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22章 你是我的全世界

    楼权不在自己身边之后,池如依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了。

    往日他总把她像是孩子那般宠,所以难免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骄傲。

    在人世里吃了几回苦头,现在也知道该如何向人低头了。

    时光荏苒,春去秋来,三年一千多天就这样悄悄过去。

    池如依看着电脑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小字,手指敲击键盘的姿势已经相当熟练了。

    楼利当初接手了那样的烂摊子,这几年收了性子苦心孤诣的晶莹,也将楼家恢复了从前六七分的荣光。

    池如依并没有留在那里,也没有回去池家,而是带着楼楼住在外面,隐姓埋名的在一个小公司里做文员,日子不好不坏倒也说得过去。

    在这三年里,池如依去过几回监狱,只是总被拒绝,见不到楼权的人,后来就息了再去看他的心思。

    他不见她,大概是心里也有怨吧……

    “依依,晚上公司安排的聚餐,一起去?”

    被在自己眼前晃动的那只手拉回思绪,池如依下意识带上微笑的面具,然后依旧是婉拒。

    “不了,你们去吧,我想早点回家陪女儿。”

    “嘁,你真的很扫兴诶。”

    听到池如依又是这样的说辞,那个年轻的女职员满脸的不高兴,却也不能勉强,只能抱怨两声,然后在池如依歉疚的眼神中悻悻离开。

    看到那人转眼间又有人热闹起来,转脸就忘了在自己这里碰壁,兴高采烈的谈论着今年刚上新的包与衣,池如依无奈的笑笑。

    楼楼本就缺了父爱,她自然想千方百计的补偿,像聚会这种无聊消磨时间的事还是能躲就躲。

    托了聚会的福,池如依提前半个小时下班,与公司的同事们告别后就离开了,也不关心她们在背后是怎么议论自己的。

    一开始还有些难受,后来听多那些风言风语也就无所谓了,反正嘴巴长在别人身上,她也不会和那些人深交。

    错过了下班的高峰期,路上车辆的拥堵比平常好了不知多少,没费多长时间池如依就到了家。

    “妈咪!”

    看到池如依的身影,楼楼飞快的跑过去,看得她身后的阿姨一阵心惊肉跳。

    “跑慢点。”

    池如依赶紧蹲下来把楼楼抱进怀里,捏着她的小脸,笑得宠溺。

    “楼楼在家乖不乖?”

    “楼楼乖~”

    赖在妈妈怀里,小楼楼奶声奶气的回答,与池如依相似的眉眼没有任何忧愁。

    楼权入狱时她还不太记事,尤其又过了这么久早就忘了自己爸爸长的什么模样,只脑子里还依稀记得那个温暖让人安心的怀抱。

    正好临近周末,池如依便给陈阿姨放了假,牵着楼楼去了她一直念叨着的游乐园,母女两人玩得好不尽兴。

    “妈咪,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坐在长椅上休息的时候,楼楼突然问了这样的问题,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池如依,两个小羊角辫晃悠悠的,十分可爱。

    幼儿园里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举高高,她也想要。

    “不知道,应该快了吧。”

    听到女儿提起楼权,池如依恍惚了很久,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给出了一个不算答案的答案。

    她也不知道楼权何时会出狱,只是现在,自己好像已经习惯了没有他在的日子。

    生病了就去找药吃,饮水机里的水喝完了就和阿姨一起换新的,就连灯坏了她也可以踩着椅子去换。

    自己的生命里缺了那么一个人似乎也没什么,只是晚上抱着楼楼睡觉的时候偶尔会觉得寂寞。

    “那是有多块?”

    显然不满意这个回答,楼楼不依不饶的抓着池如依的手,嘴巴都快撅上天了。

    一天还是两天,还是说还要等她过好几个生日?

    “不知道。”

    池如依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摸着楼楼的头发,心里的苦涩像是藤蔓一般蔓延。

    现在在狱中他尚不肯见自己,就算出来了,他也不见得会跟她重修旧好。

    他在那时倒戈偏向楼家,就已经把所有的情分都划清了。

    满脑子都是楼权,池如依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心不在焉,她只记得抓紧楼楼的手,就连自己身在何处都意识不清。

    “妈咪——妈咪——”

    楼楼在叫自己吗?

    被人撞了一个踉跄,池如依差点跌坐到地上,可站稳身身子之后却发现一直乖乖跟在她身边的小女孩不见了踪影!

    “楼楼!”

    心惊肉跳,池如依连忙大声叫喊楼楼的名字,可入目之处皆是人山人海,耳边也全是嘈杂的响声,她根本辨别不出任何有关楼楼的消息,只觉得自己闯入了一个光怪陆离的异世界。

    “楼楼!”

    池如依不停的在人群中穿梭,问了无数的人,可根本没人能给她哪怕一丁点的希望。

    “楼楼……”

    蹲着地上,池如依的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委屈的像个孩子。

    她把楼楼弄丢了,她根本不配做一个母亲。

    “妈咪——”

    隐约听见楼楼叫自己的声音,池如依赶紧擦了眼泪,从地上站起来转过身去看,笑容却僵在脸上。

    那不是她的楼楼……

    行尸走肉一般穿过拥挤的人群,池如依的眼睛不舍的看了一遍一又一遍,每个身形相近的她都觉得是自己不小心弄丢的女儿,可每次都只有失望。

    “这位女士……”

    耳边的声音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池如依根本没有意识到有人在叫自己,失魂落魄的挪动着身体,直到面前挡住个人这才被迫停止了步子。

    而他手里牵着两个孩子,其中一个可不就是她魂牵梦萦的女儿!

    “楼楼,你去哪了?”

    被巨大的惊喜冲昏了头脑,池如依原本干涸的眼眶瞬间溢满了泪水,赶紧把楼楼抱进怀里,心里后怕自己这辈子都见不到女儿。

    “妈咪,要谢谢叔叔。”

    楼楼用手摸着池如依的脸,想帮她擦干脸上的泪水,有些疑惑她为什么会哭得这样凄惨。

    她还不知世间险恶,只以为是玩了会儿捉迷藏,完全没有想过自己若是落入了人贩子手里会是怎样可怖的光景。

    “哦对了,谢谢你帮我找回女儿。”

    恢复了理智,池如依不好意思的擦了擦脸上的泪痕,这才有空来看她们的恩人。

    那是一个气质沉稳的男人,大概三十多岁,手里牵着的应该是他的儿子。

    “举手之劳罢了,你不必太放在心上。”

    温凌对池如依客气的点点头,他能理解她的感受,如果是恒儿丢了,他也会心急如焚。

    尽管温凌如此说,池如依还是觉得过意不去,坚持要请他们父子俩吃顿饭就权当感谢了。

    只是温凌向来没有让女人买单的习惯,在中途出去偷偷结了账,两人小小的争执了一番,倒是一来二去的熟络了起来。

    而池如依也渐渐了解了温凌,知道他是一个工程设计师,同时也是一个单亲爸爸,妻子在因为两年前的一场车祸意外去世。

    “依依,男朋友来接你啊?”

    看到池如依收拾好了东西准备下班,同事丹丹又八卦的凑了过来,从前也没听说池依和哪个男人有暧昧啊,怎么不声不响的交了男朋友。

    而且看起来是一个相当优质的男人,她可好几次看见池依上了那人的车。

    “不是,一个朋友而已。”

    听到丹丹的话,池如依只能无奈的又重复了一遍自己不知道说了多少遍的话,楼楼和恒儿恰好在一家幼儿园里上学他们才走近了点而已,别的跟本什么都没有。

    “嘻,有什么好隐瞒的嘛,我们巴不得你赶紧找人嫁了呢,这虞城里你一个人怎么养活女儿啊,自然是找个人一起分担……”

    “我先走了,拜拜。”

    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堵住丹丹的嘴,池如依只能选择落荒而逃,拿着包在一众刺眼的目光里远去,看到停在公司不远处温凌的车才松了一口气。

    “谢谢啊,最近真是麻烦你了。”

    池如依向温凌道谢,她上班时间来不及,大多时间都是阿姨去接楼楼,最近因为温凌,她倒是方便了不少。

    “不用客气,顺路而已。”

    看到池如依系好安全带,温凌这才慢慢启动车子,眼睛看着前路,一如既往的寡言少语。

    他并不是很喜欢说话,池如依近年来也越发喜欢安静,因此虽然车里静悄悄的只有机械运作的声音,两个人心里倒十分自在。

    车子抵达幼儿园的时候,楼楼与恒儿刚好放学,看见车,那两个小萝卜头牵着手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亲热的很。

    “妈咪,今天老师表扬楼楼了呢!”

    刚爬上车楼楼就迫不及待的像池如依炫耀,她仰着小脸上面皆是神气,一副威风相。

    倒是一边的恒儿憋红了脸,期期艾艾的看着温凌,同样想求夸奖却说不出口。

    “是嘛,楼楼真棒。”

    池如依笑着在女儿脸上亲了一口,最近她看起来开心了不少呢。

    “老师也夸恒哥哥了哦,凌叔叔你不奖励恒哥哥嘛?。”

    自己得了奖励,池如依也没忘了自己的小伙伴,看到恒儿问不出口索性把话替他说了。

    看到爸爸的目光,温恒巴巴的点了点头他今天也很乖呢,没有调皮捣乱。

    “好。”

    温凌摸了摸儿子的头,也说不出什么话,就只讲了一个好字,不过这也足够让温恒满足的了。

    温凌在驾驶座上开车,池如依坐在后面看着楼楼和恒儿,时不时附和他们的童言无忌,看起来跟一家人没什么两样。

    “楼楼妈妈,你什么时候做我妈妈?”

    听到温恒竟然问了这样的话,池如依心里十分尴尬,下意识的看了温凌一眼,却发现后视镜里面的他似乎唇角带笑。

    可她并没有和他组建家庭的打算啊。

    因为温恒的这个问题,车里的气氛顿时怪异起来,两个大人各怀心事,两个小朋友则是偷偷的挤着眼睛。

    到了小区门口,池如依带着楼楼下了车,刚想与温凌告别,却见他也走了下来。

    “我送你。”

    这是第一次温凌提出这样的请求,池如依直觉他是有话要对自己说,稍微思索了一下便答应了。

    正好她也有话想对他说。

    踩着鹅卵石铺成的小路,池如依牵着楼楼心里想着说辞,刚到单元楼门口温凌却停下来。

    “我可以上去吗?”

    温凌向来是绅士的人,也不会勉强池如依,如果她不愿,他是不会做出任何越据行为的。

    “我并没有给楼楼找继父的打算。”

    看着温凌的眼睛,池如依深呼吸了一口气后还是讲这话说出了口,她并不怕对方嘲笑自己自作多情,而是担心温凌会得到错误的信息因此产生困扰。

    她在外人看来确实是一个单亲妈妈,可是她们母女两个过得挺好的,她完全不想让一个外人插进她们的生活。

    “那真是可惜。”

    听到池如依如此直白的拒绝自己,温凌的眼里有些黯淡,不过并没有持续很久。

    他是有那样的想法,不过还没有扎根太深,所以现在被拒绝并不是很难接受。

    目送着温凌走远,池如依松了一口气,牵着楼楼刚想转身,余光却瞥见一个熟悉的人影。

    只是他已经迅速离开,甚至让池如依怀疑刚才那是不是自己眼花产生的错觉。

    “楼楼,你先回去,妈咪有点事等下就回家。”

    来不及细想,池如依匆匆交代了两句就向那个身影消失想方向快速跑去,只留楼楼站在原地疑惑的看着妈咪越跑越远。

    人不见了!

    池如依焦灼的看着四周,除了树还是树她根本看不见一个人影。

    太阳还在天幕边挂着,只是阳光变成了橘色,洒在人工湖与垂柳的叶子上面,平白让人觉得寂寥。

    “楼权你出来!我知道你在!”

    池如依不死心的叫喊,他们朝夕相处了快三十年,她怎么可能会看错他的身影。

    “楼权!”

    池如依一遍遍的叫着楼权的名字,可根本就没有人回应,若是一般人早就放弃了,但池如依却直觉他就藏在暗处正看着自己。

    嗓子都喊哑了,可楼权却依旧不愿意现身,池如依看着那泛着金光的湖水,心里突然有了主意。

    就不信他会见死不救。

    “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跳下去了!”

    池如依小跑到湖边,最后再向周围错落的树丛里看了一眼,见依旧每个人影,狠狠心真的往里面跳。

    虽然是人工湖,但淹没池如依却是轻而易举的事,她在里面翻腾没两下去就沉了下去,而藏在暗地里的那个男人终于忍不住了。

    听到扑通的一声响,池如依心里得意,感觉到有双手臂揽住了自己的腰赶紧手脚并用的缠住了那人的身体。

    “你傻吗,这么深的水出事了怎么办!”

    楼权鲜少有像池如依发脾气的时候,这次却吼得她耳膜都快震破了。

    “你不是不愿意见我吗,我是死是活跟你有什么关系。”

    看到朝思暮想的这张脸池如依几乎忍不住流泪的冲动,只是想到他的“恶行”,心里就一万个不满。

    只想出口恶气,却找不到发作的由头。

    听到池如依这话,楼权的身体僵了一瞬,把她放到底地上就想离开。

    只是刚转身,身后便传来一阵脚步声,回头去看果然就见池如依往河边跑。

    “你疯了?”

    楼权力气大,抓着池如依就跟拎小鸡似的,皱着眉头,眉心的褶皱几乎能夹死蚊子。

    “要你管!”

    池如依想也不想就一巴掌打在楼权脸上,犹不解气又接连打了几下,在那张俊脸上面留下了鲜明的巴掌印。

    “打够了就回去。”

    楼权躲也没躲,任凭池如依的暴露,看到她停手这才开口。

    “混蛋!”

    看到楼权如此镇定,池如依眼眶里瞬间溢满了泪水,赶紧伸手去擦,却错过了男人看到她眼泪时的慌乱。

    “你走吧,走的越远越好。”

    池如依踉跄着后退了几步,看着皱着眉的楼权,嘴角的冷笑有些触目惊心。

    “你走了我明天就嫁给温凌,让楼楼喊别人做爸爸好了,反正你也不在意。”

    “你敢!”

    听到池如依这话,楼权终于脸色大便,伸手想去抓,却被对方及时闪开了。

    “我有什么不敢的,跟他睡觉而已,能让他帮我养孩子,说到底还是我赚了……”

    “别说了。”

    楼权打断了池如依的话,用力的把她抱进自己怀里。

    他放在心间捧在掌心如珠如宝的姑娘,一想到他会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他杀了那人的心都有了。

    “对不起。”

    听到楼权在自己耳边的声音,池如依的身子颤抖起来,也不知是因为冷的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你凭什么不见我?”

    池如依带着泪花质问,这三年来她原本以为自己习惯了没他在的日子,可直到见了他才发现,那三年里竟然是一片空白。

    她根本想不起自己一天天是怎么过来的,只是机械的活着,看着周围人的喜怒哀乐,那些全然与她没有任何关系。

    “对不起。”

    除了这三个字楼权说不出别的话,他一遍遍的重复着,可他心里清楚这样根本无法弥补分毫。

    “你走吧,放心好了我不会做傻事的,毕竟楼楼还那么小,丢下她一个人我不放心,温凌那边我先和他交往看看,合适的话就结婚,不合适就算了我再找别人……”

    被唇舌堵住了接下来的话,池如依却一丁点挣扎的欲望都没有,抱紧了他的脖子,眼眶里的泪水滑进两人嘴里,异常苦涩。

    “我太狼狈了,不想让你看见。”

    终于,楼权说出了他一直将池如依拒之门外的缘由。

    她是天上最明亮的星,所爱慕的人就算不是的天边耀眼的太阳也该是那皎洁的明月,怎么能是一个穿着囚服的犯人。

    他宁愿不见,日日被相思之火烤灼,也不愿她看到那样的自己。

    “你怎么这么傻。”

    摸着楼权比从前瘦削的脸庞,池如依呢喃着,她怎么会嫌弃他呢,他是去赎罪的,他已经受到了惩罚,现在站在自己面前完全可以问心无愧了啊。

    “回来吧,我和楼楼离不开你。”

    没有什么话能让楼权比现在还动容了,他抱紧了池如依的腰,将脸颊埋在她勃颈处,眼泪毫无预兆的就流了下来。

    只要你还在,这世上就没什么值得人怕的。

    ★更多★

    ★精彩★

    ★百度★

    ★搜索★

    ★ 我 ★

    ★ 的 ★

    ★ 书 ★

    ★ 城 ★

    ★ 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烈酒烫喉亦灼心(百度最新章节)  烈酒烫喉亦灼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