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22章: 为了他还是她1

    第022章: 为了他还是她1

    眼睛被深深的黑暗笼罩,浑然天成的黑色亦最爱。目光紧紧锁定的,依然是黑色。忘记本色,镶满的天幕尽数繁星最爱。

    ——纪金兰的色彩

    睁开惺忪的双眼,露出一个无敌傻笑,摸摸头发再摸出床台柜上面的闹钟——两点三十七分……嗯,原来才凌晨两点,还早呢,再睡会……

    我猛地从床上坐起来,鼻子贴上钟面,确定破壳而出的小鸡崽鲜红的尖喙正指着二这个位置,另外两只小鸡崽指着七上面两格,掀开棉被,赤脚踩在地板上,拉开窗帘的一小角……太阳,好大的太阳!

    外婆站在院子里大声斥责橘子皮乱扔一地的赵来昕,转过身朝客厅内走去,我慌忙跑回被窝,头也塞了进去。

    呼……呼……出气,我要出气,呼吸好困难呀……

    还是,还是先把头露出一半好了……听见门锁喀啦被扭开的声音,我又赶紧眼睛了……

    她按下杀手锏空气清新剂的喷口,准备抹杀一只非常不像小强的无辜少女的如花生命,口里不停大骂道。

    “懒丫头还在睡,看看现在什么几点了!喝到凌晨一点让人背回来,真是不象话!还不起来,快点给我起来!”

    “啊啊啊~~~别喷了,外婆别喷了~~~我起来,我现在就起来,哎哟哟,别喷了,再喷就要中毒了!”

    “你昨天死到哪里去了?醉成个鬼样!啊?一会儿得打电话告诉你父母,真是太不象话了,越来越不象话……你还是个女孩家吗?怎么一点也不懂洁身自爱?这么大的人还不自觉,脸红不脸红,啊?啊!”

    外婆捏着我脸一阵拧转,我慌忙拉开她的手,飞快跳下床在镜子面前照了照,还好,只是稍微留下一点手指红印,很快就会消失的,揉了几下脸顺便拿起梳子梳头发。外婆指着陆陆续续掉下的头发,拿起手中的空气清新剂铁瓶敲着我的脑袋。

    “还在这里梳头发?每次就数你的头发最多!你到底有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昨天喝成那样,还没给大人好好交代!是不是跟不好的人玩在一起?昨天送你回来那个男生是谁,是不是带坏你的什么人哪?啊?”

    男生?不是吉彩儿背我回来的吗?怎么成男生了?我停下梳头发,转过头激动地抓着外婆的手询问道。

    “什么男生?长什么样?他留名字了吗?”

    “认识什么男生还问我?不看看你自己昨天那个醉鬼样,死丫头喝的一身酒味,还不快去洗澡!”

    “外婆,那个男生头发是什么颜色?有多高呀?是不是很帅?”

    “你这个疯丫头是不是还没清醒过来,我现在就去给你妈妈打电话,打电话!哎哟哟,气死我啦,你的脑袋一定被酒精烧坏了!”

    外婆怒气冲冲跑到客厅给妈妈打电话,轮到我接听时,我硬是恭恭敬敬听完她大人的责备以及爱的教育,外婆一边拖地一边斥责……

    听完电话后,我又给吉彩儿打了个电话邀她三点半去逛街,东门桥见。飞快洗去一身酒味,脑袋里不停思索着究竟是谁送我回来的……

    昨天喝的太多,一点也记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背我回来,不是吉彩儿那是谁呢?那时隐约听见他说了一句话,可是一点也记不清了!啊啊呀呀啊啊呀呀呀,记不清楚了~~~~

    “彩儿,你确定昨天没有背我回去?不要害怕我夸奖你的行为可嘉,所以不敢当着我的面承认!”

    “你能不能让自己的嘴巴停下来先休息一会儿,我说了没有背你回去就没有!你到底还要确认多少遍呀!”

    “不是啊,我外婆说一个男生把我背回去的……”

    “直接问你外婆不就知道了,干吗在这里捣乱我的耳膜!”

    “可是我外婆一听到男生两个字,还以为我最近交了什么不良少年,我哪有嘛,她还让我妈妈训了我一顿,哎,我的命好苦呀~~~”

    “少在这里装腔作势,男生背你回去,心里一定喜死了吧!不说这个了,我们去对面新开的百货商场扫荡一圈怎么样?”

    “好呀好呀,等等,小心车子……哇噻!这这这,这是牛、马还是骡子呀?第一次见那么高大的动物!”

    我和吉彩儿正想冲过马路,一个人骑着一匹马走在前头,后面跟着两头结实的牛,路人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城市毕竟很少见过乡村的牛啊马啊……我随即拍拍吉彩儿的肩膀,指着其中一头牛让她瞧仔细了。

    “看哪,你家亲戚来串门儿喽!”

    “去去去,这种八杆子不着边的事,请你不要小题大作好吧?呃?哈哈哈,那头牛,竟然对着你拉了一个新鲜的粪团,方位没多大偏差呢,哈哈哈!你这个牛粪上面的鲜花,哈哈哈,笑死人了~~~”

    “你给我闭嘴!它才不是对着我,是对你,对你!你不也站在我旁边嘛,所以你也有份,有份哪!”

    “哈哈哈,你说它早不拉晚不拉,偏偏看见你的时候就拉,多有趣儿呀~~~哈哈哈~~~牛粪女郎~~~”

    吉彩儿按捺肚子笑个不停,惹得我一阵害臊。

    这头牛也真是的,偏偏经过我的身旁就从身后排泄出一堆肥料,难怪她要笑话我了!改天一定要买十包牛肉干解解恨,呀~~~~~

    “你最好笑死在这团牛粪上面!还不快买卷纸替它擦擦~~哎呀,别笑了,你还去不去了?走吧~~”

    “哈哈哈,你说多笑人哪,偏偏见你就拉下来了,走那么长一段路都没什么异样,偏偏见你就拉下那么一大团,哈哈哈~~~”

    吉彩儿不停重复着那个令人笑掉大牙的画面,我死命拉着她,绕了一大圈才过了马路,谁让那团牛粪正好横在百货商场门前的马路上呢!

    人真多呀!不愧是星期天,商家为了招徕生意,外面摆满了各种小摊位,太阳伞布满了整个广场。咦,那边围满好多人,打特价还是跳楼价,或者哪个老板娘被人拐走,老板不得不含血泪清仓大甩卖?

    哪里有打折,哪里就有我和吉彩儿的身影!

    哇,人还真多,一层又一层,不太像打折呀……似乎听见了打骂声以及哭声,我们猫着身子使劲往里钻,刚站定身,眼前的场面为之震惊。

    那个不停哭着的人不正是班上的颜童玟,她爸爸正抓着她的衣服翻找着什么,她拼命向旁躲却被抓的死死的,哭的好可怜……

    究竟在干什么?大庭广众之下她爸爸竟然一个巴掌一个巴掌朝她的脸狠狠扇去,这到底在干什么呀?

    “你快点把钱拿出来,拿出来!听到没有!”

    “没有钱,没有钱了!家里的东西不是被你卖的差不多了吗!我哪里还有什么钱,哪里还有钱!”

    “你吃我的穿我的用我的,养你这么大,还供你读大学,现在向你借点钱,你就吝啬成这样!你还是不是我从小养大的?没良心的白眼狼!”

    “我没有钱,说了没有就没有!大学学费根本就不是你出的,你一分一毫都没出,全是妈妈含辛茹苦把我拉扯大!你整天喝酒赌博,哪天好好呆在家里?家里的东西全被你卖光,全被你卖光了!我哪里还有钱,哪里还有?你放开我,放开!”

    “你还嘴硬是吧?脾气坏顶撞大人,看我怎么收拾你!我怎么会有你这个不肖女?哎哟哟,我的命好苦呀,好苦呀!”

    颜童玟的爸爸大声哀号一阵,很快又把手伸进她的口袋里想翻出点什么。颜童玟死死抓着自己的口袋不让他翻动,脸上又挨了狠狠一个耳光。

    疯了吗?颜童玟的爸爸怎么那么野蛮,对自己的女儿下手那么重,还念不念骨肉之情了!除了三张五元钞票以及两个硬币,他爸爸连她的口袋布都翻出来了,一无所获。

    “那女人给你的钱都藏哪去了?啊,藏到哪里去了!银行存折,存折呢!在哪里?快说!回家……我回家就翻出来,要是让我翻出什么不知道的,回去非把你抽死不可!”

    “你翻吧,家里什么都没有了,翻到什么就拿去吧!反正我早就待不下去了,一个酒气冲天的房子,连个象样的家具都没有,你尽管拿走吧,反正家在我的心里已经支离破碎了!我恨你,是你把妈妈赶走的,是你!我恨你,我恨你!”

    她爸爸一个狠心甩手,颜童玟踉跄了一下,扶着脸望着地面,嘴角沾了鲜血。

    “我养你这么大有什么用?养头猪还能卖点钱,你却要恨我!我是你什么人,什么人?你竟敢这样对我说话,我今天非抽死你不可!钱不交出来还想报复谁啊你,你那是什么看人的目光啊,都从哪里学来的!有本事,你有本事啊!”

    她爸爸就像一只抓狂的狮子,抓住颜童玟的头发,另一只手疯狂地扇她耳光!颜童玟早已哭成泪人,躲也躲不过去。

    旁人惊讶至及,却没有一个人出手阻拦,只是当作一场普通的父亲教训女儿闹剧。这个男人已经不配称作父亲,完全丧失理智了。

    颜童玟,为什么这种人是你的父亲,为什么你的家庭是那种模样?还以为电视里面演的那些情节根本不会发生在自己周围,没想到今天碰见了……

    “你不要打她,不要打了!不要再打颜童玟,不要打,不要!”

    我拼命拉住他的手,她爸爸的力气好大,刚拉住却被一把推开,幸好吉彩儿扶住了我。

    “晶晶你没事吧?”

    “没事,快点帮我拉住颜童玟的爸爸,快!”

    “哦,好,好。”

    我和吉彩儿一人拉着他的一只手,试图向后拉退一点,这才使颜童玟从他的魔掌中逃出去,她站在一旁骇然大哭。可怜的我没调好位置,脸上挨了一记火辣辣的耳光……臭男人,我跟你拼了!再不住手,我可真要叫警察了!

    回过头,他一看是两个小丫头,立即大声嚷嚷道。

    “你们是谁呀!我管我自己的女儿,旁人少插手少管闲事!放手,快点放开,否则我不客气了!”

    “叔叔你不能这样,她是你的女儿呀,你怎么可以把她打成那样!再怎么样都是自己的骨肉呀!”

    “你们是谁?快给我放手,否则连你们一块打!”

    真是秀才遇到兵了。吉彩儿一听他的威胁,刚想退缩,一收到我不准松手的坚定目光,又紧抓着他不放。

    这个人的眼睛已经红了,我们会不会受到牵连?好恐怖,再怎么害怕也不能表现出来,不能功亏一篑。

    我镇定下来,试图好心劝服一番,内心还是很畏惧。不要发抖,不要发抖……

    “叔叔,我是颜童玟的同学,你还记得我吗?上次吃饭的时候认识过呀。她究竟犯了什么错让你这么生气?就算挨顿打也差不多了,别打她了好吗?颜童玟在我们班上是个好学生,大家可喜欢她了,我们私底下还想选她当班长呢!”

    “当班长?她那么蠢的脑袋,读死书,不会转弯,还能当班长?还不如把学退了,多上两年班还能早挣点钱!”

    “叔叔你怎么能这么说呢?颜童玟才不笨呢,就算笨,笨鸟先飞也是可取的呀。你看她就是那种类型,跟我一个班的,现在还当上了小组长呢……”

    吉彩儿用异样眼光瞪着我,认为我不该随便瞎扯,尤其是拿她当教材。

    选颜童玟做班长这件事是空穴来风,我只能先编一段让那个凶狠的男人消消气再说……哪个家长不喜欢听见自己儿女很优秀,况且还是当班长呢,以为是好玩的事吧?

    现在必须劝服到底,总觉得她爸爸说话好刻薄,专门针对自己的女儿,前世有仇吗?

    还不快帮帮我,这个吉彩儿平时那么能说,现在怎么理屈词穷了?

    始料未及之下,颜童玟的爸爸冲了过去,我们还没来得及反应,他朝着颜童玟一阵狠掴耳光。

    “死丫头你那是什么眼光啊?我是你爸爸,你不认识自己的爸爸吗?今天非抽死你不可!”

    “不要,叔叔你不要这样,刚才不是好好的吗?为什么要打她呀!别打了,别打她!”

    “我恨你,我一辈子都会恨你!”

    “晶晶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拉,拉不动了!”

    “拉走,快拉走他!”

    “我恨你!我没有你这种爸爸!没有!”

    “好啊,断绝父女关系也可以,先把钱交出来!不交就等着被我打死!”

    “叔叔你别打了,不要再打她了!”

    “是啊,别再打了,别打!啊,啊啊啊,晶晶我拉不动了!”

    “必须拉住他,必须拉住他呀!颜童玟你快跑呀,别站在这里,快点跑开!”

    “我这辈子都会恨死你!呜……”

    “把钱交出来,快点!死丫头,看我怎么抽死你!”

    ……

    场面乱成一团糟,颜童玟不停哭着终于跑开了,跑前还是挨了几个耳光,我和彩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拼命拉住他,头发乱七八糟顾不上整理……

    哎,真受不了,这种人为什么不提高一下自己的修养,在这里对弱者施加暴力还当成一种乐趣,真是太反感了!要不是顾及颜童玟,我早就打电话让警察把他抓走了!

    忽然他转过身望着我们,眼睛已经红成一片了,该不是轮到我们挨抽了吧?

    “放开,你们快点放开,管你们是她的什么同学,我叫你们不要多管闲事!你们到底听见没有!”

    “你,你想干什么?”

    吉彩儿有些畏惧,全身上下早已做好了逃跑的姿势。他挣扎了一阵,终于把我俩甩到一旁。

    “干什么?我连你们一起抽!”

    “神经病!要不是看你女儿是我同学的份上,我早报警了,你要是敢打我,我全家都不会放过你!”

    吉彩儿顶嘴归顶嘴,说完后快速跑掉了。啊啊,怎么不把我带上?等等我呀,我还没跑……

    干吗还傻傻地留在那,难道我还想用圣母的微笑来感化他吗?哎哟哟,彩儿,等等,等等我啦!

    “我……我还有事,先,先走了!啊啊,不要抓我,不要抓住我,我还有事,会耽误事情的~~~啊啊啊~~~”

    他使劲抓着我的胳膊不放手,眼睛依然通红通红。这个男人一定得了疯牛病,一定疯了!

    “我最讨厌小孩管大人,什么都不知道非要装出一副不得了的神气劲!有什么好得意的?我管教自己的女儿,你们有什么资格插手别人的家务事,有什么资格?”

    “啊,您说的对,对,我们确实不够资格,不够资格……”

    就是看不惯你打颜童玟,就是看不惯!我们不够资格,看法律有没有资格管你!不过现在处于下风,低调点好。

    “你们以为那丫头逃得了和尚能逃庙吗?回家我照样扇她,不听话的小孩就是要打,打死她!”

    “颜童玟很听话呀,为什么总打她?她到底哪里不好嘛?”

    “她很听话?听话为什么不把钱交出来,不管自己爸爸死活的人哪里好?”

    “叔叔现在不是好好的嘛……”

    哪里死了?要是死了,我立刻用脚踩着他的坟土,再吐两口唾沫!阎王爷的生死簿是不是多给他加了几年寿命,肯定是孙悟空在那里捣乱时胡乱添了几笔。

    “钱,我需要钱!你有钱吗?”

    “我……我没有,身上就带了两块钱打算买冰淇淋,够吗?”

    “这怎么样够!我外面欠了钱,需要钱来还债!那丫头死活不肯给我钱,她妈妈每个月都会给她钱,她却一毛钱也不给我!”

    “哦,叔叔你可以自己去找工作呀,那么年轻应该赚的到钱的……”

    又没缺胳膊少腿,就算拾废纸一天也能赚十多块,而且替这个城市的环境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呃……怎么又陷入了拉家常,看来我真的有当听众的潜质……

    “没有文凭,年纪又那么大,谁还要我?你是颜童玟的同学吧?跟你家人商量一下先借点钱给叔叔好吗?叔叔挣到钱一定还给你!好吗,好吗?”

    “那你可以用挣的钱还债呀,干吗非得绕那么一大圈儿呢?”

    “快点放开我同学!你到底想要怎么样?你想打我就打好了,为什么要让满大街的人都看笑话!这种日子到底够了没有!”

    颜童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跑回来了,看见她爸爸朝我凑过来商量借钱,还以为他要打我。看着她满脸的泪痕和被打红的掌印,心里酸酸的……

    “死丫头你还敢回来,看我今天非剥了你一层皮不可!”

    “颜童玟你快点跑呀!干吗又回来了?快点跑开!”

    “你跑了就不要回来了,不把钱交出来我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要不你就把十八年的赡养费还给我!”

    “颜童玟快跑,别傻愣着!我没事,一点事也没有,你爸爸不会对我怎么样,别担心,快点跑呀!”

    我和她爸爸又开始了一番拉扯,颜童玟愣了一阵没有跑,走过来想将我拉走。她爸爸对着她不分青红皂白伸出手一顿猛抽,三番两次想抓住她的头发,硬是被我挡住了。我不由得生气地大喊道。

    “还有完没完?颜童玟你跑呀,让你跑就跑,不要回来呀!叔叔你干吗往死里打自己的女儿,这样是不对的!”

    “不对也用不着你管,旁人少插手!没钱就给我闭嘴,小心我抽你!”

    “你这样也太不讲道理了,比我们力气大就可以为所欲为吗?你要是再这样蛮不讲理,我真的会报警了!”

    “哎呀,我早就知道你这丫头别有用心!说什么劝架?其实两人早就串通好想把我塞进警察局是吧!好啊,我今天让你们见识一下,大人不教训小孩是管不住的!”

    不是吧?这个人真的有神经病呀,不管是谁都打吗?哎呀,颜童玟的左脸颊又挨了一个响亮的耳光,看她半边脸歪在一旁的模样,我的心晃荡不停,不会吧?真的连我一起打吗?救命呀~~~~

    他却继续向颜童玟走去,抽她耳光……啪!又是响亮的一声,疯子!

    我死命抓着他的手将他拉开,向不断用手抹眼泪的颜童玟大喊让她快跑,他还想再抽她时却拉住,转过头狠狠盯着我。

    “快点松开,小心我把你也抽了!”

    “不要打她了,你这样太过分了!虎毒不食子,你何必这样呢?她的脸已经被你打红了!颜童玟快点跑,快跑呀!”

    “你也是个不听话的丫头,好,我就成全你,成全……”

    看见那只比熊掌还厚的手掌劈下来,我害怕地紧闭双眼……

    我的脸,我的脸哪……

    “你要是敢成全她,那我也会成全你!”

    听见声音,我惊讶地睁开双眼……

    湛曦单手紧紧抓住那个人的手,对着他的鞋子吐出一颗槟榔。身后是常见的那几个男生,满脸惊讶的程质虎,以及站在一旁面露畏惧之色的安安娜,她今天穿了件青草色连衣裙,真俏啊!很合身,可我一直努力不承认这个事实……

    颜童玟的爸爸望着眼前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湛曦,略微估量下,仍然底气十足的大嚷道。

    “怎么又多了一个多管闲事的人?你是谁呀,管什么管,放手!”

    “哈?你管我是谁!年纪一大把了还在这里耍宝,男人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我管自己的家务事还要征得外人同意吗?你以为自己是谁呀!”

    “你说什么?家,务,事?哈,我的耳朵是不是有问题,听错什么了?”

    “我的家务事要你管吗?”

    “哦~~~终于听明白了,你说家务事,家务事呀?哈哈哈!大叔你有没有搞错,你不知道那个丫头是谁吗?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湛曦用下巴点了点,让人摸不清头脑,一头雾水。

    干吗指着我?我是梦晶晶,你是湛曦,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能不能痛快点,三下五除二,要不把他送警察局,要不让我回家去,真罗嗦!

    颜童玟的爸爸迟疑地看着我,转过头继续问话,明显底气有些不足。

    “谁,你是谁?”

    “我是她老公,明白吗?啊?”

    我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看着满脸得意的湛曦,他这家伙脸上挂着一张洋洋自大的发光招牌!这个疯子,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是他……他是我……

    哦,天哪!这家伙瞎编干吗不选颜童玟,非得扯上我,真无聊!

    “还不快放手!再抓着她,呆会儿可别怪我欺负一个大叔啊!”

    湛曦朝身后的朋友笑了笑,听起来不过在开玩笑,事实却是后面的人可能真的会动手。

    颜童玟的爸爸看看他又看看我,收回手,悻悻地看了几眼,尤其看颜童玟时眼神特别凶狠,推开人群快速朝外走了。

    “哈哈,这个大叔也太没意思了吧,我才说一句,他怎么就跑了?没搞头,嘁~”

    湛曦对自己的朋友们笑笑,摊开手表示很无聊,走到跟前,看着我早已乱成鸟窝的发型大笑起来。我用右手在他眼前一阵猛晃,当他是瞎子。

    “喂,你笑够没有!你刚才说什么?谁老公,你是谁老公呀?”

    “你得救了还不快感谢我,随便说几句你当什么真哪~~想做我老婆还得等到石头开花的时候~~哈哈哈!”

    “我什么时候说想做你老婆了?刚才你明明说是我老公,你到底什么时候成我老公了!喂,你这个疯……唔唔……你放开,放开我!”

    这家伙竟然用手紧紧捂住我的嘴巴,很快又被我拉下来了。他盯着我看了几秒,在我面前大大咧咧地踱小步。

    “你嚷那么大声想让那个人回来是吧?好啊,你嚷,你继续嚷,我不阻拦你,嚷吧嚷吧~臭丫头!”

    “你,你才是臭小子呢!”

    “臭丫头!”

    “臭小子!”

    “无聊~”

    “哼!”

    “现在那么神气,之前怎么一副被整死的衰样?昨天你唱歌声音不是很大嘛,刚才怎么不使出那股劲儿?看见你就倒霉,害我那颗槟榔没嚼完就掉了,扫把星!”

    “你,你……”

    “你什么你?有本事就来咬我,先咬哪儿呀,从脚开始怎么样?等我先把鞋脱了,扫把星扫把星!”

    他在我面前呼啦呼啦扮着鬼脸,害我真想变成一只长长的扫帚狠扁他一顿……

    等等,他刚才说什么来着,唱歌?他怎么知道我唱歌?昨天那个人背我回来,我确实唱了歌,难道是他背我回来的?

    啊,天哪,你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还不如让我留在hero被清洁大婶的扫帚直接扫进垃圾桶得了!

    为什么是他背我,他有那么好心?才不相信,哼!

    “啊哈哈哈!梦晶晶原来你唱歌那么难听呀,还唱那么大声!拜托你下次别进ktv,省得影响人家的生意,哈哈哈,湛曦是吧~”

    程质虎,你等着吧,我下次一定要自费出盘唱片,把你唱的狗血淋头,竟敢这样攻击我的天籁之声,等着瞧吧,你们两个臭小子!

    “你们两个人就别欺负她了,干吗一定要欺负我们女生呀?”

    站在一旁开口说话的安安娜,撒娇般瞠视着两个大男生,好象特别力挺我。看见她,我就想起她喜欢纪金兰,想起她喜欢的纪金兰,我就想起纪金兰谁也不喜欢!哎哟,气死我了,今年幸好不是自己的本命年,否则早被红光冲死了!

    湛曦往嘴里塞进一颗槟榔,很快又吐在我的脚边。干什么,挑衅吗?

    “谁敢欺负她呀~~你不知道这丫头有多厉害,骂人的功夫可炫啦!”

    “不会吧?会骂的人嘴角下方会暴露出一根青筋,她没有啊,你别乱说呀……”

    “她还用什么青筋白筋蓝筋,整个一神经大条,哈哈哈!”

    臭湛曦,等我学会绝世武功秘籍,看我怎么挑断你的大动脉!

    “你们看这丫头,我就说好心没好报吧,她不但不感恩,还用扁人的眼神瞪我呢~”

    我发誓一定要学会绝世武功,一定要学会!不仅挑断你的大动脉,还挑断你的小动脉、左动脉、右动脉,每根静脉也不放过!不要逼我修练成魔女,走火入魔~~~

    “你怎么了,怎么了?喂,醒醒,醒醒呀!颜童玟,醒醒,颜童玟……”

    吉彩儿的声音怎么会在附近响起?刚才她不是逃的飞快,躲在柱子后面吗?自以为客串零零七吗?

    回过头,她正抱着颜童玟,脸上神色慌张。

    周围立即站满了冷眼旁观的看戏人。这些家伙只知道看别人出洋相,要是这种事落他们头上,不知道要哭成什么样子。你们这些看大戏的老爷们太太们给我记好,呆会我就把那团牛粪揉成丸子,一个个弹你们脸上!

    我拼命挤进去,这才发现颜童玟不太对劲,她的脸部肌肉抽搐不停,身体各个部位也在抖动,口里还不停吐出一些唾沫星子,有点像抽风,啊,该不会真的抽风了吧?

    望着颜童玟的吓人状况,我紧张地询问吉彩儿。

    “彩儿,她这是怎么了?”

    “我不知道,突然一下子倒在地上,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会不会……”

    “好象是……”

    “你知道我要说什么?”

    “我知道,因为我跟你想的一样!快点想想办法呀~~哎,先掐下她的人中,掐下她的人中吧!”

    “人中在哪儿?”

    “你这个菜鸟,嘴唇和鼻梁之间那个……哎哎哎,不是这样掐的,要横着掐,横着~~哎哎哎,不是这样~~~”

    “那是哪样啊?要不你来掐,你自己来掐!”

    “我……我也不太会,反正不是你那样掐的,没掐好会死人的~~~”

    吉彩儿小心翼翼说完那句话,我飞快地将双手藏在身后。怎么不早说?差点害我酿成了一桩无辜的冤案!

    一个人提着我的脖领让我到一边去,自己蹲了下来,神气十足地瞪着我们两个。

    “闪开闪开闪开!扶好她,我来!”

    “你干吗?没掐对位置会死人的,别逞能了。”

    “快松开你的爪!瑜珈必须掌握的人体部位常识,你这个懒人没去听课吗?位置在哪儿我一清二楚的很~~闪开点,你这个扫把星!说了遇见你没好事,看吧,现在就有人抽羊角风了!”

    “呃,我……她,她是遇见你才抽的,别又扯在我身上!”

    “就是你害的,你这个扫把星还不快闭嘴,少在这儿扰乱我的思维,她要是死了你去负责吧!扶好她,两个笨蛋!还有你们这些家伙,脑袋伸那么近把光线都挡住了,散开,散开点!”

    湛曦懒得再和我多争一句,朝讨厌的旁观者出示最后通牒后,伸出大拇指对准颜童玟的人中掐了下去……

    吉彩儿转过目光,小声地和蹲在一旁的我说着话。

    “怎么是两个笨蛋?应该是一个才对。”

    “你更笨点,所以是两个。”

    “你才是个笨蛋!”

    “你才是!”

    “你是~~~”

    “你是你是你是!”

    “喂,你们俩闹够没有?让你们扶个人就东倒西歪的,等着进监狱吧!哎哟,脚都麻了,先站一会儿~~~”

    湛曦收回手,揉了揉自己的手指头,掐了十多分钟,大概手有些酸了。咿,这家伙还在右手食指第一截手指头上画副墨镜呀,哎呀呀,真受不了!想到这,我赶紧把好几天前画的戒指手悄悄藏了起来,千万不能被他笑话一通,这家伙最喜欢抓我的把柄了……

    吉彩儿恐慌起来,抬头询问一身放松的湛曦。

    “我同学她怎么了?”

    “她死了。”

    “什么?不会吧!哎呀呀,晶晶这可怎么办呀,我们俩真的会坐牢吗?”

    “怕什么!又不是我们干的,别怕,要铐也是先铐他!”

    湛曦回过头狠狠瞪了我一眼,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把人掐死了还敢伸懒腰,看他怎么向世人交代,还以为自己是什么神医呢,跟那个卖柴胡冲剂的王阿婆肯定是一路的!

    我冲他不甘示弱地皱了下鼻子,惹得他又举起了拳头作为恐吓。吉彩儿紧急地撞了几下我的手臂,回头一看,颜童玟睁开眼睛醒了。

    “唔……唔……咳咳,咳咳,呜呜呜……”

    “别哭,颜童玟别哭呀,没事了,现在没事了,你爸爸走了,别怕。”

    “我刚才是不是又发病了?”

    “发病……哦,大概是吧,吓死我们了,你还好吗?”

    “嗯,是你救了我吗?”

    颜童玟望着吉彩儿激动地询问道,眼眶里全部都是泪水。吉彩儿,千万别把大伙忘了啊,尤其是……朋友就要突出友情的伟大哈~~~

    “是呀!哦,不是不是不是,是他,湛曦救了你,给你掐了下人中,没想到你活过来了,要谢就谢他吧。”

    颜童玟抬起头望着不停伸懒腰的湛曦,眼泪哗啦哗啦落个不停。湛曦收回手中的动作,转个身推开人群大步流星走出去,一边走一边念叨着。

    “快走,你们不是想去玩吗?还傻呆在那里干什么!人醒了有什么好看的,别和那些牛粪家伙一样冷眼旁观!扫把星,恭喜你没进监狱,下次可没那么好的事!”

    这个家伙走之前还不忘奚落我一番,要不是人群挡住,我早就给他来一记旋风腿了!这些人怎么还不走,真讨厌!湛曦那伙人到底走的多慢呢,现在还能听见他们的声音。

    “湛曦你是不是不好意思呀?嘿嘿嘿~~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呢,你这世为自己积德了,嘿嘿嘿~~喂,别走那么快,等等我们!”

    “程质虎你今天特别像我妈,又罗嗦又烦人,吵死了,闭嘴闭嘴!”

    “呵呵呵,湛曦你的脸真的红了呢,程质虎没有说错呀,确实红了!”

    “安安娜你也快闭嘴吧,你们两个家伙让我说你们什么才好,真是的~~走快点儿,不然hero那些机器又要被人占光了……”

    渐渐地听不见那伙人的声音了……

    湛曦今天不仅救了颜童玟,还救了我,没想到我竟然会欠他一个人情,哎,怎么还哪,真是的……

    下次骂他时,语气温柔点好了……

    “他叫湛曦吗?好象在哪里见过。”

    颜童玟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湛曦离去的背影,颇有些留恋。要是换成我,巴不得用扫帚赶他走,最好是鞭子抽驴那种赶法!不要怪我,是他逼我朝畸形人发展的!

    吉彩儿掏出一张纸巾让她擦擦嘴边的唾沫,眼光中竟然也有一丝肯定。

    “嗯,说起来他还是我们学校二年级学长呢,是吧?晶晶。”

    “不是!”

    “喂,你干吗要这样?你们的恩怨我不管,反正我个人觉得他不像你描述的那么坏,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吉彩儿你到底是不是我朋友?怎么可以站在坏人那边呢!你不服从上级,还将正义旗帜擅自倒在他那边,你说说,你这种行为对得起祖国,对得起人民,对得起我吗?”

    “疯女人,你还回不回家?已经天黑了!哎,这几天怎么黑的那么快,是不是十二月快到了?哇,下个月有圣诞节呢,希望那天会下雪,哈哈~~~”

    “我希望下点唇彩眼影笔或者裙子之类什么的,省得我老是压马路。”

    “美死你,臭丫头!”

    “别用那种语气说话,否则我会用对待那个臭小子的语气对付你!”

    “哎呀呀,忘了嘛~以后不叫你臭丫头行了吧,死丫头。”

    “我好象听见外婆在叫我~~~”

    “我有那么老吗?去去去,小屁孩一边玩去~”

    正当我和吉彩儿嬉皮笑脸耍着嘴皮子,颜童玟站在我们面前弯下身鞠了一个大躬,吓得我俩呆愣住了。

    “刚才谢谢你们了,我不会忘记今天的,谢谢你们,我要回家了,再见。”

    “你一个人回家没事吧?”

    想起刚才那个恐怖的情景,我担心起她来……

    需要帮助的话,我可以免费提供一个啤酒瓶,要是她爸爸又打她,就用瓶子砸晕他,不过先等我买瓶啤酒一饮而尽……啊,不能喝酒,不能再喝了,不然妈妈会坐特快列车回家让我跪洗衣板的!

    颜童玟摇摇头,眼里虽然还是有点畏惧,但不像刚才那样了。

    “没关系,我爸爸半夜才会回来,他回来后我早睡了,房门锁上了他进不来,那时他已经喝醉了,他醒过来的时间我一般都在上学,没事的话就会出去打麻将或者扑克的。”

    “你爸爸真是个恶棍呀,酗酒赌博,好象欠债了,真可恶!”

    吉彩儿悄悄拉拉我的手臂,看见颜童玟那丝难过的神情,我赶忙闭上嘴巴。她朝我们笑笑打过招呼后就离开了。看着她失落的神情,我真想亲自为她做点什么好。

    可是,能做什么呢,唉……

    以后一定要对她好一点,大大认可她是我们其中一员,不能让她感到孤独,大家是一个大集体,每个人都有义务帮助对方,关心对方,爱护对方,无论出生已经决定了什么,不能改变命运就改变一下自己的看法以及待人处世吧……

    上帝给你口中塞了一把金汤匙,不是独自用来勺汤或者米饭,更不是拿来炫耀,而是一起分享,直至快乐被盛满……

    一路上,吉彩儿不停对我大肆宣扬这些独创的世语新编,听的我脑袋都快晕了,什么命运,什么金汤匙,什么跟什么,直接说互相帮助,我不就全明白了嘛,非得来套文绉绉的……

    我知道,希望工程那颗心不就是很多手拉在一块嘛……啦啦队嘛~~~我知道我知道,别说了,别再说了,大话西游要是拍续集,强力推荐吉彩儿饰演唐僧,再合适不过了!

    这丫头竟然指着我的头发说第二代嫁接水稻!头发真成那样,我不如一头撞死在牛屁股上面得了!

    不过,帮助别人的心情挺不错,很舒畅,很舒畅……

    虽然自己有时说话比较尖刻,可只是开玩笑而已,从来没有什么挑拨离间,落井下石的坏心思……

    因为夕阳太可爱了,可爱的让人没有时间没有大脑去想些有的没的……

    夕阳在笑了,真的,连吉彩儿也看见了,都说是的……

    顺便请出了笑弯腰的月亮姑娘呢……

    “晶晶啊,我从家里带了一些饼干零食,你说这些够不够?”

    “那些没穿过的袜子啊发卡啊小镜子啊什么的,我决定拿给她。”

    星期一早上,我和吉彩儿走在路上,各自瞅着对方书包里的东西。现在她的脑袋快栽进我的书包里了,还没看够,第一次看见这么多希奇的小东西吗?

    本来商量把这些东西送给颜童玟,现在却演变成讨论东西的好坏陈旧与否……

    “袜子?你肯定穿过了!”

    “真的没穿过,不信你看哪,还没拆封呢~~你知道我妈妈上班的那个公司就是袜子公司,她每次回来都带给我好多双呢!”

    “干吗不给我一双?”

    “你到底要几双呀?已经给你好多双了,你现在穿的不就是嘛!”

    “快破了,下次让你妈再带双给我吧,我要蓝颜色的,最好是毛线织的~~”

    “没有,只有丝袜,毛线的你自己买去!”

    “小气!”

    “真的只有丝袜,不骗你!”

    “知道了,就你这智商还能骗我吉彩儿?对了,你怎么不去砸墙?咦,锤子呢,怎么没带过来?”

    “别提了,我已经忘记那家伙了,哦不是,是那个家伙已经把我忘记了!”

    吉彩儿恍若晴天霹雳,眼睛里写满了惊讶两个字。

    “哪,哪个家伙?你说清楚是湛曦还是纪金兰?”

    “请将湛曦毫不保留地排除掉,后面那个也不遗余力地排除掉!”

    “那是谁呀?啊~~~你有新欢了!”

    “什么呀,我这么自重的女生怎么可能做那种事!这辈子我做过最大胆的事情就是,明目张胆地暗恋别人!”

    “没勇气向心爱的人告白,你还好意思在这里炫耀,要是我都不得不替你脸红一下!”

    “你们俩在干什么,怎么里面塞了那么多奇怪的东西,今天是给希望工程捐赠的日子吗?”

    尹圣海的脑袋凑过来,顿时吓了我们俩一跳!这个人走路不带点脚步声,上辈子是猫吗?

    “不是的,你别看女生的包!”

    吉彩儿一边翻动着我的书包,一边将他的脑袋推开。

    哦~~~我想起来了,尹圣海这家伙前天怎么对待我了!小子诶,算你运气不太好,一大早碰上我算你倒霉!怎么越来越把自己当作倒霉女神了,呸呸呸,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尹圣海,把你的笔掏出来,别用我还你那只,用你自己的!”

    “梦晶晶你在说什么呀?一大早说些奇怪的话……不过挺像你的作风,啊哈哈哈!”

    “你才怪!你是怪物史莱克,不,你是怪物史莱克的弟弟屎再来一克!”

    “喂,你说什么呢?”

    “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我和吉彩儿的朋友,听清楚了吗?你不是我们的朋友了!”

    “为什么?你为什么这样说呀?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做错了什么!”

    果然,尹圣海紧张兮兮地抓着我的肩膀一阵猛晃,书包都掉下来了。吉彩儿从地上拣起书包,听见我的话也十分奇怪。

    “好好的干吗不和他做朋友?晶晶你这个丫头又在说什么傻话呢!”

    “吉彩儿你还是不是我朋友?你说,你和我做朋友还是和他?啊啊啊,尹圣海你给我放手,放手!”

    “尹圣海你先别拉她,我先替你问清楚,晶晶,你们吵架了吗?”

    “他污蔑我,毁谤我,藐视我!”

    “不会吧,罪孽那么深喔~~罪过罪过……施主请你放了小尼姑吧,她还小,骨头会散架的……”

    吉彩儿竟敢把我称作小尼姑,她会死的粉身碎骨~~~

    将书包塞到我的手中,吉彩儿拉开尹圣海,和我一起朝教室的方向走去,尹圣海却一直粘在我们身边不肯离去,也不能到哪里去,谁让他和我们同一个教室呢。

    “梦晶晶!我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你怎么可以胡说八道呢!”

    “我胡说八道?你还把我瞎扯的不象话呢!反正我们的友情从现在……哦,现在是七点三十九分,正式破裂!”

    “你这个人怎么那么没人情味儿呀?说破裂就破裂?我不答应,不答应!吉彩儿你也不会答应的是吧?”

    “谁知道你们俩又在搞什么鬼,别把我扯进去,省得下次和好又没我什么事!别吵,我很忙,我的耳朵更忙,让我清净一会儿!”

    吉彩儿首先走进教室,指指我的桌面上那只灰不溜秋的死耗子。

    见怪不怪的我索性直奔卫生角落取扫帚,吉彩儿将书包塞进抽屉,顺便替我看看抽屉里有没有暗藏杀机。

    “好无聊呀~~这种日子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晶晶啊,抽屉里一切正常,你可以开着保时捷过来了!”

    “用扫把保护世界和平,这么重要的任务你能胜任吗?不具备fbi候补能力就别在这里瞎嚷嚷!是保世洁,保世洁,知道吗?”

    “哎哟,快扫吧快扫吧~~小心病菌传染到空气中……哎哎哎,干嘛把气味扇到这边,越说你还越来劲了……你这个丫头在干什么呀,别玩了,快点打扫,你这个扫把星!”

    “你说什么?故意刺激我是吗?想和那个臭湛曦一样讨骂是吗?是不是?”

    “不是不是,说错了,嘿嘿~~~梦晶晶是骑着扫帚的小魔女,这样可以了吧?”

    “不过关,没特色,太普通了,重来!”

    “骑着魔女的小扫帚?哦不对不对,说错了~~快点扫,少罗嗦!”

    吉彩儿拿出字帖,将昨天练好的一页纸揉成纸团丢在我脚边,严肃地板起脸开始练笔。这丫头最近迷死在练字里面了,最好别在练字时惹怒她,否则会被她的钢笔毫不留情批出横竖撇捺勾!

    有次课间休息,尹圣海和谁打电话聊天,不知死活地哄堂大笑,不久后吉彩儿笑眯眯地朝他勾勾小指,他以为有什么好事,刚过去,吉彩儿一把拽住他的脖子,拿起钢笔在他脸上点出无数颗芝麻……

    我乖乖闭上嘴巴,勤快地扫地,嘴里哼着轻快的小调……

    比我们早来的颜童玟坐在位子上,目光呆滞,不知道脑袋里是不是又在天马行空。昨天回家不知道怎么样,她应该没事吧,虽然她的表情一直都是这样,可一想起她的家庭,真让人寒心哪……

    忽然她一把抓住我的手臂,目光有些急促,又耐人寻味。看她有些奇怪的举动,我放下手中的扫帚望着她。

    “怎么了?”

    “梦晶晶你……”

    “我?”

    “你不害怕吗?”

    “害怕?你说这只死耗子吗?有什么好害怕的,白色恐怖记忆早就过去了~敌人越要击败我们,我们越要坚强,才不害怕呢!你不要每次都问我这个,要不告诉我是谁,要不换点新鲜词吧。要是那家伙一出现,我当场清理这笔帐!”

    “怎么清理?”

    “呃……暂时还没想到,不过你说的是呢,我得好好想下该怎么收拾那家伙!”

    “梦晶晶的脑袋只适合种蓖麻籽,不适合想事情,颜童玟你就再别问智商低于五十的家伙了,和她说话还不如找块黄瓜面膜敷脸呢。”

    认真练字的吉彩儿猛地扔了一句炸弹过来,差点没把我的魂魄给炸飞,小小激怒了我。

    “什么黄瓜面膜,你才是智商低于五十呢!练你的字吧,一边练还一边讲话,三心二意!放学后你别跟我一起走,咱们各走各的路!”

    “你这几天本来就没和我一起走,为了不去健身馆,你溜的可真快呀~”

    “我,我有事嘛,不过吉彩儿你这家伙越来越不尊重我了,看来领导不管教管教你,你是不会懂的天高地厚!友情可真淡薄哪,哎,原来友情是那么那么薄如纸片~~~”

    “哎呀,开个玩笑嘛,何必当真~课后我请你喝珍珠奶茶,怎么样?哦,还有颜童玟,你也一起来吧。”

    看来吉彩儿开始付诸行动了,她已经诚心邀请颜童玟一起吃东西一起玩,那我……哦,我得把带来的东西送给她才对。

    三下五除二整理完垃圾,我把书包里的东西一股脑塞给颜童玟,她和我拉拉扯扯半天怎么也不肯收下,幸好吉彩儿把自己带来的东西塞给她,一番花言巧语,颜童玟犹豫一阵才收下了。

    看着手上那些东西,她抬起头呆呆地望着我们俩,想说点什么……不要太感动,不然我们会哭的。

    “我是不是很可怜?”

    咦,她怎么会这样问……我和吉彩儿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回答,只能安慰她当然不会了。事后想想,我们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太合适,是哪里呢?

    下完第一节课,吉彩儿果真守信用,请我和颜童玟喝珍珠奶茶,一路上三个人说说笑笑,刚走到教学楼下面,一个黑压压的东西迅速掉下来,嘭的一声摔成粉碎,手里的杯子掉在地上,奶茶和黑色的果粒撒了一地……

    我惊讶地双手腾空,还保持着握杯子的姿势,吉彩儿和颜童玟却用更惊讶的目光紧盯着我,嘴巴张的不能再大了。挪动眼球看着地上那盆仙人掌,我顿时觉得脊梁已经寒了一半。虽然以前也遭遇过这样的偷袭,可是那些笨蛋的命中率太低,没有一次砸中我,可是今天,今天……

    “啊!晶晶你的耳朵……耳朵出血了!”

    吉彩儿将手中的杯子塞到呆愣一旁的颜童玟手上,飞快掏出纸巾替我按住耳朵防止血再流下来,她的手一直抖动不停,大概被吓住了。她仰起头对着楼上大骂,上面全是看热闹的人,根本就看不出谁才是真正的凶手。

    “不行,晶晶你得上学生会告状去,那家伙嚣张的不得了!明人不做暗事,狗样的小人有本事就出来!不敢出来是吧?当然了,你已经不是人了,连鬼都不如,见不得光嘛,你最好一辈子都不要见人,一辈子都没脸见人!”

    “算了,彩儿走吧走吧,有什么好说的,走吧,回教室去……”

    “我就是看不惯那家伙老是暗地里陷害你,那个人是不是有病态倾向呀?”

    “哎,算我倒霉……那家伙要是被我逮住,我要把它的筋骨一根根扯断!”

    “再加点辣椒、味精、盐什么的制成麻辣牛筋!”

    “好啊好啊~~”

    “好个头,你怎么一点也不生气?算了,你现在也没有明确的对象去发泄一通~先去洗手间,你的校服肩膀那里有点血迹呢,去洗洗吧。”

    “不是吧,血掉衣服上面了?”

    洗完衣服,回到教室后,我硬是不敢踏出半步,恨不得手上拿根木棒进行自卫。哎,日子好难熬哪~~~

    吉彩儿又开始练字了,尹圣海跑过来找她说话,她只是咕哝几句,没太搭理。颜童玟一直低头盯着抽屉里的东西,不知道在想什么。我不停地用课本扇着校服肩膀上那块水渍,希望衣服能早点干,穿单件衬衫还真有点凉快呢……

    下午最后两节课,蛇蝎美人走进教室,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真难得。不过她手上抱的是什么呀,那么厚厚一沓,该不会是……

    “同学们,上课之前我要先表扬两位同学,她们发扬互助友爱的精神,及时帮助生病的颜童玟同学,这两位同学就是梦晶晶同学和吉彩儿同学,大家要向她们俩学习,鼓掌!”

    班上响起一片雷鸣掌声……

    啊,这是怎么回事?帮助生病的颜童玟?

    吉彩儿已经乐的趴在桌面上偷笑,看来她已经完全进入状态了。我转过头望望颜童玟,她立即对我点头微笑,给予肯定。哦,原来是她将昨天的事情告诉了蛇蝎美人呀~~~哈哈哈~~~

    刚反应过来,蛇蝎美人压下手叫他们立刻停止鼓掌,呃~~~干吗不再多拍两下,哪有时间那么短的!

    蛇蝎美人拿起带进来的一沓纸,脸色立即严肃起来。

    “我知道你们每个人都想早点回去,所以这两节课就不上了,改为临堂考试!”

    不是吧~~~

    考试?我可是昨天一大早就睡觉了,还没来得及看书,复习更别提了。吉彩儿苦恼地望着我,哀怨的眼神一直催促我想办法,她不巴望抄我的,因为我的成绩比她还菜,但是我每次却能考的比她好,嘿嘿~~看来这次又要逼我出绝招了!

    “你们别想用其他手段谋取高分,只有真才实学才是最重要的!要是被我抓住谁抄袭,小心点!再次提醒你们想都别想那种事情,除非一分都不想要了!”

    蛇蝎美人发着试卷,敏锐的眼神不断发出严厉的警告。警告有什么用,每个人脑袋里肯定都在想……我对吉彩儿悄悄眨了眨眼睛,蛇蝎美人经过我身旁,盯了几秒才把试卷发下来。

    不妙,有种被盯梢的感觉……

    “妈呀,好多都不会呀~~”

    吉彩儿看着试卷,由衷地发出感叹。惨了,看来这张试卷不容小觑,我得谨慎一点……

    一阵沙沙的写字作答声,别人紧张地埋头答题,我却紧张地四处张望谁的试卷已经写满了……尽管我起先很认真很仔细地研究半天,头脑转动很多次,总觉得眼熟可就是想不起答案,看来我和这些题目早就是老朋友了,不过它们还记得我,我却把它们忘了。

    括号和横线上面仍然一片空白……没关系,才十分钟呢,只要有人做完了我们就得救了。颜童玟好象挺厉害,已经做完一些了。吉彩儿悄悄扭过头,指指尹圣海的试卷,我转眼一看,好家伙,已经写完一面了,看来今天得靠他了。

    蛇蝎美人站在讲台上面扫视一圈,我赶紧低下头,等她走到门口晒太阳,我又赶紧凑过头去,从颜童玟那里抄了两个选择题答案,蛇蝎美人回头时,我早已坐定身形。还好,她又转头晒太阳了,大概高估了那些无形的话语,低估了我梦晶晶这个作弊小队长。

    不错不错,选择题答案全部抄到了,接下来是问答题……我偷偷伸长脖子瞄了几眼,颜童玟还没开始做,不过尹圣海倒是完成两个了。我写好小纸条揉成一团,准备丢过去让尹圣海把答案传过来,蛇蝎美人似乎发现了什么,表情立即严肃起来,朝教室里走进来。

    糟了,该不会被发现了吧?纸团还在我的手上,我的手却在桌面上,如果移下去就出破绽了,况且蛇蝎美人正是盯着我的手才走过来的……

    “啊,老师!我这里看不清楚,做不下去了呀!”

    吉彩儿机灵地举起右手大喊一声,引得班上的同学停下答题纷纷望着她,蛇蝎美人转过身气呼呼地朝她走去,弯下身低头琢磨一阵,向讲台走去对题目了。

    我迅速将手中的小纸团扔给尹圣海,看着桌面上飞来一个小纸团,他愣了一下,看见我的指手画脚,他赶快将小纸团捏在手心,偷偷摸摸打开一看,表情有些惊讶,无奈地朝我点下头,趁蛇蝎美人不注意,他飞快地写好答案又扔回给我。抄完后,我又把答案传给吉彩儿,颜童玟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

    第二节课还在考,同学们的头埋的更低了,尹圣海、我、吉彩儿三个人不停传递答案,终于,太猖狂的后果就是被歼灭!

    我把答案传给吉彩儿被蛇蝎美人抓个正着,她气急败坏地将小纸团撕个稀八烂,讲了数十分钟大道理后,让我们俩去操场拔草,尹圣海真走运,没他什么事,不过他肯把答案告诉我们已经很不错了。

    “读书读书,读的什么书?一开始就觉得你们俩不对劲,果然如此!传纸条?有本事,有本事,看你们这四年能不能抄出个大学文凭来!快去拔草,要是没弄干净,以后那里就你们俩包下!”

    走在路上,我和吉彩儿你一句我一句抱怨对方的失误,完全忘了蛇蝎美人当场用笔在那两张试卷上画了鲜红的零分。

    “你没看见她正盯着你嘛,你这个笨蛋还把纸条扔过来。”

    “吉彩儿,我把答案丢给你因此受牵连,你不感激反倒埋怨,存的什么心!”

    “哎呀算了,反正不用考试了,真好,哈哈~”

    “打零分了,怎么办?”

    “又不是学分考,不用担心~~我吉彩儿不靠这种手段也可以拿个高分!”

    “是哟是哟,那你还让我发挥本事?”

    “哈哈,谁让你的眼睛老是溜达,害我忍不住……不过蛇蝎真讨厌啊,怎么那么倒霉栽她手上了?哦,在这里拔吗?用什么拔,手吗?”

    “你用嘴拔,我是不会介意的。”

    “快拔,我可不想包下这里!”

    “知道了,你别指挥我!”

    两个人蹲下身正要拔,旁边起了一阵灰尘,害我们咳嗽半天。跑步的学生一经过这里就要掀起一阵灰尘,真是的,幸好已经跑完了……

    啊,那个队伍好多男生呀,没有一个女生,黄色徽章……啊啊啊,该不会,不会是二年级机械系哪个班级的学生吧……

    他们正在上体育课,离得好近哪,体育老师讲话我们听的一清二楚。回头一望,男生们大大小小的眼睛正望着我,脸上什么表情都有,害我赶紧回头拼命拔草,土块差点都拔出来了。脸红到脖子,我再也不敢好奇张望,吉彩儿看着我的奇怪反应,朝身后一望,立即出现相同症状。两只土拨鼠飞快地拔啊拔啊……

    不过,我刚才好象看见,好象看见纪金兰了……

    蛇蝎我讨厌你,讨厌你!干吗非得把我安排到这里出洋相~~~这个地方,平时能看见几个迟到或者犯错的学生受罚拔草,今天怎么只剩我和吉彩儿了。哎,丢死人了~~~

    “自由活动吧,下课提前一分钟在这里集合,好了,解散!”

    体育老师让他们开始自由活动,好象,好象听见身后乱七八糟的脚步声,很快又传来一个人的脚步声……

    不敢抬头,害怕那个班级每一个人,包括现在停在我旁边,蹲下身正准备和我说话。

    “你好。”

    听见声音,我转过头望了纪金兰一眼,很快又低下头,犹豫一阵还是决定和小草打了个招呼。

    “你好。”

    哎,心里不停犯嘀咕,因为他说的那句话,谁也不喜欢嘛……

    “在拔草吗?”

    “哦,是的是的,在拔草,在拔草……”

    沉默半晌我才接住话茬,眼睛始终一直没有看他。吉彩儿用手捅捅我的背表示疑问,我悄悄挥开她的手,继续勤快地低头拔草。

    “我帮你。”

    他卷起袖子,正打算动手,我赶忙摆手拒绝,勉强笑着说道。

    “不用了不用了,这里已经拔完了,我和她,和她去别的地方拔,啊哈哈……”

    我飞快地站起身,拉着已经拔出一半草头的吉彩儿,走到离他远一点的地方蹲下身继续拔。吉彩儿皱着眉头,奇怪地小声询问。

    “你干吗呀?那边哪里拔完了,满地都是草!那个人是纪金兰呀~~你不是很喜欢他吗?今天怎么特别反常,干吗不理他?”

    “你别管,别管就是了~以后再和你说……别说了,快拔草,快点!”

    “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那么喜欢的人就在面前,还主动帮你拔草,心里不是应该很高兴吗,干吗和自己过不去呀?”

    “你不懂,你不懂的~~回家路上和你说。”

    “到底怎么一回事,忽冷忽热的,真让人想不明白……啊,他走过来了,过来了~~”

    “啊?我们再移一块地方吧!”

    “不行,他已经过来了~~~”

    “别说话……”

    小草们,你们一定要乖点,让我把你们连根拔出,这样就省得蛇蝎美人又在我们耳根旁边念念碎,可是纪金兰又不会被念念碎,为什么他也蹲下身一声不吭地拔草……

    啊,我们的手碰到了,被电了一下,秋天怎么还有静电呢!我赶忙缩回手,转过身子向另一处拔去,眼角余光瞥见他注视我的眼神微微有些茫然。

    “你的耳朵……怎么了?受伤了吗?”

    他的指尖轻轻碰了一下我的右耳,一阵轻风拂过,害我的心脏惊跳起来。我支吾一阵,一点点后退,站起身飞快跑掉了,不顾吉彩儿大声叫唤我的名字,我只知道现在要快点跑掉。离开操场,渐渐放慢脚步,吉彩儿追了上来,惊讶万分地抓着我的肩膀。

    “跑什么呀?你今天真是奇怪到了极点!到底在干什么呀?”

    “他没有追上来吧?呼,呼……回家我再告诉你。哎,反正我是不能再喜欢他了~~~哎,哎,哎……”

    “不知道你在搞什么~拜托你做事之前,先想清楚一下!”

    “想清楚了,不能再喜欢了,因为他没有喜欢的人……”

    “那你就让他喜欢你呀!干吗杞人忧天,庸人自扰!”

    “你怎么没听明白?要是他喜欢我,那就早喜欢上了,可是直到现在他也没有喜欢的人,听懂了吗?”

    “啊~~~现在……也没有……喜欢上……你呀?难怪了~~~”

    “是呀!清楚了吗,别再提我的伤心往事了!”

    “哦哦,你是怎么知道的?”

    “前天喝酒时听见了。”

    “前天喝酒,我怎么不知道?”

    “回家再和你说!”

    气冲冲向教室奔去,忘记现在还在考试,愣是被蛇蝎美人抓个正着,除了责骂一通偷懒,批语上面更是少不了一番平时表现的污点了。现在我们俩又在教室外面的走廊上罚站,站到下课为止。

    没关系,反正别人都在上课,没谁看见的。我和彩儿又在外面瞎聊起了服装话题,蛇蝎美人听见后一出来,给我们头上来了好几下,狠盯了几分钟才进去……我们俩仍然小声议论,嘴巴就是停不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当校花撞上古惑仔(百度最新章节)  当校花撞上古惑仔(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