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15章 他不敢

    不多时池越便到达了事先约定的地点,并不是在楼家,而是在外面,不过这反倒让池越放心,不管楼野有没有耍花招,他们都好提防。

    寂静的走廊安静的有些吓人,地上扑着厚厚的毯子,脚步落在上面听得不分明。

    妞妞原本就沉默,现在更是呼吸声都快消失了,拉着尤姒的手默默地跟着她身边,像极了那只乖巧的吉娃娃。

    “别怕,她是个很温柔的人。”

    尤姒捏了捏妞妞的手低声安慰,母女重逢这种事,是应该高兴的吧。

    “嗯。”

    听到尤姒的话,妞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吐了出来。

    她是有点害怕,害怕阿娘不喜欢自己,更怕自己把她想得太好。

    妞妞一直不敢想她当初为什么会抛下自己和阿爹,这外面的世界真的那么好吗,让她如此贪恋不愿回家。

    穿过长长的走廊,那虚掩着门的包厢便近在眼前,池越看了眼那个引领自己过来的服务员示意他先下去,然后抬手将门彻底推开。

    大致一瞧,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尽收眼底。

    包括隐忍着焦急的姜宁,与抱着楼楼坐在她附近,垂着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的楼权。

    楼野并没有来,可能这种事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所以变没有必要为此再专门跑一趟。

    看到尤姒牵着的小女孩,姜宁的眼睛就再也移不开了,她放在桌上的手微微颤抖着,大脑竟然空白了。

    她原本想了无数的言语,可等真的看到自己的女儿,她根本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宁姨,我们把妞妞带过来了。”

    尤姒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却是看着楼权,他从一开始便没有什么表情,哪怕在听到他们带着他从未谋面的妹妹来了,也没抬一下眼皮子。

    “妞……妞妞,我是你妈妈。”

    姜宁局促的搓着手心,她见过了不少风与浪,但这无疑是让她最揪心的一场饭局。

    哪怕是第一次遇见楼野的时候,她都没这样紧张过。

    坐立难安,生怕自己出一丁点差错。

    “妈妈?”

    看着那个妆容精致的女人,妞妞的眼神有些呆滞,看到姜宁站起来,下意识躲到尤姒身后。

    太陌生了,她根本没有一丁点亲近的感觉,哪怕知道对面的人就是自己的阿娘,她却根生不出靠近的念头。

    “妞妞性格内向,现在就是有点害羞。”

    尤姒帮这对母女周旋,妞妞这样子,也不知道她在楼家能不能习惯。

    “我理解。”

    姜宁讪讪的坐了回去,似乎想到了什么,赶紧把包包拿到自己面前,在里面翻找。

    她来时帮妞妞准备了礼物,是一个镶了钻的小镯子,小女孩应该都喜欢这些亮晶晶的东西。

    “要不要过去和她说说话?”

    尤姒弯着腰温柔的哄着妞妞,之前她确实是期盼的,不过在知道陈阿夫不过来之后,她便提不起劲头。

    整个人都焉了。

    看着尤姒的笑容,妞妞往后退了几步,看起来十分扭捏。

    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拒绝,只是心里很怕。

    自己与她格格不入,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怎么融到一起?

    “妞妞,我给你准备了礼物。”

    看到妞妞的迟疑,姜宁眼里更是期盼,她能理解妞妞的迟疑,毕竟当初是自己把她抛弃的。

    妞妞不怨恨就是自己最大的庆幸了,她哪里还敢肖想更多。

    “去吧。”

    尤姒推着妞妞的肩膀把她往姜宁的方向推,她们终究是母女,有这层血缘关系在,就算是生疏很快熟悉起来的。

    这一步迈出去,事情便水到渠成了,尤姒看着妞妞与姜宁一句一句的说着话,给池越使了个眼色让他把楼楼抱过来。

    等下姜宁把妞妞带去楼家,他们的交易就算正式达成了。

    从爸爸转移到小舅舅怀里,楼楼也不见失落,反而抱着池越的脖子乐呵呵的,笑得没心没肺。

    楼权看着楼楼的笑脸,眉心皱起了一道浅浅的褶皱,想把她抢回来,却只是攥紧了垂在腿边的手。

    她是依依想要的,就算是再不舍他也只能双手奉上。

    “楼先生,介意送送我们吗?”

    尤姒对楼权的态度已经可以像是对普通朋友那样了,她站在池越身边嘴角挂着浅笑,说这话时并不是很突兀。

    “嗯。”

    楼权心里有些失落,不过还是强打着精神跟在这对小夫妻身边,眼睛盯着这个小女孩一刻都没移开。

    楼楼年纪小,现在记不清事,若是许久不见,指不定哪天就把自己忘了。

    现在多看一时,楼楼就能多记自己几天,挺好的。

    “阿利现在怎么样了?”

    池越回头看了一眼楼权,他最近一直联系不到楼利,心里不免有些担心。

    他忤逆楼野的意思把他们放出来,还不知道会受到怎样的惩罚。

    “被父亲打了一顿,现在在床上躺着,不过状态还好,只是没办法跟外界联系,父亲打算等阿利养好伤就把他送回美国。”

    楼权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了池越,这没什么好隐瞒的,又不是商业机密,他们的年纪都差不多大小,现在弄到这种地步,他夹在中间也是左右为难。

    “嗯,让他好好养伤。”

    池越的声音里有些漫不经心,楼家与池家绝对没有转圜和好的余地,把楼利送去美国,能让他少受不少牵连。

    包厢与停车场的距离并不远,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三个人就这么到了。

    等他们停在车前的时候,这下连脚步都听不见了,尤姒听到了心跳声,却确定那不是自己的。

    看到池越把楼楼递给自己,楼权心里惊诧,来不及思考,手就已经下意识的接了过来。

    “你什么意思。”

    “我姐想见你,还在那间病房。”

    池越平视着楼权,眼底昏暗不明。

    池楼两家的恩怨,和他们这些晚辈倒没多大干系,楼权要是真心悔过,池如依与他在一起也无可厚非。

    人这一生太短暂,何必总被外界牵连,失了乐趣。

    “你不怕我出尔反尔把楼楼带回去吗?”

    楼权的心跳的剧烈,他根本不敢怀疑池越话里的真假,哪怕明知哪里是龙潭虎穴,可因为那句依依想见自己,他便会义无反顾的去闯。

    “你不敢。”

    池越笑得自信,他知道楼权舍不得。

    这是他唯一的机会,如果放弃,他们就再也没有可能。

    看到池越的笑容,楼权的眼底黯了下去,他说的没错,自己确实不敢。

    他不想冒着失去依依的风险,那样的后果太严重,他承受不起。

    “谢谢。”

    郑重的道了谢,楼权便抱着楼楼大步离开了,他的车也停在附近,现在就可以去见依依!

    看着楼权急匆匆的背影,尤姒的神情有些松动,底底感慨了一声,然后就看到池越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你刚才说什么。”

    眼睛亮亮的,反射着不远处的白灯,里面像是燃着一缕火苗。

    “说他痴情,有问题吗?”

    尤姒不明所以,就随口一说而已,自己应该没踩到他的尾巴吧,干嘛这么看着她,还挺吓人的。

    “怎么不见你夸我呢?”

    看到尤姒不以为然,池越不满的捏住了她的脸,他这日月可鉴的痴心一片,她就一丁点都没看见?

    “你就是个花心大萝卜,有什么好夸的。”

    尤姒拍掉了池越的手,冲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人脸皮还可以再厚点吗,都老夫老妻的了,非要占那一两句口头上的便宜。

    “你解释解释,我怎么就大萝卜了。”

    池越扣住了尤姒的腰,不依不饶的向她讨着解释。

    说他无耻下流的话他就认了,天地良心,他又没跟别的女人睡过,怎么就跟花心沾边了。

    “当我口误行了吧,您池大爷最坚贞不二了,要不然我给您立个贞洁牌坊?”

    腰上的肉被抓的有点疼,尤姒夸张的倒吸了一口气,趁着池越的手稍有放松,赶紧爬回副驾驶。

    楼权走好一会儿了,他们也该启程了,办完了事情,她想早点回去看看令令。

    这段时间一直在忙,她对他疏忽了很多,再不培养培养感情,怕是用不了几天那没良心的小东西就把自己忘得一干二净了。

    看着尤姒讨好的笑,池越心里窝着的火生生被捂灭了,无奈的扯了扯嘴角,然后弯下身在那两片红红的唇上用力的啃了一口,过了许久之后才松开。

    要是早点遇到她就好了,他那么多年,现在想想着实没劲透了。

    也不着急,池越开着车一边和尤姒说话,一边慢悠悠的往医院的方向行驶,同时也想着能让楼权做些什么,虽然一心三用也没有把事情混在一起搅得乱七八糟。

    池越并不担心楼权会趁着这个机会把池如依带走,不是相信他的人品,而是在医院外有无数他们的人把守。

    池如依能说服楼权是最好,如果不行他就一声令下让那些人把楼权抓起来,扣在手机,到时就用他来威胁楼野。

    反正自己无赖惯了,做这种出尔反尔的事,心里根本没有一丁点愧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烈酒烫喉亦灼心(百度最新章节)  烈酒烫喉亦灼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