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9章 灭母族之仇

    夏侯恬儿一看这女子的长相就不悦的皱起眉头,“叔父,您是觉得宫中的莺莺燕燕还不够吗?”

    宇文澈虽然独宠自己一个,但是宫中那么多如花似玉的女人,可都铆足劲的准备往上贴,再多个异域美人,岂不更头疼。

    “娘娘,您再仔细看一看。”夏侯琰拿起旁边的宫灯,靠近女子的脸庞。

    只见那张雪白的脸上,皱纹密布,竟是一个老妪。原来是西域人天生雪肤,五官立体因此在暗光下看似妙龄女子,实则已经是半百老妪。

    夏侯恬儿更加奇怪,“叔父,你带个老女人进宫作甚?”

    夏侯琰神秘一笑,“山人自有妙记。”

    说着,一甩拂尘飘然离去。

    凤鸣宫。

    夏侯欣儿足足昏迷了七天七夜,方才幽幽醒转。

    “欣儿,你醒了!”温柔的声音好似在耳边,又好似在天边。

    她缓缓的转眸,看到一张满是须青的脸,凤眸之中溢满关爱之情。

    “阿澈!”她张了张嘴,才发现声音干哑的根本发不出声音。

    “欣儿,你想说什么。”宇文澈着急的俯下头,耳朵贴向她的嘴唇。

    夏侯欣儿犹似在梦中,狠戾无情的宇文澈怎么可能再给予自己温柔与关爱,一定是病糊涂了,分不清梦境与现实。

    宇文澈见她神情哀恸,刚想伸手抱起她。

    门外宫人突然匆匆来报,“皇上,国师有要事禀报。”

    宇文澈看了看刚刚醒过来的夏侯欣儿,正要拒绝,不想夏侯琰已经来到了大殿门外,朗声道:“皇上,臣找到了太后娘娘生前的贴身婢女。”

    母亲不过是不受宠的罪奴,连个粗活婢女都没有,何来贴身婢女?

    宇文澈心中疑惑,安抚几句夏侯欣儿便走了出去。

    站在夏侯琰身侧的西域女子,一看到宇文澈就激动的跪下高呼:“老奴玛莎拜见皇上!”

    夏侯琰也重重的磕了个头,“臣有罪,臣该死,恳请皇上赐死!”

    两人磕头如捣蒜,转眼便将脑门磕的血淋淋。

    宇文澈拧紧眉头,“国师有话请讲,如此作甚。”

    夏侯琰这才仰起头,老泪纵横。“三十年前,臣随父兄出征西藩。王族不堪一击,不过三日便归降。家父让臣带了西藩王的请降折子归京,龙颜大悦封西藩王为平西王。臣携封王圣旨重返西藩,不料,一入西藩地域便听闻王室谋逆,已被诛杀。臣心欲找父兄问个究竟,却听闻是司马震为了西藩财宝,私自杀了王室又怂勇父兄一同寻宝。父兄顾念多年情谊,包庇司马震。此后,才有司马家敌国之富,和夏侯家军倾天下。也才会有先皇忌惮两家之势,册封司马氏所生的夏侯家嫡女夏侯欣儿为未来皇后。”

    宇文澈下意识的往内殿看了一眼,淡淡的说:“夏侯老将军和夏侯大将军都已不在人世,人死债了,国师旧事重提意欲何为?”

    夏侯琰痛哭流涕,“臣日夜受良心煎熬,望修心练道赎清罪孽。直到数日前,臣偶遇玛莎,方知西藩王族还留有活口,就是皇上您的生母青莲。”

    宇文澈脑子里嗡的一声,响起晴天霹雳,厉声道:“朕的生母怎么可能是西藩国公主?”

    “皇上!您就是西藩王族仅剩的血脉啊。”一旁的西域女人忽地悲呛大喊。

    “司马震潜入王官,杀害王族三百六十多口,是老奴带着公主拼命逃出,本要上京申冤,不想半路落入人牙子手中,卖入京中妓馆,公主为保名节,种下易容蛊,从此容貌大变,本以为可躲过淫徒,不想因缘巧合下救了私服出访的先帝,被纳入后宫。却因为平平容貌,又受奸人陷害,成了罪奴。”

    “既已容貌大变,如何识得是西藩国公主?”

    “青莲公主一出生腰部便有一胎记,有如佛祖莲座,故取名青莲。”

    青莲胎记!

    女子腰腹不可示于外人,作为亲生儿子也是年幼不小心打翻水盆,才看到母亲那枚胎记。

    “公主少时,王上亲绘了公主画像,请皇上过目!”玛莎说着自袖袋中取出一画卷。

    宇文澈接过一看,画中是一身穿西域服饰吉服的女童,女童背对着人,回眸一笑玉琢可爱。腰窝处一莲座胎记,甚是夺目。与记忆中母亲的胎记一模一样。

    宇文澈震惊不已,几乎站立不住。

    母亲是西藩国公主,那么司马家和夏侯家不就是灭他母族的仇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唯有相思不可说(百度最新章节)  唯有相思不可说(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