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10章 他这一生,都在辜负

    “真的不懂?”他从身后环住她腰肢,温热的吻落在她颈间。“听不懂?那我再说一次。”他板过她的身体,逼迫她迎视自己的眼睛,语音依旧是认真而专注的。“用这只手,我将带你走出忧伤困苦,你的杯永不干涸,因为我将是你生命泉源之酒,用这蜡烛,我将在黑暗中照亮你的生命,用这戒指,你愿做我的妻子吗?”

    夏言记得,很久之前,她看过一场电影,叫做《僵尸新娘》,一个男人,爱上了一个失去生命的女子,并且为了她,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盛西慕说的,就是男主人公对女主人公说过的一段话,那时,她被感动的一塌糊涂,一直想着,如果将来有那么一个人,对她说这样一段话,她就毫不犹豫的嫁给他。

    她从未奢望过盛西慕会和她说这些,他本就不是什么浪漫的人,但此刻,他说了,用那样温柔深情的语调,夏言知道自己应该笑的,可是,为什么视线却逐渐模糊了,纤长的睫毛上沾染了剔透的雾珠。

    “怎么了?感动的哭了?”盛西慕笑着,伸出指尖抹掉她面颊上缓缓而落的泪珠,然后放在唇片之上,苦涩的味道,在舌尖蔓延,但苦涩中却泛着甜,甜的心都软了。

    “是啊。我很感动。”夏言仰起头,专注的凝望着他,没有一丝玩笑。盛西慕没想到她会回答的这样直白而干脆,玩味的笑意在唇角边逐渐收敛,取而代之的是认真与专注。

    “我,盛西慕愿意我面前的这个女人成为我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夏言一直含着笑,目光从未移开过他的眼睛,那一片如海洋般的深邃,总是让人无疑是的沉溺。而她,宁愿在他墨色的眼眸中埋葬。

    盛西慕微微的顿声后,又问,“尹夏言,你是否愿意你面前的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嗯。”夏言凝重的点头,“我愿意。”

    盛西慕牵着她的双手,将她一双微凉的小手护在掌心间,如珍如宝。“我,盛西慕,以上帝的名义,郑重发誓:接受你成为我的妻子,从今日起,不论祸福,贵贱,疾病还是健康,都爱你,珍视你,直至死亡。言言,你呢?”

    “我也是。”

    “那么,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吗?”盛西慕含笑问道。

    夏言笑着,合起眼帘。他的吻很轻很柔,完全不似往日那般霸道,反而只是蜻蜓点水一般,却吻得那样小心翼翼。夏言微扬着小脸,去承接他的吻,舌尖轻轻的探出,触碰过他完美的唇线。他将她拥在怀中,他的怀抱温暖而安全。夏言觉得,她此刻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若还有什么不圆满,那就是他们没有得到亲人的祝福。但她相信,只要他们紧紧牵着彼此的手,永不放开,就一定会得到亲人的认同。

    亲人的意义,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他们同样希望他们幸福。

    结束了这个吻,盛西慕拉着夏言的手一同坐到黑色三角钢琴旁,他掀开琴盖后,出声问道,“似乎很久没弹过钢琴了,应该生疏了吧。言言,你呢?”

    “我本来就不太会弹钢琴的,我跟着你就好了。”

    盛西慕笑,又道,“那你可要一辈子都跟着我了。”他说完,将修长的十指置于黑白琴键之上,唯美的音乐声顺着他游动的指尖流淌而出。是一曲《thepianoduet》。

    夏言有片刻的呆愣,若是她没有记错,这首曲子的名字叫做《四手联弹》。她将指尖搭在琴键上,尽量的跟随着他的节奏,而同时,盛西慕也放慢了速度,让她跟随。其实,人生路不过如此,快的那个放缓脚步,慢的那个努力加速,两个人便可以肩并着肩,一直走下去。

    他们的眼睛彼此对视,不用说话,好像千言万语都在琴音中诠释。最后一个音符,在他指尖落下,盛西慕笑着,手掌覆盖在夏言手背。“你应该不知道吧,你妈妈和傅老师也弹过这首曲子。”

    “我爸会弹钢琴吗?”夏言不解的问道。

    “嗯。”盛西慕点了下头,笑容中有几分嘲弄。“我妈教他的,大概和你一样,只会弹几首曲子而已。”

    夏言闷闷的点头,对于上一辈那段三角恋,她并不想再过多的提及。“你怎么知道我妈和我爸弹过这首曲子的。”

    盛西慕摇头失笑,居然有些后悔提起这个话题,他是从母亲的口中知道的。那时,他年纪还小,却已经懂事了。母亲很少买醉,那是他见过母亲唯一一次烂醉如泥。她喝醉之后,口中不停的嘀咕着,“继霖,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和她四手联弹,那不是我们的专属吗?”

    夏言见他突然不语,心中已然明了。“盛西慕,我爸一定也和你妈四手联弹过吧。”她微微的叹息,又开口道,“上一段的恩怨,我们都没有权利去评断谁对谁错。”

    “言言,我想,傅老师是爱过你妈妈的,否则,我妈离开我爸十几年,傅老师却没有和她走到一起。我想,他心里一直存在着你妈妈的影子。他这一生,都在辜负。”

    夏言淡漠的点了点头,反握住他的手。“这世上已经有太多不幸的人了,所以,西慕,我们一定要幸福。”

    “好。”短短一个字,盛西慕的回答,很坚定。

    夏言看了下表,突然惊愕道,“时间过了,我该去幼儿园接乐乐了。”

    “我送你,这么就没见到儿子,都要想死了。”盛西慕牵起夏言的手,向外走去。

    “又要翻墙吗?”夏言问道。

    “这次不用。”盛西慕随口回了句。他牵着她,一路来到大门口,看门的是一位上了些年纪的老人,见到盛西慕,十分的热情。

    “少爷,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少爷?”夏言错愕的看向盛西慕。

    他笑着摸了下鼻子,随后解释了句,“这座庄园,其实是我爸为我妈建的,我妈是信奉耶稣的。”

    夏言顿时变了脸色,红唇嘟起,故作出一副恼火的模样,高跟鞋用力的踩了下盛西慕的脚,“那你还让我跟着你翻墙,盛西慕,你耍我是不是?”

    盛西慕陪着笑,一路跟着她走出庄园,“真生气了?我这不是找一找童年的感觉吗,我小时候就是这样翻来翻去的,才能进庄园里玩耍,那时候并不知道这座庄园是我爸出钱建的……”

    开车来到幼儿园门口的时候,幼儿园的小朋友已经走的七七八八,乐乐坐在园中的小滑梯上,耷拉着脑袋,看样子并不高兴。自从来了北京,他就一直这副模样了。

    “乐乐,对不起,妈妈来完了。”夏言气喘吁吁的来到乐乐面前,温声说道。

    乐乐依旧提不起兴致,只闷声回了句,“没关系,我也没等太久。回家吧。”他刚要从滑梯上爬下来,却突然被身后突然出现的一双手臂拖了起来。

    “啊!”乐乐惊叫一声,回头却发现是盛西慕,一时间竟回不过神来。

    “你别吓坏了他。”夏言出声责怪了句。

    盛西慕却十分不以为然,将小东西从滑梯上抱了下来,拥在怀中。“怎么了宝贝,见到爸爸不高兴吗?”

    “爸爸,真的是你!你怎么才来看乐乐,我以为你不要我和妈妈了呢。”小东西喜出望外,抱住盛西慕的脖子,用力啃了一口。

    “放心,爸爸不要你妈妈,也会要你的。”盛西慕玩味的说了句,换来的是夏言的一记拳头和乐乐狠狠的咬在他胳膊上。弄得盛长官哭笑不得。

    盛西慕要送他们母子回傅家,但乐乐很久没和爸爸在一起,说什么都要和盛西慕共进晚餐。夏言无奈,只好给傅继霖打了电话,说乐乐要在外面吃肯德基,就不回家吃饭了。

    傅继霖起初一直反对,外面的东西不卫生,又没营养,特别是肯德基那种东西。夏言几乎无力反驳,十分无助的看着盛西慕,然后,盛西慕一把抓过她手机递给了乐乐。小东西一哭二闹三撒娇,傅继霖立刻软了下来,只是不停的嘱咐他们早点儿回家。

    一家三口自然不会去吃什么肯德基。盛西慕开车带他们去吃西餐,七成熟的牛排,乐乐吃的津津有味。小东西喝橙色的果汁,盛西慕与夏言点了一瓶拉菲。盛西慕笑着说:如果没有乐乐这个小电灯泡,他们这就是烛光晚餐了。

    乐乐嘟着小嘴巴,嘀咕了句,“谁说一定要两个人才是烛光晚餐啊。爸爸,如果你在嫌弃我,回去我会向外公告密的哦。”

    “小鬼头,你究竟和谁一伙儿啊。才几天就被你外公收买了?”盛西慕笑着将孩子抱到自己身上,用叉子叉了一块切好的牛排喂入他口中,“儿子,记住了,你可是我的种。”

    乐乐坐在他腿上,一双漂亮的大眼懵懂的眨了几下,很显然,他听不懂盛西慕话里的意思。

    “盛西慕,你小心教坏我儿子。”夏言白了他一眼。

    盛长官不以为意的一笑,“早晚不都要懂。”

    吃过晚饭,盛西慕开车送夏言与乐乐回家,当然不敢将车直接开入傅家别墅。他在距离大门口一段距离的地方停车,然后将乐乐抱下车,孩子可能是玩儿困了,竟在车里睡着了。

    “用不用披上外套,乐乐别着凉了。”盛西慕担忧的问道。

    “不用,没多远的距离,再说,你的外套,我怎么拿回去,我爸还不得像审犯人一样审问我啊。”夏言从他怀中接过乐乐。

    盛西慕低咒了一句,不悦的又道,“我见我自己的老婆孩子还要向偷.情似的,你爸能不能不这么专制啊。”

    夏言白他一眼,生怕他吵醒了怀中的乐乐。“喊什么,这事儿乖谁啊,还不都是你招惹的桃花债,我要是有个女儿,也不会嫁给你这种人。不回去好好反省,还在这里嚷嚷什么。”

    盛西慕自知理亏,顿时消了音。“得了,小的现在就回去反省,你也做作傅老师的工作,总不能等乐乐都长大成人了,我们还是未婚男女吧。”

    “好了,知道了。你喝酒了,回去路上慢点儿开车。”夏言出声提醒。

    “嗯。”盛西慕点头,“你先进去吧,等你屋子的灯亮了我再离开。”

    夏言带着乐乐走进别墅,平常这个时候傅继霖早已经入睡了。客厅中昏暗一片,一大一小两个人抹黑向楼梯口走去,刚抹到楼梯口,客厅的灯却突然亮了,傅继霖正襟危坐在沙发上,一脸的严肃。“你们去哪儿了?”

    “爸,您,您怎么还不睡?”夏言的话有些吞吞吐吐,明显的做贼心虚。

    反倒是乐乐一派镇定,伸出手臂扑入傅继霖怀中,笑嘻嘻的在他脸上啃了一口。“外公,肯德基的烤鸡腿堡很好吃呢,下次外公和乐乐一起去好不好?”

    傅继霖笑着将乐乐抱在膝盖上,轻刮了下他小小的鼻尖。“那种东西不卫生,下次外公带你去吃西餐,七成熟的牛排是最有营养的,我们乐乐要吃的饱饱,将来才能长的壮壮的。”

    “像爸爸一样高大吗?”小东西故意问道,却眨着一双无辜的大眼。

    傅继霖的脸色果然沉了几分,也只有乐乐敢在他面前提起盛西慕而不会受到责罚。傅继霖轻咳一声,岔开了话题。“不是出去吃一顿肯德基吗,怎么回来这么晚?”

    “肯德基旁边是游乐场啊,外公,夜晚的游乐场好漂亮呢,四处都是灯光,还有跳火把舞的小丑叔叔呢。外公,乐乐快过生日了哦,等乐乐生日的时候,外公带乐乐去游乐场玩儿,好不好?”小宝贝搂着傅继霖的脖子,撒娇的说道。

    “好,我们宝贝说什么都好。”傅继霖抱起小宝贝,向楼上走去。“你该睡觉了,玩了一晚上也该累了吧。”

    “爸,我来抱他吧。”夏言从傅继霖怀中接过孩子,放在了小床之上。“爸,您也早点休息,都十一点了,明天还要去开会。”

    “嗯。”傅继霖点头,在乐乐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之后,才离开。

    听到关门声,夏言总算松了一口气,躺在床上的乐乐笑着对她吐了吐舌头。

    “妈妈,下次什么时候才能见到爸爸呢?爸爸说下次教乐乐打篮球呢。”乐乐一脸兴奋的说道。

    夏言笑着掐了下他的小脸蛋,“乐乐乖乖听话,很快就能见到爸爸了。”

    “嗯。”小东西听话的点了点头,嘟着小嘴说道,“真希望明天一睁开眼睛就能见到爸爸。”他嘀咕完,翻身睡了过去。夏言看着他安稳的睡颜,心中竟有几丝苦涩。

    翌日清晨,夏言如往常一般起得很早,虽然家里有保姆,但夏言还是会亲自下厨给傅继霖和乐乐做几道拿手菜。

    “小姐怎么又起这么早,我在很多家都做过,那些小姐太太从来不干活,更别说下厨房了。”保姆阿姨一边利落的洗菜,一边笑着说道。

    夏言只是淡笑,并无回应。她亲手给傅继霖做菜,是因为他年纪一天比一天大了,她希望可以好好孝顺父亲,子欲养而亲不待,那是一件很可悲的事。而她亲手做羹汤给乐乐,是希望他感受到母爱,希望他在有爱的环境中成长。盛西慕的性格中阴暗的一面,大部分原因都来自于王雪烟的死。夏言希望,她的乐乐永远是健康而阳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