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19章: 昏沉的梦2

    整整一节课,别人坐在教室里认真听课吸取知识,我却和新来的同学蹲在花坛小声讨论洗发水以及头发的保养过程……

    钢琴曲响后,我们赶紧朝教室跑去,刚出教室门的语文老师眼看就要与我撞着了,我一个闪身朝走廊走去,装作走错教室……拼命往里钻的颜童玟被他逮个正着,低着头认真聆听了一番教诲。

    等他走后,我赶忙跑进教室,吉彩儿又来打听我的砸墙进展情况。哎,毫无进展,锤子都差点让人抢走了,哪有什么新进展喏,不过我将颜童玟用香皂洗头发的事情告诉了她,两人立即陷入激烈的化妆品讨论中……

    第二天早上照常还是小动物尸体与我报到,哎,无聊死了。和往常一样用扫帚清理,颜童玟望着我,眼睛直直的……

    这几天过的很平常,只不过在外面就得稍微提防空中无故落下的东西……颜童玟每天都会来的很早,依旧坐在一旁愣愣得看我清除这些垃圾。

    “梦晶晶……”

    “嗯。”

    “你不害怕吗,这些东西都死了。”

    “没什么,早就习惯了,没什么怕的~要是让我抓住那家伙,我会把这些日子遭的罪全部如数奉还,再添点儿利息!”

    “是吗?”

    “那当然,我一定会揪光它的头发,汗毛也不放过!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哎,可惜这个家伙老不现身,我连怎么处置的第一个步骤都想好了,就是没有发现目标,哎……”

    “如果你认识那个人,你会怎么办?”

    颜童玟坐在一旁盯着我的眼睛认真说道,手中的扫帚突然掉在地上,我也浑然不觉。我不急着捡起扫帚,紧紧抓住她的肩膀激动问道。

    “谁?是谁?你看见了是吗?”

    她看着我没有说话,表情淡淡的,缓缓转过头看着我放在她肩膀上的手,慢慢转过头盯着我说道。

    “如果那个人帮过你,你会报复吗?”

    “你说的是谁呀?哪个人,到底哪个人?我认识吗,还是你认识,还是我们都认识?”

    “你会报复帮过你的人吗?”

    “你到底在说谁?”

    “哦,我记起来了……昨天你不是让我告诉你什么牌子的香皂吗?我想起来了,是海洋冰香味道……是不是很香?”

    “什么呀,先不管那个,你先说那个人是谁,是谁呀?”

    我的心激动得快跳出嗓子眼了,真希望今天能够有所突破……她的眼睛忽地转向我的旁侧,还没来得及反应,我立刻被人拉到一旁,蛇蝎美人拿着教鞭扑扑扑又在敲我的头。

    “梦晶晶你在干什么?看看自己的头发,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吗?上个星期让你把头发扎起来,现在怎么还是披头散发!”

    “老师,我,我……”

    “扎头发,快去扎头发!啊啊,你的桌子下面怎么有只死兔子?哪里来的?快弄走,快点弄走!”

    “不是的,老师,本来是放在桌面上面的,被我用扫帚拨到下面去了……”

    “你在说什么呀?快点弄走,味道真难闻!以后别带这种东西来学校了,真是的!”

    “老师,这不是我家的,是别人放在我桌上的,每天都会免费替我打包,哈哈。”

    蛇蝎美人惊讶地瞪大眼睛,有些难以置信,皱着眉头迅速离开了,走之前不忘提醒我把头发扎起来。我含糊一阵,等她走后,让她的话和死兔子一起落入垃圾桶……

    放学后,蛇蝎美人和几个学生走进教室,来到垃圾桶旁看了一阵,指指我说了一番话……大致意思是班上有人欺负我这位老实巴交的学生,希望学生会的人尽快处理一下这种事情,杜绝此种现象发生,而且严重影响教室环境。

    学生会干事登记完,信誓旦旦表示一定会认真处理此事,对我进行了一番高年级的慰问,让我好好学习,好好生活,不用担心,会有人帮我处理好这件事。

    我迷迷糊糊答应着,硬是挤出一丝不相称的笑容表示忠心感谢。那些人满意走出去之后,蛇蝎美人跟在后面,离开前不忘瞪了我一眼,指指我的头发再次表示警告。啊哈,反正已经下课了,她是有心无力了……

    学生会的人会帮我处理此事,可是问当事人岂不是更快……

    我左右张望一阵,没有看见颜童玟,透过窗户才看见她已经在楼下了。我迅速抽出书包准备离开,吉彩儿忙拉住我的袖子。

    “又想逃!晶晶,你不去健身馆吗?”

    “不去了,我今天有事要先走!”

    “什么事?你不去健身馆不怕馆长吗?去吧,别逃避了,湛曦不敢当着你的面怎么样,去吧去吧!”

    “不去了,我现在有点事,再拉我,颜童玟快要走了!”

    “颜童玟?你找她有什么事?”

    “她说知道每天害我那家伙是谁,我得找她问清楚,别拉我~~~不然她真走了!”

    “哦,哦,那你去吧~~”

    吉彩儿冲到窗外看了看,我赶忙跑出教室,下了楼梯却没看见她半个人影。咦,人,人,人哪?哦,她在那里,站在前面的那个男人是谁?他们好象在说着什么,颜童玟的脸色挺难看。我悄悄走近一些,蹲下身装作系鞋带。

    还好,听见了……

    “你别到学校来,不是说过别来学校嘛!”

    “玟玟,你那里有多少钱?多少钱?钱呢,钱在哪里?”

    “我哪里有什么钱?钱不是早被你用光了吗!走开,快点走开!”

    “念大学就很了不起吗?你看不起我这个粗人是吗?告诉你,我十三岁就自立了,哪像你,十八岁的成年人还要靠父母!”

    “不用你管,我根本就不想和你说话!你走开,走开!”

    “不要惹我发火,小心我一个巴掌打死你!”

    颜童玟和那个男人越吵越凶,旁边渐渐围满了不少观看的学生……啊啊啊,别撞我,我在系鞋带,别撞我!

    一道熟悉的声音大声斥责,声音确实比较熟悉了……酒糟鼻子走过来,慌忙拉开两人。

    “吵什么吵!这里是学校,干吗打学生!你是谁呀?”

    “老师你好,我是玟玟的爸爸,我找她有点事。”

    “原来是家长……不过刚才怎么回事?不要动手打孩子,那么大的孩子有自尊心呀。”

    “自尊心?她满骨子都是傲气!这种小孩真是伤透了父母的心,老师你不知道我们这些父母有苦难言哪……”

    酒糟鼻子拍拍那个男人的手表示体谅,颜童玟的眼睛立即变的通红通红,撞开围观人群跑了出去,那个男人立即跟在后面大声叫唤,颜童玟头也不回地向前跑着,多呆一秒就会崩溃似的……

    真奇怪,颜童玟的爸爸怎么到学校来找她?穿着褪色的衣服,一只裤脚还卷了起来,一脸邋遢胡子,总之,不像勤快之人。

    看见他们那样,我顿时想起从小学开始,我爸爸也经常被老师叫去学校谈话,尤其是每次开完家长会,我一定要早早的装睡,可第二天还是逃不了竹笋炒肉或者上一堂马克思政治教育课。

    哎,说起来就汗颜……

    我从小就爱讲话,每节课不活动一下嘴巴就不舒服,上课讲下课讲,回家路上和吉彩儿仍然讲个不停。

    班主任替我换了无数个同桌,不但没管好我的毛病,甚至连那些老实听话的学生一律受到我的熏陶出师了,从此以后课堂讲小话队伍逐渐壮大……

    课堂上的我叽叽喳喳,和被调来专管我的讨厌班长打了一架。班主任实在是忍无可忍,和爸爸语重心长谈过话后,爸爸竟然当着全办公室老师的面给了我一巴掌,虽然老师有阻拦,可是那个巴掌让我记忆犹新,酒糟鼻子说的对,自尊心受到伤害了……

    幸好长大后爸爸在外工作没怎么管我,就算想管也管不到,哈哈哈。想起美美美健身馆的馆长经常当着大众的面拧湛曦的耳朵,可是更多的是疼爱……

    颜童玟就太倒霉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甩耳光,而且她爸爸打人的眼神形同陌路人,没有一丝怜悯的感情成分……

    连续好几天我也没有问到凶手的下落,颜童玟总是问我同一句话……

    “如果那个人帮过你,你会报复吗?”

    那个人到底是谁呀?先告诉我再说呀!我已经无法忍受这种暗无天日,被人暗中捉弄却一无所知,尤其是有人已经知道是谁干的,我却不知道,更加无法忍受凶手逍遥法外的自大猖狂!

    颜童玟的爸爸每天放学后都会来学校,她像见了仇人似的逃的飞快,我连和她聊聊天说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究竟要怎么样才能让我抓住那个作恶多端的家伙!怎么样哪……

    周末,外公一个乡下亲戚过生日,我代表在外工作的父母前往参加。坐在车上,赵来昕兴奋地指这指那,仿佛没下过乡一样。到了一个亲戚家开的宾馆,他在席梦思上面跳来跳去,完全当成儿童游乐园里的弹簧床了。离开宾馆前,他将客人备用的小牙膏小牙刷小毛巾统统塞进书包,离开前嬉笑着和宾馆老板告别。

    到达寿星家后,中午时分,一阵鞭炮声劈里啪啦响过,人们开始端起碗筷夹菜吃饭,有些比较熟的人坐在一起相互敬酒,或者划拳比拼酒量。

    咦,对面那个人好象是颜童玟的爸爸。颜童玟呢?我四处张望一番,终于在较远的一张桌子旁看见了她,她一个人默默吃饭,不怎么和旁人搭话。

    “颜童玟~~~颜童玟~~~”

    我向那张桌子的方向大声喊道,她终于听见了,抬起头找了一会儿才发现是我在叫她。

    我指指赵来昕的座位让她过来,打算等她过来后,把旁边那个拼命往嘴里塞五花肉的赵来昕撵到别处去,真是丢死人了,哪有这种吃相的家伙,就算肉再怎么好吃,至少要把嘴边的油擦掉呀,又流下来了,真是的!

    颜童玟对我招招手,很快又收回笑脸,摇摇头不看我了。怎么了?她好象不太高兴,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突然变化那么快?

    “你认识玟玟吗?”

    颜童玟的爸爸拉回我的注意力,我转过头对他礼貌地笑笑。

    “叔叔你好,我是颜童玟的同学。她怎么不和你坐一桌呢?”

    “哦~~你,你和我,我女儿念同一所大学呀,不错啊~~小孩子和大人坐一桌干什么,她又不会喝酒……”

    她爸爸端起一杯白酒,仰头一咕噜喝完,瘦瘦的两腮立即陷了下去,说话有点吐字不清。看来之前已经喝过很多杯了,酒瓶只剩一半酒了。

    “可是父女应该坐一起呀~你看,这桌基本上都是我的家人,这是弟弟、外婆、外公,大家坐一块儿多好呀~”

    “是呀,哈哈……我看你挺懂事的,可玟玟一点也不懂事,高中时候让她学文……偏,偏不听,选个什么理科,女孩子学理科哪里学的过男生!”

    “怎么会,也有女孩子是状元呀!叔叔你这么说的话,我作为女生代表可要反驳了~~啊,叔叔你别喝了,已经喝好多了,会醉的~”

    “醉?我喝酒可厉害了!怎么……怎么会醉,醉呀~~哈哈,来,再喝一,一杯!干!我那个女,女儿一点也不听话,不听话……从来都不听大人的话……说她几句还顶撞的要,要命!我们小时侯要是,要是敢,敢顶撞父母,马上就被打个半死,啊,半死……”

    “我有时候也和爸爸妈妈说几句的,说不来还发脾气呢……”

    “她还撕我作业本哪!”

    弟弟虎头虎脑插了一句,害我刚塞进嘴里的白菜叶差点没噎住!

    “赵来昕你给我闭嘴,吃你的猪肉吧~~”

    颜童玟爸爸的脸全部红了,依然端着酒杯喝个不停,口里不停诉说颜童玟不听话的种种罪状……

    颜童玟真有那么不听话?写作业的时候吃东西?周末睡到九点起床?不出去玩整天呆在家里,非要被大人赶出去玩等等……

    这叫什么不听话呀,要是比起我,可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我不仅写作业时吃棒棒糖,上课还立起书本躲在下面舔芒果呢!周末睡到下午四点起来的事情多如牛毛,不过我不爱呆在家里,喜欢到处出去逛街看衣服……

    如果颜童玟那些行为叫错误,那我真是大错特错了!如果颜童玟对大人出言不逊,那我就是不孝之女了!如果颜童玟得过抑郁症,那我还得过感冒呢……

    什么,抑郁症?颜童玟得过抑郁症?

    “她成天不出门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谁知道在干什么!又没看见她有点出息样……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儿,怎么会生下她呢……”

    颜童玟的爸爸还在喝闷酒,脖子全部红遍了,依然不肯罢休,不停地用酒精麻醉自己,说出来的话越来越缺乏理智了。

    “当初要是生个儿子该多好……偏偏是个女儿,是个女儿也就算了,起码要争气点,你说对吧?可她一点出息都没有!反正我这辈子就这样了,就这样了……没做官也没什么钱,别指望我,我可是一个子也没有,靠自己,靠自己吧……”

    什么话呀,他有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想!二十一世纪的人还被封建思想附身,活见鬼了!我有点鄙视他这种人……

    颜童玟的爸爸突然趴在桌面上嘤嘤而泣!哦,疯了么?今天有人过生日,他竟然在这里哭,干什么呀!不会是酒精开始发作了吧?幸好人们吃完后出去闹寿星了,剩下的只是一些大声斗酒的中老年男人,不过也醉的差不多了。

    “姐姐,他那么大的人怎么还哭呀?这里会不会不太清醒。”

    赵来昕索性将五花肉盘子端放在自己面前,指指脑袋询问我,我立即用纸巾勒住他的嘴巴,因为颜童玟正朝这边快步走来,看了我一眼,面露难色,走到她爸爸跟前,手轻轻扶着他的肩膀摇了摇。

    “爸爸,起来吧,回家了。爸爸,别哭了,今天有人过生日呢……”

    她爸爸缓缓抬起头,手伸向酒瓶,立即被颜童玟拿开了,他转过脸一看见是颜童玟,立即把她的手推开。

    “走开,你这个不听话的孩子!我养你这么大,你到底什么时候听过我的话?啊……你这个不孝顺的女儿!走开,别管……别管我!我要喝酒,你别管……”

    “爸爸你已经醉了,回家吧,我扶你起来,来。”

    “快点走开,小心我一巴掌打死你!啊哈哈哈……玟玟,爸爸没醉,没醉!爸爸很清醒呢~~~爸爸喝酒可厉害了,不要……不要扶我,我自己能走,走开,快走开!”

    “喝点茶吧,先醒醒酒……来,喝吧,爸爸你别动,先喝点茶,啊!”

    茶杯被挥在地上摔个粉身碎骨,喝酒的人们朝这边望瞭望,又接着斗。颜童玟捏了一把桌子边沿,跑过去扶住他,却总被推开。她的醉鬼爸爸好象一点也不想被人扶住,还真以为自己没醉。颜童玟只好从后面扶住他的胳膊,将他小心翼翼扶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跑回去重新倒第二杯茶,一眼都没敢看我。

    “姐姐姐姐你看,你看,那个人脱了袜子翻跟斗呢!哈哈哈,太好笑了,哈哈……唔唔……”

    我再次用纸巾狠狠堵住赵来昕的嘴巴……闭嘴,那里已经够乱了,别再搀和了!

    不过颜童玟的爸爸真是个奇才,喝醉了还能脱袜子翻跟斗,翻的那么标准,真是不简单哪……

    其它人也哈哈大笑起来,好象此时正在上演孙猴子耍把戏……

    “爸爸,爸爸!你是不是不舒服呀?别翻了,别翻了!你是不是想吐?不要翻了,不要再翻了!”

    颜童玟急的眼泪都掉出来了,慌忙跑到旁边找了个装垃圾的篓子,但是她爸爸却不停地翻跟斗,怎么也不能稳定下来。她刚抓好他的肩膀,却腾不出手拿篓子,拿住了篓子,她爸爸又开始翻起跟斗。

    “颜童玟,你拿着篓子,我来扶住你爸爸。”

    我紧紧按住她爸爸的肩膀禁止他再乱动,颜童玟呆呆望着我,擦了一把眼泪拿着篓子,想让她爸爸快点呕吐出来,这样也许能清醒一些。

    “爸爸吐出来,吐出来就没那么难受了,吐吧,怎么了?是不是吐不出?张开嘴,我帮你。”

    不是吧?颜童玟竟然把手伸进她爸爸的嘴里搅了一阵……不一会儿,她爸爸埋下头开始哇哇吐了起来,一阵刺鼻的味道差点没把我熏倒……我依然紧紧按着她爸爸的肩膀,站在一旁严阵以待,屏住呼吸,屏住呼吸……

    “梦晶晶,你可以放手了,我爸爸现在已经好些了,谢谢你。”

    “不用不用,你的手脏了,快去洗洗吧!”

    “好的,谢谢你,谢谢你了……”

    我笑了笑,让她赶紧去洗下手,她点点头,担忧地望了一眼,转过身离开了。

    看着污秽不堪的篓子,我真想踹这个醉鬼两脚,这些人一撒酒疯连亲人都忘了!旁边看热闹的人更讨厌,没有一个上前帮忙,甚至还伸长脖颈好奇观望,真是无情的风无情的雨无情的人!

    颜童玟回来后,帮他穿好袜子鞋子,扶着他回家。看着她的背影,我突然觉得她的肩膀好脆弱,好脆弱,她的天空仿佛就是身旁那个一路大声唱歌丝毫不觉得羞愧的人……

    不争气的是她的醉鬼爸爸才对,喝醉酒撒酒疯还说粗话,这种人也配当父亲?连扇女儿耳光都那么无情,思想严重落后,这种人真是丢尽自己女儿的脸了!

    颜童玟真可怜,哎……

    “快点,快点,你们快点上来!再不上来就没位置了!”

    我飞快爬上回家的巴士,一个人占两个位置还不够,索性将背包扔在前面一排位置上,窗户外看见走过来的外婆外公以及赵来昕,我挥着手让他们赶紧上来,看见我那么夸张的手势,他们加快脚步,分秒不敢耽误。

    一上来,看见空荡荡的巴士,外婆不禁敲了我几下。

    “我还以为坐满了呢,着急什么呀,害的我牙签都掉了!你这个丫头乱招什么手呀!”

    “我怕你们坐不到位置嘛~~这么多位置,你们随便坐吧,哎呀呀,别再敲我了,有什么好奇怪的,以前外公不也常做这种事嘛!”

    巴士载着我们一家四个人,欢快的行走在公路上,赵来昕打开背包又在数牙膏牙刷小毛巾,外婆和外公不停聊着晚上吃什么菜,我无聊地看着外面的景色,数着第五十七棵倒退的绿色精灵,想起什么,又开始从头数起……

    想起中午那场闹剧,总觉得滑稽背后还隐藏着什么,是什么呢?哎,一时无法表达这种感觉,只觉得颜童玟的天空上方漂浮着乌云,黑压压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爸爸把她的事情从小说到大,很多是不满,总是埋怨颜童玟没有听他的话怎么怎么样,如果听了他的话怎么怎么样,就是应该听他的话怎么怎么样,总是不听他的话就是不怎么样!

    干吗非把自己孩子的缺点通通说个遍,又不是仇人,何必把话说的那么难听?这么独裁的家长式作风一点也得不到别人的欣赏!父母和孩子作为朋友之间的交流不是更好吗,干嘛那么尖刻的批评不停,会不会太过头了!

    嘎吱一声,巴士停了下来,前面上来一位乘客……我惊讶地瞪圆双眼,没想到又在这儿碰见了……

    深蓝色连帽拉链上衣,黑色牛仔裤,双手放进口袋只露出大拇指,一头褐色的轻扬头发让我的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尤其是向后不经意一瞥露出的浅笑,让人流连忘返……

    就连赵来昕这种在家照镜子都会臭美一番的假帅哥,也忍不住发自内心感叹道。

    “哇,帅哥哟~~”

    那当然,纪金兰嘛,嘿嘿!当然,当然,正和外婆激烈讨论以两毛五分钱一斤拿下大白菜的外公除外,除外,他是处理家庭内务的菜市场讲价主力,姑且放过他吧……

    纪金兰走过来坐在我对面,我本来想将赵来昕一脚踹飞,无奈在帅哥面前不好发作,只好忍气吞声,将弟弟默认为一个西瓜太郎的玩具。

    他朝我笑笑,脸上的笑容仿佛飞出许多长着金子翅膀的小天使,令人陶醉……

    “你好。”

    “你好。”

    我现在真想一头猛撞窗玻璃上,没想到他首先和我打招呼了!哎呀,好兴奋哪~~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他都会开心的要命!虽然之前见过几次,可是每次都感觉他不一样,很清新,很健康……太好了,太好了,感觉真棒呀!

    既然他先开了头,那我就略微表示一下,接住话茬吧。

    “你去奶奶家了吗?”

    “嗯,刚回来,你呢?”

    “一个亲戚过生日,我就和外婆外公一起去的……”

    此刻我很想将正在紧锣密鼓商量去菜市场买白菜时,偷偷塞点儿紫菜的外婆外公塞到座位下面去!这种难登大雅之堂的鸡毛蒜皮就不要在公共场合剥开来讲,在家完全可以大讲特讲,但是这里,这里,还是收敛一下比较好……

    赵来昕朝这边偷偷探过头来,尽管我已经很努力用袖子挡住他这颗西瓜皮脑袋……

    “还有我啊,姐姐,干吗不说我!”

    “这是你弟弟吗?”

    纪金兰指指我身后不断埋怨的赵来昕,微笑了一下。

    不是的,他不是我弟弟,我不认识这种书包塞满牙膏的人,要是窗玻璃没关上该多好,被风吹乱的发型总比他那个西瓜皮发型强多了!

    继续用袖子挡住西瓜太郎的我,挤出一丝自认为十分可爱,十分活泼,十分亮丽的笑容支吾道。

    “嗯,我弟弟,读初一,小孩子一个,哈哈。”

    “呵呵,挺好的。”

    “还可以吧,勉勉强强了,哈哈哈。对了,关于你的校服,我……”

    “校服?校服怎么了?”

    “我想和你谈谈,因为……”

    因为弄丢了……我想还是实话告诉他吧,不知道他会不会对我的印象大打折扣……诚实的孩子不会被狼叼走吧,毕竟纸包不住火……

    我不敢再看他,吞吞吐吐说了半天也没说出口……印象,我的第一印象哪,就这么被湛曦毁了……要不是他总不还给我,我就不用在纪金兰面前抬不起头,头一直低着的我此刻很想按住湛曦的头,让他也尝尝低头是什么滋味!

    纪金兰突然站起身,拍拍我的肩膀。

    “嗨,我得先下车了。”

    “就下去?才一站呢!”

    “呵呵,我有点事要在这里下,先走了,再见。”

    “啊,那你的校服,校服呢?我还没说完呀,这件事情很重要……”

    他走到门口回过头来,脸上依然保持着微笑。

    “晚上七点半来hero的地下溜冰场,我在那里等你。不好意思我要先走了,再见!”

    “哦,拜拜拜!”

    门喀啦一声关上了,我的头赶紧转向窗边,他对我招招手,直到巴士加速后,看不见了……

    地下溜冰场,上个星期去了一次,今天晚上也去吗?在那里见面吗……

    好哇好哇,又可以见到他了!这个星期还真没和他见过几次面,学校见过几次但只看见他的背影……

    今天是周末,虽然去那里的目的是为了向他坦白校服被湛曦拿走了,可是能单独相处也不错。突然之间,我的神情有些惊讶……

    湛曦他们每个星期六都会在地下溜冰场见面,这么说……我也会遇到湛曦!

    啊,怎么办怎么办?不会又要开始什么单挑群殴吧!

    天哪,择日不如撞日,为什么今天偏偏是星期六呢!

    哦……

    湛曦,湛曦……

    纪金兰,纪金兰……

    梦晶晶,梦晶晶……

    大家都会没事的,嗯,没事,一定没事!

    希望这样,也只能希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当校花撞上古惑仔(百度最新章节)  当校花撞上古惑仔(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