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18头痛亲一下

    看到他这么痛,她也打心眼儿里觉得心疼。

    “你的药呢?”唐苏禾在他口袋里面掏了一圈,却什么也没掏到。

    这时尧尧也开了门从车里爬了出来,唐苏禾扶着花泽溪和尧尧说:“尧尧,快到车里帮爹地找找药!”

    “嗯!”尧尧立即很听话的跑到前面,上下翻着,找了半天,好不容易在角落里找见一个小药瓶,赶紧跳下车递给唐苏禾:“妈咪!给!”

    唐苏禾接过来,急忙拧开,倒了半天,一看,里面是空的,急的把瓶子扔到了一边,看到他疼成这个样子,急的真是焦头烂额:“这可怎么办啊!”

    “妈咪,你帮爹地按摩一下。”尧尧在旁边说。

    唐苏禾一看,四周连个人影也没有,想要向人求助都没办法,又没有带药,只能试试这样了。

    她先扶着花泽溪让他躺在地上,自己坐下去,让他的头枕上自己的腿,很认真的在他脑袋上帮他按着,边按边问他:“泽溪,怎么样?你有没有好点?”

    可是按了半天,丝毫没有见任何效果,他还是痛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怎么办?怎么办?”唐苏禾已经完全慌了阵脚,手足无措的低喃着。

    “妈咪,你亲爹地试试!上次你一亲爹地头痛就好多了!”

    唐苏禾焦急的抬头看了看尧尧,再低头看了看花泽溪:“这样,真的可以吗?”

    看到他痛成这样,她已经完全不管了,俯下身就亲了上去,很主动的伸出舌头在他嘴唇周围舔着,技术有些青涩。

    目的在于转移他的注意力,让他不那么疼。

    而花少在她低下头来的那一瞬间抬起胳膊,捂上了尧尧的眼睛,淡淡的回应着她的吻,另一只手勾上她的脖子。

    她的长发垂落下来,落在他的脸上,脖子上,那股让他魂牵梦萦的发香怎样也闻不够。

    这一次的她,很热情,很主动。到最后,他已经不满足浅浅的吻,也从温柔慢慢变得激烈。

    美丽的湖畔,碧绿的草地上,他们看起来是那么和谐,那么唯美,他们的爱情与自然结合的是那么完美,丝毫不会让人觉得有碍观瞻。

    感觉到他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沉重,唐苏禾心想,大概是注意力转移法奏效了,尧尧还在旁边,他们不能再这样子下去了,赶紧松开了他,抬起头。

    她的脸颊微红,眼睛里也蒙上一层雾气,看起来诱人极了。

    躺在她腿上的花泽溪一脸享受,仰头看着她,同时,松开了捂着尧尧眼睛的手。

    尧尧睁开眼睛,看看妈咪,再看看爹地,开心的说:“爹地,你头不疼了?”

    “嗯,不疼了。”花泽溪脸上挂着满足的笑意。

    “呀!太神奇了!妈咪,以后爹地就不用带药了,头痛的时候妈咪亲一下就行了!”尧尧兴奋的惊呼。

    唐苏禾被他说的脸更红了,揉了揉他的头发:“好啦!赶紧上车!”

    尧尧麻溜的爬到了车上,唐苏禾推推躺在自己腿上的花泽溪:“不疼了就起来吧!”

    花泽溪磨磨蹭蹭的爬了起来,他真的很留恋她身上的柔软和体香。

    两个人都从地上站起来,唐苏禾还是有些不大放心他,说:“要不我来开车吧。”

    万一他路上又疼了怎么办,虽然她开车技术不如他,可能速度会慢点,但是开回去肯定是没问题的。

    花泽溪勾勾嘴角:“怎么,不放心我?”见她沉默不语,很认真的和她说,“前些日子看新闻,一个公交司机在心脏病突发之时把车靠边,保证车上乘客安全之后才离开,你放心,就算我非死不可,也绝对会撑到你们母子安全之后我才死……”

    他话还没有说完,她慌忙伸出了手捂上他的嘴:“不要胡说!”

    什么死不死,她才不希望看到他……他们都要好好活着,谁也不准先离开。她实在受不了,万一哪天他离开……

    她扭头,先过了另一边,上车。花泽溪的嘴角扬起一个笑容,也上了车。

    不可否认,他是因为她的突然离开思念成疾,又加上工作上的烦心事才慢慢有了头疼的毛病,她是他的解药,和她在一起,总是能分解他的一部分痛。

    但是,刚才那一幕完全是他和尧尧两个人设计的,说白了,他刚才的头疼是假装的。

    他就是想知道,她到底爱不爱他,到底在乎不在乎他。

    现在,知道真相了,其实她也紧张的他不得了。

    一路上,他嘴角始终上扬着笑,却止口没有再提车子后面放的玫瑰的事,唐苏禾扭头,看着窗外,心里却在想:傻子,你是在我和演哑剧么?就让我看到那些花和戒指,什么话都没有说,就想让我拿着戒指跑过去找你,说咱俩结婚?

    好歹,你也口头上说一下啊,我答应不答应你是一回事,你要不要像我求婚却是另外一回事了。

    哪个女人不希望被自己爱的男人求婚,虽然对于之前的事情她还有些耿耿于怀,却并不可否认她爱他的事实啊。

    一直到把她送到了楼下,花泽溪还没有开口,唐苏禾不由的有些小小的失望。

    而花少想的却是,她刚才看到那些花一点表示也没有,是不是现在求婚有些早了?他也不敢再贸然和她说,怕她不答应反而破坏了现在的感情。

    “那,我先上楼了,你们路上注意安全。”唐苏禾和站在车旁边的花泽溪和尧尧道别,扭头上楼。

    没走几步,就听到花泽溪在后面喊:“禾禾!小心!”她还没回过神来,已经被扑倒在地上,“碰”的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爹地!”随之而来是尧尧撕心裂肺的喊声。

    唐苏禾扭头,看到的就是花泽溪扑在她身上,一个花盆从天而降,砸在他的头上,碎片四分五裂,土也撒了一地,他的头上,喷出汩汩鲜血。

    一看到那样触目惊心的红,她吓得手指都在颤抖,话都说不出来。

    这种液体,真的是太可怕了,她受够了这种感觉。

    努力不让自己晕过去,她爬过去,抱着花泽溪的脑袋,声音里都带着哭腔:“泽溪,泽溪,你怎么样了?”

    他微微抬起眼皮,努力伸手去摸她的脸:“你没事,真的太好了。”嘴角还挂着欣慰的笑,他就这么晕过去了。

    “泽溪!你醒醒!不要吓我啊!”她的声音里带着无限的恐慌,可他却毫无知觉。

    刚才,她正要回去的时候,他忽然看到楼上不知谁家阳台上摆着一盆摇摇欲坠的花,风一吹,摇摇晃晃就有掉下来的趋势,他不顾一切的跑过去把她扑倒在地上,而那个花盆也不偏不倚的砸在他的头上,脑子嗡的一声,眼皮也变得异常沉重。

    楼上楼下来来往往的人看到这一幕,也都纷纷停下来围观,议论纷纷,也有一两个好心人过来问需不需要帮助。

    “尧尧,打开车门。”唐苏禾吩咐。

    看到自己爹地这个样子,尧尧早已经哭成了泪人,还是听话的跑去开了车门。

    唐苏禾又找了个男人陪着她一起把花泽溪抬上了车,关上门,她自己开车送他去医院。

    边开车,边流泪,边在心里面默念,花泽溪,你千万不要有事,你还没有像我求婚,你的戒指还没有给我戴上,你千万不要一个人先走。

    她真的是害怕了,为什么每次都让她承受这种生离死别的痛苦。

    先是雷欧身中一枪,生死不明的在手术室里,后来是尧尧被车撞飞,住进医院,接着就是花泽溪。

    身边最最重要的人一次又一次的受伤,她一遍又一遍的承受着这种痛苦,她真的怕自己面临精神崩溃。

    记得他以前就和她说过,为了她,他可以舍弃自己的命。

    她并不怀疑他对她的真心,可是原本以为只是随便说说的一句话,并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应验。

    是不是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说雷欧会以命救我,让你听后那么伤心,给出我那样的承诺。

    唐苏禾的心里无限自责,总觉得,他现在变成这样,全是自己害的。

    医院,她太熟悉了,她人生中的很多时间都是在医院度过。

    小时候,她就是闻着这股味道,看着妈妈永远的闭上眼睛,再也没能醒过来,所以,她真的很怕自己在乎的人躺进这里。

    那种生死别离的滋味,她再也不想尝到。

    手术室外,唐苏禾把尧尧紧紧的搂在怀里,假如他出了什么事,让他们这孤儿寡母的怎么办。

    “尧尧,等你爹地醒过来,我们一家人永远不分开!”唐苏禾搂着尧尧说,似乎在给自己某种信念,他一定会出来的,他怎么能舍得离开尧尧,离开她?

    她爱他,她不在藏着掖着了,也不再端着架子去计较以前的过失了。

    相爱本就不容易,能相守在一起更不容易,他们好不容易走到了今天,为什么不能安安分分的就在一起,享受一家人的快乐,为什么她还要去考核他,去让他为以前的错承担痛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大人请放手(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大人请放手(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