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95章 此生不复再相见

    接下来的事情,萧苏溢并未开口问宋迟暮。

    但是,显然他已经清楚明白了。

    只是觉得,心里万般不是滋味。

    “苏溢,帮我订张明天去法国的机票好吗?我想出去散散心。”宋迟暮忽然开口。

    她似乎很想离开,眼神充满了期待。

    萧苏溢从来不会拒绝她的任何要求,便点头答应了。

    “那你先好好休息,我先走了。”萧苏溢开口道。

    随后,便转身离开了。

    半夜的时候,宋迟暮突然失眠了。

    她从床上坐了起来,望着窗外有些深沉的夜空,久不能寐。

    突然,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

    是flora发来的。

    看到上面的短信内容之后,宋迟暮的心莫名变得更加的寒冷。

    原以为,那个男人的冷漠足以伤的她体无完肤。

    却没想到,那个一直打着关心的旗号默默帮着她的男人,才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flora说,朝辞之所以那么恨她,是因为萧苏溢伪造了她和他发生过关系的场面,并被朝辞亲眼看到。

    能被朝辞亲眼看到,还深信不疑的……她不敢想象,那到底是怎样的一幕。

    而后来朝辞如此冷漠决绝的样子在脑海中浮现,她似乎有些能理解他了。

    原来如此……

    宋迟暮的心逐渐变得凉薄,甚至已经没了知觉,渐渐变得麻木。

    她还能相信谁?

    一夜未眠。

    *

    *

    翌日,萧苏溢一大早便将给宋迟暮订好的机票送了过来。

    因为一夜未睡,宋迟暮的精神状态并不是特别的好。她的眼圈发黑,眼眶也微微发红。

    “小暮,我送你去机场吧?”

    宋迟暮并未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甚至,她都没正眼看过萧苏溢一眼。

    萧苏溢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却并没放在心上。

    只是在路上叮嘱着宋迟暮:“在外面记得小心些,出去散散心也好,这段时间你真是过得太压抑了。什么时候回来了记得跟我说,我去接你,嗯?”

    宋迟暮一直将视线投向窗外,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

    她只是语气淡淡的应了声:“嗯。”声色没有任何的起伏。

    到达机场之后,萧苏溢又是不放心的叮嘱了几声,颇有一副像是以后都见不到宋迟暮的意味。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总有些不好的预感。”萧苏溢眉心轻拧,在宋迟暮耳边轻轻道。

    他知道宋迟暮不可能不上飞机,所以也便没有劝她留下来。

    只是心里闷闷的,最后并未在意。

    直到,目送宋迟暮进了候机厅,才转身离开。

    ……

    另一边。

    朝辞和flora今天大婚。

    他的意思,是先在这边办个简单的婚礼,到时候再回到英国在父母的面前办个隆重点的。

    其实,这只是为了拖延而用的手段而已。

    朝辞……他其实并未打算和flora结婚,是flora一直威胁着他。

    黎漾前不久查到,宋迟暮和楚楚一起出车祸的那次,真正的主谋是flora。

    他特意找flora确认过,没想到她竟然主动承认了,这让他非常的意外。

    那会儿,他刚跟宋迟暮分开。

    她以宋迟暮的性命相要挟,要他月底就跟她结婚。

    朝辞相信,她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并且,他也什么都阻止不了。

    毕竟,她是flora。

    就像之前出车祸的事,他也是拜托了黎漾才查出来,且已经过了那么久。

    明明宋迟暮如此背叛过他,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如此的担心他的安危。

    所以,包括后来宋迟暮来找他的那次,他也是故意撞向宋迟暮,为的就是让flora彻底的不会再对宋迟暮找麻烦。

    所以今天,他的心思并不在婚礼上。

    尽管婚礼的场地布置得再好,来的宾客再多,要是不能喝自己心爱的女人结婚,那又有什么意义?

    朝辞冷眼看着在座的来宾,机械似的应着牧师的话。

    却在牧师问到,他愿不愿意娶flora为妻的时候,犹豫了一下。

    心里蓦然一沉,一股缓慢而沉重的钝痛感蔓延心尖。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有这样的感觉,就好像是失去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那种失重感非常的明显。

    忽然,朝辞扯掉了脖子上的领带,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小跑着离开了。

    flora有些不明不白,大声的在原地呼叫着朝辞的名字。

    然,朝辞并未理会她,身影早就消失在了教堂。

    flora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良好的修养让她没有不顾形象的飞奔跟过去,只是在原地气得直跺脚!

    原本,她以为她会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新娘!

    都是宋迟暮!

    朝辞一定是去找宋迟暮去了!

    *

    *

    朝辞离开教堂之后,便拨打了宋迟暮的电话。

    蓦的,他忽然想起了昨天晚上,宋迟暮说的那句话。

    她说:朝先生,我们一别两宽,有生之年再不复相见。

    有生之年再不复相见……

    她虽然语气淡淡,却是那样的决绝。

    肯定,她也是恨透了自己吧。

    然,宋迟暮那边显示电话已经关机了。

    朝辞忽的觉得心里一沉,蓦的有些不好的预感在心里浮现。

    虽然心里对萧苏溢的看法还是一直并未改变,但他还是没忍住给萧苏溢打了电话。

    可是电话接通之后,却传来了萧苏溢悲拗万分的沉痛声音。

    他像是知道朝辞之所以打来这通电话的原因,对朝辞说道:“小暮不在了。”

    萧苏溢语气带着一丝颤抖,像是用了极大的力气才说出了这些话。

    朝辞眉心顿时一拧,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又不敢往那方面去想。

    “她去哪里了?”朝辞装作不知,问道。

    萧苏溢本想自欺欺人,却不想就自己一个人难过。

    他拿着手机对朝辞大吼了一声:“我说小暮不在了,不在了,就是不在这个世上了,你懂不懂?!”

    朝辞握着手机的手顿时一僵,眸光渐渐变得涣散。

    不……不会的……

    一定是萧苏溢骗他的。

    对,一定是宋迟暮跟他串通好了来骗他的。

    对,一定是这样……

    朝辞浑浑噩噩的,嘴上说不信,心里还是颤抖万分。

    最后,还是没忍住的问道:“她……怎么走的?”

    萧苏溢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道:“小暮昨天晚上回来,让我给她订了一张去法国的机票,她说想出去散散心。早上,我亲自送她去的机场,并目送她进了候机厅,等到她坐的那趟航班起飞了我才准备回去。却没想到,新闻上面播报,小暮坐的那趟航班刚起飞后不久便失事了,机上无一人幸免,全部遇难。”

    “……”朝辞怔怔的望着前方。

    他一定是听错了。

    “早上送小暮离开的时候,我的心里便有些不太好的预感,如果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的话,我是断然不会让她出门的,都是我不好……”萧苏溢万分懊恼,心痛万分,却又无可奈何。

    再怎么样,也挽不回宋迟暮的性命了。

    朝辞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挂了电话的,后来,他也让人去查了萧苏溢所说的那趟航班,见失事名单上的确有宋迟暮的名字。

    那三个字,曾经如此深刻的刻在他的心上。

    一个好端端的人,怎么会突然就去了呢?

    或许朝辞应该庆幸,庆幸在宋迟暮生前还与她有过片刻的温存,倒成了他此刻的慰藉。

    似乎,还能感受到她身上的温度。

    这一夜,朝辞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喝了许多的酒。

    他想醉着,却始终都醉不了,最终,清醒到黎明。

    *

    *

    因为飞机失事,甚至连骨灰都没有,萧苏溢便给宋迟暮办了一个简单的葬礼,然后拿了一些她生前的东西,葬在了南郊的墓园,她母亲的墓旁边。

    顷刻间,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忽然乌云密布。

    萧苏溢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表情沉痛的站在宋迟暮的墓碑前。

    大雨瓢泼而下,无情的冲刷着大地。

    他就静静的站着,看着墓碑上那个笑靥如花的女人,从此,她的笑容便凝固在了这个照片上。

    下一秒,他的身边忽然站了一个人。

    朝辞跟他一样,穿着一身深黑的西装,表情亦是沉痛万分。

    他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却没有忘掉,朝辞之前是怎么对宋迟暮的。

    他其实不想让朝辞见宋迟暮。

    让他知道她的死讯,只是在赌他的心里对宋迟暮还有一丝丝的在意,不能让他一个人难过。

    “朝辞,我不想在小暮的墓前跟你打架,你最好赶紧离开。我想,小暮要是活着也大概不会想见你。”萧苏溢语气沉沉道。

    朝辞目光沉痛的望着墓碑上那个笑靥如花的女人,耳边依稀又飘荡起那天她在他耳边说的那句话:“朝先生,我们一别两宽,此生不复再相见。”

    却没想到,她的此生不复再相见是如此的意味。

    人活着的时候他没能珍惜,现在不在了,他却觉得有些后悔。

    甚至想着,假如宋迟暮还活着,他就原谅她先前背叛他的事了。

    他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就只要她活着。

    可是,他知道,什么都不可能了。

    朝辞没有说话,看了眼宋迟暮便已然觉得心满意足了。随后,他便沉默着转身离开。

    萧苏溢漠然的看着他落寞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竟觉得他还是在乎宋迟暮的。

    他眸光低垂的,似是在思虑着什么。

    在朝辞的身影即将消失不见的时候,萧苏溢叫住了他。

    “等等。”

    蓦然听到这句叫声,朝辞下意识的顿下了步伐。

    他缓缓回头,便听到萧苏溢道:“有些事情,我觉得你还是有必要知道,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吧。”

    *

    *

    就在墓园不远处,有一座供来往路人可以休憩的会所。

    朝辞和萧苏溢便进了里面,找了一个包间坐了下来。

    朝辞有些不解,便问道:“你要对我说什么?”

    似乎,两个人从来都没有如此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过。

    如今,宋迟暮不在了,他们才能如此。

    萧苏溢深知自己对不起宋迟暮,觉得只有把那些事情都说出来,对她或许才是一种解脱。

    她如今都去了,他不想让她再被朝辞一直误会着。

    原本,所有的错都是他一个人铸成的。

    萧苏溢语气源远流长道:“其实,我和小暮从未发生过任何的关系。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的心里至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人。”

    闻言,朝辞的眉心顿时拧了起来。

    他不知道自己此刻听到萧苏溢说这句话时什么样的心情,但是,他显然是有些不太相信的。

    毕竟,他是亲眼看到的。

    但是,他竟希望萧苏溢此刻说的话是真的。

    萧苏溢知道他介怀他那天看到的一幕,便解释道:“那天你看的并不是所谓的真相,其实小暮一直被我蒙在鼓里,她什么都不知道,甚至都不知道你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才对她如此决绝。起初,是你未婚妻找我合作,那张照片也是她的杰作。小暮其实很抗拒我,是我故意抱着她,让你未婚妻拍了那张照片并发给了你。后面,也是你未婚妻找人迷晕了小暮,并送到了我的家里。我没有碰过小暮,我是请的保洁阿姨脱下了小暮的衣服,也是请她帮小暮穿上的。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去查查我家的保洁阿姨,并去问她。”

    朝辞的脸色逐渐变得深沉,周遭的气息沉冷到可怕。

    “为什么到现在才跟我说这些?”他语气沉沉道,透着一抹慑人的力度。

    要是早些告诉他,或许他就不会误会宋迟暮那么久。

    或许……她也就不会出事了……

    不用去查证,朝辞已然相信了萧苏溢的话。

    他只是在心里懊悔万分,为什么就不听她的解释。

    同时,心里对flora染上了无边的恨意。

    如果不是她,宋迟暮也就不会彻底的离开了。

    朝辞的双手紧握成拳,似乎忍受了极大的怒意。

    “因为以前我保留着私心,也是希望小暮能彻底和你分开。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她都已经走了。”萧苏溢语气惆怅。

    自从宋迟暮走了之后,他的眼眸中似乎多了一层阴郁的神色。

    本就温润如玉的他,现在却变得优柔寡断。

    *

    *

    朝辞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却是回到了先前和宋迟暮一起住过的公寓里。

    她的东西还在,原封不动的,似乎还未离开一样。

    这里,是他精心为宋迟暮打造的家。

    只可惜……

    朝辞不愿多想,他躺在曾经和宋迟暮一起睡过的床上,似乎还能闻到她身上的香气,逐渐进入到了梦乡。

    梦里。

    他和宋迟暮还是在学生时代,每天无忧无虑。

    没有后面的猜忌分离,一直携手到了婚姻的殿堂。

    他笑着吻着宋迟暮的脸庞,并承诺会一直对她好。

    婚后,他们生了一个白胖小子。

    但是那个小子每天粘着宋迟暮,他每天都和自己的儿子争宠。

    有时候,觉得连自己的儿子都不如。

    后来,他们又生了个女儿。

    他每天的任务就是负责宠她们。

    什么儿子,不存在的!

    他有个女儿就够了!

    因为只有女儿,才会温顺的叫他爸爸。

    有时候,他甚至都想把儿子塞回宋迟暮的肚子里去。

    这样一家人打闹的日子,过得很快。

    不知不觉,两个孩子都长大了。

    而他和宋迟暮,也都已经老了。

    他们两个人坐在花园外的长椅上,相伴着看着夕阳落幕,天边尽是金黄色的光芒。

    朝辞对宋迟暮道:“暮暮,很庆幸能够跟你如此相伴一生。”

    宋迟暮对他微微一笑,觉得很是幸福,她回道:“我也是。”

    *

    翌日清晨,朝辞在一片刺眼的阳光中醒来,他的嘴边还带着笑意。

    可是身边,却是空荡荡的,哪里还有宋迟暮的身影?

    他这才想起,宋迟暮已经不在了。

    原来,那美好的一切,竟都是他昨天晚上做的一场梦。

    他多么希望那个梦是真的。

    多么希望这些事情都没有发生,他的暮暮还在……

    ……

    朝辞后来跟flora摊牌了,为了跟她取消婚约,他不惜和家族决裂。

    无所谓,反正在南城的一点一滴都是他自己打拼来的。

    只是,他有些后悔没有早些和那边的人断绝联系。

    要不是flora,他和宋迟暮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

    后来的几年,朝辞一直过得浑浑噩噩。

    他每天用工作来麻痹自己,为的就是不想自己在清醒的时候想起宋迟暮。

    每每想起她,便心痛万分,后悔不已。

    *

    朝辞的公司规模逐渐壮大,在国内各个市区都建立了分公司。

    这天,是海城公司开业的日子,朝辞按规矩要前去剪彩。

    剪完彩之后,助理说想带他去海城好好的逛逛。

    因为海城是他的家乡,他说这里有很多的美景,也有很多好玩的地方。

    朝辞想,他已经有多久没有欣赏过美景,没有放松过了?

    他怕自己一松散下来,便会陷入那个午夜梦回的梦境里。

    想起那个内心深处无处安放的人。

    可是这一次,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被什么给吸引,竟蓦然的答应了。

    ……

    朝辞跟在助理的身后,先是去了几处好玩的地方,但因为他没什么兴致玩。

    索性,助理便带他去了几个风景很好的地方,但他也无心欣赏风景。

    直到最后,助理带着他来到了一片美丽的薰衣草花海。

    风吹浪起,在五月,娇而不艳的阳光下,荡漾着潋滟的紫色光芒。弥漫着似水的柔情,夹杂着无边的浪漫,层层叠叠的向他涌来。

    而不远处的一座藤蔓秋千上,他竟看到了一大一小的两抹身影。

    朝辞像是鬼魅了,如被吸引了一样赶了过去。

    越走近时,越是觉得快要不能呼吸。

    那个背影,像极了他每天心心念念的某人。

    化成灰他都认得……

    朝辞屏住了呼吸,没忍住的呼唤了她的名字。

    “暮暮……是你吗?”他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这都多少年过去了,他一直以为宋迟暮不在了。

    可,眼前的这个女人,会是她吗?

    朝辞亲眼看到,面前的女人在听到他喊出那声熟悉的呼唤声之后,身形有片刻的微顿。

    朝辞心中一喜,再然后,便看到她身旁的小男孩缓缓的回头。

    那张像肉包子一样的小脸上,五官竟和他是如出一撤。

    朝辞有些难以呼吸,一瞬间觉得有些喜出望外。

    他没有忘记多年前的那个夜晚。

    算起来,要是那个晚上真的有了,孩子也是这般大了。

    “暮暮……真的是你。”朝辞已经不需要再怀疑什么了,眼前的这个小包子便证明了一切。

    是上天不愿他悔憾终生,才终于怜悯他了吗?

    朝辞喜极而泣,他几乎是扑倒在宋迟暮的身后,心中依旧是悔恨万分。

    “暮暮,以前是我不好,我不奢求你的原谅,但是,可不可以换我来照顾你们母子俩?”

    女人没有回头,亦是没有打算回答男人的话。

    这么多年过去了,其实有些事情,她早就放下了。

    如今,她相安无事,和儿子过着平淡的生活没什么不好。

    “朝先生,您请回吧。”宋迟暮语气淡淡。

    身边小包子突然奶声奶气的开口问道:“妈咪,那个叔叔是谁呀?好奇怪。”

    宋迟暮语气温柔的回答着他:“景琰,不用管他”

    说着,宋迟暮便要牵着小景琰离开这片花海。

    朝辞想跟上去,却被宋迟暮冷声拒绝了。

    “朝先生,你似乎忘了我先前说过的话。”宋迟暮没有回头,却淡声提醒道:“我说过,此生不复再相见。”

    朝辞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眸光深邃悠长的望着宋迟暮逐渐远行的背影。

    还有她身旁的那个小包子。

    心中有什么感觉逐渐在蔓延。

    这大概便是上天赐给他最好的礼物了。

    真好,宋迟暮还在。

    那就代表着,有些事情他还可以弥补。

    暮暮,不管你会不会原谅我,此后余生,你便是我的一切……

    ★更多★

    ★精彩★

    ★百度★

    ★搜索★

    ★ 我 ★

    ★ 的 ★

    ★ 书 ★

    ★ 城 ★

    ★ 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朝暮(百度最新章节)  朝暮(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