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11章 是不是非嫁他不可

    吃过早饭,夏言如往常一般送乐乐上幼儿园,却没想到幼儿园门口竟停着盛西慕的大奔车。乐乐见到盛西慕,明显欢脱了,一大一小父子两个在车中闹了一阵子,盛西慕才将小东西送入幼儿园。

    “走吧,我们去公园转转,可惜北京没有海,这个季节海水是最漂亮的,和天空一样的颜色。”盛西慕坐在驾驶位置,发动了引擎。

    两旁的街道十分陌生,夏言并不知道他会将自己带到哪里,但只要有他在,哪里又有什么区别呢。“盛长官,你最近似乎都很闲哦。辖区那边不用管吗?小心丢了乌纱帽。”夏言顽皮的笑。

    盛西慕同样玩笑的回了一句,“追老婆可比乌纱帽重要啊。”

    “那你打算怎么追?”夏言又问,一双清澈的眸子如同被泉水洗涤过一般明亮剔透。

    盛西慕眉心微蹙,这倒是难住他了。他盛长官可从来没追过女人啊。“言言,一定有很多男生追过你吧,他们都是怎么追的?”

    夏言白他一眼,这种事怎么能问女孩子呢。“也没有,那时候我爸……”夏言顿了下声,觉得这个称呼似乎不太合适了。“舅舅管我很严,一般都是车接车送的,很少有机会和别人亲近,所以,除了一牧哥,我几乎没有朋友。”

    “小可怜。”盛西慕温和的笑着,揉了揉夏言的头发。

    “不过,情书倒是收过几封。”

    “都写什么了?”盛西慕好奇的问。

    “看过就忘了,千篇一律,大多没什么新意。”夏言了无兴趣的回了句。“不过,我记得二哥追求杜婧姐的时候,大概是吃饭、看电影、牵手逛公园一类的。”

    “行,那我们也去看电影。”盛西慕笑着,将车开去了电影院。不过,两个人的运气似乎不太好,正上映的居然一个爱情片也没有,无奈两人只好选了个动画片看,看到一半,都有些昏昏欲睡了。盛西慕低头把玩着手机,似乎在发短息,他极少发信息的,夏言好奇的要看,他却像做贼似的,直接将手机关机了。

    最终两人还是没有将电影看完就走出了电影院,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夏言嘀咕了句,“早知道将乐乐带来就好了,他一定会喜欢。”盛西慕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响,没听说过谁约会还带着孩子的。

    电影是看不成了,盛西慕开车带着她在北首府转了一大圈儿,各处景点都转个了遍。两人又吃了顿浪漫的烛光晚餐,等到要回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盛西慕平稳的开着车,却并不是回傅家别墅的路,夏言亦没有多问。车子在一处地下停车厂中停了下来,盛西慕率先下车,很绅士的为夏言开了车门。

    “来这里做什么?”夏言不解的问道。!%^*

    “恩,先奸后杀。”盛西慕玩味的回了句,扯着夏言下车,他打开后车厢,幻灯瞬间亮了起来,一束凝聚的光线落在对面空白的墙壁上。“可以看电影了,想看什么?”盛西慕牵住夏言的手一起坐在后车厢上,并像变戏法一样从车里取出一大盒爆米花塞在夏言手中,又拿出两杯橙汁。

    “不喝拉菲了?”夏言弯起唇角,将一颗爆米花丢进口中。

    “不是想像普通男女一样谈恋爱吗?可不是每个人都喝得起拉菲。”盛西慕咬着吸管喝了口果汁,又甜又酸的味道,倒也不坏。而盛西慕却故意蹙起眉头,“味道好像不对啊,怎么苦苦的呢。”

    “啊?不会啊。”夏言裹了口他的吸管,分明是一样的味道。她不解的抬眸,看到他眸中暗含的笑意后,才突然明白过来。“盛西慕,你……”她尚未说完,盛西慕便低头在她唇角吻了一口。

    “好了,想看什么?你选个片子。”盛西慕在一盒碟片中翻找。突然发现了僵尸新娘的片子。“看这个吧。”他将碟片塞入机器中,当骷髅木偶跳动在墙壁上时,在这寂静空旷的地下车库中,显得格外恐怖。夏言下意识的靠在盛西慕怀中。这同样是不变的真理,男人和女人谈恋爱,看电影一定要看恐怖片,才会更增进感情。(!&^

    夏言的头靠在盛西慕肩头,喝着果汁,吃着爆米花,唇角边扬着淡淡的笑。她还是第一次觉得日子过得这般肆意。“盛西慕,你是什么时候准备这些的?”

    “在电影院看那些无聊动画片的时候,小爷现在才发现,原来浪漫是从实践中得出来的。”盛西慕抓了几颗爆米花扔入口中,甜的有些腻人。“又是乐乐喜欢吃的东西。”

    夏言笑笑,没有还口,而是认真的看向墙壁的画面。当影片最后,女主角变成蝴蝶飞走时,夏言居然潸然泪下。她这么一哭,盛西慕竟然有些慌了手脚,匆忙的抹掉她脸颊上的泪痕。“虚构的电影而已,本该供人取乐,怎么反而将你惹哭了呢。”盛西慕将她轻拥在怀,又是好笑,又是无奈。“好了,好了,我答应你,我不会离开你的。你也要答应我,不许突然变成蝴蝶飞走,留下我独自一个人,好不好?”

    盛西慕说了一辈子的话,加起来的也没有现在这句肉麻。

    好不容易将她哄笑了,两个人简单的收拾了下东西,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也是时间该送她回家了。

    车子在傅家别墅前停住,盛西慕下车,紧盯着别墅前那几辆黑色奥迪,墨眸再次深沉下来。

    “怎么了?”夏言不解的问道。

    “你家来客人了。”盛西慕淡声回了句。

    “嗯,也不知道是谁。”夏言不以为意的嘀咕了句,踮起脚尖在他脸颊吻了下,“我要进去了,你也早点儿回去休息吧。晚安。”

    夏言的吻倒是化解了盛西慕的阴郁,他轻刮了下夏言鼻尖,温声道,“那是孟家和薛家的车,估计着大概是来讲和的。我很快就会回京赴任,到时我们就结婚,现在,我不想节外生枝了,向薛家索要些钱物,就放薛彬那小子一马吧。你不是总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吗。”

    夏言低笑,其实,薛彬的事儿过去这么久,她早已经不记在心上了。现在任何人任何事,都抵不上眼前的幸福重要。“什么索要钱物,你当我是劫匪啊。”

    夏言走进别墅,果真见到那日所见的孟老与薛家父子坐在客厅中,正与傅继霖谈笑着。

    “爸,我回来了。”夏言走进去,淡笑低唤。

    “呦,傅千金回来了啊。我说老傅,还是你有福气,这女儿生的多标志啊。”孟老笑着开口。

    傅继霖难掩得意之色,面上却客气的回道,“老孟你就别取笑我了,你是儿孙满堂,我就这么一个女儿,还不让人省心,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她才回来。真是女大不中留啊。”他说完,又转向夏言,介绍道,“这位是你孟伯伯,那两位是薛叔叔与他儿子薛彬,你可能见过。”

    “嗯。”夏言点头,淡声唤了句,“孟伯伯,薛叔叔。”

    “外公,妈妈。”乐乐不知何时站在了楼梯口,像小鸟一样扑入夏言怀中。眨着一双无辜的眼问道,“妈妈,他们是谁啊?”

    “是孟爷爷和薛爷爷。”夏言低笑回答。

    “孟爷爷好,薛爷爷好。”小东西十分有礼貌的唤了声。

    孟老几乎看傻了眼,这简直就是一个缩小版的盛西慕。孟老哈哈大笑着,目光一直停在乐乐的身上,移不开视线。“这小东西是谁啊?长的这么漂亮。”

    “爷爷,我是盛宇航。”宝贝脆生生的回了句。

    “老傅啊,我看你们傅家也该办喜事了吧。到时候别忘了请我老头子喝一杯喜酒。”孟老笑呵呵的说道。“上次我见你家丫头和盛家那小子在一起,真是男才女貌。”

    夏言站在原地,闷声不语。她知道孟老一来,这事儿便瞒不住了。而傅继霖只是瞥她一眼,在众人面前,并未发难。

    “爸,乐乐可能困了,我带他上楼上休息吧。”

    “你等等,你薛叔叔有些话和你说。”傅继霖淡着脸色开口。

    薛老讪讪的笑,侧头瞪了眼身旁的儿子。都是这不争气的东西惹的祸,他这风流的毛病,究竟什么时候能改啊。这些年,他都不记得给他收拾了多少烂摊子。这一次,娄子捅大了,居然惹了将辖署的女儿,那是他们能招惹的人吗!何况,盛家还在里面插了一脚,盛长官冲冠一怒为红颜,此时在北首府还有谁不知道。现在他还要舔着老脸来赔笑说情。总不能真的看着儿子的前途就此毁了吧。

    “夏言啊,薛彬这小子已经知道错了,他现在也得到教训了,你就给薛叔叔一个薄面,就原谅这混小子一次。我已经和你爸爸商讨过,上面刚下来几块地,正好在我手里,首府里几个大地产商都盯着,你爸刚给你选了一块,就当是薛叔叔送给你的结婚红包。”

    “薛叔叔,其实您不用放在心上,以前的事都是一些小摩擦。夏言都已经忘记了。”夏言含笑说完,牵着乐乐的小手向楼上走去。盛西慕说的果然没错,他们如今都想息事宁人,她不索要,傅继霖已经替她要了。不用想也知道,那块地一定很值钱。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上流社会规则吧,夏言不认同,却只能被迫的接受。

    夏言将乐乐哄睡之后,再次回到客厅时,孟老和薛家父子已经离开了,傅继霖坐在沙发上,沉着脸色,没有丝毫表情。“爸,怎么还不休息?”

    傅继霖目光随意扫过她,淡声问道,“他是不是早就来北京?早就找上了你。”

    夏言咬着唇,无言以对,沉默半响后,才闷闷的回了句,“他,他是来看孩子的。”

    “连乐乐他也见了?”傅继霖不咸不淡的哼了声,还真是一家人。

    夏言低头站着,不敢吭声。生怕气到傅继霖,前两天,他的心脏病才犯过一次。等待是长久的,傅继霖不吭声,夏言也不敢出声,气氛压抑的几乎都喘不过气来。许久后,才听傅继霖叹息着问道,“是不是非嫁他不可?”

    夏言抬眸十分无辜的看着他,她一语不发,便算作默认了。她与盛西慕一路走来,整整五年,他们才能真正的相拥,真正的认清彼此的感情。她用一个女孩生命中最美好的五年来爱她,人生,究竟能有多少个五年用来等待呢。

    傅继霖沉重的叹息,点了下头。“嗯,我知道了。你回去休息吧。”他说完,起身向楼上走去,似乎想起什么一般,又顿住脚步,无奈的丢下一句,“傻孩子,你以为嫁入盛家是那么简单的事吗!”

    之后几天,夏言都乖乖的呆在家里,她知道傅继霖已经生气了,她可不想再将他气病。但她可以忍住不去见盛西慕,可盛西慕却是一天都忍不住的。他不停给她打电话,夏言起初还接听,到后来直接挂掉。

    一连一个星期,他们没有再见过面。盛西慕的性子一向强势,向来只有别人顺从他的份儿,哪儿有他歉疚别人的时候,若不是爱惨了尹夏言,他才不会受这个闲气,他现在都觉得自己窝囊。为了见夏言一面,他整日守在傅家门口,将自己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再次拨通夏言的电话,竟然难得的接通了。“尹夏言,你再敢挂我电话试试!”他劈头盖脸的就吼了一句。

    “怎么火气又怎么大,才一个星期不见而已。以前三年不见的时候,也不见你怎么着急。”夏言嘀咕了句。

    “你别岔话题,和我提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我现在就在你家门外,你不出来见我,我就直接进去了。”盛西慕几乎是不容人拒绝的语气。

    夏言慌张的提高了音量,“我爸在家呢,你进来干什么!你是想气死我,还是气死我爸。”

    “如果再见不到你,我就要疯了。”盛西慕低吼了句,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夏言发呆的盯着不停传出嘟嘟忙音的手机,心里更慌了。盛西慕疯狂起来,还指不定做出什么事。如此想着,门竟然被敲响了,伯母去开门,竟然把盛西慕迎了进来。保姆阿姨自然不知道主人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对盛西慕依旧客套如初。

    “盛长官好久都没过来陪首长下棋了。”

    盛西慕点头一笑,自然不会解释什么。反倒是夏言慌张的走过来,脸色都变了,慌忙的将他往外推。“盛西慕,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老婆儿子都在这儿,你说我来这里做什么!”盛西慕的语气也不善,扯着她就拥在怀里,只有他在她怀中,他才能真正安心。经历了这么多风雨,他才打开她的心,本以为终于可以在一起了,却没想到两个老爷子,一个比一个更冥顽不灵。

    “盛西慕,你别闹了,你想气死我爸是不是!”夏言不由得提高了音量,用力将他往门外推,却突然被一道声音打断。

    “夏言,你放开他。”傅继霖站在楼梯口处,沉着脸色。

    “爸……”夏言还要辩解什么,却被傅继霖再次打断。

    他指了下盛西慕,沉声又道,“你跟我上来。”他说罢,转身向楼上书房走去。

    “西慕……”夏言欲言又止,担忧的看着他。

    “放心。”盛西慕拍了下她手掌,算作安慰。

    夏言坐在客厅中,心急如焚,楼上书房一直没有任何动静,反而让夏言更不安心了。她根本不知道盛西慕与傅继霖会说些什么,如果傅继霖继续反对他们在一起,而盛西慕又一意孤行,会不会将事情越闹越大?

    夏言双手紧握着,指尖都深陷入皮肉。而正是此时,楼上书房突然传出杯盏碎裂的清脆声响,之后是傅继霖的一声怒吼,“你给我出去!”

    夏言一惊,慌忙的跑上楼,却见盛西慕站在书房门口,脸色阴霾一片,西装裤上都是茶水的痕迹。模样十分狼狈,而屋内傅继霖的脸色也不太好看,气的不停的咳嗽。

    “盛西慕,你和我爸说什么了,你将他气成这样。”夏言上来便是一顿盘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