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17章 上一层保险

    盛西慕自知理亏,没敢再开口。倒是夏言拉长语调喊了声,“爸。”

    傅将辖署又是一脸无奈,“你就护着他吧,早晚有你吃亏的时候。”

    夏言笑笑,却是一脸的甜蜜。感情的事儿,还不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她幸不幸福,只有自己知道。

    “爸爸,乐乐好想你。”小东西跑过来,两只胖胖的小手伸向盛西慕。

    盛西慕笑着将儿子抱起来,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儿子,这些天有没有听外公和妈妈的话?”

    乐乐重重点头,“我很乖的。”

    “乖的话就赶快下来,爸爸刚赶了几个小时飞机,已经很累了,别再缠着他。”夏言笑着,将乐乐从盛西慕怀中抱过来。

    “累了就早点回去休息,大晚上的还跑过来干什么。”傅继林沉着脸开口,“我傅继林的女儿是说结婚就能直接领走的吗?你回去告诉盛鸿江,如果不知道怎么娶儿媳妇就去打听打听,上个月林部长的儿子刚刚去媳妇,让盛老头按人家的标准准备。”傅继霖丢下一句后,转身向楼上走去。

    盛西慕有短暂的呆愣,傅继霖这话的意思……是同意了?

    “傻站着干什么,我爸又不留宿,太晚了,早点回去吧。”夏言一笑,扯了下他衣角。

    “爸爸,外公说准备什么?”乐乐蹙着小眉头问道。

    盛西慕心情大好,在乐乐脸上亲了一口,说道,“爸爸和妈妈要结婚了。”

    “什么是结婚?”乐乐眨着一双懵懂的大眼。

    “结婚就是我们一家人可以永远生活在一起,再也不会分开。”盛西慕解释。

    乐乐一双漂亮的大眼笑眯成一条缝隙,手舞足蹈的模样极为可爱。“爸爸妈妈和乐乐永远都不会在分开了。”

    夏言抱着他,唇角边笑意逐渐深邃。她似乎还没告诉过这对父子,不仅是他们,不久的以后,还会有一个小生命降临。这一次,她一定会小心翼翼,不会让他再有任何危险。

    哄睡了乐乐,夏言将盛西慕送出别墅,两人在门口还是依依不舍着。盛西慕牵着她的手,低头看着她,唇角边是温柔的笑,昏暗的路灯将他的背影拉的修长,他的目光是说不出的温柔,这温柔甚至遮掩了沉重的疲惫。他自然不会告诉她,他已经两天两夜没有睡觉,唯一吃过的一顿饭,就是中午和领导的那次会餐。

    “言言,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盛西慕温声问道。

    “你指什么?”夏言眨着一双无辜的大眼,顽皮的笑。

    盛西慕的手臂轻揽在她腰间,低笑,“言言,你知道我不太喜欢别人骗我的。如果你说谎,我可是要惩罚你。”他低头,带着警告的在她唇上咬了一口,夏言低声呼痛,粉拳不轻不重的捶打在他胸口。

    “盛西慕,我可什么都没有说,又怎么说谎呢?”最多就是隐瞒实情而已。

    “狡辩。”盛西慕宠溺的轻刮了下她鼻尖,既然她什么都没说,那他便要一一的问了。“傅老师为什么突然答应我们的婚事?这不是很奇怪吗?还有,你今天下午去医院做什么?”

    “我……”夏言刚要开口,又被盛西慕打住。

    “想好了再说,我已经让林进去查了,如果你的答案和他的有出入……后果,你知道的。”盛西慕邪魅的扬了下唇角,将唇轻靠在她耳侧,不怀好意的在她耳中吹了口气。

    酥麻的感觉让夏言微微颤抖了下,有几分负气的背转过身,“那你还来问我做什么,等着他给你答案就好了。”她刚打算离开,却被盛西慕再次缠住,他的手臂从后搂住她腰肢,让她的背紧贴在他结实的胸膛。

    “好了,乖,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你哪里不舒服?身体有没有问题?你这样,我会担心的。”他的声音中的确透着疲惫,夏言乖顺的靠在他怀中,竟有几分不忍了。

    沉静了片刻,夏言抿了下唇片,脸颊微微羞红,这样的话她从未对他说过,竟羞怯的不知如何开口了。“盛,盛西慕,我……”

    “什么?”他等着她的答案。

    夏言咬了下牙,似乎下了很大决心般,快速说道,“我爸说:已经这样了,总不能再弄出个私生子吧,傅家的脸面都让我们丢尽了。”

    “你说什么?”盛西慕板过她的身体,几乎不可置信的看着她。“言言,你再说一次?”

    夏言脸颊羞得通红,唇角却含着笑,脸颊边显出浅显的梨涡,很美,也很醉人。“没听懂就算了。”她嘀咕了句,快速的转身离开,许是心慌意乱的,竟没有留意到脚下的台阶,径直就摔了下去。

    “啊!”夏言惊叫一声,心脏狂跳的厉害,若这样撞在石阶上,孩子保得住才怪。

    “言言小心!”盛西慕出声提醒,但显然来不及了。好在,他的动作比他的声音还快,稳稳的将她揽入怀中。

    夏言被他拥在胸膛,双手紧捂住心口,胸口中心脏依旧狂跳的不停,她仍是惊魂未定。盛西慕环在她腰间的手臂又收紧了几分,刚刚也吓出了一身冷汗,出口的语气也有些不善了。“怀着孩子还莽莽撞撞,就不能小心些,如果我孩子有什么意外,看我不让你偿命。”

    夏言也是吓懵了,抬眸看着他,愣愣的点了点头,眸中还闪动着泪光,模样极是楚楚可怜。盛西慕一下子心又软了,知道刚刚的语气冲了些,语调逐渐柔软了下来,“刚刚我的心都要被你吓出来了,这孩子是上天恩赐给我们的礼物,我一定会用尽全力保护他。言言,你知道吗?上次那场意外,就好像一道深深的伤痕刻在我心上一样,我盛西慕自信能呼风唤雨,却连一个未出世的孩子都保不住……”

    他低沉的声音中透着化不开的伤痛,夏言一阵心疼,忙用手捂住他的唇,将剩下的话封在了他口中。她淡淡的笑着,在昏暗的灯光下,眸中流光璀璨夺目,“盛西慕,这一次我会好好保护我的孩子,我不会再流产,我一定会让他平安降临到这个世界上。”

    ……

    夏言再次怀孕,对于盛家来说自然是天大的好消息,盛西慕是独子,乐乐又是独子,未免太过孤单,老人自然是期望着人丁兴旺。时隔三十几年,盛鸿江与傅继霖两人第一次心平气和的坐在了同一张桌子上。

    傅继霖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毕竟,他占着先机。夏言和乐乐都在他身边,他本意也不太愿意让他们离开。但女大不中留,女儿早晚是要出嫁的,何况,夏言肚子里的孩子一天天长大,婚事更是拖不得的。

    虽然一桌子的山珍海味,却没有一个人有吃饭的心情,都没有动筷。傅继霖更是惜字如金,直接丢出一张礼单,“聘礼就按这个准备,你们先回去找律师吧,做好婚前公证就可以领证,至于婚礼的日子,我选了下月十号,近一个月的时间准备,对于手眼通天的盛部长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盛鸿江拿过单子扫了一眼,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却没说什么。

    直到傅继霖带着夏言离开,桌上的饭菜依旧没人动过。他们走后,盛鸿江啪的一声将单子拍在桌面上,显然是动了怒。“你自己看看,这姓傅的是得寸进尺了。”

    盛西慕一声不吭,他现在可不敢惹怒他老子。拿过单子扫了一眼后,盛西慕也颇有些无奈的摇头低笑,难怪他老子生气,傅将辖署的条件的确苛刻了一些。

    结婚之前,必须将盛氏企业的所有股份,以及盛西慕名下的动产与不动产过户到尹夏言名下,并且要做婚前公证。其实,夫妻本为一体,钱财左右不过是身外物,无论属于谁,都是夫妻共有的,但前提是,他们不离婚。一旦离婚,从法律上来说,盛西慕就等于净身出户了,所有属于他们彼此的东西,都将归属夏言一人所有。傅继霖向来不在乎钱物,他提出这么苛刻的条件,不过是为夏言上了一层保险,盛西慕花名在外,不得不防。

    所谓父母之爱子,必为之顾长远。

    “爸,如果你不同意……”盛西慕试探的开口,却被盛鸿江沉声堵了回去。

    “事情弄到这个地步,我还能有说‘不’的权利?”盛鸿江一掌重重的拍在了桌面上。他孙子还在傅继霖手上,外加一个未出世的小的,他除了妥协还能如何!

    “你将来要是敢离婚,看我不扒了你的皮。”盛鸿江冷声丢下一句后,怒气冲冲的起身离开。

    盛西慕坐在原位,唇边笑靥缓缓扬起,倒是有些意料之外,他老子竟然照单全收了。顿时心情大好,他拿起筷子,夹了块鱼肉放在空中。不知道是不是心情好,食欲都跟着好了,他竟觉得这鱼肉出奇的美味。

    当当当,包房的门被人从外敲响,林进恭敬的走进来,尚未开口,盛西慕却先发话了,“吃饭了没有?”

    林进微愣了片刻,摇头道,“还没。”

    “坐下吧,边吃边说。”盛西慕指了下身边的位置。

    林进倒也不见外,拉开椅子坐了上去,拿去面前的碗筷,夹了几口菜。“长官今天心情似乎很好。”他平静陈述。

    盛西慕一笑,说道,“嗯,我要结婚了,下月十号。”

    林进微吃惊,连他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恭喜长官,没想到傅将辖署和盛部长这么快就妥协了。”

    “嗯。”盛西慕唇角微扬着,难掩喜悦之色。“家里又要添丁了,两个老头子也不得不妥协,如果在弄出个私生子,还是在北京,在他们的眼皮子地下,估计面子上都要挂不住了。”

    “长官又要做爸爸了,我可要好好敬长官一杯。”林进笑着,打开茅台,斟了两杯酒,他率先一饮而尽。

    盛西慕笑着,端过酒杯,同样饮光了杯中酒。“你呢?这些年你一直跟在我身边,大部分时间都扎在辖区里,我也很少过问你的私事。林进,什么时候能喝上你的喜酒?”

    林进苦笑着,摇了摇头。

    盛西慕眸色深了几分,又问,“还惦记吕薇?”

    林进沉默了,又斟满了酒杯,连饮几杯,眉头都是紧皱着,这酒喝在他口中,就是苦酒了。吕薇,吕薇!他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欠了她的。

    吕家落败之后,她迫于生计跟了他。他是真的爱她,而她还真当自己是妓.女了,除了在床上取.悦他,基本上,她从来不和他说一句话,避孕措施更是做的滴水不漏,她在用行动告诉他,她根本不想给他生孩子。他也提过结婚的事,吕薇的态度不冷不热,逼急了,她就嘲讽的反问一句,“你真的打算娶我?我不过是一个落难千金,对你的事业不会有丝毫帮助。”

    他同样和父母提过,但遭到了一致的反对,父母一向对他期望甚高,一门心思的想给他娶个门当户对的媳妇,若吕家还是当初,倒还说得过去,可时至今日,便是万万不行的。父母都是十分现实的人,他一直知道。但林进是孝子,从小到大,从未违逆过父母的心意,他和吕薇之间,也就一直僵持着。在外人看来,吕薇不过是他包.养的女人,玩腻了随时可以丢弃的玩物,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有多痛。

    甚至有一次,他无意间看到,吕薇偷偷的翻看手机中保存的盛西慕的照片,很显然是偷拍的,有些画面甚至有些模糊不清,但她看的那么专注认真,甚至偷偷的落泪。原来,她一直都没有忘记过,即便,她已经是他林进的女人了。

    “我也提过结婚的事,但除了我在坚持着,没有一个人同意,包括吕薇。我现在也累了,就这样顺其自然吧。”林进苦笑着说道。

    盛西慕沉默,半响后,才平淡的开口,“何必让自己痛苦挣扎呢,你也该找个合适的人成家了,吕薇那女人根本就不适合你。她有野心,而你永远也无法满足她的野心。”

    林进一直闷头喝酒,盛西慕的话又是让他心口微微一阵刺痛。他仰起头,沉重的叹息,“长官,今儿我说一句不敬的话,你听过就算了,千万别忘心里去。”

    盛西慕静默的看着他,等着他的下文。

    “有时候,我是真的有些嫉恨你的,特别是我知道她心里还念着你的时候。我真后悔,如果当初阻止她进辖区,是不是就不会是现在这个结果了?后来,我就想,也许是没有得到,才会念念不忘吧,所以,在你说要对吕家下手的时候,我没有尽全力阻止,反而火上浇油。我终于如愿以偿得到她了,可是,我突然发现,一具没有心的躯壳,要她又有什么用。”

    林进声音微哽咽,他仰头,又是一杯酒灌了下去。“长官,我知道你一定觉得我在自作自受,连我自己都这样认为。但我已经将心给了她,我根本控制不了我的感情。这种感觉,就好像你对尹小姐一样,你等了她整整三年,也想了她三年,痛了三年,所有人都为你不值,但你却没有放手,那又是为什么?”

    盛西慕不语,指尖轻轻转动着手中酒杯。是啊,为什么?因为他根本做不到,因为他说服不了自己的心。爱着她是一种疼痛,但不爱了,只怕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来吧。

    林进喝的烂醉如泥,最后,还是被警卫抬出去的。

    ……

    婚礼的日子逐渐临近,盛家忙的不可开交,毕竟结婚不是小事,时间上又有些匆忙,该准备的东西太多。何况,盛氏企业庞大,想要将股份过渡到夏言名下,手续办理就是件十分繁琐的过赵。盛鸿江请了最好的律师,专门负责这件事,丝毫不敢马虎大意。请帖都已经发出去了,若是女方临时悔婚,他盛家就真要颜面扫地了。

    夏言怀了孩子,起初倒还好,刚两个月的时候,就开始百般的不是,常常头晕乏力,更是吐得厉害,后来,几乎是吃什么吐什么,脾气也越来越大,根本是蘸火就着。连傅继霖都不敢惹她。

    这天一进门,盛西慕就觉得屋子里气氛有些不对头了,傅继霖带着乐乐坐在沙发上,两个人都不吭声,连电视机都是静音状态。

    盛西慕走进来,温声唤了句,“傅老师。”

    “嗯。”傅继霖淡应着,随后又将视线放回在手中的报纸上。

    乐乐将食指放在唇上,很好心的提醒他:小心点儿。而后,又指了指楼上,示意他,他妈妈今儿又发脾气了,并且,狂风暴雨,尚未停息。

    盛西慕一笑,有些无奈的向楼上走去。最近这些日子,他几乎都已经习惯了她的坏脾气,真不知道当初她怀着乐乐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那时,她还在监狱里,只怕是有脾气也无从发泄吧,还要整日提心吊胆着,生怕肚子里的小生命会在不知不觉间消失。一想起这些,盛西慕心口便止不住的疼痛。如今,他只想更疼惜她。

    他轻巧了几下房门,并没有回应,屋子里静悄悄的,好似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言言,我进来了哦。”他一边说,一边推开房门。

    屋内,夏言慵懒的靠在沙发上,耳朵上塞着耳机,闭目听着音乐。桌上零零散散的丢着些零食袋子,有些已经空了,狼藉一片,看样子就知道,她吃到一半的时候肯定又吐了,才会留下一片残骸尚未收拾。

    盛西慕知道她没睡,一般这个时间,正是她难受的时候,也根本无法入睡。

    盛西慕在她身边顿下来,将头轻靠在夏言依旧平坦的小腹上,温声问道,“小宝贝,想爸爸了没有,今天有没有乖?”

    “走开,别烦我。”夏言将他靠过来的推开,俏丽的脸蛋上竟是不耐。

    “老婆,又怎么了,谁惹恼你了啊。”盛西慕讨好的又靠过来,盛长官的脸皮已经修炼到一定的厚度,在自家老婆孩子面前,他可一向没觉得脸面值多少钱。

    夏言一直冷着脸色,啪的一声将手中的孕妇书籍摔在桌面上,口气冲的好像吃了枪药一样。“别胡乱叫,我们还想还没结婚呢,说不定今天喊我老婆,明天又喊别人。反正你盛长官的女人,比你衣柜里的衣服还多。”

    “尹夏言,你别得寸进尺啊。”盛西慕不由得提高了音量,但一触及到夏言莹亮的目光,顿时又消了音。孕妇最大,他也只有受气的份儿。这次的小东西不安分,自从怀上这个孩子,夏言吃不好睡不好,人都瘦了整整一圈儿,盛西慕看着更是心疼。夏言是他最爱的女人,肚子里又怀着他的孩子,他除了宠着她,还能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