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55章: 偶遇2

    “啊,咳咳咳~~~”

    彩儿这丫头猛地拍了我一掌,开始叽里呱啦抱怨起来,抬起那双戴手套的手在我眼皮底下晃来晃去。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上个wc将近一个钟头,你一个月都没解过手吗?这么晚一个人在外面瞎晃,没想过有人会为你担心的几乎发疯!你这丫头有没有替人考虑想过,准备让我替你收尸吗?”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但也不至于这么变相诅咒我吧,好啦好啦,回去吧,下次我去哪里一定第一向你通报。”

    “什么,还有下次?害人提心吊胆那么久,你还敢说下次!我的手一直暴露在外头有痒了,这一定是生冻疮的前兆,你一会儿替我买药膏去~~~”

    “哎呀,不就一两块钱嘛,别太吝啬,自己出吧。”

    “不行,就要你买,是你害我变成这个样子的!”

    “什么样子啊?你不是好好的吗,没少胳膊断腿啊。”

    “不管,反正药膏钱你掏定了!”

    “咿~~~~~知道了知道了,我出就我出,怎么就你们两,还有一个呢?”

    “咦?哦,你说程质虎吗?他找老板借网兜去了。”

    “干嘛?”

    “湛曦说你肯定掉茅坑了,程质虎那个笨蛋把玩笑当真,呼哧呼哧跑去向老板借网兜了,哈哈哈~~~”

    “什么?那家伙是白痴嘛!怎么一点思想能力都没有,那种弱智说出来的话岂能当真,真是蠢货!说那种话的白痴更蠢,谁见过比人大的坑呀?傻瓜!”

    我故意探身向后放大嗓音,湛曦昂起下巴,危险气息步步逼近。

    “臭丫头你想死吗?一句话你总共骂了多少啊。”

    “谁让你先说我坏话!”

    “我说你什么了?”

    “反正不是人说的,人是不会说攻击人类的话语,所以你不是人!”

    “靠,别以为自己口才好的出奇,蠢死了!以为别人听不懂是么?听着,下次再不打声招呼走掉,就算你毫发无损,我也会找人扁你的!”

    “喂,你疯了吗!我惹你了吗?神经病!臭湛曦你最好少用这种命令口气跟我讲话,总有一天我会与你绝交的!”

    看来这句话的震慑力还真不小,他果然陷入沉默,别了我一眼,狠狠踹了脚路旁的雪堆,率先甩头走人,将我们两个留在后头。

    彩儿满脸担忧望着我,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细小的嗓音像是捏出来的猫叫。

    “晶晶啊,你以后别这样说了,让人听了不舒服呢,何况你是明确冲他喊话……”

    真的不太好吗?我怎么不觉得,牙齿不痛不痒的。

    “我不觉得。”

    “当然了,讲的人不会考虑对方的感受,只有旁人才听的出来,劝你以后别说那种话了,毕竟他也快走了……多让让他吧。”

    “不,让他就等于拿着匕首捅向自己,我才不让着他,男生应该多让让女生才是!”

    “是喔是喔,你就算强词夺理也会认为顺理成章,真不知道湛曦和纪金兰是怎么让着你,惯坏了吧你。”

    纪金兰……

    听到那个名字,我的心莫名一紧,忽然旁若无人软绵绵地趴在彩儿的肩膀上哭起来,惊得她手忙脚乱直拍我的背部,紧张的仿佛提到了嗓子眼。

    “哎,你怎么了?晶晶你怎么啦!喂~~~”

    不语,所有的言语汇成泪水冲出眼眶,还有一些抑郁悲伤。

    好不容易安抚好哭成泪人的我,彩儿无奈地握住我的肩膀,见我的号啕大哭改为抽泣,才敢出声小心翼翼询问。

    “你好点了吗?”

    “嗯。”

    “可以走了吗?”

    “去哪里?”

    “回网吧拿书包,我们的东西还在那儿呢。”

    “哦。”

    “晶晶啊,我今天晚点回去好了……我们去逛街看衣服去吧。”

    “可是你家人会念叨的。”

    “没关系,今天破例一次,今后在我面前不准哭成这样,呃,确切来说应该是别再伤心了,我知道你现在的感受……心像浸在苦涩当中,难受。”

    深深望了她一眼,我的心头产生一阵小小感激。

    “走吧,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今天晚上把这些不愉快统统忘记,我们逛个痛快吧!”

    她执起我的手正准备转身,惊讶地发现早已离去的湛曦不知何时站在一旁,紧接着肩膀挎两个书包的程质虎一边走过来,一边嘟囔,听清楚了才知道是埋怨免费充当搬运工,他的样子有够好笑的,有点像夜市里为了偷税漏税摆摊的书包贩子。

    “哎哟喂,你们两个死丫头快点把自己的书包拿走!两个人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背的书包简直是铁样!快点拿走,不然我用扔的砸你俩了!”

    彩儿吓的缩了下脖子,我不禁皱紧眉头,不顾眼角还有一些湿润,冲他嚷嚷大叫起来。

    “敢扔我们身上你就等着瞧,我们,我们会抓把雪送你嘴巴里,信不信啊?不信就试试看!”

    他张大了眼皮,拉长脸朝我们加快步伐走来,吓的我们连连后退,他过来之后倒是没怎样,只是敞开嘴巴回顶。

    “梦晶晶你这死丫头没掉厕所被水冲走啊?还以为这世再也见不到你了,嗬,死皮赖脸站在这,让我闻闻你上有没有臭味,过来,哈哈哈!”

    “走开,喂,你走开!真讨厌,你这个狗鼻子快点给我闪开!”

    推动他的身体文风不动,自己却不断倒退,最后不得不躲开,他一步步紧跟上,惹得我拔腿就跑,他立即快速追上来,笑哈哈的表情好象这仅仅是个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啊,没路了!被逼无奈的我顿时弯腰从地上抓起一把雪向他丢去,两道扑咚的重物落地声伴随惨厉的哇哇大叫震耳欲聋。

    “啊啊,好冰呀!哇,哇,雪粒跑进眼睛里,难受死了!啊!”

    叫那么多啊哇也没人理你,谁让你玩笑开过火,看你怎么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不过还是有个人跑了过去,紧绷着脸查看双手胡乱擦眼的程质虎,由于程质虎的双手乱抹,湛曦无法切身观察,只好低沉声音命令道。

    “别动,你给我安静会。”

    “哎呀,痛死我了,湛曦你快替我抓住那丫头狠抽一顿!”

    “别动!”

    湛曦仔细端详一阵,看清楚之后扭头望向愣在一旁的我,目光如炬,以及依稀可见的复杂神情。转移关注目光,他无声地朝闯祸的我走过来,尽管没有强烈的大气压,我还是憋了一口气,等待临死之前再呼吸一次。

    用一根食指捅捅我的脸,他的眼神无形压迫着我的紧绷神经,忽然改换成用力捏住我的脸颊,他的眼神炽热明亮。

    “臭丫头你差点弄瞎了他的眼睛,知不知道?”

    “我,我……”

    “你不知道沙子的形状和雪粒形状一样吗?傻子~”

    “那,那个……他,他他他先招惹我的呀,你又不是没长眼睛看不见!还有,放开我~~啊,快放开你奶奶,听到没有~~~~”

    有规律地眨眨眼,他的眼神更加凛冽,静静望着我伺机等待着什么,非但不放手,手上的力道依然用力,花瓣一样饱满圆润的嘴唇开启在花朵一样漂亮的脸上,让人有种目不暇接的惊叹。

    “送他上医院,或者买药亲自替他护理,选一种吧,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

    此刻的湛曦表情全无,整个人好象只为一个目的而存在——从我这里得到一个准确无误的答案。这种表情有点令人后怕,因为触犯了他朋友,所以我理所当然担负起这个责任吗?这是汉谟拉比法典第几条戒律啊?混蛋湛曦,臭蛋程质虎统统滚回奴隶时代给秦始皇洗脚丫子去吧!

    瞪了他一眼,我的脸被牢牢禁锢住,脑袋动都不能动。下颌传来的阵痛使我惊叫出声,可是一转动,下巴更痛了,啊啊,臭湛曦到底要捏到什么时候呀!

    “很痛呀,放手~~~~~”

    “快点选!”

    “我前世到底欠你什么了?你一定要这样对我吗!臭湛曦放手,不然我用牙齿咬了!啊啊啊~~~~~~”

    “哈哈,来啊,我看你怎么咬?”

    他吃吃地坏笑着,一脸看超级笑话的特来劲令我恨不得将他的头皮一顿猛啃。呜呜呜,依然动弹不得,那家伙抓的实在是太紧了。

    眼尖瞟见吉彩儿蹑手蹑脚溜到捂住眼睛胡乱跳脚的程质虎旁边,抱起自己的书包立即头也不回地往前跑。啊,也替我拿下书包呀,这丫头怎么可以这么自私只顾自己呢。大概瞅见我死死盯住的警告眼神,她苦笑一下,犹豫半天才下定决心转回去替我尽义务拿书包。见她成功拿回书包,我才心安理得笑了笑对她表示感激。

    下巴又传来一阵疼痛,湛曦下重了手中力道,语气无比神气。

    “你还真是不怕死,居然还有闲情傻笑,快点选一个告诉我!”

    “笨蛋快点松开你的爪子,有你这份监考时间,那个家伙的眼睛早瞎了,放手,快点!”

    “他死了由你操劳丧事,我一点也不介意。”

    “程质虎,湛曦说你死不足惜~~~~”

    “臭丫头你少在这里挑拨离间……”

    他的话还没说完,泪眼婆娑的程质虎朝这边奔了过来,无限悲哀的抓住他的衣领一通猛晃,瞬时湛曦的手松掉了,我借机闪到一旁尽量离精神病正值发作期的病人远远的。

    “啊,兄弟你真的那样说了吗?你怎么可以那样说呢,我是多么喜欢你小子呀!”

    “滚开,少恶心了,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你眼睛不痛了吗?嗯?不痛了?”

    “痛啊,好象进沙子了……哎呀,先不管这个,我问你刚才真说了那话?”

    “别靠过来,我现在替你把那丫头抓过来买药给你眼睛敷上。”

    “是呢是呢,我眼睛好痛的,把那丫头抓过来赔点医药费……但是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你真有那样说过吗?”

    “啊!你小子是不是有病啊,老问那个干什么!死开,当心我发火啊!”

    这时候,程质虎才收敛起比糖还要黏人的玩性,将精力重新投回那双红彤彤的兔子眼。湛曦瞪了他一圈,敛住一触即发的怒气冲我走过来。

    “你身上带了多少钱?”

    “干吗?”

    “在我发火之前,你最好少顶嘴。”

    咿~~~~~这小子,挺挺挺狂嘛!就不怕天上掉块石头砸中他的脑袋。

    心中抱怨归抱怨,我还是如实托盘而出。

    “我,我不能说。”

    嘎吱嘎吱,一阵掰动手指的威胁令人毛骨悚然,我只好硬着头皮实话实说。

    “两毛钱。”

    嘎吱嘎吱嘎吱,让人不寒而栗的声音接二连三响起。

    为了证明自己说话诚实可靠,我赶忙从口袋里掏出两个明晃晃的一毛钱加起来等于二毛的钢崩。愣了几秒,他不禁挑高眉毛激动地嚷嚷。

    “什么!坐个公交起码也要一块,两毛钱你混p啊!”

    “我本来就只带两毛钱,是你自己让我说出来的!”

    “还两毛钱两毛钱的,很得意是吗?臭丫头,我看你就是标准混吃混喝!”

    是又怎么样,这个事情只要彩儿知道就行了,旁人知道又不能对我们怎么样,难道要把我们血放干活生生祭天不成?他还不知道那丫头比我更能白吃白喝,一副惊奇模样真是见怪不怪。小样,没见过世面的孩子难免有点愤愤不平,我们大人能够充分理解小孩子的心情。

    “喂,你干吗用这种眼神看我?”

    湛曦不满地拉长目光的威胁分量,我不甘示弱反瞪回去,两个人挤眉弄眼完全将咿咿呀呀喊痛的程质虎抛之脑后……

    整个街道热闹繁华,无数盏灿如繁星的小彩灯装饰着广告牌的醒目大字,冬日似乎并不是想像中那么寒冷,四个人漫步在长条大街,手里捧着大把热气腾腾的食物,畅快嬉戏着。

    程质虎大概觉得缺少女生便缺少点什么,嘴巴除了被湛曦请的熟食塞满,一边斗趣着呆成石头状左右闪躲的吉彩儿。眼望着两个跳的像猴子的好笑家伙,我的嘴角翘起一丝愉快微笑。

    “喂,那个妞……你叫什么菜来着,小白菜?大白菜?别跑那么快嘛!”

    程质虎大笑着追赶,彩儿满脸涨的通红,却又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小声自言自语。

    “不是菜,是彩色的彩~~~”

    “哎呀,我们认识一下嘛,我叫程质虎,你呢?那个什么菜!”

    两个人一路小跑小闹,丢下余下的两人一前一后走着。

    路灯拉长湛曦的身影,他只是微微抬头望了一眼前面打闹的两人,微微收回下颌平视前方,停在一根高高的照明路灯旁,止步不前。

    两个追逐的人又倒了回来,经过他的身旁,又经过我的身旁,彩儿发出一道哀怨声。

    “晶晶救我呀~~~那个家伙好恐怖啊,让他停下来吧~~~”

    “嘿嘿,好好享受吧,这可是他喜欢你的方式呢。”

    “我不要这种方式,我又不喜欢他!”

    我无声地朝她眨眨眼睛,笑嘻嘻地看着这场闹剧,以前老是由她看我表演,现在终于轮到我做观众了,原来看耍猴是这么有趣的一件事啊……

    「假如你真那么想,我也想问你,你可以将湛曦从脑中抹走吗?」

    这时候,纪金兰的话忽地从脑中冒出,我猛地惊醒,不经意间抬头望见一滴泪缓缓从湛曦眼中溢出,划成一道细小湿润的泪痕,在朦胧的光线反射下熠熠生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当校花撞上古惑仔(百度最新章节)  当校花撞上古惑仔(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