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59章: 圣诞泪2

    第059章: 圣诞泪2

    “纪,纪金兰?”

    “嗯,是你老公,呼,呼……傻,傻瓜,怎么不说巷子名称,害我找遍整条街,呼……”

    “对不起,我~~~~~”

    严寒迫使舌头打了个冷战,见状,他赶紧脱下大衣牢牢实实裹紧我,温柔问道。

    “还冷吗?”

    “不要给我,你会冻着啊。”

    我是男人,不怕冷。”

    “哈,怕冷还分男人女人吗?你快把衣服穿上,我是不怕冷的女人。”

    想将衣服脱下还给他,他却紧紧裹住我无法动弹,哎,眼泪又要感动得进行高台集体跳水了……

    “别动,我们回家。”

    “回家?”

    “我家,当然不久后也叫我们家,呵呵。”

    扶起手脚无力的我,他和我一同打的回去。啊哈,又见面了,多熟悉呀,你好,大门,你好,电灯,你好,沙发,你好,爱人……

    我笑眯眯望着刚刚把钥匙抛在沙发上面的人,回头瞧见我,他顿时微微一笑,脸上浮起闪耀的俊美笑颜。

    啊,一阵虚脱,我差点滑倒,他慌忙扶我到沙发坐好,伸手试探我的额头温度,没有发现异样依然有些疑惑不解,拉下他的手,我不好意思轻声说道。

    “没吃晚饭,我,我快饿晕了。”

    他呆愣住,很快转脸笑着走进厨房,不一会儿探出头手里抓着一只胡萝卜。

    “只剩面条了,佐料是胡萝卜,可以吗?”

    “嗯,嗯!”

    就算现在用胡萝卜生长的土壤肥料调味,我也会毫不犹豫吃掉,饥不择食大概就是我这种饿鬼~~~~

    一想到有人悉心照顾自己,心情如撑船的竹篙使劲向前一跃,愉悦极点。

    狼吞虎咽吃完香喷喷的救命面条,我感激得望着恩人,一刻也未停止。他笑眯眯地望着我,微笑有些可爱,善良……

    “吃饱了吗?”

    “嗯!”

    “还要吗?”

    “不要了~~~”

    “ok,该睡觉休息了。”

    “好!啊~~~~~~等一下,我睡哪里?”

    这个重要问题被我大惊小怪喊出声,这里只是一所单身套间,没有双人床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沙发。啊,我突然害羞起来,现在意识很清醒很清醒……

    “呃……你睡床,我睡沙发。”

    他走进房间从柜子里抱出一床被子,转身走到沙发处熟练铺好,单膝坐在沙发上,他的食指紧贴住我的鼻尖。

    “该睡了,不准再看我。”

    “你铺床好厉害,不,应该说做任何事都很在行,好羡慕喔~~~~”

    “呵呵,你也很棒。”

    “哎,我比较笨,没你那么心灵手巧。”

    “没关系,嫁给我以后给你机会经常锻炼。”

    “不不不,不用了,那不得累死呀!”

    “万事开头难,一切从小事做起,慢慢来,不懂我可以教你。”

    “要交学费吗?”

    “不要钱。”

    “这么好?嘻嘻~~那要什么?”

    “早晚kiss我一下就行。”

    “色狼~~~~~~~~~~~”

    “亲自己老公不叫色,很正常。”

    我赶忙转身避免被他看见羞红双颊,刚走到房间门口想起什么,又转回头对他说道。

    “晚上不准偷袭我哦!”

    “yes,madam。”

    “不准偷看我的睡姿,尤其是流口水的样子!”

    “yes,madam。”

    “还有还有,晚上不准关这个门!”

    “为什么?”

    “我害怕……”

    “哦,呵呵。”

    “不准笑,真是的!”

    拿起床上的枕头,我害羞地朝他扔去,他机灵偏头躲过去了,拣起枕头,他笑笑朝我勾勾手指。

    “枕头是睡觉的,不要乱扔,把你的枕头拿回去。”

    这么好?一点事情也没有?被砸中甚至好心教育我枕头的正确用途,这个人应该被授予超级大好人的荣誉锦旗。

    我兴高采烈走过去,刚靠近,他立即用枕头环住我的后脑勺,我的脸与他的胸膛贴个结实。

    “哈哈哈!”

    他乐的像个小孩笑起来,我却被枕头蒙的近乎窒息,胡乱挣扎一番才呼吸到新鲜空气。

    看着我的气鼓鼓模样,他故意打趣道。

    “还好吧?要是呼吸困难,我可以免费为你提供人工呼吸。”

    “喂,这种话你怎么可以讲出来,真不害臊!”

    “对我老婆讲,有什么关系。”

    “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他的狡黠目光盯住我,我的脸渐渐涨成番茄色,我一股脑双手蒙住他的眼睛,抱住枕头趁机转身逃回房间。

    房间和客厅的灯都亮着,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回身瞧见沙发上的人安静地望着我,他也睡不着吗?

    未等我开口,他轻声问道。

    “是不是灯光太刺眼睡不着?”

    “唔,大概是吧。”

    “我去把灯关掉。”

    只身棉衫和运动裤的他掀开被子,穿好鞋关掉了灯。

    两分钟后——

    “纪金兰……”

    “嗯,怎么了?老婆。”

    “你睡着了吗?”

    “嗯。”

    “睡着干吗还讲话!上次也这样~~~”

    “呵呵……”

    “你在想什么?”

    “想你……”

    “哎呀呀,不要乱讲~~”

    “想你为什么被赶出家?”

    “啊,那个~~~~~”

    “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我考试打零分,外婆一怒之下把我轰出去了……”

    “零分?呵~~~~~~”

    “连你也笑我,零分有那么可笑吗?不准笑!”

    看来我这个零分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之最可笑鸭蛋项目了,呜~~~~~~怎么每个人都笑我,我长的又不像那个可笑的鸭蛋!

    虽然瞧不见他的表情,但我能感觉空气中隐隐传来一阵忍笑冲动,啊,受不了~~~我用力拍了几下被子便安静下来,他赶忙解释道,声音里果然带着三分笑意。

    “不是,我觉得零分好像不至于被赶出家门吧……”

    “其实……其实是我对外婆撒谎,骗她那是九十分不是零分,因为特别害怕她向外地工作的妈妈告状,所以才……妈妈一定会赶回来抽我的!”

    “哦。”

    “哎……”

    空气里漂浮着透明分子,一个个像极了黑夜的细密翅膀,窗外仿佛听见了极轻极轻的雪花飘落之声,擦着玻璃窗睁大眼皮好奇观望人类世界的一举一动。

    “老婆别多想了,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或许明天外婆就会想通了。”

    “真的吗?”

    “嗯。”

    “你为什么那么有自信?我担心她还是会很生气。”

    “老人很爱小孩,你外婆大概就像奶奶一样,是世界上最和蔼可亲的人,你有多爱她,她便有多爱你,即使你太小有些任性,她还是爱着你。”

    “嗯,她把我从小带到大,我爱外婆,我爱她……”

    “呵呵……”

    天亮了,睁开朦朦胧胧的睡眼,我坐起身望向客厅,沙发上整齐叠放着被子,屋里静悄悄没有人,我不禁喊了几声没有回音,只见旁边搁着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整齐好看的字体——

    「老婆,醒后去厨房吃早饭,锅里有粥,我去打工了抱歉不能陪你,吃完后没事的话可以来hero找我。」

    哇,一大早就让人感动得稀里哗啦,太喜欢他了!

    这张纸条一定要好好收藏夹在相册里,和相片一样覆盖保护膜,一会儿我就上照相馆去。想到这,我精神百倍迅速穿好衣服裤子,哇,小白兔牙刷还在牙缸里,心情真好,哈哈哈,洗刷刷洗刷刷,洗刷刷洗刷刷~~~~~

    唔……好吃,我老公怎么那么会煮食物,真是集一切优点于一身了。

    打个电话和彩儿唠会儿好了,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这才想起没电了。充电器,他的充电器放哪儿了?找了半天没找着,我只好亲自动身前往他的打工地点,当然想念占绝大多数。

    哇,好厚的雪,才一个夜晚而已地上已经积满好多雪,哈哈,路上好多人在打雪仗,好快乐喔!

    揣着愉快心情,我的嘴边挂满笑容一路奔向hero。

    到了,hero——

    “请问纪金兰在哪里?”

    “你是谁呀?”

    一位端着高脚杯走过来的服务生被我硬生生拉住,好不容易逮着一个,这个绝对不要放走了。顶着纪金兰女朋友的天下老字号不厌其烦重复后,这个发型乱成鸟窝的男生果然反应冷淡,就像他听惯了女生们纷纷自吹纪金兰女朋友这个称号,我也听惯了对方的讽刺打击嘲笑。

    “哈,纪哥的女朋友?多着呢!你是几号?”

    “no.1。”

    “就你那小菜鸟样还想第一,我看你是……”

    怎样?本小姐等候下文呢,现在我老公纪金兰手扶住我的肩膀,看见了吗?识相点就对我讲好话,哼哼哼。

    “这么早就起来了?”

    纪金兰看着我笑了笑,温和的声音如沐春风。服务生立即换个人似的恭敬地和他打招呼,很快便飞快溜走了。我得意洋洋瞧着夹尾巴逃走的那小子,心里有一丝欢畅。菜鸟,我看你才是大菜鸟!

    不打算那么客气原谅大菜鸟的顶撞无理,我故意撅嘴告状中。

    “他说我是小菜鸟,不相信我是你女朋友!”

    “嗯?哪个?”

    纪金兰顺着我的手指方向望去,发现了逃窜的目标,回头轻快笑笑。

    “宾一是吗?”

    “咦?唔……就是那个人!”

    “跟我来。”

    他拉起我走到正将高脚杯放到柜台上的宾一身旁,宾一正和柜台出售游戏币的服务小姐聊天,瞧见走近的我们,眼睛都笔直了。纪金兰瞅瞅他,用目光向我确认道。

    “他?”

    “嗯嗯!”

    “纪哥你好呀,哈哈,怎么了,找我有何贵干?”

    宾一脸上堆满扎眼的笑容,两只手紧张地抓住大理石铺砌的台面,谨慎地偷瞄我一眼,貌似额头有细小密汗不断冒出。

    执起我的手,纪金兰似笑非笑对他说道。

    “看清楚我们俩是什么关系了?”

    “呃……看清楚了看清楚了!”

    “以后不会出错了?”

    “不会不会,绝对不会!下回我要是再认不出,真是大蠢猪一头了,哈哈哈!”

    “嗯,那就好,老婆你打算怎么办?”

    纪金兰忽而转头望着我凝笑道,听不出语气好坏,不过估计没好事。啊,天神的主宰权力移交给我了吗?有压力……

    我偷偷地冲他挤眉弄眼,他却毫不在意,温柔的微笑似乎提示我不用担心。

    好吧,既然要表现那就好好表现一番,转过头,看着头冒冷汗却满脸堆满夏天般灼热笑颜的宾一,自己忽然觉得他的样子可笑至极,估计这人再被我盯梢一会儿头皮要发麻了。我这不占着有人撑腰嘛,谁敢面对一个大男生这么威风凛凛居高临下,这都借谁的风谁的胆儿,感觉不是一般的良好,太美了,哈哈哈。

    宾一如坐针毡,我慢吞吞开口学起印象中的大人物口吻,有意拉长音调。

    “你刚才叫我小菜鸟是吧~~”

    “啊,不是的,我,我说我自己呐。”

    “你明明就说我,干吗不承认?”

    “是的是的,我是叫你小菜鸟,真对不起,弄错了!纪哥有你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实在是太棒了,啊,太棒了!”

    “咦,我很漂亮吗?”

    一听到鲜活两个字,我实在是太欢喜了,脸上不禁大放光芒,眼角仿佛瞟见纪金兰有些忍俊不禁,他还是笑出来了,拍拍我的肩膀一会儿又被一位客人叫去调试机器,宾一眼睁睁看他离去,仍不住点头滔滔夸口称赞不停。

    “当然了,姐姐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孩子啦~~~”

    “宾一你这不睁眼说瞎话嘛……”

    实在听不下去的服务台小姐不满地抬头小声抗议,我立即狠狠瞪了她一眼,收到警告她立即缩下脖子埋到台下面去了。

    被宾一骗死人不偿命的甜言蜜语迷得神魂颠倒,约莫半小时后我才拨开云雾重见天日,宾一还在尽职尽责免费将称赞工作进行到底。

    “姐姐怎么吊到纪哥的?哥简直是男人中的精品呀,看来姐姐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了。”

    “嗯?什么意思?”

    “啊,别误会,我是指姐姐一定很厉害了,不然纪哥怎么会选择姐姐呢。”

    “什么啊,我怎么越听越奇怪?”

    “啊呀,不是不是,我是指姐姐眼光真好,将自己的终身幸福托付给纪哥太正确了!”

    “一头雾水,你究竟想表达个什么意思?”

    “我,哎呀,我说不好,真抱歉!总之,感觉姐和纪哥是真正的恋人,和那些黏在纪哥身旁的女生不一样,他对你真的有爱的感觉哦!”

    “是吗?哈哈哈……”

    和宾一聊了好一会儿,我才笑嘻嘻回到纪金兰旁边,他正站在不远处用手支脸微微弯身靠在一台机器前望着我。

    “说完了?”

    “和宾一吗?嗯!原来他人不错哦,不过怎么才十六岁,看起来不像啊。”

    “你也不像十八岁。”

    “那像什么?”

    “初中生……呵呵。”

    “我有那么显小吗?吉彩儿还差不多!”

    “谁?”

    “每天和我一块儿的丫头啊,她才像初中生,我很成熟的。”

    “你没她成熟。”

    “什么!”

    “不过……她也仅仅像个高中生,你俩差不多吧,呵呵呵。”

    这时候,纪金兰眼中闪过一抹奇特神情,凝视我的目光多了几分柔和。咦?怎么感觉在哪里见过或者有熟悉感,奇怪。

    摸摸我的头发,他转身朝一位招着手的人那边走去,熟练按下几个键,从后面口袋取出一把起子拧了几下,电动机器屏幕重新出现了画面,好厉害。站在一旁的我情不自禁鼓了一分钟掌,刚坐下来准备打电动的男生转头惊讶望着我,嘴巴张老大,半天才冲纪金兰问话。

    “纪,这丫头谁呀?”

    “我老婆。”

    “啊……嘿嘿,挺可爱嘛。”

    “呵呵。”

    纪金兰望了我一眼,眼里盛满了愉悦微笑。

    轻轻抓住他的衣角,他停了下来,我的鼻子差点撞到他的后背,转过头,他仔细察看一眼,目光逐渐移到我手上。

    “老婆,我这样无法工作啊,松开吧。”

    “不!”

    “听话,有人看着呢,你老公就算皮厚挡几下,可还是得呆到下班啊。”

    “我怕和你走散嘛。”

    “呵呵,又不是在大街上,不会弄丢的。”

    “不不不!”

    我倔强望着他,不情愿地嘟囔起嘴。他无可奈何叉起腰,刮了几下我的鼻子,转身刚向前走了两步又停下来。

    “下班后,我带你去个地方。”

    “什么地方?”

    “松手我就告诉你。”

    “告诉我啊!”

    “松手就说。”

    “我不听了。”

    “非得这样吗?老婆不乖了。哦,不许皱眉……好吧好吧,抓着别放,到时候你想松都松不了。”

    “嘻嘻,我不会松的。”

    “对了,关于你外婆那件事,我觉得应该买件礼物给她,气大概能消的快些。”

    是哦,差点忘记自己被赶出家门这个事实,还得赶紧想办法解决,我睁大茫然的双眼,求救般的目光一点一点探向他,就像一望无际的大海上光线微弱的信号灯。

    “是呢,我得上街一趟,啊!还有,手机麻烦你帮我充下电,没电了,外婆要是打不进来肯定会着急的。”

    我慌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他,他接过来看了一眼点点头,抬头继续问道。

    “够钱吗?买东西……”

    “嗯,够了,我走了,拜拜拜。”

    “小心点。”

    冲他开心摆摆手,我乐滋滋跑出去,一路上不断回想外婆喜欢的东西,呃……最喜欢什么?衣服怎么样,想到这,我立即朝服装商场方向奔去……

    哎,该抓一把自己的头发好好反省还是号啕大哭一场,转眼间瞟见偌大广场的圆形时钟指着数字五的位置,真不知自己逛那么久都在干些什么,花时间买给外婆的礼物寥寥无几,自己却兴冲冲地逛完了今年新上市的服装卖场。我的双手空荡荡,眼见即将打烊的店,我只好硬着头皮准备回去。

    此刻大街上一片祥和,好多成双成对的恋人,真羡慕。没关系,等我回到hero,很快就能牵着男朋友的手,开心踏着沙沙作响的雪地,欣赏白雪皑皑的冬季。

    离他的下班时间还有两个小时,我只要耐心等一等,两个人就能一起度过这个欢乐圣诞节。

    圣诞节……

    想起什么我蓦地僵住,手里刚捏作一团的雪球啪地一声掉落摔个粉碎……

    我忘了,我真的忘了,今天湛曦回美国,我怎么健忘到把这一切都忘了!

    不知不觉双脚跑起来,不顾脚底路滑,我毅然飞快跑起来,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跑,心扑通扑通快速跳动,好象有什么正用鞭子狠狠鞭笞自己,生怕跑太慢就赶不上了,赶不上……

    赶不上见到他,是这样吗。时间,时间啊……

    跌跌撞撞跑回hero,扶住门大口大口呼吸,进进出出的来往人群奇异看了我几眼,松开门板我快速跑进去,撞着人也不道歉,手臂突然被人抓住,回头一看,宾一冲我笑着,瞧见我的粗促模样,他愣了下指着我惊奇道。

    “姐你怎么喘成这样,被谁追杀吗这是?纪哥在休息室,要我帮你叫他下来吗?”

    “不,不用了……宾,宾一,你有手机吗?借我用一下!”

    “手机?有啊。”

    “啊,还是不要了,我不记得号码,该死的记性!”

    “给你,姐……姐!”

    宾一摸出手机,我却推开他急速朝楼上跑去,呼……呼……好累呀,今年真煞,这可是有史以来跑那么长路,经历那么多事,倒那么大霉!

    纪金兰休息室的门敞开着,里面却没人,咦,人哪去了,我慌乱张望,恰巧发现自己的手机躺在桌面上充电,扯掉电源飞快开机,短讯和未接来电如雪片塞满整个屏幕。

    怎么会这样?不过一个晚上而已都发生些什么呀,看着那么多的信息电话,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啊,手机响起来——是吉彩儿打来的,我急忙按下接听,手一直颤抖不停。

    “喂!晶晶你在哪里呀!在哪里呀?喂!”

    “哎,别那么大声,耳朵会聋的,我在hero~~”

    “你怎么在那儿呀!哎呀哎呀,快被你气死了~~~满世界都在找你,你却窝在那个地方,你要死啦!死丫头快点打的出来,快点!”

    “去哪里?这么匆匆忙忙的,吓死我了~”

    “哪里?这么重要的事你竟然不知道!天哪,简直无语!湛曦一直在找你,问遍你所有的联络方式,说要向你道歉什么的,打你电话又不通,打到你家,你外婆好象很生气的样子说你宿夜未归,还有撒谎什么,哎呀哎呀,我搞不懂,好多事,好多事~~~他今天离开,你怎么没去机场送他呀!”

    “我,我……我现在就去,就去!”

    “怎么搞的,五点四十的飞机,现在都几点了你才动身,到底在搞什么!我到处找你都找不到,你现在才开机,究竟在干些什么呀!”

    “我我我以后再向你解释,先不说了。”

    挂掉手机,好不容易保住震耳欲聋的双耳,刚跑出门却撞到人,抬头一看,是纪金兰——

    “没事吧?”

    “没有没有,我现在必须出去下!”

    “怎么了?看你脸色有些不太好。”

    “啊,有吗?我很好啊,哈哈哈,哈……我得走了,拜拜拜!”

    突然间我的双手被紧紧拉住,他惊疑地望着我,复杂目光猜不透心思。

    “刚回来就走,买到东西了吗?”

    “啊,啊,那个……没买到,没找到合适的,下次,下次再买好了,哈哈哈。”

    “哦。”

    “我要出去一下,你能不能松下手?”

    “呵呵……刚刚是谁一直紧抓我的衣角不放,早说过到时候想松都松不了,这下轮到你了。”

    天哪,他居然和我玩闹起来,可是我有事,真的有事,必须迅速赶到飞机场,却又不能告诉他,怎么那么费劲呢。

    “老婆中午在哪里吃的?”

    “哈哈,哈哈。”

    “怎么了,你中午没吃饭吗?”

    “哈,啊……那个饭啊饭,饭,饭……我吃了,嗯,吃了。”

    哪吃了?光顾逛服装店,完全无暇在意吃饭问题。他盯着我瞧了一阵,笑笑。

    “是吗?”

    “吃了什么?”

    “吃了水啊,喝了饭。”

    “呵呵呵。”

    “啊,不是不是,喝了饭,吃了水……哎呀,不是!是喝水吃饭,就这样。”

    “毛毛躁躁的,到底怎么了?”

    “我……你能不能先松开?”

    “不。”

    啊,快疯了,再拖延,飞机要开始滑道了!我的天哪,今天怎么万事不顺呢……

    “我现在有点事,一会儿再闹好吗?”

    “什么事?”

    “呃,呃……就是芝麻粒那么一点小事,需要我去完成一下。”

    “呵呵……好啊。”

    好是好,可手为什么还抓着我?我不禁为难地瞧着面带笑容的他,挣了几下无济于事。他眨了几下眼静静望着我,一言不发。哎,别这样看着我,做贼心虚的我会被看穿的。

    我有意瞟了一眼自己被禁锢的右手,他停止凝视,收回目光继而笑道。

    “我要一个kiss。”

    “什么!”

    大叫道,我差点没惊跳起来,他歪着脖颈望着我,等待我的正式答案。

    “别闹了,我真的有事……”

    我低声哀求,这种时候一点也没有玩心。见我这副焦急模样,他忽地松手。

    “好吧,我松手,不过你的kiss到时候要补上。”

    “好好,拜拜拜!”

    只要现在能走,就算下跪我也愿意啊,脚却被他的轻声询问再次阻止住,没有转身,他的背影坚毅修长。

    “我知道你去哪里,但是七点后你要回到我身边,知道吗?”

    我呆呆望着他,点点头刚想跑,手再次被紧紧拉住,惊讶转身,发现他的眼中装满极深极复杂的神情,那是留恋吗?

    笑笑,他动动手指松开了手。

    “去吧,记得早点回来,不要忘记……回来的路。”

    转身,他径自走进休息室,我愣了几秒后飞快拔腿跑起来。为什么风那么凉,凉到心底无尽的哀伤……

    路,和我现在踏上离开的路或者回去的路,都一样罢。

    拦住的士,刚坐上去我便不断询问司机。

    “请问到达飞机场要多久?”

    “半个钟头吧。”

    “什么?半个钟头?这怎么可以!一定要在十分钟之内到达!”

    “你在说什么?哪有那么快,堵车的话时间还不定呢。”

    “不行啊,叔叔,我有急事,求求你开快点!我朋友要离开了,得见上一面啊!”

    “总不能超速行驶吧?你想让警车跟在后面逮捕嘛!”

    “不是的,我真有急事,求你了!”

    “哎哎哎,不要乱动我的方向盘,加速不是这个!”

    “我不能错过,不能错过啊……”

    “哎,你……好好,我再开快一点,你别哭呀。”

    “没用了,开再快也没用了……因为,因为他再也不会回来了,呜呜呜……”

    看着手机上的短信,我顿时痛哭出声——

    「喂,我说你在哪儿呀?怎么到处找都找不到,手机一直关着,再不开我怒了!」

    「死丫头你到底藏在哪里?下雪了,你被雪压没了?」

    「质虎那群家伙肯定在唱歌喝酒作乐,我却在冻死人的夜晚找你,靠,什么命啊!不找了,你想死哪儿就死哪儿吧,明天喊殡仪馆替你收尸,顺便让报社拍几张死相!」

    「哎……出来吧,大姐,我们别再闹了,一点也不好玩。」

    「别生气了,像往常一样跳出来骂我,也算给我个惊喜啊。」

    「好累,我真的好累了,凌晨一点好困啊,不过不能睡,得找到你才行,反正明天飞机上可以照样睡,搜寻工作继续……」

    「你到底去了哪里?我又来到你家门口,可是不敢敲门,担心吵醒你。」

    「看来你还没有回家,咱外婆的气可能没消,你留心点别又挨打了。」

    「今天的事全怪我,对不起,我真该死!」

    「讨厌我吧,就像你经常说的那样讨厌我吧,虽然那句话有点令人不适,不过你还是可以这样,我很高兴,一点都不觉得难受,哈哈。」

    「啊,真像个笨蛋,哈,怎么会这样……」

    「晶晶……其实一直很想这样叫你,晶晶,晶晶,晶晶,晶晶,晶晶,晶晶,晶晶……」

    「如果不能原谅我,那我消失……到你看不见的地方总可以吧,出来吧,求你了。」

    最后一条信息时间——04:18:53。

    哭花的脸以及红肿的双眼,顾不上这一切,的士一停下来,我立即冲向飞机场大厅,显示屏上面的电子时钟明确指示十八点零一分……

    依然不肯相信自己的眼睛,急忙向机场工作人员打听,却得到一片失望——

    “飞往纽约那趟班机准时起飞,没有误点。”

    灵魂好似抽掉一半,沮丧地拖着沉重身体再次站在电子显示屏前,视线逐渐模糊,一点点失去焦距。

    错过了终究会错过吗?可是好不甘心,他找我那么久,我却连声道谢都没有,就这么走掉,那个混蛋就那么走掉,不等我,不等我见他一面,说什么消失,为什么要说那种话啊,叫人伤心一辈子是吗?

    臭湛曦,呜……

    “呜……湛曦啊,湛曦,呜呜呜……”

    咦?馆长……

    “馆长别哭了,别哭了,他会回来的……”

    吉彩儿?

    “是啊,他会回来,说过会回来!”

    是程质虎的声音。

    “湛曦,呜呜……”

    用手帕擦泪的馆长哭得很伤心,眼睛红红的吉彩儿一步一步小心搀扶她走过来,身后是程质虎以及常和湛曦玩一块儿的朋友们,他们惊讶望着姗姗来迟的我,馆长忽而哭得更伤心了。

    听见引起共鸣的哭声,拼命忍住泪水我赶忙走过来道歉。

    “对不起,我……”

    “晶晶姑娘,湛曦已经走了,你晚了点……”

    “对不起。”

    “没事,没事……抱歉,我得先回去了,有点累。质虎啊,记得提醒我寄感冒药给那孩子,怎么那么不当心生病了……”

    “好的,阿姨别难过了,别再难过了。”

    “馆长,我送你。”

    彩儿慢慢扶着馆长,经过我身旁扔了个责备眼神。

    “怎么来那么晚?”

    她小声嗔怒,我无声蠕动干涩的嘴唇说不出话,木然立在原地看她们离开。

    肩膀忽然被人推下,回头瞧见程质虎怒气腾腾瞪着我,他的眼睛也是通红通红,哭过吗。冲旁边的朋友招呼几句,他拉着我朝一个方向快速走去。

    “西泯你们先回去吧,我找这丫头说点事,走吧!”

    “喂,你要带我去哪里?放开我,程质虎!”

    他一声不吭,不一会儿将我拉到一块宽阔坪地,仰头便能望见翱翔的飞机。松开我,他依然凶巴巴盯着我责骂道。

    “臭丫头!”

    我莫名其妙望着他,不知所以然。他指指天上的飞机,又指指我的脑门继续狠狠发话。

    “你都干了些什么?湛曦找你找到早上六点才回来!回来后就躺在床上发高烧,这些是不是跟你有关系啊?你现在毫发无损站在这里,他却昏睡一个下午还要带病坐飞机,你耍他玩吗?”

    “我没有……”

    “我就知道你是那小子的克星,他自从跟你搅一块儿后倒霉死了!说说看,你昨天到底上哪儿去了?不仅他找不到你,就连叫来我们这些本打算为他庆欢的人也找不到你半个人影!你到底上哪儿去了,说呀?”

    他激动得抓着我的肩膀一阵猛晃,啊,受不了,本来就没吃午饭,白天一整天都在消耗体力,再晃几下我真要死于非命。

    “不要晃,不要晃了!”

    “我就不明白你考零分挨骂是应该的,那小子干吗要帮你呀!”

    “帮我?掀我的底,让我跪下被家人赶出去,对,帮我,帮的真好呀……昨天的事情我还没找你们算帐呢,放开!”

    我一阵挣扎终于获得小小的自由,一想起昨天的事情,我的气不打一处来,顿时瞪圆双眼恨不得掐死一个算一个。他愣住了,眼见我的态度发生三百六十度急剧大变化,有点没反应过来。

    “你,你找我们算帐?算哪门子帐!”

    “你还敢问我?自己想!做错事不知反省,你是傻瓜吗?”

    “梦晶晶,我警告你好好说话,别骂人哦,否则我对你不客气了。”

    “怎样?不客气是什么?你想打我吗?好啊,来,尽管来吧!反正我已经被赶出家门,没有监护人,打架闹事无所谓!”

    “你说什么呀,怎么越说越离谱了?我承认嘲笑你的零分考卷是有点不对,但湛曦一直有帮你撒谎啊。”

    “等一下,你究竟在说什么?我没听懂!你说直白点,什么撒谎,什么嘲笑的?”

    “咦?你难道不知道湛曦一直骗你外婆那是高分考卷,出去给你打电话时我来的比较晚,碰巧你外婆拿着试卷一直宣扬自己外孙女考的有多好,没多想我便说了实话……”

    “实话?”

    “呃,对不起啊……”

    “你给我把原话一字一字吐清楚!”

    “不要吧,我不是故意的,这些就别再追究了。”

    “说!”

    程质虎搔搔头皮,担忧地看了我一眼,有些敬畏我愈加难看的脸色。

    “哎呀,就是,就是……这是零分啊,有什么好得意的!就,就这样……你没事吧?对不起……喂,别,别哭啊……”

    天空不是蔚蓝色,悠悠白云全部躲藏起,只剩下一望无际的纯白。

    时间一点一滴走动,曾经的记忆刻意封存在某个时刻,却无能为力。

    为什么会这样,我还没见他一面,没听他骂我的清朗笑声,或者调皮地抓起大把头发丢在我脸上……就这么走掉,让人抱怨的冲劲都没有,留下那么多话,为了让人更加内疚遗憾吗?

    不会的,只会更加悲伤……

    坏家伙怎么可以带着尚未解清的误会离开啊!让人满脸是泪,哭得无法自已,以为别人心里很塌实吗?不会啊,根本就不会,反而越来越难过……这么坏的家伙怎么可以有那么多人替他哭泣,馆长、吉彩儿、程质虎还有所有哭过或者正在哭的人都停止为他哭泣吧!

    包括自己,一个趴在扶杆旁哭成泪一样的人……

    为你流那么多泪,你看见了是不是会笑着很开心地取笑我?如果是这样,那就回来啊,回来……

    笨蛋家伙什么都不解释什么都不说,如果程质虎不把我拉到这里,你一定还会将这个误会深深背在自己身上,是这样吧,你这个重感情的家伙,至少也对我好点儿,那么看重自己的朋友,背上这么沉重的秘密,就不能在我面前坦诚卸下吗?

    上着好好的学,突然之间去什么美国,其实另有原因吧,鬼才相信什么探亲!你在逃避吗?逃避看见我现在这副泪眼模糊满脸伤心的难看模样吗,是这样吧。

    真是一个没礼貌的家伙,连招呼也不打就走掉,我再也不想和你做朋友了,我没有这种不讲礼貌的朋友,我的朋友全是知书答礼文质彬彬的类型。

    可是为什么只有你留在脑海中的印象那么深刻……

    都怪我,都怪我不好,如果少瞧几件衣服,早点跑回来或者牢牢把你的号码存进脑海,现在就不用哭得那么用力,那么伤心,那么累了。

    如果真要消失,那也要经过我的同意啊,我一定会努力说服你永远都不说那种话,不论谁,都不要说这种让人伤透心的话。

    我会记住你的,从今天开始,一天天死死记住你逃避的日子……今天是第一天,明天是第二天,还有第三天,第四天……可是不要让数字越积越多好吗,我要亲口化解误会,看见你的笑脸啊。

    回来啊,不要消失不见,请不要………

    天晚了,我该走了,可是不会忘记今天是谁把我害哭成这样,是你啊,笨蛋,如果感应到了,那就回来啊,回来……

    对不起,对不起,回来吧,想对你说声对不起,请你和以往一样总是出其不意出现在我面前,就算撞到,也不会埋怨半分,只要你出现,一定向你道歉,发自肺腑,全心全意,向你道歉。

    对不起,湛曦……

    对不起……

    ……

    晶晶……其实一直很想这样叫你,晶晶,晶晶,晶晶,晶晶,晶晶,晶晶,晶晶……

    嗯,嗯……

    嗯……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当校花撞上古惑仔(百度最新章节)  当校花撞上古惑仔(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