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44章: 忽远忽近的爱恋1

    明朗的心,迫不及待的焦虑,整个天空绽放无际的蓝。飞翔,翅膀,自由。直到看见划过的一道痕迹,才知道爱的伤口那么深,却又浅到眼眶止不住悲伤。

    ——梦晶晶的徘徊

    现在我真想拿把扫帚直接敲在湛曦头上,一百下还不够数!

    他这条信息比骚扰信息还讨厌,甚至超过闲得无聊打打骚扰电话的我,最糟糕的是他竟然将这种信息直接发到纪金兰的手机上!

    握住手机的手微微颤抖,真想将这条信息连带手机一起捏碎,抬头看见纪金兰叼着香烟,眼睛望向别处,从口袋里淡漠取出打火机,大拇指不时上下扳动,开口嗒嗒作响,或许有些焦躁罢,脸上尽是阴霾。

    “不是的,你看!看我身上!”

    我急忙剥开纽扣准备脱下出门前他披给自己的外套,他愣了下,很快抓住我的双手制止,眉头挤在一起。

    “你在干什么?”

    我慌忙向他解释,心里却已乱成一团。

    “我里面穿着一件粉红色的晚礼服,来你家之前就穿上了,现在把外套脱下来给你看。”

    “不用了。”

    松开手,他甩头向前走去。我呆住,很快追上前跟在身后不断解释,结结巴巴的声音只能加上手势故作强调,可他压根不停下脚步,向前走着,形同陌路人。

    “不是你想的这样,不是的!衣服……啊,信息,噢……”

    该如何解释?唉,连我自己都头绪不清了,剪不断,理还乱。

    为什么一眼都不看我,听见我的声音很厌倦吗?走那么快为了摆脱谁呢……我真的不想失去幸福,珍惜不是丢掉,这个道理任谁都懂。!%^*

    不断加快步伐,生怕一个转弯就看不见他了,呼吸越来越急促,说话甚至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可他好似听不见,维持固有脚步,头也不回向前走,好象身旁从来没有人。

    真的很想亲手抓住幸福,狠狠抓住,不让它溜走。可为什么,每次离他那么近,却连衣角都抓不住。无法到达心脏的那段距离,是否意味心痛会一直延续,直到刻意去遗忘,却发现自己的伤其实难以愈合。

    “打工时间到了,你……”

    他停下脚步斜视地面一眼,那里有我的影子。

    为何语气那么冷淡?打工时间到了,不想和我这个连内衣都落在别人车上的人呆一起?(!&^

    女朋友?哈,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这样的我有什么资格称作女朋友!如果挽回感情的方法有捷径,我一定毫不犹豫选择从头学起,脚踏实地好好对待每一件事情。

    刚才的我们不是快活得似天边两颗星星,互相汲取彼此光芒,两颗心不停靠近,只为一颗心存活,现在的我们却比南北极还寒冷,相互排斥,距离渐渐形成低气压冰冻一切,仅存的温暖一点点泯灭。

    “请你回头看我,哪怕只有一眼也好,我只想对你诚实,因为,因为……”

    我喜欢你啊。

    哽咽的声音引起他的注意,回过头,他的脸上十分惊讶,看见我正在解外套上一粒粒纽扣,敞开的外套落到手臂中央露出里面的粉红色晚礼服。

    “对不起,昨天我和湛曦一起参加圆舞会没有告诉你,这件礼服是他送给我的,因为是全套搭配,内衣不得不换下,离开前我忘记将东西带走,和他之间根本没有什么,如果你不喜欢,我立刻把礼服还给他,现在就去,快速拿回自己的东西,希望你别误会我是那种坏女孩,我不是,以自己的人格做担保!”

    满脸是泪,却依然微笑,心中不禁隐隐作痛。

    有时候解释未必能化解问题,可是只要无愧于心就可以了。

    裸露在空中的脖颈迅速感到刺骨冰寒,僵硬得无法灵活转动。咬住嘴唇,眼泪浸在脸上裹着冬日严寒,用刀雕刻一朵朵结冰的泪花,滴落,衰败……

    站在面前的纪金兰目不转睛望着我,眼里复杂的神情代表他在想事情,并未对我置之不理。

    “哟,哟~穿的真少啊,嘿,过来!”

    三个头发尖尖竖起的男生蹲在角落抽烟,其中一个起身嬉皮笑脸朝我勾勾食指嘲笑道。走近才看清是个前额上方染了一缕黄颜色的家伙,扭头瞟了眼站在不远处的纪金兰,有些快意,低头瞄着我的锁骨,抬起头继续笑道。

    “那小子不要你就别勉强自己嘛,像他那张脸最容易骗人了……哇,太美了,简直不可思议!这世上竟然有这种家伙存在,是不是真的啊?尤其是那对眼珠,挺适合放进盒子做装饰,而不是用来诱惑你这种不谙世事的女孩子,哭成这样,真可怜喏。”

    这个男生是谁,不仅多嘴还多管闲事,真讨厌,走开,别打扰我们,我还没让纪金兰回心转意呢。

    收回目光,我向旁侧移了移,还好,又看见纪金兰了,他的表情有些怪。

    黄毛小子的目光继续移向我的锁骨下方,呀,真讨厌!我赶忙拉起外套挡在面前,不悦地瞪了他一眼,迅速跑到纪金兰身旁。

    头不动,目光移向我又对准黄毛小子,双手插进口袋的纪金兰歪着脑袋,面无表情,寒目似箭。

    对于我的受宠若惊模样,黄毛小子拉长眼乜斜一眼,看也不看他人半眼,他的胆抵过西瓜大小了,不怀好意的目光依然落我身上。

    “喂,我说你这丫头怎么那么死心眼?那种家伙即使喜欢上你,也会一脚把你踹老远!别傻了,早点结束自己的童话幻想从中清醒过来吧!来,正好去蹦迪,滴滴答,滴滴答,嘣嘣嘣~~可好玩了,过来!”

    那家伙是不是疯了?伸过手正要抓住后退的我,理所当然被另一只手抓紧。黄毛小子看着目光寒冷的纪金兰,大剌剌嚷叫起来。

    “干吗?臭小子你不要她了,我回收利用再玩下不行吗?哎哟哟~~~你来真的吗?我的手……啊!”

    纪金兰的脸毫无变化,倒是黄毛小子呀呀大叫,估计手被抓到关节了。

    “你是不是找死?还不快放开!也不长眼睛看看我是谁!‘狼皇’,听过吗?我可是侯选,找死吗!”

    黄毛小子的眼神认真起来,脸上写满挑衅,看来他真打算和纪金兰打上一架,玩真的了。一只手还盛在口袋里的纪金兰冷冷盯着他,垂眼移向别处又很快返回,徐徐开口,语气冰冷刺入骨髓。

    “看了几眼?”

    “咦,你在瞎扯什么?王八蛋还不快放开你的手!”

    “要你的眼睛……”

    “什么?死家伙是不是皮痒了,你想被揍死吗!”

    黄毛小子另一只手握成拳头朝前猛地砸去,纪金兰机警闪过头,插进口袋里的手快速抽出朝黄毛小子的脸狠狠揍去,黄毛小子比一栋楼房还要沉重倒地。走过去,纪金兰翘起嘴角,一朵绝美花蕾立刻浮现,沾染与世隔绝的冰寒。

    “今天除了你的眼睛,其它身体部位可以带走。”

    再也没有半丝感情的纪金兰低头蔑视脚下抱成一团的黄毛小子,掺满尖冰的眼睛直接宣判他的最终下场。黄毛小子一骨碌爬起来,朝地面吐了好几口,鄙夷地用手抹了把鼻子,指着纪金兰大声泄愤。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的眼睛?哈哈哈,以为自己是谁呀,想要我的眼睛?去阴曹地府拿吧!”

    一拳砸去却落空,看来黄毛小子的行动灵敏度远远不如对方,一定是锻炼不够或者筋骨被五零二胶水粘住了,拉只猴子来看都会气的直挠腮帮。

    只躲闪不攻击的纪金兰抓紧黄毛小子气恼伸来的拳头,冷笑瞬间反转手腕,黄毛小子痛的哇哇叫,手臂跟着一起扭曲。

    “刚才看见了什么,现在就用自己的眼睛补偿吧。”

    纪金兰轻松道,目光盛气凌人,寒到极点。我有一种预感,他将要做出一些出乎意料的举动……

    一拳狠狠砸向黄毛小子的脸还不解恨,他不停歇地继续第二拳,第三拳,黄毛小子的惨叫声不绝如缕,却怎么也还不了手,双手渐渐无力垂下。单手夹紧黄毛小子的脸,纪金兰冷哼一声,盯住他的眼睛,浑身散发一种无法逼近的恐怖感。

    蹲在角落抽烟的小子们这才意识到事态严重性,摔下烟头跑过来,其中一个放声大叫,一脚踹在未防备的纪金兰身上。身体晃动一下,转头刹那,眼睛布满幽幽寒光,毁灭趋势尽在一念之间,好可怕!

    丢下手中的累赘包袱,朝一旁咒骂的小子走近两步,纪金兰侧目望了他一眼,仰起下巴,收缩瞳孔一脚踢中那个人的肚子。

    那个功底不足的家伙轰的一声倒下后,纪金兰并未罢手,再次逼近一些,抬脚对准地面那人的脚踩下去,哇哇惨叫不断传入耳内,这叫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吗?纪金兰下手未免太重了,神情动作狠厉到极点,他不会致人于死地吧?

    可是,事情往往总是朝这个方向进展……

    不可以,不可以这样,失去理智的话是无法找回自己的!

    我正要上前拉住他,有人比我更快一步冲上去,却被重重甩开。我顿时发愣,假如冲上前的那个人是自己,纪金兰会像现在这般将人往死里揍吗?

    心里一阵冰凉,眼泪夺眶而出,捂住双眼蹲下身放声大哭。

    为什么总是这样,无论走到哪儿,男生们总是使用拳头对待别人,湛曦这样,纪金兰也这样,难道他们从未想过其它感受吗?

    憎恨,开始憎恨一切暴力,无论对方是谁,即使通过这种方式保护自己,依然憎恨!

    “讨厌打架,讨厌,讨厌!呜呜……”

    蒙住眼睛,眼前一片黑暗,眼泪不断从手指缝渗出,湿润整张脸。

    不想听见痛苦声,不想听见!

    哭泣,脑袋欲裂,好痛……痛哭流涕,大声宣泄,精神疲惫,心好累……

    一双手将我紧紧拥住,缓缓睁开自己的双眼,急剧积攒的泪水模糊了视线,朦胧中看见纪金兰的急迫目光倾注了无限愧疚,脸上的神情极度迷茫,抱住落泪的我,不断重复相同的话。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眼泪转为小滴状,抬起凌乱的脸庞望着眉头紧锁的他,我一边啜泣一边恳求道。

    “不要打架,请不要。”

    转向我,他愣了下点点头,冰凉的手指触上滚烫的泪,令人心痛。

    “嗯,别哭了。”

    “爱我请别用这种方式,我害怕自己的爱情沾满猩红的血液……求你别再打他们了,那个时候你离我好远,就连伸手想抓你的力气都没有,一直抓不到是不是代表即将失去?”

    “……”

    “答应我别再这样,无论怎么样都别打架,我们长大了,有思想有头脑,不是动物,拳头不代表征服一切,倒下也并不意味心悦诚服,赢的方式有很多种,惟独这样叫人鄙视。”

    听见鄙视两字,他的面色发白,淡淡的声音颇为乏力,目光一片寂寥冷清。

    “你不懂……”

    “纪金兰你看看我,我这样好看吗?如果我整天都是这副模样,还不如找个地方躲藏起来,哭很累,真的,我不想老是这样哭,一点都不想……看见我这样你作何感想?请你感应我的苦楚,即使一点点,我就满足了。”

    他望着我半天无语,垂下的孤寂双目随着眼皮轻轻上扬,空中星星点点无法透视的细微冷漠分散又聚拢。

    “假如你很悲伤,我会杀了他们。”

    天哪!他的话究竟令我是喜是悲……

    不知道,不知道,脑袋里乱哄哄的,无法挤出一条清晰思路。

    忽而定眼看我,他的轻柔目光撒满爱怜,手替我拭掉新一轮酿出的泪水,勾起唇边一道温柔绝美的笑容,轻声道。

    “现在……手、脚、胸膛、以及身体每个部位都不能受到伤害,不停提醒自己,一定要为那个女孩珍惜自己,保护自己亦如保护她,永远义无返顾抓住她的手,只有落崖前才放开,让她生还。”

    他看着我的眼睛微笑道,神态极度真挚,让人感动得心痛万分,心里一遍一遍絮叨爱,深爱,深深爱着眼前这个眼睛写满爱意的男子……

    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你会不会在暮色连连的黑夜想念我?可是我却看不见你,连你的音容相貌都想不起来,你会伤心吗?万一我真的想不起来怎么办?

    听见树叶沙沙作响,陪你一同哭泣。害怕伤心,选择忘记,我们真的会遗忘彼此罢?

    所以我要努力记住你的眉眼,你的声音,你的样子,就连眼角无意扯出那一丝弧度也要牢牢记住,它能牵引我的心魂,即使闭眼,也能感到你的回眸微笑。给予的所有爱使我恭敬地双手捧住,感到了心的沉淀,不再是孤独的你,多了一个爱你的我,一辈子,不,生生世世都选择爱你。

    虔诚捧住我的脸部,柔软的双唇吻上额头,细心呵护的模样让人宁静闭上双眼,用心感受爱的降临。

    这令人心动迷恋的男子不再后悔自己的执意,告别独自生活的自己,收获的爱恋化作轻盈眷恋,拂面气息不停回应诚实的心……

    爱你……

    睁开双目,纪金兰亲亲我的脸颊露出善意微笑,将我从地上拉起。

    “迟到了,老板责怪就由你挡。”

    我笑着展开整齐牙齿,挽住他圈起的邀请手臂,愉快地重重点头和他准备离开,口中打趣道。

    “不管,你迟到怎么可以怪我?哪有男生把责任推到女生身上的。”

    “不管,呵呵。”

    他学我反卸责任,俏皮一笑,满脸落尽欢畅。

    看见倒在地上的几个人,我才想起他们的存在,哀呼抱怨不断传入耳内,我不禁皱起眉头。纪金兰拉着我走过去,见怪不怪,似乎此画面见过很多次,太熟悉了。

    几个男生匆忙奔来,为首一个穿黑色皮衣的男生,右耳打了一连串小银环让人怀疑打耳洞时他会不会尖叫连连。与我们擦肩而过,他忽而放慢脚步紧盯住纪金兰,直至我们走过去,他的目光还未收回,终于停住步子转身叫出声。

    “你……”

    咦,这个人在喊纪金兰吗?

    拉拉手臂,我指指身后那个人小声提示,他却头也不回,不屑一顾,手换作揽住我的肩膀将我带走。身后那个男生快步赶上前挡在面前,眼睛紧巴纪金兰不放。微微仰头,眼睛眯缝一些,纪金兰正发出无声警告,堵人后果会不堪设想。那个人愣住了,收回打量目光将衣服拉拢些。

    “果真是你,纪。”

    这个人脸上挂着一丝吝啬的笑,眼睛了无生机。一种压迫感逐渐包围这里所有人,尤其是这个人对纪金兰抱有一种奇异怪感,不让开反而挡在前面,名目张胆宣示行动权在他。

    瞟过我,唇畔继而浮现轻藐讥诮。

    “还是那么风光,身边总有人,一个又一个,一定比换衣服还新鲜快活吧。”

    纪金兰浅笑下,无言伸出食指停在胸口作出竖立的一字手势,缓慢倒下横指眼前嘲笑的人,摊开手对准他的脸狠狠掴了一掌,响亮的声音震得我心头一惊,半天都未安下心来。

    俊颜依然保持美到极点的荡漾讪笑,纪金兰收回手掌轻吹口气,笑到极处清淡开口。

    “走开。”

    “纪你!”

    捂住脸的男生愤愤不平却没还手,眼里即使充满碎尸万段的恨意,也只能通过尖锐语气发泄。纪金兰淡眼凝视他,脸上笑容逐渐结冰。

    “走开。”

    “别以为你今后会活的很自在……”

    顿了顿,那个眼神黯淡的男生盯着纪金兰,憎恶万分却无法报复一丝一毫,只能一字一句警告他以后的命运……

    “庇护你的好运不会一直光临,总有一天你会倒下,最好当心点,我是绝对会让你亲自尝生不如死的滋味!曾经的滋味落你身上,一定酣畅淋漓吧,心志磨平的狼皇先生。”

    狼皇?刚才那个黄毛小子也说过这个词,难道……

    纪金兰静静走近他,一只手指点中他的额头,看着他的眼睛冷漠道。

    “至少现在还是由我继续折磨你……走开!如果再让我说第三遍,你知道会怎样。”

    “算你狠!”

    尽管不服,身体还是不得不移开,攥紧的拳头浮出暴起的青筋,男生踩着愤懑的脚步抑郁闪身,脸上的表情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纪金兰笑笑,胜利的讥笑挂在嘴角,揽住我的肩膀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离开这条狭小胡同,我才敢大口呼吸,刚才的惊悚令人窒息,真不知自己究竟是压抑到极点或是惧怕到无言。听见我的喘气声,他扭头看向我,关怀的眼神中最后一抹残忍消失不见,一双散发淡淡褐色光波的琉璃瞳孔映出我的身影。

    “没事吧,嗯?”

    回头张望几眼,我拉紧他的衣服欲言又止,怯怯轻唤他的名字。

    “纪金兰……”

    “嗯,怎么了?”

    “你刚才打了他,他会报复你吗?”

    他望着我,愣过后扯开嘴角轻笑下,安慰式的拍拍我的肩膀。

    “走吧,已经迟到了,但不能更晚了。”

    “告诉我啊,会不会?”

    “老板责怪我时,你可得帮我求情啊,呵呵。”

    “喂,我问你话呢,不要撇开话题~~~”

    “嗯,什么?”

    “我问……”

    话还没说完,他从口袋里掏出震动的手机,冲我笑下,随即放在耳边接听。

    “路上有点事,马上就到,嗯,不会太久……thanks……”

    站在一旁拼命盯住他的脸,我不安地来回掐自己的手指头,他望向我,忽然轻笑出声,伸出食指向我靠近,我吓得赶忙后倾,这个动作是刚才揍人的前奏,有点望而生畏。

    他呆住了,收住手,改换成大拇指慢慢向我的脸凑过来,划过我的眉毛,动作轻柔至及,脸上的神情有些寂寞却仍旧对我微笑,嘴角轻扬,翩飞如梦。

    “这里皱的很紧,无法舒展开来,可以认为替我担心吗?”

    迟疑着,忍不住点点头,自己确实很担心,没有否认。拍拍我的脸蛋,好似与我玩一出小孩子宠溺玩具的游戏。

    “谢谢你,放心吧,你老公没事的。”

    “真的吗?可是老公的老婆很担心很担心!”

    “哦?一直到什么程度?”

    “揪心。”

    “呵呵……”

    他转头望向前方,牵着我的手继续前进,说出的话像是只许给我一人的承诺。

    “没关系,生命很硬朗,你是我的风向标,不会迷失方向。”

    到达他的打工地点,没想到是上回被他冷言驱逐的酒吧。站在门口,我的双脚犹如陷入即将凝固的水泥地,他拉拉我,感到我的僵硬,不禁问道。

    “不进去吗?”

    “你上回不是不让我再来这里吗?”

    “咦,有吗?”

    “你不记得了?那时我还哭了,都怪你。”

    “啊?不好意思。”

    “当时我问你奶奶身体怎样,你就板下脸,很不高兴的样子呢。”

    他的脸色再次阴沉,和那次一模一样。怎么了?

    微微扭转自己的手腕试图从他手中抽出,注意到我的有意逃脱,他凝神看了我一眼,抓紧我微笑道。

    “进去吧,你现在很想和我呆一起吧?”

    “胡说,胡说什么呀!才不是呢,我,我我回家了。”

    “好好,算我猜错,就当我自己想和你在一起,可以将回家的时间匀一点给我吗?老婆大人。”

    脸红一大半,尽管羞愧万分,手还是任他拉我走进酒吧。推开门,嘈杂声立即撞击耳膜,空中飞满各种气味分子,路途总有人和他打招呼,女生占绝大多数,看来我老公不论身在何处都是顶尖人物,可是没有一个人和我搭话~~~一定是没混好,没关系,从这次开始混个脸熟,绝对有信心超过身边这个人,石头开花后大概有胜算吧,不过首先必须弄清楚石头究竟会不会开花。

    前方是一览无遗的圆形舞台,聚光灯扫过每个角落,影子不停颤动突兀出扭曲变化的身形,韵律十足的音乐力量带动人们挥洒每一滴汗水每一份热量,沉醉在自我的迷离世界。

    看呆了的我被拉下,他继续领我走进一段狭窄过道,一间灯火通明的房间照亮无数只悬在头顶上方的玻璃杯,好象晶莹透明的璀璨宝石。

    “啊哈,我要开始工作了,一会儿老板来了,你可得替我说好话呀。”

    纪金兰朝我调皮眨下眼,美丽双眼凝聚些许绚烂光芒,仰头仔细盯着玻璃杯。兴趣盈然的我转过头望着他,不禁乐起来。

    “不要,谁知道你的老板会不会很恐怖?听说私人老板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刻薄家伙,我才不要首当其冲呢。”

    “呵呵,真有那么可怕?我怎么没听过。没关系,他要是吃你,我就像孙悟空那样拿根棒子替你画个圈使他无法靠近。”

    “还不如一棍子打死他更稳当些。”

    “呃……没想到我老婆骨子里冷酷到如此程度,有点吃惊呢。”

    “啊哈哈,说笑啦,怎么可能把你老板打死,不然谁发工资,嘿嘿。”

    “嗯,竺冬景的小表叔。”

    “是吗,长了三头六臂?铁甲神兵?还是传说中的多脚长手满脸是毛的超级丑八怪,哈哈哈!”

    想到这,我将稀奇古怪的四不象统统组合在一起,纪金兰忽然睁大眼皮,样子有点呆愣。干吗不笑,不觉得很好笑吗?哈,哈,哈……

    他好象在看我身后,并非看我,看什么?

    扭过头,一个眼神凛冽的男人站在门口,全身散发猖狂寒气,居高临下的气势长驱直入,长的未免太恐怖了,两道英气逼人的浓眉毛随意就能把人扳倒,要是再看第二眼一定会得心脏病的,尤其现在他正瞪我,我有点惴惴不安了。身后还站着一个人,突然拍掌爆笑出声。

    “哈哈哈,怪物,多毛怪物!哈哈哈!”

    抱着肚子大笑不已的竺冬景指着那个面色难看的男人,好象他忍了无数年终于等到今年今月今天才能好好饱笑一餐,有点可怜的样子,头上猛地挨了一记油炒板栗,还被凶狠面训。

    “臭小子你再敢笑,今天店里所有的盘子全由你包下!”

    竺冬景愣住了,飞快闭嘴,里面立刻鸦雀无声。那个可怕的男人侧目瞠视我,一言不发。噤若寒蝉的我呆在那里动也不敢动,比罚站还老实。

    一阵偷笑声再次分散注意力,回过头,那个男人怒视偷笑的家伙,一脚飞上他的屁股。

    “小表叔!”

    竺冬景气愤大叫,他表叔厉色无比,凶悍眼神毫不让步,硬朗声音宣告不容置喙。

    “嗯?有意见?”

    指着他,竺冬景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儿去,铁青铁青,可是回头之后马上换上一副嘻嘻哈哈,变化如此之快,简直让人晕倒。

    “哈哈哈,小表叔你也会被人糟蹋成怪兽,真是笑死人,哈哈,扑哧~~~”

    “全世界都喜欢你的笑声,还是你的笑声比银铃动听?立刻给我卷铺盖走人,滚回自己的金窝!”

    “不要啊,小表叔!我知道你最疼我了,千万别干傻事啊~~像我这种服务周到又能保证生意红火的二十一世纪综合性全面人才,就是提着灯笼也找不到呀,千万别错失人才!刚才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声,别瞪那个女生嘛,她是金兰的老婆,不然金兰会辞职不干了。”

    “哦?”

    小表叔睥了他一眼又转眼看我,害我以为自己要挨打了。他打了个响指,惊得我反射性颤抖一下,他的目光穿越我,望向正在摆放酒瓶的纪金兰,斥责起那个死皮赖脸不肯离开的家伙。

    “为什么他在这里做事,你却站在这里看笑话?是不是等我再给你讲个小红帽的故事?还傻愣着干嘛,快点给我工作去!”

    “我只是向你介绍下那位是她女朋友,你别再把人家瞪哭了。”

    “再罗嗦就给我去拖大厅,赶紧干活去,快点!”

    他的小表叔刚转身准备离开,忽而又回过身来叫住纪金兰。

    “哦,金兰……”

    “嗯,什么事?哥。”

    “别干太晚,忙完自己那部分就早点回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当校花撞上古惑仔(百度最新章节)  当校花撞上古惑仔(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