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12章 见一次还要跟偷.情似的

    盛西慕虽狼狈不堪,却不失半分气度。他微扬了下唇角,英俊非凡,却又带着无尽的苦涩与嘲弄。“我什么都没说,我一直在听你爸训我。”

    “你还没说?你说一句比我说一百句都有杀伤力,你把刚刚那句话再给我重复一遍!”书房中的傅继霖突然吼了句。

    夏言气急,用力跺了下脚。“盛西慕,你究竟说什么了?”

    他又是嘲弄一笑,固执的说道,“我说:我想娶你为妻,傅老师答应最好,就算是不答应,我还是要娶你。”

    “盛西慕!”夏言怒气冲冲的,抡起粉拳在他肩头捶打了一下。他是没养过女儿,自然不懂得当父亲的那种心思了,让他将女人送给另外一个男人,已经心酸难耐,何况,这个男人还强掠豪夺。

    “你走,给我快点走。”夏言是连推带扯,才强行将盛西慕推了出去。

    傅继霖气的一整个晚上都将自己锁在房中,夏言自然也是彻夜未眠。乐乐懂事的窝在母亲怀中,一言不发。但终究忍不住困意,在夏言怀中睡着了。

    经过上次的事,夏言几乎都不出门了,甚至连接送乐乐去幼儿园也是傅继霖亲自去。傅继霖面上没有任何改变,与夏言的相处一如既往。但夏言却处处小心翼翼,生怕在惹得他生气。乐乐也乖乖的,除了在餐厅吃饭外,都很少走出自己的屋子。傅继霖看着他们母子这副模样,反而更心疼了。

    这日夏言哄睡了乐乐,刚回到自己的屋子,盛西慕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怎么这么晚打来?有事吗?”她不解的问道。

    “当然有,我想你了,算不算最大的事?”盛西慕笑着回道。

    “就不能正经一点,行了,太晚了,你早点休息吧。”夏言回了句,便准备挂断电话,却听盛西慕说道,“言言,我明天就要回赵市了,今晚我想见你一面。”

    夏言看了眼窗外漆黑夜色,犹豫道,“太晚了,我出去不方便,你明天几点的飞机,我去送你。”

    “不,我就要今晚见到你。我现在已经在你别墅外,如果你不出来,那我只好进去了……”

    “你还敢进来!”夏言出声打断了他的话。上次的事,如今她还心有余悸,只有盛西慕肆无忌惮。

    “我不管,反正我今晚一定要见到你,我只给你十分钟时间,如果你不出来,那我只好进去了,傅老师上次好像很生气,他要是打断我腿什么的,你可要伺候我下半辈子。”盛西慕的语气依旧霸道专制的不容人拒绝。

    “少胡说八道。”夏言拨了他一句,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算了,真拿你没办法,你等我一会儿吧。”夏言挂断电话,披上外套,偷偷溜了出去。

    盛西慕的车果真已经停在外面了,夏言推门上车,劈头就问,“盛西慕,你闹够了没啊,你再这么闹,我爸早晚被你气死。”

    “你怎么不怕我被他气死啊,没见过这么冥顽不灵的。”盛西慕说完,发动引擎。

    “你要带我去哪儿?”夏言蹙眉问道,她只是来见他一面,可没有和他私奔的打算。然而,她再想去推车门,却发现车门已经被盛西慕锁住了。

    “盛西慕,你究竟带我去哪儿?”车子在道路上疾速行驶着,夏言看着车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心中更是焦躁不安了。

    盛西慕暧昧的笑,一手控制方向盘,另一只手抚摸了下夏言柔嫩的面颊,“言言,你记不记得我们上次亲热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是正常的男人,你还想让我忍多久?”盛西慕说的很直接,这种话从他口中溜出来,就好像家常便饭一样。

    夏言一张俏丽的脸蛋顿时红了一片,娇嗔的回了句,“那你可以去找别的女人解决啊,从前不都是这样,我可从来没认为过盛长官会从一而终。”

    “从前是从前,现在是现在,我说了你是我最后一个女人,你就一定是。尹夏言,你再说这些乱七八糟的,我可要生气了。”盛西慕白她一样,但唇角却一直扬着笑。

    夏言压低了头,但唇角却不自觉的上扬了。半响后,她又担忧的嘀咕了句,“还是送我回去吧,我爸最近管我可严着呢,别又在风口浪尖惹祸。”

    盛西慕放缓了车速,但并没有半分停车的意思。他侧头看向夏言,一副委屈的模样。“言言,我都为你守身如玉这么久了,你别这么残忍行不行。”

    车子一路进入一个小区,在一间独栋小楼前停住。这是他刚刚购置的产业,后来根据夏言的喜欢调整了一下装修,打算将来和夏言结婚后居住。

    他牵着她的手进入别墅,伴随着房门砰的一声合起,盛西慕已经迫不及待的将她压在了墙壁上,彼此的身体相贴合着,他温热的气息就吹拂在面颊。

    夏言双臂缠上他颈项,调皮的跳掉了脚上的鞋子,赤.裸的双足踩在他脚背上,“这是哪里?”

    盛西慕低笑一声,回了句,“是我金屋藏娇的地方。”他话音刚落,又栖进了几分,几乎要将她的身体挤入墙壁之中,夏言被他困在胸膛与墙壁的缝隙之中,呼吸都有些困难了。在静谧的暗夜之中,他逐渐沉重的喘息声十分清晰,夏言的心狂跳的厉害,她仰头迎视上他墨色的深眸,便见到那双深邃的眸中,燃烧着剧烈的火焰。

    “霆,西慕。”她颤声低唤,但下一刻,炙热的吻,便覆盖住她单薄柔软的双唇。他吻得很深入,舌横驱直入,纠缠着她,逐渐加重力道,好似至死方休。夏言的身体抵着冰冷的墙壁,有些不堪重负,一点一点,瘫软的身体顺着墙壁滑落。

    盛西慕却毫无预兆的扯起她身体,驾着她腋下,将她整个人太高,夏言双腿腾空,失去支撑点,只能被迫用双腿夹住他腰身,他与她十指相扣着,更加用力的压住她身体,夏言吃痛,在他身下挣扎呻.吟,哽咽声却被他悉数吞噬如口中。

    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他才放开她,停止对她唇片的蹂躏。但她鼻尖依旧抵着他鼻尖,吞吐着彼此的呼吸。“霆,西慕,别这样好不好。”她弱声说着,气息依旧起伏不稳。她可不想和他在这里办事。

    他轻笑着,带着说不出的邪魅。再次用唇封住了她的小嘴。他忘情的吻着她,而手已经环向她后背,轻车熟路的拉开了她后背的拉链,裙子应声滑落,已经露出胸口深深的沟壑。

    “啊!”夏言惊呼一声,她下意识的用手去遮挡胸前乍现春光。

    他暧昧的低笑着,眸中浓郁之色有深了几分,墨色的眸子,几乎成了绝美的鲜红。他轻咬着她的唇片,辗转掠夺,夏言凌乱的喘息,被他吻得几乎失去了理智,挡在胸口的手臂也不自觉的垂落在一旁。而不知不觉间,他滚烫的大掌已经覆盖上她柔软的胸口,肆意的揉捏着高耸的柔软。夏言的意思已经逐渐模糊,被他熟悉的气息与火热纠缠着,她的整个世界,也只剩下一个叫做盛西慕的男人。

    下体突然传来的隐隐刺痛,让她瞬间神智清醒了过来,但此时再要反抗,也只能是徒劳无功。她双臂紧攀在他肩头,尖锐的指甲几乎都陷入他肩上的皮肉,她的炙热与硕大,让她有些无力承受。她不停的呢喃呼痛,双手不断在他背上划出一道又一道血痕,好似通过这样的方式,她的痛才能让他感同身受。

    “言言!放松点。”她身体的紧致同样让他痛苦难耐,又是这样一种最原始的姿态,几乎能将人逼疯。他用力按住夏言双肩,粗喘着,在稍稍的退出,随即又猛烈的向前一挺。

    “啊!”夏言发出一声羞人的吟偶,后背更撞入冰冷的墙壁,僵硬的质地撞得她背部生疼,夏言的视线不自觉的模糊,她下意识的咬住他的肩头皮肉,隐忍承受。而盛西慕却变本加厉,一次比一次撞击的深入。

    而夏言越是发狠的用力咬他,他就会越加疯狂暴力,她被迫只能随着他的律动调整节奏,以便让彼此更快意。“西慕,痛,轻一点……”,她紧咬着唇片,却任由着剔透的泪珠滑落眼帘。而此刻的盛西慕被情欲所控,哪里还有半分怜香惜玉之心,他反而变本加厉的肆虐掠夺,几乎将她逼上了极致点,他看着她无助的挣扎,最后臣服在他身下,心甘情愿的求他要她。

    他在她身体中尽情发泄的那刻,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攀上了欲.望的顶峰。盛西慕的头靠在夏言耳侧,她清晰的听到他喉中发出的那一声闷吼。

    纵情的欢爱之后,盛西慕才将她抱入楼上的卧房。夏言裹着床单,背对着他,闷声不语。

    “又在和谁怄气?”盛西慕低笑着,伸臂将她捞入怀中,大掌肆意的握住她胸前一侧的柔软。

    “除了你还有谁?”夏言微怒的回了句,挣扎着脱离他的怀抱。但下一刻,又被他轻而易举的困入胸膛中。他的唇落在她唇角,舌尖沿着她的唇线舔舐着,暧昧低语。

    “好了,别气了,上次的事,是我错了还不行。傅老师没有真生气吧?”

    “他不气才怪。”夏言白他一眼。“上次不说,这次又是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我想你了被。我自己的女人,见一次还要跟偷情似的。”盛西慕将头埋入她颈窝,语调带着几分委屈。“这几天你有没有和傅老师说我们的事儿?言言,你还想让我等到什么时候?”

    夏言亦有些为难的叹了声,“再忍一忍吧,过一阵子,等我爸气消了,我会和他说的。”

    “怎么说?”他低低的笑,带了几分玩味。

    夏言脸颊微红,抡起拳头,不轻不重的在他胸口捶打了一下。“实话实说。”

    “你的实话是什么?你很想嫁给我对不对?”盛西慕牵起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着。

    夏言哼了一声,用力推开他,清亮的眸中浮起几丝狡黠,“我会对他说,我已经被你祸害了,没办法,只能让你对我负责。”

    盛西慕难得吃了亏居然也不还口,而是翻身将夏言压在身下,气息暧昧的吞吐在她面颊,“言言,不如我多祸害你几次,傅老师好让我对你负责一辈子。”他话音刚落,低头便咬住夏言胸口的乳尖。

    “啊!”夏言尖叫一声,在他身下不停的挣扎。“放开,我好累,不要了。”

    “老婆,我想要。”他将她压在身下,将身上的被子扯过头顶,两个人在被子中又纠缠起来。不时传出男人沉重的喘息与女人轻浅的呻.吟。

    一夜缠绵,第二天醒来,夏言只觉得身体都是酸痛的。她推了把身旁的男人,嘀咕了句,“西慕,快起来,我该回去了。”

    盛西慕翻转身形,慵懒的伸出双臂缠上她腰肢,将她重新扯回床上。“老婆,天还早呢,起来那么早干嘛啊?”

    “我爸六点钟会起来晨运,让他发现我一夜未归,他不发火才怪。”夏言快速的穿衣起身,将散落在地的衬衫丢给他。

    盛西慕懒散的坐起来,将衬衫套在身上。“晚上我去接你和乐乐一起吃饭,过几天就是乐乐生日了吧,你问问小东西想要什么?”

    夏言坐在梳妆台前拢着长发,笑着回了句,“生日礼物不过就是个心意而已,你想送什么都好,哪儿有让他选的,这样会惯坏他。难道他要天上的星星你也摘给他吗?”

    “我盛西慕的儿子,当然要什么有什么了啊。”盛西慕冷魅的笑,起身下床,在她侧脸落下一吻。“晚上我在幼儿园门口等你和儿子,别忘了。”

    “嗯。”夏言点头,将头靠在他胸口,微微含笑。

    而正是此时,房门突然被人从外敲响,一声急过一声,夏言抬眸,玩味的一笑,问道,“盛西慕,难道你还有下一场?我去看看是谁?一定比我年轻漂亮吧?”夏言说完,笑着向门口走去。盛西慕摇头失笑,这丫头是越来越不拿他当回事儿了,早晚要骑到他头上,但怎么办,某些人就是乐在其中。

    门是开了,但夏言却僵在了门口。盛西慕不解的走过去,也愣在了当场。只因,傅继霖正沉着脸子站在门外。“傅老师。”他恭敬的唤了一声。

    而傅继霖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一声不语,但一身气势浑然天成,不怒自威。夏言下意识的挡在盛西慕面前,低声说道,“爸,不管西慕的事,你听我解释……”夏言话说一半,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解释什么?她和盛西慕孤男寡女的在一起一夜,裸.露的脖颈上都是青紫的吻痕,傅继霖又不是三岁孩子好骗。

    傅继霖冷着脸子,许久后,才伸手拉住夏言手腕,闷声说了句,“你跟我回家。”

    “爸。”夏言还是一副极委屈的模样,被傅继霖扯着,还不时的回头去看盛西慕。

    “言言,你先和傅老师回去,我会再去找你的。”盛西慕温声说道。

    傅继霖将夏言带回家中,并不像往常一样,还会不咸不淡的说上她两句,但这一次,他什么也没说,而是一个人上楼,将自己关在书法中。

    夏言一直忐忑不安,泡了傅继霖最喜欢的茶,亲手下厨做了几道菜,是和保姆阿姨新学的湘菜,她一直都弄不懂,湘菜都是酸辣口味偏重,而傅继霖胃和心脏都不太好,其实并不适合这些菜。

    她站在书房门口,轻敲了几下房门,门内很快传出一道温润的声音,“请进。”

    夏言推门而入,脸上都是讨好的笑,将手中温热的青花茶盏递到他面前。“爸,您喝茶,上好的雨前龙井。”

    傅继霖一笑,指了下一旁的沙发。“是不是知道自己做错事了才来讨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