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19章 因为爱着你,所以需要你

    “言言,我有一个惊喜给你,我想,你看了会很开心。”

    “什么?”夏言不解的问道。

    盛西慕取出手机,点开了文件夹,播放了一段视频,是医院的病房,尹夏昊靠坐在床头,床边站着夏言,父子两个也不知道在说着什么,似乎笑得很开心。小远似乎又长高了许多,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

    “我大哥,他醒了?”夏言几乎不敢置信。

    “嗯,就是前两天的事,这几天你身体状况不太好,所以,一直没告诉你。”盛西慕温声解释。

    “西慕,我要回赵市,我要去看看他。”夏言紧抓着盛西慕的手臂,激动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盛西慕拥着她,轻声安抚,“你现在这个状况,还不宜奔波,我已经请了最好的医生和看护照顾尹夏昊,他虽然醒来了,但沉睡了太久,行动有些不便,他正在接受物理治疗。放心,他知道了我们的婚事,答应过,一定会出席我们的婚礼。言言,他说,他会祝福我们。”

    夏言点头,泪却止不住的落下来。这真的是一份惊喜。她以为,嫁给了盛西慕,尹夏言的人生便从此完整了。突然发现,原来,完整之外,还可以更完整。她会拥有很多很多的祝福,她会在这些祝福声中,牵着盛西慕的手,走进婚姻的殿堂。

    “言言,这个礼物怎么样?”盛西慕温声问道。

    “西慕,谢谢你。”夏言笑靥温存。

    “这是我给你的新婚礼物,喜欢吗?”盛西慕又道。

    “嗯。”夏言点头。

    “那我的新婚礼物呢?”盛西慕问。

    夏言微愣了片刻,新婚礼物?她没想过这个啊。“结婚那天给你,好不好?”

    “好,我等着你的礼物。”盛西慕低笑,在她唇上用力的咬了一口。!%^*

    第二天夏言是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的,她穿着睡衣开门,还揉着惺忪的睡眼,她开门的时候目光还是向下看去的,一般有胆子吵她睡觉的人,也只有乐乐那个小鬼。夏言的眼睛眯成一条缝,透过视线,看到一双男人的脚,黑色的纯手工皮鞋,裤脚被熨烫的一丝不苟。她呆了半响,才意会出这双脚的主人是谁。

    “你今天来的真早。”夏言仰头,迎视上他墨色深眸。

    “不是来的早,是压根就没走。”盛西慕笑着回了句,拥着她柔软的身体进入卧房。

    夏言被他抱着,靠在他胸膛中低笑,“我爸居然留宿,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

    “我们现在可是合法夫妻,傅老师不想我将你现在就带走,那就只能留宿。”盛西慕一边说着,一边将她抱到沙发上。然后打开衣柜,翻了件呢绒裙子递给她。“快点换衣服吃饭,今天我们去拍婚纱照。”(!&^

    “还要拍婚纱照,好麻烦啊。”夏言懒懒的舒展了下身体。

    盛西慕笑着揉了揉她的头,温声哄道,“乖,只是象征性的拍几张照片,你现在经不起折腾,等孩子生下来之后,我们再补拍几组。”

    “反正我现在反抗也是无效,你说怎样就怎样吧。”夏言懒洋洋的回了一句,拿起了呢绒裙子,然后瞥了他一眼,“你转过去,我要换衣服。”

    “矫情。”盛西慕略带不满的嘀咕了句,却还是顺从的转了身。

    “昨晚你在客房睡的吗?”夏言一边换衣,一边问道。

    “和乐乐一起。”盛西慕随口回了句。

    夏言低低的笑,他倒是难得的循规蹈矩一次,若是换了以往,早钻进她被子里。其实,盛长官也是有苦难言。医生已经警告过,夏言这一胎不稳,在孩子稳定下来之前,最好不要亲热,与其抱着她不能碰,倒不如离远一些,免得让自己受罪。

    简单的吃过早饭,傅继霖亲自送乐乐去幼儿园,盛西慕载着夏言去影楼拍摄婚纱照。几组套系都是盛西慕选的,夏言几乎不发表意见,她从来没觉得日子可以过得像现在这样清闲,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几乎都不用动脑子。

    盛西慕选的都是比较传统的样式,并不多,只有三组,他也吩咐了摄影师,每组几张就好。自从怀了孩子,夏言的身体拖累很大,她非常容易疲倦,现在全家上下都将她当成重点保护对象,任何超劳都是绝对不被允许的。

    第一套是很中规中矩的婚纱和西装,背景是庄重的教堂,两个人手牵着手互相凝望,摄影师并不插话,他们简单的互动,摄影师抓拍,盛西慕难得的讲着笑话,偶尔也低声讲些黄色笑话,弄得夏言面颊绯红,更是唯美动人。

    “盛西慕,盛长官,你注意一下身份好不好,现在可是大庭广众。”夏言嘟唇抱怨。

    盛西慕将唇贴在她耳侧低笑,暧昧的说道,“言言,我觉得你现在的样子很美。”

    而专业的摄影师也的确扑捉住了这最美的一瞬间。

    后来又换了旗袍与中山装,上天似乎格外眷顾这个男人,他无论穿什么都格外的好看。而化妆师将夏言的长发挽起,露出漂亮白皙的颈项,艳红的旗袍映衬得她肌肤莹白如玉,让人心痒难耐的想要咬上一口解馋。

    场景换成了中世纪古堡,他牵着她的手走在木质的楼梯上,她仰头去凝视他,彼此深深的对望,化不开的柔情,全部展现无余。闪光灯不停的闪动着,摄影助理在下面喊了句,“准备下一场。”

    盛西慕轻轻松开她的手,夏言随意的转身,但旗袍的裙摆太长,她不小心踩在上面,“啊!”的一声惊叫后,整个人就向下滑去。这意外发生的太过突然,所有人都惊呆了,在场的工作人员都知道今天拍照的两人身份不一般,也都知道准新娘怀了孩子,若真从长长的楼梯上滚下去,先不说大人,孩子是铁定的保不住了。

    夏言踩空了两阶楼梯,但身体却并没有摔下去,盛西慕或许是所有人中最镇定的一个,千钧一发之际,利落的扑过去,一支手臂缠上她的腰,身形一转,用自己的胸膛当靠背,避免她娇弱的身体撞在楼梯扶手之上。他稳住身体,将她紧拥在怀,俊颜沉稳,墨眸微眯起,幽深的眸子,并未掀起几丝波澜。“怎么这样不小心。”他沉声开口。

    夏言将头轻靠在他胸膛,好一会儿才稳住心神,因为她的侧脸贴在他心口的位置,他心脏不规则的跳动声,夏言听得十分清晰。她扬起白皙的小脸,讨巧的笑着,玩味道,“盛西慕,你心跳的好快,你刚刚是不是很怕?原来你也有怕的时候。”

    盛西慕被她揭穿心事,俊颜闪过一丝尴尬,然后,沉着脸色打横将她抱起,步伐稳健的向下走去。

    “盛长官,您太太没事儿吧?”影棚经理和摄影助理匆匆忙忙的走过来,颤着声音问道。

    盛西慕的脸色依旧不太好看,低头看了眼怀中的小女人,而后蹙眉道,“这件礼服是谁准备的?我不是提前将尺码送来了吗?衣摆这么长,不留心就会踩到,你们是怎么做事的?”

    盛西慕这一质问,经理弄得哑口无言,这旗袍本身就是长款,何况,盛长官自己也说了,不留心会踩到,那留心点儿不就没事儿了吗!可今儿是流年不利,偏偏碰上这么个小爷,根本得罪不起,也只有忍着的份儿。

    “西慕,不过一点小事,别节外生枝了。”夏言温声开口。

    “小事?如果真出事儿就完了。”盛西慕冷声丢出一句,“将化妆间里的人都换掉,拍下一组吧。”

    一时间,摄影棚中弄得手忙脚乱,要换掉化妆间所有的人,再换另一批,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儿,好在这间摄影棚有足够的实力,很快有新的人顶上去,这次,大家更是小心谨慎了。

    最后一组的主题是童话,很唯美的场景,夏言穿着睡美人的长裙,这次躺在床上,终于可比避免一切危险了。盛西慕一身纯白燕尾服,夏言瞪大了一双晶亮的眸子看他,竟有些移不开视线,这男人丢进童话书中,绝对的白马王子,简直英俊的有些不像话。

    “看够了没有?是不是觉得你老公很英俊?”他低魅的笑,眉宇间尽是玩味。

    夏言面颊微红,竟然十分老实的点了下头,“是啊。”

    她大方承认,反倒弄得盛西慕有些无措了。

    这一组还算顺利,没有再出现任何意外状况。夏言卸了妆之后,脸上明显有了疲惫,他直接开车送她回家,刚沾上床,夏言倒头就睡,一直睡到日暮西沉。盛西慕在晚饭的时候将她叫醒,她还是迷迷糊糊的,盛西慕喂她喝了些粥,然后她就又睡下来。

    他就一直守在窗边看着她安睡的容颜,似乎怎么看都看不够。

    照片和快就被送来,都做成了水晶相册,放大的照片就放在婚房中,因为夏言怀孕,盛西慕将北京的一处别墅改成婚房,也没格外装修,怕影响孩子。他是打算等孩子出生之后再购置几处房产,直接落户在孩子名下,毕竟家里添人进口,买房子也吉利。

    傅继霖有空的时候会翻看他们的结婚照,心情好的时候,会丢给盛西慕一句,“还挺有夫妻相。”

    ……

    转眼间,婚期越来越近。

    婚礼当天很热闹,也可以说是空前绝后了。夏言不喜欢招摇,盛西慕不喜热闹,他们都认为婚姻是两个人的事,但显然盛部长和傅将辖署不这么认为,他们首先想到的是盛傅两家的面子,盛家娶亲,傅将辖署嫁女儿,不隆重怎么行。

    婚礼之前,夏言一直坐在新娘化妆间中,落地镜中倒映着女子绝美的容颜,一身雪白的婚纱,圣洁无暇。笑恩站在她身旁,为她戴上精美的钻石项链,钻石华光异彩,但佩戴在夏言雪白的颈项上,竟丝毫遮挡不住女孩的光芒。反而它的存在,只是为她锦上添花而已。

    “好美,言言,难怪世人都说新娘子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人。”笑恩笑着,轻轻拨开夏言额前零乱的碎发,她似乎很紧张的样子,额头都是冷汗。夏言拉起她的手,摊开掌心,竟然也是湿漉漉的。

    “言言,你害怕?”笑恩失笑的问道。

    夏言很老实的点了点头,“笑恩姐,我只是觉得幸福来得太快,让我觉得好像梦一样,很不真实。我真怕一觉醒来,这一切不过是我做的一场梦而已。”

    “傻瓜,你已经将幸福紧紧抓在手心了。”笑恩轻轻的牵起她的手,温和的笑。

    夏言微微的蹙起眉心,双手下意识的摩擦。“可是,他就像风一样,我抓不住他。”

    笑恩轻拍了下她手背,她想,她懂得夏言的患得患失。“夏言,你并不需要抓住他,他的心,已经在你这里了。”笑恩青葱的指尖点了下夏言心口的位置。

    “嗯。”夏言轻笑点头,手掌轻轻的抚摸了下平坦的小腹。里面的小东西在一天天长大,再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来到这个世界,他会像乐乐一样,成为最快乐的小天使。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房门被轻轻的敲响了,笑恩笑着起身去开门,“会不会是盛长官?我可不会放他进来哦,婚礼前,新郎和新娘是不能见面的。”

    笑恩开了门,但门外站着的并不是盛西慕,而是盛沐,她推着轮椅,轮椅上坐着尹夏昊,虽然他还不能行走,但看起来精神不错。

    “笑恩姐,是谁啊?”夏言问道。

    笑恩转身,看着她笑,然后打开了门,盛沐推着尹夏昊缓步走进来,夏言看着他们,震惊的睁大了双眼,手掌紧捂住唇片,泪珠在明眸中不停打转。

    “夏言。”盛沐看着她笑。

    夏言唇片颤动了几下,却发不出声音,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称呼她,‘妈妈’这个词是不能再叫了,因为她有自己的妈妈,她妈妈叫尹雅,不叫盛沐。盛沐是她的舅妈,可是,她又是盛西慕的姐姐,这关系,好混乱。

    “我,我没想过您会来。”夏言出口的声音有几分僵硬。

    “不仅我来了,还有你舅舅和夏元,言言,我们会见证你的幸福。”盛沐走过来,握住她一双冰凉的小手。然后,又语重心长的说道,“夏言,你要记住,经营婚姻和经营爱情其实没有什么区别,只要学会尊重与包容。就能一直走下去。”

    “嗯。”夏言点头。

    “夏言,这些话本来应该你妈妈对你说,虽然她不在了,但是,她会在天堂看着你,所以,你一定要幸福。”

    泪不停的在眸中打转,但是,她一直都没有哭。昨夜,她一直都在对自己说,今天,她要一直笑着,展现最美的笑容。

    “我们夏言穿上婚纱,就像童话公主一样。夏言,还记得小时候吗,你最喜欢穿公主裙,有时候,冬天也要吵着穿。”尹夏昊坐在轮椅上,笑着说道,他温柔的目光一直萦绕在夏言身上,亦如曾经。在他昏睡的漫长四年中,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但他却一直停留在四年前,夏言对他的记忆,也是停止在四年前的那场车祸中,他倒在血泊中,牵着她的手说:夏言,我爱你。

    夏言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对尹夏昊解释这四年间发生的事,还有这场婚礼,看在尹夏昊眼中一定很荒唐吧,有时候,甚至连她都觉得,有些荒唐可笑,在几年前,她和盛西慕还是舅甥关系,但现在,他们是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亲密爱人。

    “大哥,你的身体怎么样?本来应该早点去看你的,因为我……”夏言试图解释,却被尹夏昊含笑打断了。

    “妈已经和我说过了,你要多注意身体。”尹夏昊温和的笑,在心中默念:夏言,我会永远,永远守望你的幸福。

    “夏言,婚礼就要开始了,我们先出去了。你好好准备一下,我的夏言这么漂亮,一定要好好展现在众人面前。”盛沐说完,推着尹夏昊走了出去。

    笑恩为夏言整理了一下头纱,夏言拖着婚纱起身,笑恩低头为她拢了下长长的裙摆。精致的婚纱完美无比,裙摆边沿是明亮的珍珠。笑恩突然响起她结婚时的婚纱,也缀满了剔透的明珠,圣洁高贵,只可惜,那是一场糟糕的婚礼,她的婚礼没有新郎,她一个人应付着所有的宾客,明明难过的想哭,却还是要强颜欢笑。

    “笑恩姐,你怎么了?”夏言担忧的问道,她是敏感的女孩,自然感觉到了笑恩的忧伤。

    笑恩也意识到了自己情绪失控,急忙扯起一抹笑,“夏言,不要怕,盛西慕会给你幸福的。这会是一场完美的婚礼。”

    “新娘准备好了吗?婚礼就要开始了。”司仪在门外轻敲了几下门。

    “我们出去吧。”笑恩在她身后拖着裙摆,推开了化妆室的门。

    婚礼中的盛况可谓空前绝后,长长的红毯,铺满了绿色草坪,夏言是在傅继霖的带领下走进婚礼现场的,中西结合的婚礼,证婚人是首府部门有名望的领导人,盛西慕站在红毯尽头,一身纯白西装,宛若中世纪的完美绅士,所有女人眼中的完美男人。

    夏言挽着父亲的手臂,踏着红毯,一步步向他走去,他站在尽头,温润的看着他笑,恍惚间,似乎回到了他们第一次相见,他英俊沉稳,完美到无懈可击。

    “就这样将你交给他,爸爸真是舍不得。”傅继霖目视着前方,低润的声音却从身侧传来。

    夏言低笑,侧头看向身边傅继霖,“那我们现在往回走还来得及,夏言一辈子不嫁,永远陪着你,好不好?”

    “胡说什么,孩子都满地跑了,现在说不嫁。倒是便宜西慕那臭小子了。”

    红毯尽头,盛西慕迎过来,傅继霖亲手将夏言的手放入盛西慕手中。并重重的拍了下他肩头。“臭小子,我现在将夏言完完整整的交给你了,你要懂得好好珍惜,如果你敢对他不好,看我饶得了你!”

    盛西慕紧握着夏言的手,好像握着他全部的世界。“我知道了,傅老师,我会珍惜夏言的。”

    “你叫我什么?”傅继霖蹙眉问道。

    夏言还是第一次见到盛西慕这么腼腆的笑,他那样一个骄纵而自负的男人,居然也有这样腼腆的时候,他迟疑了片刻,才温声叫了一声,“爸爸。”

    婚礼进行的很顺利,每一项都是按照预想的进赵进行着。交换戒指后,当司仪说:现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盛西慕含笑低头,只是在她唇瓣上蜻蜓点水的轻啄了一下。毕竟,今天到场的嘉宾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辖署里的领导更是不少,盛西慕必须在大庭广众之下维持辖署人的庄重与形象。这男人虽然骄纵,却十分能拿捏分寸。

    答谢宾客的时候,夏言换了一身中式旗袍,秀发盘起,活脱脱一个古典美人,站在盛西慕身边,简直就是一对神仙眷侣。宴会中恭维声不断,不是逢迎傅将辖署得此佳婿,就是恭维盛部长有福气,娶了个漂亮能干的儿媳妇,当然,最主要的自然是门第相当。

    夏言被簇拥在人群中,但目光一直看向尹家人的方向,尹建国比起刚出狱的时候,显然身体状况好了许多,盛沐一直陪在他身边,另一侧是尹夏昊与尹夏元,夏言看着看着,视线竟不受控制的模糊了,她前二十年的人生中,他们才是一家人,而现在,他们似乎离她的生活越来越远了。

    而此时,他们同样看着夏言,从未改变过的温润目光,尚好,他们对她的爱与祝福从不曾改变过。

    “累吗?先去休息吧,剩下的我可以应付。”盛西慕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好。”夏言点头,然后在林笑恩的陪同下去休息室休息。这么一折腾,她现在的确有些吃不消了。

    休息室十分安静,夏言懒懒的靠在沙发上,单手托腮,双颊微微的绯红着。笑恩坐在她身边,随意的翻看着杂志,她的任务,就是陪伴夏言。

    “笑恩姐,婚礼大概什么时候能结束?”夏言靠在沙发上,声音也是慵散的。

    笑恩抬眸,低柔一笑,“怎么?急着过二人世界了?”

    “笑恩姐。”夏言娇嗔了句,面颊又红了。

    笑恩笑着,目光重新落回财经杂志上。“至少要到晚上才能结束,来宾都是重要的客人,招待不周会很麻烦。你又缺席,盛长官一个人应付应该很吃力,估计着,酒是肯定不能少喝了。好在还有盛部长和傅将辖署在。”

    夏言随手拨着荔枝,又问道,“笑恩姐,你结婚的时候,顾省长也喝的烂醉如泥?”

    笑恩翻动书册的手突然顿了一下,而后有些无奈的牵动唇角,“你在环宇集团那么久,多多少少也该听说过我和顾希尧的事,我的婚礼上,没有新郎。”

    “我,我不太习惯打听别人的八卦,对不起。”夏言有些无措道。

    笑恩轻笑摇头,都过去那么久了,何必再提呢。“希尧一直觉得他亏欠我,所以,这些年,他宠着我,宠着孩子,几乎都没底线。”

    “那也不错啊,至少苦尽甘来。”夏言笑着,吐出荔枝壳。

    “你现在也一样。”笑恩温声回了句。

    夏言一个接着一个拨荔枝,拨了又不吃,雪白的荔枝肉一个个堆在精致的盘子里,莹白美丽。转眼的功夫,她已经拨了一盘,然后递到笑恩面前,“笑恩姐,吃荔枝。”

    笑恩看着她温笑,指尖挑了颗荔枝放入口中,甘甜的味道在舌尖涣散开。“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她玩味的说笑着。

    夏言漂亮的眼眸笑眯成一条缝,托腮看她吃,然后,状似无意的询问,“笑恩姐,你说我送盛西慕什么做作为结婚礼物好呢?我已经想了好多天,可是,他什么都不缺啊。”

    笑恩翻动着手中的杂志,发出轻微的唰啦声,随口回了句,“你不就是他最好的礼物。”

    “我?”夏言如烧红的虾子,一张俏丽的脸蛋顿时红透了,很显然,她将笑恩的意思想歪了。她手掌温柔的覆盖在小腹上,漂亮的眉心轻蹙。她肚子里还有个小东西呢,真的可以那个那个吗?

    好不容易挨到了晚上,婚姻才结束,还好盛西慕并没有喝的烂醉如泥,至少,他的意识还是清醒的。他们回到别墅,偌大的别墅,只有他们两个人,显得十分空旷。

    浴室中,花洒哗啦啦的流淌着,盛西慕站在水柱下冲洗着身体,洗掉一身酒气,人也舒服了许多,但头还是昏沉的,今天的确喝了不少,那种场合,逢场作戏在所难免。周鸿那群人闹得最凶,费了些力气才打发,他指尖按着发疼的太阳穴,享受着温热的水温,但刚冲洗好身体,昏黄的浴室内突然漆黑了一片。

    虽然喝多了酒,但训练有素的男人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依旧保持着冷静,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夏言。如果别墅停电,她一定会很害怕,若是她乱跑,撞到了什么摔倒,就更危险。想到此,盛西慕利落的将浴巾搭在腰上,刚打开浴室的门,夏言就扑了进来。

    “言言。”他将她拥在怀中,身上湿漉的水珠弄湿了她的衣衫。

    夏言柔软的双臂紧紧缠在他腰身,怯声开口,“停电了,盛西慕,我害怕,你陪着我。”

    “言言乖,有我在,别怕。”他温声轻哄着,打横将她抱起,虽然在黑暗中,他却依旧能依照记忆,步履稳健的将她抱到沙发上。“乖,你想在这里坐一会儿,我去看看怎么回事。”他低声说道,剑眉却微蹙着,一般情况,别墅是不会停电的。这种情况,根本百年不遇。

    而夏言却又缠了上来,说什么都不放开他,“不要,你不许走,我怕。”她柔软的身体又贴了上来,黑暗中,她踮起脚尖,去亲吻他柔软的薄唇。湿滑的小舌描画着他的唇形,盛西慕高大的身体一震,身下某处即刻有了反应,灼热的昂立起来。

    “言言,不要胡闹。”盛西慕有些艰难的推开她馨香的身体,触手处竟是细腻光滑的肌肤,他才发现,她身上除了一件衬衫外,什么都没有。盛长官是何其精明的人,顿时就明白了。

    “电闸是你关掉的?”他哑声问道,身下隐忍的难受。

    夏言低低柔柔的笑,像极了一种无形的挑.逗,如水草般的双臂环上他颈项,胸口的柔软紧贴着他胸膛,“你不是要新婚礼物吗?现在可以接收了。”

    理智告诉他,这个时候应该离开推开她,但环在她腰肢上的手臂完全的不受大脑控制,滚烫的手掌好像有自己的意识一般,在她玲珑有致的身体上游走。他轻吻着她柔润的红唇,游移着贴上她耳畔,哑声说道,“言言,别玩火,你肚子里还有孩子呢。”

    他隐忍的难受,夏言俏丽的脸蛋也红透了,小声嘀咕了句,“盛西慕,你,你小心一点,应该没事儿的。”

    黑暗之中,他们却能清晰的感觉到彼此,他托起她的脸庞,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她清澈的明眸璀璨如星。他再也推不开她了。

    炙热的吻印在她唇上,他的身体是滚烫的,但每一步都做得小心翼翼,他身体还是潮湿的,水沾染在夏言身上,也湿漉了,潮湿的衣服紧贴着女子曼妙的胴.体,几乎让人血脉喷张。

    盛西慕吻着她,呼吸逐渐急促起来。拥吻间,他身上的浴巾滑落在地,她胸口衬衫的扣子一颗颗被解开,盛西慕将头埋在她胸口,他们紧拥着跌入柔软的真皮沙发。他身下的坚.挺灼热滚烫,急于寻找发泄的入口,他此刻恨不得将她一口吞掉。

    滚烫的手掌,顺着夏言白皙的双腿向上游走,指尖在她敏感的花穴入口短暂驻足,而后毫无预兆的进入,湿润与柔软紧裹住指尖,每一分进入都伴随着些微的疼痛,夏言嘤咛着,一双漂亮的眸子,无辜的看着他。

    “别紧张,我会温柔的。”他的唇与她贴合着,吞吐的气息暧昧,好像带着魔力一样,将夏言催眠。

    没有了灯光的夜晚,朦胧月光淡淡,透过窗棂倾泻而下,散落了一室昏暗的温暖。借着淡淡的月光,他们能清晰的看清彼此身体,他的手指还停留在她体内,夏言脸颊羞的通红,羞怯的用手掌遮挡住眼帘。

    “我的言言害羞了?”他邪魅的低笑,却拉下了她的手,他指尖轻轻的勾起她尖小的下巴,夏言紧闭着眼帘,说什么都不去看他。

    “言言乖,看着我。”他诱.惑着,指尖轻划过她眼帘,痒痒的,带着酥麻。夏言睫毛轻颤几下,睁开眼帘,他的俊脸就停留在她上方,墨色的瞳眸,汪洋般深邃,让她不受控制的沉溺。

    夏言再次合起眼帘,柔软的双臂缠上他颈项,主动吻住了他薄唇。在缠绵忘情的吻中,夏言的身体逐渐柔软了下来,而他却顺势而入,身下坚.挺取代了手指,进入她紧致的身体。

    “嗯,啊~~”夏言无法隐忍的呻.吟,身体微弓起,承受着他的巨大,他的滚烫停留在她体内,瞬间点燃了她身体的温度。她身体缩紧,夹得他生疼,也几乎处于崩溃的边沿,但她还是太紧张,他不敢妄动。

    “言言,你太紧了,放松一些。”盛西慕低头去亲吻她挺起的蓓蕾,吻着那敏感的一点。用牙齿轻轻啃咬着。

    夏言的身体被他挑.逗的十分敏感,她在他身下,又是叫,又是笑,本就湿润了的身体,变得更湿滑,他刻意的去避开她小腹,扯起她双腿,环在自己腰身,他闷哼一声,再也无法隐忍,开始缓慢的律动,但这样的节奏,根本无法让他得到满足,反而好似饮鸩止渴一般,越是要着她,越是要不够。

    “言言,言言……”他沉重的身体贴靠着她的,彼此的肌肤摩擦着,灵魂与身体完全的交融。但他额头上都是汗,这般痛苦的隐忍,对于一个对她蚀骨滋味的男人来说,的确是残忍了一些。

    夏言拥着他身体,她何尝不知道他痛苦呢,“霆,西慕,你很难受是不是?”

    盛西慕隐忍的笑着,轻啄了下她唇片。“言言,我有些累了,不然我们先睡吧。”他说完,缓慢的从她身体上离开,但夏言的手臂却紧紧的缠着他脖颈,她看着他,十分无辜的摇头,眸中流光璀璨。

    她突然翻身,将盛西慕压在身下,彼此的身体依旧融合在一起,盛西慕被她蛮横的压在身下,反而有些哭笑不得了。“言言,别胡闹,小心肚子里的宝宝。”

    夏言的手握住他手掌,与他十指相扣着,无名指上的戒指隔得指间的肌肤些微的疼痛。她将头轻靠在他心口的位置,温暖的笑着。“可是,我知道宝宝的爸爸现在很难受。”

    她在他身上,开始有节奏的律动着,盛西慕自然十分的配合,他们拥有着彼此,深深的占有着彼此。夏言的体力自然支撑不到最后,盛西慕按住她腰肢,一跃而起,将她困在身下,再次掌控了主动权,盛西慕忘情的占有着她,她的身体柔软馨香,让他疯狂到失控。

    屋内弥散着暧昧的气息,回荡着缠绵的呻.吟声,盛西慕在她身体中发泄之后,伏在她身上沉重的喘息。夏言的气息同样不稳,双颊绯红,呼吸凌乱。“霆,西慕,我肚子有些疼。”

    “怎么了?怎么突然肚子疼?是不是我刚才弄痛他了?”盛西慕慌乱的起身,声音都走掉儿了,显然吓得不轻。“我们去医院,言言,你别怕,我马上带你去医院。”

    夏言却突然笑了出来,从沙发上坐起,用柔软的绒毯裹住了身体。“骗你的,傻瓜。”

    “尹夏言!孩子的事儿你也敢说笑。”盛西慕低吼一声,显然有几分动怒了。

    夏言看得出他是真的恼了,她乖乖的闭了嘴,裹着毯子坐起来,一双小手扯住他的手,宽厚的手掌,讨饶的晃动几下,“真的生气了?”

    盛西慕幽半跪在她面前,幽深的目光凝望着她,她身上只有纯白绒毯裹着,裸露着莹白的双肩与修长的腿,窗外月光散落,在她身上晕开一片金黄,她的身体真的很美,完美到极致。他落在她身上的目光,逐渐的温柔宁和,哪里真的能生她的气。“下次不许开这样的玩笑。”

    “嗯。”夏言点头,眉眼弯弯,笑靥比月光还要轻盈。

    盛西慕牵起她白皙的手,置于唇边轻吻着,深邃的墨眸中,蕴藏着如水般的深情。“言言,你就是我人生中最好的礼物。”

    夏言在他深情的目光下低了头,娇羞含笑。

    而他却执起她双手,温柔的呵护在掌心,他就跪在她面前,完全的臣服在她脚下。

    “不成熟的人因为需要你而爱你,成熟的人因为爱你而需要你。言言,因为我爱着你,所以需要你,所以想要和你在一起,永远。”

    夏言长长的睫毛轻颤着,眸中盈动着璀璨的泪,好似凝了漫天的星光,而她却笑着,从没有一次,笑的这样美,她柔润的唇片轻轻颤动,回答,“我也是。”

    ……全剧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