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卷 第七十七章

    第二天早上,何筱在涂晓和程勉的陪同下一起等结果。

    老军医看着她忐忑到有些焦虑的表情,缓缓地笑了:“这下你可以放一半心了。”

    何筱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咯噔一声响:“一半?是什么意思?”

    “检查结果出来了,是良性。不过接下来还要安排后续治疗,这才是关键。” 老军医戴着眼镜,十分慈和地看她一眼,“你要养足精神啊,毕竟还有攻坚战要打。”

    何筱当然有这个心理准备,可这毕竟也算一个好消息不是吗?心里松快了不少,她说不出话,只觉得腿脚有些发软。程勉站在她的身后,扶住她的腰,何筱回过头,抓住了他的手臂。

    涂晓在一旁看着,也露出欣慰的笑容。她转过头对老军医说:“伯伯,那就辛苦你了。”

    老军医眨眨眼,像是在说放心。

    结果出来之后,何筱和田女士并没有轻松多少,因为医院要为老何制定了下一步的治疗计划。

    何筱不想父亲快六十了还要在身上开一刀,怕承受不住,便问医生能不能采取保守治疗。老军医仔细考虑后给出答案,保险起见,还是建议做手术。

    在做前期准备的过程中,何筱觉得自己把这一辈子的紧张都用光了,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相比之下,田女士就淡定多了。

    她们母女俩就一直陪在老何身边,直到把人送进手术室。大门关上的那一刹那,仿佛一直支撑的力量消失了,田瑛腿一软,瘫倒了地上。

    因为之前田女士表现的太过镇定了,大家都没防备,让她结结实实地摔了一跤。田瑛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怎么就摔倒了。”

    程勉便赶紧伸手扶她,她笑眯眯地说不用,却不料脚踩着地板又滑了一下。她坐在那儿愣了下,之后嚎啕大哭。

    何筱连忙稳住母亲的肩膀,只听田女士哭得十分委屈:“笑笑,我嫁给你爸三十多年了,这还是头一回把他送进手术室,你说这老头怎么这么叫人不省心……”

    在场所有人的第一反应是失笑,之后却为之动容。

    平日里田瑛提起老何时多半都是数落他,像这样直白地流露出的担忧和心疼,别说其他人,就连何筱,也是第一次见。

    何筱什么也没说,将母亲抱进怀中,轻轻拍着她的后背,给她安抚。

    许是老天爷知道这么多人在惦念着他,手术十分顺利,虽然老何遭了一场大罪,面色苍白,但也难得睡得十分安详。

    田女士寸步不离地守着他,何筱劝了好几次,她都不肯去休息。

    到最后还是程勉劝动了她:“阿姨,让我来吧。您跟笑笑累了这么多天了,都需要休息,别让叔叔一醒来看见你们也是满脸憔悴。”

    田女士有些犹豫:“你——”

    程勉笑了笑:“您放心,我警觉性高,叔叔有个什么动静我都能照应上。”

    田女士回头看了老何一眼,麻醉药效尚未退,他正熟睡着。她犹是有些不放心地叮嘱程勉:“那你先看一会儿,有什么事你赶紧叫我。”

    程勉连声说好,田女士这才离开病床前,和衣躺在一旁的小床上休息。

    何筱去烧水,回来看见母亲已经睡着,有些意外地欣喜。只见程勉正坐在床边,向她轻轻眨了眨眼,眼中有淡淡的得意。

    何筱倒了杯水给他,低声问:“累不累。”

    “不累。”程勉握住她的手,“去睡一会儿,我在这儿看着就好。”

    何筱没动。

    因为老何的病,程勉将剩下的探亲假一并请了下来,专门陪她们守在医院。眼看着没有几天休假就结束了,而他们之前还说好用这个假期去领证——

    “怎么了?”见她不说话,程勉低声问。

    “我在想,怎么每次我们打算领证的时候都要有点事发生。”第一次是叶红旗牺牲的乌龙事件,第二次是老兵退伍,这一回,又轮到了老何生病。

    想想还真是这样。

    程勉嘴角牵出一丝笑来:“事不过三,你放心好了。”

    “我没担心好不好。”

    何筱撇撇嘴,引得程勉捏了她脸颊一下:“嘴硬。”

    两人相视一笑,所有的话,在这一刻仿佛都显得多余。

    老何的术后恢复效果很好,再过两个星期差不多就可以出院了。

    程勉的整个假期都消磨在这儿了,这让老何有些不好意思,趁他跟何筱出去吃饭的时候,悄悄对田瑛说:“我看啊,程家这小子靠得住。”

    田女士斜他一眼:“我什么时候说他靠不住过?”

    老何嗯一声,“那我听你这意思,是不反对他们两了?”

    “打住。”田女士瞪他,“这是两码事,你别替他们两人套我话。”

    “你呀。”老何无可奈何,“就是犟,要说起来,谁能有你心里清楚?”

    老何算是说到了点子上。

    何筱是由田瑛一手带大,这点甭管他以后怎么弥补都是改变不了的事实。所以闺女是什么样的脾气,他这个老伴是最清楚不过。也正因为此,她才发愁,因为她自己心里也清楚,她这个女儿,若是真认定一个人,那不管她如何反对,都只能是这个人了。可她毕竟是个当妈的,闺女又是从小到大跟在自己身边,怎么舍得她去吃自己曾经受过的苦?

    田瑛不愿意为难自己的女儿,可一想到程勉的军人身份,又着实有些纠结。

    “我心里是清楚,可清楚有什么用。”田瑛说着,竟叹了口气,“闺女养了二十几年,到最后还不是要成人家家的。”

    瞧这话说得。

    老何失笑,拍了拍田瑛的手:“家里床头柜里有个铁皮小盒,你明天给我带过来,我有用。”

    休假的最后一天,程勉一早就来了医院,替换了田瑛和何筱,让她们母女俩人去洗漱和吃饭。自己则兑好了热水,将毛巾湿过之后给老何擦脸擦手,几个星期的磨练,他早已做得得心应手。

    老何看着他:“听笑笑说,今天你该回部队了。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您别这么说,我应该的。”

    这话说得老何笑得眼睛都眯起来,趁程勉去卫生间倒水的空当,他从田瑛拿来的铁盒子里取出来一封信。待得程勉回来,亲手交给了他。

    程勉怔了下,才接了过来:“这是?”

    老何只说:“我替笑笑给你的,你回去再看。”

    一看封面那熟悉的字迹,程勉大概猜出来这里面是什么了,他按捺住心中骤起的波澜,将信放进了口袋。

    中午时分,他向何家两位老人告别之后,就离开医院,准备开车回部队。

    何筱送他出去,两人就那么一前一后走着。到了医院大门口的时候,走在前面的程勉停下了脚步,扭过头盯住何筱。

    何筱正被他看得不明所以,他突然走过来,箍住她的肩膀,在她唇上狠狠亲了一下,简直就跟咬的一样。

    何筱被他亲懵了,回过神来,那人已经大踏步上车,扬尘而去了。弄得何筱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她擦了擦嘴,有点不满:“什么意思嘛。”

    程勉回了趟家,拿好东西之后飞车回了连队。

    二十几天没见面了,侦察连的小伙子们看见连长忍不住一阵闹腾,程勉连踢带踹地把他们撵走了,才把门关上,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掏出那封信来。

    信封是白色的,封面只有三个字:程勉(收)。字体清秀,是一贯优等生的何筱才写得出来的。程勉记得清楚,赵老师当她班主任的时候,总夸她字写得好,让他多向妹妹学习。

    唇角微弯,程勉将信取了出来。铺展开来,周角已有些泛黄,深蓝色钢笔水,字里行间都是那些旧日时光。

    他逐字读去——

    程勉:

    很久没有给你写信了。

    B市的冬天总是格外的冷。早起我被冻醒,一看窗外,又是一场搓棉扯絮的大雪。

    今年冬天老何的身体开始断断续续出现一些问题。我劝他去医院,可是老何一直没答应。每当我提起的时候他总是皱眉斥责我说:“我当了十几年的兵了,这点小病的抵抗力都没有?”

    其实我懂,老何是怕了。怕万一检查出来个好歹,他自此出不了医院的大门。无奈最后我哭了一场,老何才不情不愿地去做了检查。没什么大问题,真是万幸。

    我忘了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老何,老何”地叫他,叫了这么些年,他是真的老了。那天我和他并排坐着看电视,不经意的一转头,看见他耳鬓边的一茬白发。明晃晃的,真扎眼。我看着难受,说要替他染发,还被老何嘲笑了一顿。

    电视里正放着建国六十周年的阅兵式,老何盯着看了一会儿,忽然问我,知不知道他当了十几年的兵,最遗憾的一件事是什么。我摇了摇头,他笑着告诉我答案,他说他最遗憾的就是没能等到部队大换装就转业了,那07式军装,穿在身上多精神,多潇洒。

    我也跟着笑了,心底里是一片酸涩。

    我知道老何一直怀念那个地方,正如我一样。怀念那老大院、农场、河滩、漫山遍野的花还有数不尽的快乐时光。我日夜思念着它们,哪怕这么些年我终究没再回去过一次。

    前不久我辗转得知,再有两年,老大院和农场就全要拆了。听到这个消息的那天我又失眠了。我在感情上从来都是一个后知后觉的人,总要在离别很久之后才会感到到难过。所以,梦是我唯一能获得慰藉的地方。

    在梦里我又回到了农场,翻过那截矮墙去逗弄河滩里的蝌蚪;在梦里我又回到了大院里的操场上,顶着漫天的星星找丢掉的那只凉鞋;在梦里,我坐着军卡颠簸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迷蒙中睁开眼睛,见到了你。

    程勉。

    我想我再也没法欺骗自己,我想你。真的,很想你。

    薄薄的一页半,程勉却读了不知有多久。来去反复,反复来去。

    窗外乍起一阵欢呼声,风吹动窗帘,灿烂的阳光洒进来。不远处球场上,赢得了球赛的士兵正兴奋地向观战的战友挥手。

    程勉笑了笑,转过头,眼睛微微一眨,一滴眼泪就那么猝不及防地滚落下来,掉到信纸上,晕染一大片。

    他顿时有些懊恼,连忙用手擦干净。

    他想起今天上午老何说的话。

    老何淡笑着,神情很平和:“她给你写了不止一封信,但一封也没有寄出去,都堆着。后来搬家的时候弄丢了,她背着我们哭了好一阵子,还以为我不知道。后来她上大学了,有一年我们给她收拾书桌,才让我发现了这封信。不过你放心,我没看。”

    上大学。那应该是哪一年写的呢?

    记得那晚在走廊夜谈,何筱曾自责的说,前两年老何身体就开始不好了,她应该督促他每年都来医院检查。按照信中所说,恐怕就是前两年的时候,她写下这封信。

    越来越多的线索,让他觉得老何说的话都是对的。他说,他们两个人都是傻子。他写了那么多封信,一封没寄到她手中。而她写了这么多封,却一封也没寄。

    平白隔空了七年的时光,现在想想都觉得心疼。

    不能再等了。

    程勉抹了把脸,长呼出口气,拿起桌子上的电话。

    老何这一病,再加上修养,转眼就到了年后。

    新兵训练也渐入尾声,下连工作开始准备。程勉那边虽又开始忙了起来,但却不忘时时往何家这边打个电话问候,比给自己家里打都要勤。这么个打法,几乎让田女士招架不住。

    趁两人在家的时候,她气得拧老何耳朵:“你赶紧给我好起来,否则这小子得把咱家电话打爆了!”

    老何面上表示自己十分无辜,可心里却十分得意,他看的出来,他这老伴,也快被程家那小子成功策反了。

    因为生病,原本定在年前请程勉来家里吃的那顿饭推迟到年后了。说是看程勉时间,可春节期间要战备值班,今年轮到程连长,那是压根儿抽不出来空闲。何家二老是等啊等,等到田女士的耐性都快被磨光了,程勉才逮着休假归来的徐沂,成功请了个周末假。

    前一天正逢元宵节,程勉回基地大院过。

    赵老师当然知道程勉要去何家的事儿,仔细一盘算这是儿子第一回正儿八经地上人家的门,怎么也得准备准备吧。可看儿子一脸淡定的模样,看不出一点焦急来,问起来也是那一句话:都准备好了,您老甭操心。

    得,还显得她多事了。赵老师索性不管了。

    这份气定神闲一直维持到了第二天早上,等到上了车,离何家的小区越来越近的时候,程勉突然有点心慌了。拿出随行的杯子猛灌一口水,他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何筱就等在小区门口,跟程勉一样,此时心情有点紧张。看着那辆东风吉普越来越近,她心跳竟有加快的趋势。

    程勉也看见了何筱,迅速将车停好,下车向她走去。何筱瞅着他走近,依然是一身整齐挺括的冬常服,可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呢。何筱就直勾勾地盯着他看,视线落在他肩章上时,就突然明白过来了,顿时就没好声气。

    程勉看着何筱的脸色,知道被她发现了,便笑着问:“怎么样?”

    还好意思问怎么样?她简直没话说。

    “怎么带着这样一副肩章?”明明全身都是一套07式的装备,到了肩章这里却换成了旧式的金黄色军官硬肩章,难怪她看得别扭。

    “我得讨好何叔叔。”他左右看了眼肩章,“想来想去,也只有87式军装能引起他的共鸣和好感了。”

    何筱有点无语:“那你怎么不穿全套啊?”

    那也得找的来啊。程勉轻咳两声,揽住何筱的肩膀:“进去罢,不能让何叔叔和田阿姨久等。”

    进了屋,老何笑眯眯地招呼着他落座,像是压根儿没瞧见他的肩章一样。趁这个机会,何筱赶紧扒下来他的外套,挂到了谁也看不见的地方。看着笑笑同志火烧尾巴的样子,程勉忍不住弯了嘴角。

    他将带过来的见面礼一一递了过去,老何微哂,说来都来了还带什么礼。倒是田女士,不吭声,都收了过去。

    程勉笑着说没什么。他此番来就是专注讨好何家二老的,收了倒好,否则他倒不知要怎么进行下一步了。

    何筱回来之后,四个人面对面地坐着,气氛微微有些尴尬。彼此之间都是太熟悉不过的人了,连见面时必要的寒暄都省了,此刻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田女士有些坐不住了,站起来,说是去厨房看看菜。

    留下三个人,一阵面面相觑之后,是会心一笑。

    “信看了吗?”老何突然问。

    程勉心领神会,点了点头:“看了。”他说,“作为回礼,我这里也有一封信,是给您二老的。”

    老何哦一声,饶有趣味地看着他,接过他递过来的信封,打开只瞧了一眼,便忍不住笑了。

    他扯开嗓门喊:“老田,老田,快过来看看程家这小子给咱们写了什么。”

    田女士小跑着从厨房出来,凑到老何跟前,一看,便愣住了。她抬头看了看程勉,再低下头去看这封信,眼眶竟蓦地红了。遮掩不及,便调头回了厨房。

    这下就连程勉都懵了。

    老何匆忙地笑了下:“你们坐,我进去瞧瞧她。”

    何筱回过神,有些气急败坏地问程勉:“你写了什么呀?”

    她拿过那封信,只见上面印着一行力透纸背的大字:“我们一致认为,程勉是一个好同志!”龙飞凤舞的笔迹,明显是沈孟川的。

    该是生气的,可何筱读完这句,竟忍不住笑了,是大笑。

    程勉脸上明显有些挂不住了:“不许笑。”

    何筱弯着腰,抬眼看他,眼睛十分清亮:“你以为这招到哪儿都通用啊?”

    程勉强撑着:“也不见得没用,最起码阿姨有所触动了。”

    何筱瞪他:“是有触动!都触动到哭了!”

    程连长顿觉十分懊恼。

    好在没多久,田瑛就被老何哄回来了。起初只瞪了程勉一眼,接下来倒也没给他难堪。一顿饭就在这样的氛围下吃完了,结束之后,田瑛不让老何动手,叫何筱跟她一起进厨房刷碗。

    只剩下程勉和老何面对面地坐着。老何要吃药,程勉便帮他倒水,这些他常在医院做的事,此刻做来一点也不觉手生。

    老何不禁有些感慨,看着杯子里升腾的热气,问道:“程勉,你会一直待我们笑笑好吗?”

    突然的发问,让程勉怔了下。

    老何看着他,淡淡一笑,眼角的皱纹更加明显了:“我们家就这一个姑娘,让你用一封信就给拐走了,你可得待她好啊。”

    这算是答应了?

    一种难以言喻的喜悦和激动从心底涌起,只是程勉还来不及说话,就被杯子里荡出来的热水给烫了下。他嘶地吸了一口气,连忙将杯子放到了茶几上,老何笑了两声,稳稳当当地接过杯子来,去房间取药。

    程勉看着虎口处被烫红的一片,嘴角却慢慢地咧开了,映着窗外的阳光,看上去分外灿烂。

    吃过午饭又坐了一会儿,因为老何要午休,程勉适时地起身告辞。

    老何点了点头,想起什么,又叫住了他。在程勉有些讶异的目光里,老何指了指他的口袋:“这兜里装的什么呀,来了这么长时间了,也不肯拿出来。”

    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程勉笑了笑,从兜里取出来一副肩章和盾牌臂章,标准的07式。

    老何接过来握在手里,细细摩挲:“这07式,就是比我们那87式看着利落和漂亮!”

    他召唤程勉向前,亲手替他换下了肩膀上的肩章,将臂章也佩戴整齐后,他的视线从帽徽、领花、资历章和姓名牌前一一扫过,目光有着过来人的温和与平静。作为一个当过十几年兵的人,他对部队还是充满留恋的。可是如今时光将他的不甘已经打磨光了,他也终于能够释然了,因为他在年轻一辈的身上看到了希望

    他拍拍程勉的肩膀:“走罢。”

    何筱送程勉下楼,走到小区院子里的时候,程勉停住脚步,抬起头,叹了口气。

    “叹什么气?”何筱好笑地看着他。

    程勉一副惆怅的样子:“我遗憾啊,你看咱妈今天都没跟我说几句话。”

    这口改的可够快的啊。

    何筱嗔怪地看他一眼:“还不都是因为你自作主张。”

    嘴里这么说着,可心里却是明白的。怎么说她也是独生女,就这么被他拐走,田女士心里能舒坦吗?

    “算了”程勉自我安慰道,“主要作战目的达到了,保存有生力量,剩下地再慢慢攻破罢。”

    何筱伸手又拧他一下,两人都笑了出来。

    今天是B市在下了那么多天雪之后难得的好天气,天高远阔,万里无云。阳光直直地照下来,晒得何筱有点睁不开眼。

    她以手扶额,抬起头看着碧蓝的天空。走在前面的程勉停住脚步,回过头看她,她便冲他浅浅一笑。

    “你知道,刚才在厨房的时候我妈跟我说什么吗?”

    “说什么?”程勉微微眯起眼睛,有些紧张。

    何筱眨了眨眼:“她说,当军嫂很辛苦,她熬了那么长时间,不想我跟她一样。”

    此话一阵见血,程勉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何筱看着他一下子沉重起来的面色,有些狡黠地弯起唇角:“可我妈也说,很难再找到像你这么靠谱的人。”

    程勉一顿,拉着她的手掉头就走。

    何筱一惊:“你干什么?”

    程勉头也不回地扯着嗓子喊:“领证!”

    何筱笑了出来,在明媚的阳光下,任由他拉着自己越走越快,越走越远。直到走过漫长的冬天,直到春日再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长冬(百度最新章节)  长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