳。

    “上车吧。”盛西慕摇下车窗,笑着说了句,但他的头发和衬衫都已经淋湿了,发梢还滴答的落着水珠。夏言坐进副驾驶的位置后,盛西慕再次发动引擎,车子如箭一般飞了出去。盛西慕的车速很快,但车子却开得十分平稳。以前夏言也说过他车开的太快,这样很危险,盛西慕都十分不以为意的回上一句:小爷飞机都开过,那速度可比这‘小甲壳虫’快多了。这一度让夏言无语又懊恼。

    车中的空调开到最大,虽然入春,但季节转换,更容易染上流感。盛西慕在这方面十分贴心。音响中播放着舒缓的钢琴曲,是那首《白日梦》,不知从何时起,盛西慕的车中就一直放着这张碟片,有些时候,他都觉得自己魔障了。

    夏言闲适的靠在椅背上,目光柔润的看向窗外,剔透的雨珠打落在玻璃上,悄然而落,如同离人哭泣的泪。夏言铅白的指尖随意敲击在玻璃上,跟随着曲子的节奏。透过后视镜,他含笑看着她,这样宁静的画面,温馨的让人希望时间就此停留。

    盛西慕的大奔车中途在百货商店停了一次,他买了一些昂贵的滋补品,夏言甚为不解的看着他,只听他说,“李叔当年当兵的时候受过伤,腿一直不好,一到阴天下雨就疼的厉害,我顺道买些补品给他。”

    夏言一笑,并没有回应。论起收买人心,谁能比得过他盛长官啊。

    李叔见到盛西慕十分高兴,两个人在客套了几句,盛西慕将滋补品递过去,李叔脸上更是堆满了笑,不停的说着,“难为你小子还记得我腿不好,下次别这么客气了,都是自己人,买东西还看着生分了。”

    “李叔,您也别跟我见外,就是小辈对长辈的一点儿心意。”盛西慕笑着回应,十分顺口的问道,“傅老师什么时候从北京回来?”

    “你小子是要套我的话。”李叔笑着点了下盛西慕。“昨儿刚和首长通过电话,估计下次回来就要接夏言和乐乐去北京了。首长说那边的幼儿园都已经联系好了,首长的意思是不打算让夏言继续工作了,看样子是想让她先修养一阵子再说。”

    “嗯。”盛西慕闷闷的点了下头。

    李叔笑着拍了下他肩膀,“你小子要抓紧时间了。首长从小就最疼你,还不是被这次的事儿闹得,你姿态放低点儿,给他陪个不是就成了。你是体会不到,哪个做父亲的嫁女儿不是患得患失,哪个准岳父不是对女婿再三考量的。”

    盛西慕苦笑着,点了点头。

    “乐乐呢?”夏言走进客厅,却没发现乐乐的影子,平时这个时候小家伙都是坐在电视机前看动画片。

    “在楼上做作业,听说今天幼儿园户外写生,乐乐回来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也不知道在弄什么。”李叔回答。

    夏言踩着木质楼梯上楼,在乐乐的房间前停住脚步,轻轻的叩响了房门。“乐乐,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里面传来宝贝脆嫩的声音,夏言更是疑惑了,他竟然没有像往常一样小跑着给她开门。

    夏言推门而入,见到乐乐正坐在窗边,面前支着画布,小东西拿着油彩笔,正认真的描画中。胖乎乎的小手与小脸上都沾了油彩,像只小花猫一样,说不出的可爱。

    “要吃晚饭了哦,宝贝在画什么啊?”夏言好奇的走过去,在他身后停住脚步。

    “很快就好了,明天绘画课要交的作业。”乐乐回了句,却连头都没有抬。

    夏言温和的目光落在画布上,蓝天、碧草、风车和木屋,是一副风景画,但草地中却多了三个人,乐乐必定太小,画面并称不上细腻,只能粗略的看出是男人女人和一个孩童。过于浓重的油彩让画面有些凌乱,但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温馨和谐,让人有种想哭的冲动,却又不自觉的扬了唇角。

    并没有等太久,乐乐就完成了这副作品。他牵住夏言的手,兴高采烈的问着,“妈妈,你看我画的好看吗?今天老师带着我们去户外写生,她出的课题叫做:my.family!”

    夏言笑着揉了揉宝宝的头,俯身认真的看着画布,指尖指了下草地上玩耍的孩子,“这个是我们乐乐吗?”

    “嗯。”宝宝重重的点头,短短的手指指向牵着他身边的两个人,男人牵着他的左手,女人牵着他的右手,站在一片翠绿的草地上。“这个是爸爸,这个是妈妈。”他说完,又指向一旁的小木屋,“这个就是我们的家。妈妈,你喜欢我画的这副画吗?”

    “喜欢,我们乐乐画的,妈妈当然喜欢了。”夏言难掩唇边夏言,伸出指腹擦了两下宝宝脸蛋上的油彩,却划得更花了。“走吧,要吃饭了,乐乐先去洗洗脸,这张小脸都要成小花猫了,一会儿你爸爸看到你这副模样,又要笑你了。”

    “爸爸来了吗?”小东西一双漂亮的大眼闪动出耀眼的光芒。

    夏言牵着他的小手下楼,乐乐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盛西慕,挣脱夏言的手,快速扑了过去。夏言在身后温声提醒着,“慢点跑,小心。”

    “乐乐,想爸爸了没?”盛西慕将孩子抱起,原地旋转了几圈儿,宝宝在他怀中咯咯不停的笑着。

    “这小脸怎么花成这样,唱戏去了?”盛西慕笑着,用手指抹了下宝宝脸上的油彩,不仅没蹭掉,反而沾上了指腹。

    “去厨房用香皂洗洗吧,是画油画的颜料。”夏言从楼梯走下来,温声说道。

    “我儿子开始学油画了?告诉爸爸都画了什么。”盛西慕抱着小东西向厨房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询问着。夏言跟在父子二人身后,脸上笑靥一直不曾褪去。

    李叔是个十分知趣的人,天还没黑就离开了。让盛西慕好好陪陪夏言母子,晚上哄睡了乐乐之后,盛西慕拥着夏言进入房间,他的手臂缠在夏言腰间,一路带着她向大床的方向走去。夏言面颊微红,他炙热的目光是一种极好的暗示,她自然知道他要做什么。

    “言言。”他的唇贴在夏言耳侧,吐出的气息温热,带着说不出的暧昧。夏言红着脸一路后退,知道腿靠上大床,他很有技巧的向前一推,夏言身体不稳,踉跄的倒在了床上。好在床铺十分柔软,并没有丝毫的疼痛。

    “原来我的言言这么迫不及待啊。”盛西慕邪魅的笑着,高大的身体即刻将她压在身下。

    “盛西慕,我很累了,可不可以不要……”

    “不要什么?”盛西慕邪魅的笑,将她拥得更紧了。唇已经贴上她唇片。好不容易才寻到这么一个机会,他能放过她才怪。“宝贝老婆,你累了就休息吧,我可没让你配合。我自己来就成了。老婆,你若是困了,就先睡吧。”他低头用牙齿咬开她胸口的纽扣,舌尖挑.逗的游走在她胸口的乳.沟。手臂环过她背脊,两指一捏,顺利释放了她胸口的束缚。

    夏言被他弄得浑身燥.热难耐,双臂缠上他结实的腰身,与他纠缠在一处。不过片刻的功夫,彼此身上碍人的衣衫被丢落了一地。盛西慕分开她双.腿.挺.身而入,喉咙中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哼。他低头吻住她柔软的唇,双臂却按住夏言消瘦的肩膀,她的湿润紧致,每次都会逼得他发狂,然而,他的放纵驰骋却被一声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

    “霆,西慕,电话响了。”夏言在他身下微弱挣扎,口中断续的说道。

    “不用管什么见鬼的电话。”盛西慕重新按住她,在她柔软的身体中深入浅出。真是该死的见鬼了,每次到关键时候就被打断,他迟早要被弄出病来不可。而电话铃却一直没有中断,犹如催命一般。夏言用力的将他推开,有些吃力的去抓话筒。

    “西慕,先听一下,可能是我爸打来的。”她好不容易抓起了话筒,电话那端果然传出了傅继霖的声音。

    “睡了吗?这么久才接电话。”

    “嗯。”夏言闷应了声,呼吸凌乱急促,目光却落在盛西慕身上,他冷着脸坐在一旁,打火机噼啪的响着,他却并没有在夏言面前点烟。她有些心疼的握住他的手,却被他孩子气的甩开,而后又被她握住。如此几次,他便反手拉住她,握的紧紧的。

    而电话那端的傅继霖明显不耐了,“夏言,夏言你在听我说话吗?”

    “嗯,爸,我在听。”夏言慌忙出声。

    “你怎么气喘吁吁的?”电话那端的傅继霖问道。

    夏言一慌,慌乱的编排了一个理由。“我刚陪乐乐捉迷藏,跑的有些累。”

    盛西慕在一旁闷笑一声,刚刚还说刚睡醒,这么快就又陪乐乐捉迷藏,她的夏言真是连说谎都不会呢。而他这么一笑,换来夏言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盛西慕也不管不顾,翻身钻进被子里,在她纤细的双腿内侧用力咬了一口。

    “啊!”夏言忍俊不住的闷哼了一声。

    “怎么了?”电话那端,傅继霖担忧的问道。

    “没什么,肚子疼了一下。”夏言微恼,蹬腿踢了他一脚。“爸,我有些困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傅继霖闷应了声,又问道,“老李呢?我打他电话也不接,他没在公寓中照顾你们?”

    “哦,李叔,李叔他……”

    “去医院了。”盛西慕将唇贴在她耳畔,淡淡说了句。

    “李叔说他老寒腿发作了,去医院检查一下,我让他今晚回去休息了。”夏言吞吞吐吐的说道。

    “我看你是真困了,说话都迷迷糊糊的。我先挂了。”傅继霖说完,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电话中传出嘟嘟嘟的忙音后,夏言才松了一口气,她还未缓过气来,便被盛西慕扑在怀中。夏言握拳,不满的捶打在她胸膛。“你闹够了没,被我爸听到你就要遭殃了。”

    “是吗?”盛西慕邪魅的笑,唇角微微的扬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他说完,再次将她压在身下。被褥下的身体还是赤.裸着的,再次纠缠在一处。

    一夜缠绵,第二天清晨,夏言是爬着下床的,身体酸痛的厉害,险些散了架。她慌忙的穿上了衣服,在过不了多久,乐乐就会醒了。“西慕,起来吧。”她拿着他的衬衫坐在床边,伸手晃了晃他。

    盛西慕慵懒的翻身,伸臂揽上她腰肢,将头靠在她柔软的腿上,嘀咕道,“老婆,时间还早呢,再睡一会儿吧。”

    “那你把衣服穿上再睡,一会儿乐乐就来了,难道让他看到你这副样子啊。”夏言不满的又摇晃了他几下。

    西慕睁开惺忪睡眼,抬头在她唇片上轻啄了几下,“他看就看吧,难道你儿子的身体结构和我有什么不同?”

    “盛西慕,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夏言白他一眼,一把掀开他身上的被子,柔软的鹅绒被子下是赤.裸的身体。她脸颊微红,下意识的侧头,目光落在窗外。

    身上一凉,盛西慕无奈的坐起来,手臂搂住她的腰,身体贴上她柔软的身子取暖。他唇角挑起一抹轻.佻的笑,将头轻靠在夏言肩膀。“言言,昨儿看了一夜还没看够?”

    夏言脸颊羞红一片,将衬衫搭在他肩膀,“快穿上吧,我去做饭给你。”夏言刚要起身,却被盛西慕牵住手臂。“又做什么?”夏言不解的问道。

    盛西慕一笑,指了指胸口的纽扣,“帮我穿。”

    夏言叹了一声,他简直比乐乐还要磨人。她在床边坐了下来,伸手为他扣胸前的纽扣。她一直低着头,神情极为认真。乌黑的秀发散发着淡淡馨香。“扣好了。”她微抬了头,眸光幽幽,盛西慕心口一动,低头在她唇片轻啄了一下。

    “你……讨厌。”夏言娇嗔一句,粉拳锤了下他胸口。

    盛西慕笑着,心情大好,推开被子下床,刚踏上鞋子,房门就被人从外敲响。“妈妈,爸爸,你们醒了没有,乐乐要进来了哦。”话音刚落,小东西就已经推开了房门,如小鸟一样冲了进来。

    “爸爸。”小东西张开一双小手臂扑入盛西慕怀中。“爸爸早安。”他搂着盛西慕的脖子,在他脸颊上啃了一口。

    “儿子。”盛西慕抱着孩子,向天上抛了几下,唇角唯美上扬,“言言,咱们宝贝好像又重了。”

    “小孩子当然长大快了,他现在可能吃着呢。”夏言笑着回了句,指尖按了下宝贝嫩嫩的脸颊。“告诉妈妈,乐乐早饭想吃什么?”

    “瘦肉粥和白菜豆腐,妈妈不是说要荤素搭配才行吗。”乐乐笑着,伸出手臂搂住夏言脖颈,同样亲了夏言脸颊。

    “好,妈妈去做饭给你,你和爸爸去晨运。”夏言伸手掐了掐乐乐嫩嫩的小脸蛋。宝宝嘻嘻的笑,被盛西慕抱着走了出去。

    好似回到了从前的日子,一般,盛西慕带着乐乐去晨运,回来之后,有香喷喷的粥和可口的小菜,吃过饭之后,盛西慕送乐乐去幼儿园,送夏言去上班,最后才开车回辖区。整整一天,大家都看出盛长官的心情很好,自从灾区回来之后,盛长官的心情就一直不错。大家都以为盛长官是因为要高升,只有少数几人知道盛西慕是情场得意。

    “长官,上面马上会派人来视察,盛部长那边传来消息,这次视察很可能和您升迁的事有关。盛部长让您好好留意……”林进说道一半,偶然抬头却发现盛西慕正在发愣,目光随意落在一角,唇角却一直扬着浅浅的笑。

    “长官,长官。”林进唤了他几声,却一直没有得到回应。只好走到他身边,手在他面前晃了几下后,盛西慕才回过神来。

    “哦,你刚刚说到哪儿了?”盛西慕问道。

    “长官,您没事儿吧?”林进担忧的问道。

    盛西慕随意的笑,合起桌案上的文件。“可能有点儿累,今天先这样吧,你回去吧。”

    “是。”林进点头,拿着一叠文件离开。

    林进走后,盛西慕简单的整理了一下桌上文件,之后便锁门离开。他开车行在路上,唇边依旧含着笑。此时,放在一边的手机却短促的响了一声,他随手拿起,一看竟是夏言发来的信息。盛西慕唇角又深了几分,这丫头明知道他不喜欢发信息,还发这东西过来。他用指尖点开那条信息,只有短短几个字而已:我和乐乐在机场,我爸要带我们去北京。

    盛西慕将电话拨过去,却已经关机了。他立即调转车头,将油门踩到低,向机场的方向而去。

    而另一面,夏言和乐乐正坐在机场的等候区,傅继霖站在他们身旁,正和身边的警务员说着什么。夏言一直低着头,她现在不能打电话,指尖快速的在手机屏幕上点击着。

    “夏言,你在做什么?马上要上飞机了。”傅继霖出声问道,犀利的目光落在夏言的手机上。

    “没什么。”夏言忐忑的回了句,慌忙的将手机收入包中。

    傅继霖淡漠着脸色,点了点头,又道,“嗯,上飞机吧。”他走过来,将乐乐抱起,向登机口走去。乐乐被傅继霖抱在怀中,孩子一直嘟着小嘴巴,模样极为委屈。闷闷的问道,“外公,我们去北京,那爸爸什么时候会来看我啊?”

    提到盛西慕,傅继霖下意识的顿住了脚步,回头不着痕迹的撇了眼身后的夏言。顿了片刻,才再次开口,“我们先回北京,外公给你准备了好多你最爱吃的和玩儿的。”

    “哦。”乐乐低下了头,极不情愿的回了一句。夏言一直跟在他们身后,在走进登机口前,还下意识的驻足回头,却依旧没见到盛西慕的身影。

    “夏言。”傅继霖沉声又唤了句。夏言点了下头,然后快步跟了过去。

    当盛西慕赶到机场的时候,飞机已经起飞了。盛西慕在登机口呆愣的站了片刻,之后泄愤似的将手机砸在地上。他走到服务台,定了最近一班去北京的飞机。下一趟航班是半个小时之后,他坐在候机区等候。但在登基的前一刻,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林进打来的,事情发生的很急迫,因为他按了几次,林进便一次次的打过来。

    “什么事?”盛西慕问道。

    “长官,你快回来吧,考察团突然来了,临时突击,只怕事情不简单。”林进在那端焦急的问道。

    盛西慕有片刻的犹豫,最后,还是没有进入登机口。

    ……

    夏言在北京住了一段时间,每天除了准备一日三餐,就是送乐乐上幼儿园,除此之外,她发现自己竟然无所事事。每次接乐乐回来,孩子也是耷拉着脑袋,再也提不起兴致。她问他在新环境适应的如何,问他喜不喜欢新同学和老师,乐乐只是闷闷的点头,或者摇头。自从来了北京,乐乐就极少笑了。

    虽然傅继霖从中作梗,但盛西慕的性子桀骜不驯,自然不会因为傅继霖的阻拦,便丢弃他们母子。夏言已经发了信息给他,但即便不发,以盛西慕的能耐,也不可能不知道她人在北京。她等了他许久,却依旧没有等到他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