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16都是你干的好事

    唐苏禾一看这个样子的尧尧就心软了,她始终因为让尧尧失去这四年的母爱觉得对不起他,马上就点头答应了:“好!妈咪一定陪你参加!”

    六一那天,尧尧一手牵着爹地,一手牵着妈咪出现在幼儿园里,他们同样还碰到了老熟人云洛和秦若鱼,以及秦梓星,不过秦若鱼低调的戴着墨镜。

    花泽溪和云洛相视一笑,除了平时的生意场上,或者一块儿出去喝酒,这还是头一次在幼儿园里碰面。

    比赛的第一项是爹地背着妈咪,抱着宝宝,跑到三十米处的地方取回悬挂着的气球,拿到后再原路返回,看哪队用时最少。

    花少站在起点,微微弯腰,示意唐苏禾上去。许久没有和他有肢体上的接触,忽然让他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看到其他的家长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她还是趴到了他的背上。

    他的背很宽阔,很有力量,不自觉的给人一种安全感。

    上次被他背,大概是好久好久之前了,紧紧贴着他的背,胳膊环着他的脖子,她的心也变得砰砰乱跳起来。

    而反观另一边的云少更另类,让小星星爬到他的背上,直接一个公主抱把秦若鱼抱了起来,冷不丁腾空,秦若鱼赶紧勾住了她的脖子,小声说着:“洛,放我下来。”

    大庭广众之下,这样像什么样子,就算秀恩爱也不必要这样啊!

    云洛哪里肯听,口哨声响了以后就抱着她直往前奔去。

    这边的花泽溪也毫不示弱,没想到他们两个大男人会在这么幼稚的游戏上比赛,不过重要的是一家人玩儿的开心,名次什么的就没那么重要了。

    第一项比赛本来就够让人难为情,没想到第二项更坑,居然是让爹地和妈咪把手背过去,宝宝把气球放到他们中间,让他们用嘴夹着投到几米外的框子里,相同时间里数量最多的获胜。

    和他面对着面站着的时候,她的神色就微微有些不自然了,真不敢想象,一会儿两个人凑得极近用嘴夹气球又是该多么尴尬。不过事到如今,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比赛开始,尧尧把气球放在他们中间,奈何隔得有些远,夹不住,还是花泽溪主动,往前探了探,才夹稳。他的脸,近在眼前,她不都不敢直视,随意把目光放在气球上,他的眼睛毫不避讳的紧紧的看着她,看的她一时有些脸红。他们慢慢挪动着投到几米处的框子里,第一个气球完成。

    轮到第二个的时候,有意提快速度。其实,这个比的就是夫妻之间的默契,两个人速度不一样什么的,很容易造成气球半路掉落,就得从头再来。!%^*

    气球表面很光滑,花泽溪走的稍稍快了一些,气球一下子被挤飞了,他们两个还各自往前倾斜着,由于惯性结结实实的给嘴对嘴亲到了一起。

    她的牙齿都磕到了他的嘴唇,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的眼睛,唐苏禾愣了好几秒,猛然退了一步,脸变得通红,左右看了看,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才稍微放心了一些,可还是心砰砰砰乱跳个不停。

    “你没事吧?”看到他的嘴角都被磕破了皮,唐苏禾慌忙问。

    花泽溪摇头:“没关系,继续。”就算被磕破,他心里也是甜蜜的笑。

    越是紧张,就越是夹不稳,短短的几分钟,他们就因为气球忽然飞掉好几次差点亲到,真的很难为情。(!&^

    幼儿园也可算是良苦用心,竟然用这种方法,去增进家庭之间的感情。

    重在参与,只要参与过比赛的家庭,幼儿园都有发奖,花泽溪和唐苏禾在台下看尧尧领奖,倍感欣慰。也许这就是做父母的心,总觉得自己的孩子是最棒的!他取得任何一个荣誉都为他骄傲!

    本来脸上还挂着笑意的花泽溪忽然一只手抬起撑在了太阳穴处,脸上笑意消失,眉头微皱,看起来有些痛苦。

    “你怎么了?”察觉到他的异常,她忽然扭头问。

    花泽溪强装没事,摆了摆手说:“我上下洗手间。”

    看着他的背影,并不如以前那般英挺矫健,唐苏禾有些担心。这时,尧尧也从台上下来了,仰着头说:“妈咪,爹地大概是头疼犯了。”

    放心不下他,唐苏禾说:“尧尧在这儿呆着,妈咪过去看看。”然后一路跑着跟过了洗手间。

    花泽溪正站在洗手台前,弯着腰,往自己脸上泼了把水来缓解疼痛,可根本无济于事,双手抓着头发看起来痛不欲生。

    “泽溪!”唐苏禾慌忙跑了过去,扶着他,“你怎么样了?你的药呢?”为什么他的头会时不时的就痛。

    “药在车上。”花泽溪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痛苦,低声回答。

    “你等着,我马上去取。”唐苏禾转身正要走,花泽溪却胳膊搭在了她的肩膀上,一个转身把她压在墙上,一只手垫在她的脑后,俯下身就吻上她的唇,来转移注意力。

    刚才,好几次差点亲到,撩拨的他早就想吻她了,单纯的嘴碰嘴怎么够。

    长驱直入,一个温柔不失浪漫的法式深吻。

    唐苏禾完全愣住了,也没忍心推开他,直到看着他原本痛苦的神情慢慢的一脸专注所取代,头疼似乎减轻了,她才轻轻去推他。

    花泽溪松开了她,脸色看起来已经好多了。

    “你,还好吗?”她红着脸吻。不可否认,她不排斥他的吻,反而有种触电的感觉,脸红心跳。

    “嗯,好多了。”花泽溪点头回答,揽着她的腰出去。

    刚走到洗手间门口,就看到尧尧,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过来的。

    唐苏禾的脸更是红了,难道他们刚才接吻那一幕都被尧尧看到了?天呐!这么少儿不宜的画面,荼毒的可是她亲儿子!

    “儿子,下次记得看到要闭眼睛,知道了吗?”花泽溪丝毫没有任何尴尬的摸了摸尧尧的小脑瓜教育道。

    尧尧笑眯眯的乖乖点头:“嗯!知道啦!爹地,妈咪你们放心吧!”

    唐苏禾真是无语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这四年来,他到底是怎么样教育尧尧的。

    尧尧出院那天,马诺拿着医生写的怀孕诊断书一脸郁郁寡欢的出来本来是想找花泽溪哭诉的,她不想这么快就怀孕。

    谁知道,花泽溪没看到,她刚出来就被一个男人紧紧的搂在了怀里,泽溪哥哥根本不会对她这么冒失,马诺慌忙推开了那个男人,一看是关奇,本来心里还郁闷着,一看到他更是生气,拼命的推着他:“都是你干的好事!都是你干的!”

    看着她暴跳如雷的样子,他非但不生气,反而很配合的被她推着往后退的:“没错!都是我干的!都是我干的!”

    为毛看他点头承认她的质疑,没有一点认错的态度,反而觉得有些洋洋得意。

    马诺很生气,抓着他的领带把他压在墙上,怒视着他,只恨他没有个子【宫,自己也让他怀孕报复回来!

    “哼!”男人和女人身体上的构造让她再怎么也占不到便宜,马诺气不过,一咬牙气哼哼的走了。

    她还不想嫁给关奇,也不想要有孩子。

    一看她进了办公室就说想要做掉孩子,关奇傻眼了,赶紧跟过去,不停的讨好的和她说着:“诺诺,诺诺,你听我说,打掉孩子很痛的,比生孩子还痛十倍,你看那些做完人流的哪个不是扶着墙出来的,生孩子也好歹是被推出来的。再说,只有第一个宝宝是最聪明最漂亮的,你流掉这个万一以后想要孩子了,生出来是个傻子,或者是丑八怪怎么办?难道你想你的孩子生出来就是个小怪物?”关奇巧舌如簧的吓唬着她。

    原来一向不苟言笑的关奇也能一口气说这么多话,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真的吗?”马诺有些犹豫了,求证性的看了看医生,关奇给医生递了个眼色,医生立刻咳了咳说:“没错!没错!你男朋友说的一点都没错!”

    毕竟是一个小生命,流掉也是罪恶,医生还是希望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去流掉自己的骨肉。

    马诺就这么被关奇又从医院里忽悠了出来,让她上了自己的车,还跑去给她买热饮。

    马诺有些沮丧的坐在自己的车里,哭丧着脸说:“爹地知道会揍死我的!”

    马老爷子虽然宠她,但对她要求也很严格,尤其在私生活方面,要是知道她未婚先孕,肯定会大方雷霆,她都不敢想象暴风雨来临是什么样子。

    “诺诺,不如我们结婚吧。”关奇很认真的握上她的手说。

    他忽如其来的求婚吓到她了,慌忙抽出自己的手,有些躲闪的说:“你开什么玩笑!”

    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他结婚。

    “诺诺,难道你想过几个月大着肚子被你爹地看到?还是你想找个地方把孩子生下来再回去瞒天过海?”关奇给她分析需要面临的问题。

    马诺摇了摇头:“两个都不想。”

    打死不能让爹地知道她在外面滚混怀了个孩子,可是找个地方生下来也不贴合实际,从她肚子开始鼓起来,到把孩子生下来,至少也得几个月呢吧,几个月不回去,她爹地一定会以为她被人绑架了,肯定就带一票子人来搜寻她,万一那时候被看到……不管怎么都是个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大人请放手(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大人请放手(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