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107她生病了

    这两个女人之间的争斗他不便于参入。虽然,从刚进来看到马诺那样子欺负她为难她,心里忽然升腾起一股不悦,不知道是因为马诺之前算计到他头上偷走钥匙,还是因为真的不满她被欺负。

    他选择不管,是因为知道马诺的任性,倘若让她感觉到自己护着唐苏禾,恐怕以后会更加想方设法的去整她。另一个,他和唐苏禾还处在冷战期间,找个人欺负她一下让她明白自己的身份也是好的。

    唐苏禾出去时候穿着单薄,没有戴围巾和手套,外面西北风呼呼的吹着,冻得瑟瑟发抖。双手冰凉的抱着一瓶子蜂蜜回来,小脸也冻的苍白。

    放下蜂蜜,手冻得都拿不稳勺子,平复了好久,才往玻璃杯里加了两勺蜂蜜,边搅拌边拿热水冲开。

    端着一杯热蜂蜜水,递给马诺:“马小姐,你的蜂蜜水。”

    马诺轻轻的抿了一小口,问了句:“什么牌子的?”

    唐苏禾如实回答,鼻子一痒,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喷嚏。看来,是刚才出去跑了一圈回来感冒了。每天呆在家里不出门,怪不得免疫力会变得这么差。

    马诺皱了皱眉,放下杯子:“我喝不惯这个牌子的。”

    旁边的花泽溪忍无可忍,声音低沉说了句:“诺诺,够了。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去了!”

    马诺抱着花泽溪的胳膊撒娇:“泽溪哥哥,你不要赶人家走嘛~人家今天想住这里可不可以?”

    花泽溪没有理她,掏出电话拨号:“寥辉,过来接诺诺回去!”

    “泽溪哥哥!”马诺不甘的叫。

    “我还有事情处理,一会儿司机会来接你。”花泽溪径直朝楼上书房走去,只留给马诺一个背影,快到楼梯拐角处的时候忽然扭头,说了一句,“走的时候把钥匙留下。”

    马诺面色一阵尴尬,然后愤愤的瞪了旁边的唐苏禾一眼,一屁股坐回沙发上抱着胳膊。五分钟后,司机来,马诺一脸不情愿的跟着走了。

    从外面回来,唐苏禾就不停的打喷嚏,流鼻涕,自己的身体自己心疼,赶紧从药箱里翻了几颗感冒药出来吃掉。

    生病了,浑身难受身子也有些乏,早早就回了房间,吃的药有安眠成分,躺在床上就不由昏昏沉沉的犯困,实在撑不住,就安慰自己,反正现在离花少睡觉时间还很早,先眯一会儿,待会儿赶紧醒来给他放洗澡水。

    就这样呼呼睡着了,睡的很沉,睡梦中,甚至偶尔还觉得浑身发热,身体异常难受。

    十二点多,花泽溪合上笔记本看了看表,平时,她十一点会进来一趟,给他泡杯热茶,提醒他早点休息,已经形成了习惯。

    今天没有来,他就毫无意识的比平时整整多工作了一个小时。

    她从外面回来的时候,他感觉到她身体有些不舒服,大概吃过药早早睡了。

    花泽溪临睡之前,还专门去房间里看了看她,打开昏暗的台灯,看到她的脸微微泛着红,紧闭着双眼,睡的很熟。

    正准备关灯离开,床上的唐苏禾忽然转了身,把被子踢掉了,还轻微的哼哼了两声。

    花泽溪帮她盖好被子,她又一个转身,又踢掉了,小脸皱着,似乎不太舒服,嘴里还有呜呜声。

    花泽溪感觉到不对,凑过去,忽然感觉到她身上吓人的温度,伸过手在她额头上摸了摸,温度高的超出平常。

    赶紧把药箱搬过来,找出温度计。他坐在床头,轻轻把她脑袋扶起来让她靠着自己,把温度计塞她嘴巴里:“乖,含住。”

    一个冰冷的东西塞进嘴巴,难免觉得不舒服,唐苏禾哼哼的更大声,还不停的往外面吐。

    花泽溪抱住她的脑袋,捏着温度计,在她耳边语气轻柔的说:“听话,不要乱动。”唐苏禾昏昏沉沉中,还伸出小舌头舔一舔他的手指,格外勾人性感,旁边的花泽溪一下子目光深沉,血脉喷张了。

    但,他不是禽兽,他是个优雅绅士的男人,有这点控制力。

    终于等到她安安分分不吵不闹,拿出温度计一看,果然烧的不低。

    在药箱里面找退烧药,没有找见。唐苏禾被高烧折磨的浑身难受,看到她干涸的嘴唇,倒了一杯水过来,小心的扶着她喂她喝掉。

    刚放下杯子,唐苏禾醒来了,看到坐在他床边的花泽溪,声音沙哑着问:“花少,你怎么在这儿?”

    花泽溪声音很好听,比起她如沙漠一般的声音,他的就是绿洲:“你生病了,乖乖躺着,我出去买药。”

    唐苏禾看了一眼床头的表,都一点多了,拉住了他的衣角。花泽溪扭头看她,她摇了摇头:“不用了,花少,你先去休息吧,我睡一觉就好了。”

    花泽溪没有听她的,继续往外走,她没有力气,拉的不用力,他轻轻一动,她的手就松开了。

    出到外面,花泽溪才发现,夜里的天气是多么的冷,上一次,她也是在很晚的时候,出去帮他买过敏药。

    买药回去,亲自喂她喝了退烧药,帮她盖好被子,还很体贴的在她手能够到的地方帮她放了一杯温开水,花泽溪这才摸了摸她的额头,和她说:“早点睡吧。”

    唐苏禾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点了点头:“嗯,晚安。”

    心里面,一股酸痛和幸福在泛滥。

    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这样关心照顾过她,她生病的时候,只能自己硬抗着。她竟然从花少身上感觉到了一丝自己从未有过的父爱!

    花泽溪躺在床上并没有睡几个小时就起床了,一大早,到唐苏禾房间,摸了摸她的额头,看还烫不烫,如果没退下去烧就得送医院了,还好摸起来不是很烫。

    感觉到一双冰冰凉凉的大手贴在她的额头上,唐苏禾睁开了眼睛,看到是他,笑眯眯的打招呼:“花少,早安。”

    花泽溪点了点头,把温度计给她,她乖乖的接过来,含到嘴里。时间到,拿出来看,正常温度。

    唐苏禾正要起床,帮他做早饭,花泽溪把她按回被窝里:“你再睡会儿,我去。”

    虽然,他一如往常的英俊,可是,昨晚那么一闹腾,他休息了四五个小时,面容还是有一些疲惫。

    熬好粥,煎好鸡蛋,花泽溪才来叫唐苏禾过去吃饭。没有记错的话,这是花少第一次下厨,还是为她下的厨,唐苏禾心里一阵感动,虽然做的并不怎么可口,却吃得津津有味。

    这一次生病,也算因祸得福,从冷战中,她看到了花泽溪的关心。

    几天之后,又是母亲的生日,母亲红颜早逝,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那边,生日的时候,她想过去陪陪她,看看她。

    晚上,花泽溪在书房里办公,唐苏禾端了杯咖啡过去,给他放桌子上,站在那里犹豫了很久,开口:“花少,我明天能不能出去一下。”

    “去哪?”花泽溪头也没抬的问。

    “君西山。”

    花泽溪想也没想,说:“不可以。”

    现在还没到开春,她就想出去爬山,再说,她现在还感冒着,他明天有事,没空陪她去,万一病情加重怎么办。

    唐苏禾一听有些急了,过去说:“花少,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我求你,让我去吧。”

    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现在不是清明节,花泽溪根本没想到她是为了看去世的母亲。毫不犹豫的一口否决。

    唐苏禾缠着求了一晚上,花泽溪语气强硬,都没同意。

    虽然他对她好,他关心她,可不代表会容忍她的一切任性和无理取闹。

    被拒绝,回房睡觉的时候,唐苏禾的眼圈还微微泛红,花泽溪不是没有看到,只是想,这丫头居然学会用苦肉计了,不要以为你哭我就会同意了,我不会被你牵着鼻子走的。

    第二天,花泽溪上班临走的时候,唐苏禾还跑过去拉着他的衣服恳求的说:“花少,你让我出去一天好不好?半天也行!求求你了!”

    花泽溪无奈,拍了拍她的脑袋:“乖,回去,我这几天很忙,你要想出去过几天我陪你出去!”然后走了,锁门。

    唐苏禾一个人愣愣的呆在家里面,眼泪,簌簌的往外冒,他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知道,他就以为她是在任性,为什么就不能学着尊重她一下,体谅她一下?

    她试图去开门,却怎么也开不了,她没有钥匙,落地窗也有防盗网包围着,她想尽各种办法也逃不开这座牢笼。

    正在这时,电话响了,苏文打来的。唐苏禾吸了吸鼻子,赶紧接起来。

    “姐姐,今天妈妈生日,我恐怕没办法和你一起去了。”苏文语气里满是自责。

    “没关系,苏文,姐姐一个人去就可以了,你安心学习。”

    “嗯,姐,你记得和妈妈说,我也很想她,祝她生日快乐!对了,姐,你最近是不是工作很忙啊,好久没见你来啦!”

    “嗯……有点忙,等姐姐有时间就去看你!”

    “姐,你怎么了?声音有点不太对诶。”

    “有些感冒了,不过没关系的,吃过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大人请放手(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大人请放手(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