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15章 相亲

    “如果乐乐那个小鬼在就好了,一定叽叽咋咋的闹个不停。以前只觉得孩子是血脉的延续,现在才发现,原来孩子可以带来这么多的快乐,乐乐的眼睛鼻子都像我,嘴巴和下巴像你,看着他的时候,就好像看到你一样,你有没有这种感觉?”

    夏言白他一眼,淡淡的一笑,“一大一小,像ab版一样。”

    “那是,我儿子吗。”盛西慕骄傲的扬了下眉梢。

    “送我回去吧,已经不早了,这个时间回去,我还不知道要如何跟我爸交代呢。”夏言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毕竟睡了一整天,衣服都褶皱了,她说她什么都没做,估计也没人相信了吧。

    等夏言回到傅家的时候,乐乐早已经睡下了,只有傅继林坐在客厅中等他。客厅中只留了一盏昏暗的灯,傅继林坐在灯下,翻看着一本泛黄的日记。夏言知道,那是她母亲留下的,傅继林每天睡前都要翻上几页。这是一种思念,只可惜,它来的太迟。她突然有几分触动,想起盛西慕的那句:很幸运,此生不曾错过你。爱你,是我此生最重要的事。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过就是生死相隔,相爱,却再也没了机会。

    “回来了?”傅继林合上手中的日记,突然开口说道。

    “嗯。”夏言点头,“爸,很晚了,你去睡吧。”

    “你也知道很晚了?下次早点回来。”傅继林没情绪的说了一句,转身向楼上走去。然而,在楼梯口处,又停住了脚步,“明天你空出半天时间去见一个人,是上次你见到的刘叔叔的儿子,刚从国外回来,我觉得你们应该能合得来。”

    这无疑是一场变相的相亲,夏言为难的蹙眉,焦急道,“爸爸,我……”

    “这件事不用再商量了,明天上午九点,巴菲克,你别迟到。”傅继林说完,就转身上楼。

    翌日,夏言心不甘情不愿的去了咖啡厅,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她也懒得管谁是什么刘叔叔的二公子,她是按照她老头的指示来了咖啡厅,做个一两个小时,她就算完成任务了。这件事如果被盛西慕知道,不发飙才怪呢。

    她点了杯蓝山咖啡,加了两块糖和两袋奶,还是十分苦涩。夏言无奈低笑,和盛西慕相处久了,反而觉得咖啡忌口,倒是茶香四溢。她幽深的目光随意探向窗外,阳光明媚,街道上车水马龙,庸庸碌碌的人群,倒是像极了流动的风景。若是往日,她一定没有时间与心情去欣赏,现在有了大把的时间,整个人也轻松了下来。

    “尹小姐?”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不知何时站在了身旁,声音温润,面容英俊,完美的犹如中世纪绅士。夏言抬眸,有些无奈的蹙眉,她现在可没有心情欣赏帅哥,反而觉得是一件大麻烦。

    “你好,刘先生。”夏言客套起身,即便不情愿,表面上却还是礼貌客套的。毕竟,刘叔叔和她爸爸是旧时,总不能拨了两位老人家的面子。!%^*

    “嗯,喊我子俊吧,不要这么生疏。”对方十分自然的坐在了她对面的位置,夏言又蹙了下眉心,她不知道是不是从国外回来的人,都有自来熟的习惯。若是换做其他女孩,一定会很庆幸对方的坦然,至少不会让陌生的彼此觉得尴尬。但夏言心有所属,她现在迫切需要的是结束这场无聊的相亲游戏。

    “一杯蓝山,和这位小姐的一样。”刘子俊对服务小姐说道。

    “好的。”服务小姐微笑离开。不久后,一杯温热的咖啡被端上来。刘子俊笑着,端起咖啡饮了一口,之后便蹙起了眉头。太甜,甜的几乎有些腻人了。

    他下意识的咳了两口,喉咙中甜的难受,忙又向服务人员要了一杯水。

    夏言无意识的笑,唇角微微扬起,脸颊旁露出浅显的梨涡。窗外阳光淡淡散落在她脸上,晕开一片金黄,美得惊为天人。刘子俊一时间竟有些看呆了。(!&^

    “尹小姐,你很喜欢吃甜的东西吗?”刘子俊温声问道。

    “我还好,倒是我儿子比较喜欢。”夏言玩味一笑,果然见到对方的神色呆滞了几分。“难道我爸没和你提过吗?我有一个四岁大的儿子,叫乐乐,鬼灵精一样,就是太调皮了。有时候和他爸爸胡闹起来,没完没了的。”

    刘子俊的脸色都白了,一时间竟有些发蒙,完全搞不清状况,但好在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很快便恢复了平静。“对不起,傅伯父和叔叔都没有提到过这件事,没想到尹小姐这么年轻,原来有过婚史。”

    夏言似乎十分不以为然,她淡然的靠坐在椅子上,随意回道,“没有结婚,我是未婚先孕。”

    “那孩子的爸爸……”刘子俊欲言又止。

    夏言眸光幽闪,脸上依旧含着淡淡的笑,带着淡淡的忧郁,而忧郁之中,却含着说不出的甜蜜。“没有为什么,或许是不合适吧。”

    她话音刚落,身后突然响起了一声熟悉的低咳,夏言回头,之间盛西慕阴着一张脸站在她身后不远的地方,他今天穿了一件纯黑色的手工西装,被几个京中有名的公子哥簇拥着走进来。

    夏言一惊,手中的咖啡杯险些没滑掉,但滚烫的咖啡还是有几滴迸溅在白皙的手背上,夏言下意识的惊叫了声,对面的刘子俊慌忙掏出格子手帕,抓过她的手,帮她擦掉手背上的咖啡。

    “不用了,谢谢。”夏言慌忙的抽回手臂,慌乱中,甚至将咖啡杯扫落在地。还真够要命的,盛西慕那男人独占欲一向很强,让他看到她和别的男人拉拉扯扯,不发飙才怪呢。

    等服务员将碎裂的咖啡杯收拾走后,夏言再次回头,盛西慕已经不见了,估计着应该是进了哪件包厢。夏言眉心紧蹙,有几分懊恼,她和别的男人约会,他居然视而不见?是转性了?还是不在乎了?!女人有时候就是很奇怪,他为你吃醋,你会觉得他无理取闹。他若大方的不去介意,你又会觉得他是对你不够在乎。

    “尹小姐,你没事儿吧?刚刚那些人,有你认识的朋友?”刘子俊又问。

    “嗯。”夏言胡乱的回了句,而后又快速的否认,“没,没有。”

    刘子俊一笑,“刚刚那位是盛长官,从赵市刚刚调任回京的,你一直在北京生活,怎么会认得呢。听几个朋友说起过,他现在可是炙手可热的风云人物。”

    夏言笑笑,并没有说什么。原来他以为她一直在北京生活。是啊,一般来说,高干子弟应该是生活在北京,享受着特殊的待遇和优渥的生活,被万千宠爱着长大,可她不是,所以,没有人明白,她是有多努力才走到傅继林身边。

    两个人又闲聊了几句,大多数的时候是刘子俊在说,而夏言心不在焉的听着,偶尔会配合的点了点头。刘子俊是个很健谈的人,但夏言心烦意乱的,也没心情听他讨论什么国内外政治经济行事。

    “对不起,我去趟洗手间。”夏言起身,向洗手间的方向走去。七寸高跟鞋踩在纯白大理石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她打开水龙头,冲洗了双手,然后抬眸看向镜子,有些无奈的擦了下额角,应付刘子俊真是一件十分辛苦的事,下次若再有这种场合,她说什么都要推掉。

    她在洗手间中停留了一会儿,然后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出来,毕竟,将刘子俊一个人丢在那里并不礼貌。她刚走出洗手间,经过转角处时,一道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身后,将她整个人困入怀中,鼻端传入在熟悉不过的烟草味夹杂着淡淡龙涎香。夏言低柔一笑,并没有躲闪。而是轻轻靠在他胸膛,任由他抱着。“你又吸烟了,身上都是烟味。”

    “尹夏言,你少顾左右而言其他,那男人是怎么回事儿?我最近是不是对你太宽容了?你才会越来越放纵。还敢和男人约会?他刚刚碰了你哪儿?”盛西慕沉着脸色将她压在胸膛与墙壁之间,低头吻上她娇嫩的唇片,长舌横驱直入,缠上她甜蜜的丁香小舌,温热的手掌顺着她玲珑有致的曲线游走。

    “盛西慕,你别胡闹了,这里有监控器的。”夏言在他身下微微的挣扎。这男人真是肆无忌惮惯了,他喜欢演现场版,她可没兴趣做片子女主角。

    盛西慕将她死死压在身下,温热的唇靠在她耳侧,冷魅的开口,“我不管,今天的帐,你说我们怎么算?嗯?”

    “算什么?我又没和他怎样。”夏言不满的嘀咕了句。

    “你还想怎样?是想弄出第二个赵一牧,还是第二个李学威?尹夏言,你能不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我也会累,也会伤心,也会害怕。”盛西慕叹息着,霸道之中竟透着无力。

    夏言脸颊微苍白,抬眸迎上他幽深的墨眸,险些沉溺其中。她微微蹙起眉心,但片刻后,低柔一笑,伸手捂住他双眼。“就是我爸安排的无聊相亲,有什么好气的。我不过来走个过场而已,这样你也害怕?盛长官对自己就这么没有信心?”

    “是啊,我怕,我怕再次失去你,这样你满意了吗?”盛西慕有些恼火的扯掉她手掌,放开对她的钳制,转身离去。夏言有些慌了,快步追了上去,伸臂从背后拥住他腰身,这男人一向不按章出牌,谁知道他又莫名其妙的发什么火。

    “盛西慕,我已经很乱了,你不要再让我慌乱了好不好?这些天总被我爸逼着,明明很想见你却又不敢去见,明明很想念你,却还要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摸样,现在又被弄来和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相亲。西慕,我已经很烦了,你不要再添乱了,好不好?我整个人整个心都是你的,你究竟还要我怎么样?”夏言紧紧的抱着他,侧脸紧贴着他的背,眸中浮起几丝雾气,可怜兮兮的摸样,如同受伤的小鹿。

    盛西慕背对着她,唇角却邪魅的扬起。他转身,将她轻拥入怀,蛮横的说道,“你知道你是我的就好。一会儿把那人打发掉,晚上来陪我吧,明天,我要回赵市,可能有一段时间不会回来。”

    “还要回赵市吗?是不是有什么麻烦?”

    “只是正常的工作总结,大概两个月左右就会回来。怎么?舍不得我?”他笑着,指尖随意穿过她如丝的秀发。

    “嗯。”夏言居然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两个月很久呢。”

    盛西慕笑,温情的在她额上吻了一口,“我会尽快赶回来,如果想我了,也可以给我打电话。”

    “嗯。”夏言点头。

    “我先上去了,那几个人都在等我,北首府几个叫得上号的公子哥,大部分都是我爸旧时的儿子,回京之后应该对我事业有助益。”盛西慕温声解释。

    夏言随意的笑笑,“你们男人的事我才懒得管,不过,你将自己管好,若是再敢沾花惹草,我可跟你没完!”夏言故作霸道的扬了扬拳头。

    “遵命,老婆大人。”盛西慕低笑,似乎十分享受被她威胁。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夏言回到座位上,淡声说道。

    “没关系,只是咖啡冷了。”刘子俊温和的一笑,十分绅士的让服务员重新换了杯温热的咖啡。

    “不必了,其实我也不太喜欢喝这个。”夏言有些抱歉的笑笑。

    刘子俊却依旧坚持让服务员换掉了咖啡,却见到夏言没有再喝一口,场面一时间僵硬了下来。“这家咖啡厅附近有间电影院,环境不错,不如我们去看场电影吧。”

    “不必了,我不喜欢看电影。”夏言慌忙拒绝,盛西慕已经下了通牒,让她尽快打发掉他。如果她再和他去电影院看电影,一男一女坐在漆黑一片的环境里,盛西慕不吃了她才怪。

    刘子俊难免有些尴尬,对面的女孩明显对他的不太感冒,他略微无奈的一笑,问道,“那尹小姐对什么感兴趣?公园,酒吧,k歌,或者去打高尔夫?我都十分愿意奉陪。”

    夏言懊恼的用手按了下太阳穴,正在发愁用什么理由打发他,正是此时,身后突然响起一声清脆的声音,奶声奶气的喊着,“妈妈。”夏言错愕的回头,只见门口处,周鸿牵着乐乐小鬼走进来,小东西伸开两只小手臂,飞扑了过来,两只胖胖的小手抱住了夏言的大腿,“妈妈,妈妈。”

    “你怎么来了?”夏言错愕,将小东西抱入怀中,向对面的刘子俊介绍道,“我儿子乐乐。乐乐,叫刘叔叔。”

    “叔叔好。”乐乐倒是不认生,脆生生的就唤了一句。

    此时,周鸿走过来,一脸的不耐,也不拿自己当外人,扯过椅子,大咧咧的就坐了下来,目光落在刘子俊身上,看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道,“你是,刘局的二儿子吧,前两天我还去府上拜访过,在照片上见过你。”

    “这位是?”刘子俊问道,下意识的自然会联想到是孩子爸。

    “一个朋友而已。”夏言随意的回了句。

    “呦,三生有幸啊,尹总还拿我当朋友。”周鸿玩味的回了句,翘着二郎腿坐在桌旁,一副吊儿郎当的摸样,“进京前,我老婆还特意嘱咐我到北京之后来看看你呢,没想到在这儿见到了,也不用在特意跑一趟,我就说,你这被爱情滋润的女人,有什么好看的,刘芸就是爱瞎操心。”周鸿喋喋不休的嘀咕着,弄得夏言又是一阵尴尬。

    “你怎么也来北京了?”夏言问道。

    “有个大项目要动工,过来竞标的,我刚还在工程现场考察,就被盛长官一个电话喊了过来,偏让我去给他接儿子,小爷都要成你们的私人保姆了,你们两口子又玩儿什么啊?行行好吧,小爷这工程几十亿,那可不是闹着玩儿呢。”周鸿不停的抱怨,而身后突然响起一道低沉的声音,带着沉稳与邪魅。

    “这么抱怨干脆别来了,看来新旅游的开发案,周少也没多大的兴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