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94章 巧取豪夺

    专案组对两家财务公司的检查进入尾声,没有太大问题,无非协助企业做假账、偷税漏税、提供过桥资金等等,与御龙的关系主要是流转现金,即通过虚假合同,御龙将大额资金汇给财务公司,财务公司利用和银行的合作关系,提取现金。

    众所周知现金流转很难取证,即便调阅财务公司人员在银行拿走现金,也不能证明钱返还给御龙。现金交易额太大是国情,也是阻碍司法调查的拦路虎。

    不过小李在大数据分析中发现个奇怪的现象,两家财务公司不约而同为一家叫国光城的财务公司做贷款担保,金额还挺大,六千万。

    俗话说同行冤家,在黄海这样经济体量不大,企业特别是好企业屈指可数,面对有限的客户群体,财务公司之间竞争非常激烈。为了挖优质客户,喝酒唱歌桑拿一条龙是常规项目,塞红包、礼金、购物卡也司空见惯,更有甚者,专门派貌美如花的客户经理上门公关,只要拉到生意,潜规则什么的满天飞,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为同行担保本身不寻常,而六千万的贷款金额更令人不可思议。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同行担保有时在所难免,不过基于三个前提:一是银行牵头,这种情况下为避免得罪金主,不得不答应;二是相互担保,这次我帮你担保,下次你帮我担保,互惠互利;三是担保金额在可承受范围内,如公司资本金不过五百万,那么担保金额顶多三四百万,这叫风险承受控制。

    因为贷款担保实质上承担了贷款人有可能违约后的还贷义务,换而言之,如果国光城突然破产,或者拒绝归还六千万贷款,那么两家财务公司必须帮它偿还,而且担保贷款一般采用连带责任,也就是说银行有权要求两家偿还六千万,也可以要求其中一家偿还六千万,并非外行所理解的一半对一半。

    六千万担保的蹊跷就在于国光城从未为两家财务公司做过担保,且两家财务公司资本金根本不足以偿还贷款。

    经查,国光城法人代表是肖伟诚,县政协主席肖治雄的儿子!

    至此专案组调查终于露出曙光!

    从省里到黄海前,十处领导就判断以秦丰和双涂为核心的集团洗钱行为,必定与地方官员勾结,雄厚的资金流加上官员权力寻租,造成更大范围、更深层次的腐败。

    肖治雄为官三十余年,从未出过黄海一步,从机械厂技术员,到技术组长、车间副主任、主任,再到销售科长、销售副厂长、厂长,然后因为技术改造出色,提拔为轻工业局副局长,随即结识他生命中的贵人——分管工业副县长陈冒俊!

    在陈冒俊大力提携下,肖治雄很快任轻工业局书记兼局长,之后陈冒俊任常务副县长时,力荐肖治雄为工业副县长;陈冒俊转任县副书记,肖治雄再度接手常务副县长,直到因为年龄原因才到政协,但级别提为正处,并无不满。

    肖治雄自幼家境贫寒,养成对钱看得很重的习惯,但他该花的地方毫不含糊,出手阔绰得很,否则一个普通技术员不可能一帆风顺爬到厂长位置。他的原则是,凡是花出去的钱,必须三倍、四倍或更多倍数扳回来,所以他敢于收礼、公然收礼甚至索要好处,在黄海也是公开的秘密,有时陈冒俊都看不下去,劝他收敛点,手不要太长。

    肖治雄无所谓。他深知人走茶凉的道理,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等退下来人家赞一句“清官”能当饭吃?即使坐到看似冷板凳的政协,他仍有办法敛财,毕竟还是县委常委,没有提名权但可以反对,这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因此有想法的干部多少要送点,换取他手里一票。

    仅仅自己捞还不够,肖治雄很早就为儿子铺好道路。

    眼下不是当初,光凭送礼、拍马屁当干部愈发困难,必须要有真才实学才行,肖治雄看出肖伟诚不能吃苦,不是当官的料,遂秘密运作成立国光城财务公司,凭自己的影响力,躺着也能赚钱。

    财务公司怎么赚钱?

    很简单,肖治雄跟银行打个招呼,以极低的利率借出贷款,再转手借给急需资金却贷不到款的企业——为何贷不到,这里面当然有名堂,有时肖治雄特意关照,有时企业不识相,该做的事不做。火烧眉睫关头,也顾不得利率明显高出一截,这是肖治雄的第一招,叫吃利差。

    第二招是过桥资金。企业借的银行贷款即将到期,但凑不出钱偿还,银行方面则有规定,贷款不可以当天还当天借——就是避免企业无力偿还而空转贷款,明确要求先归还贷款,次日还能重新办理贷款手续。财务公司专门做过桥资金业务,即把钱借给企业归还贷款,等第二天企业借出贷款后归还。有人说不就一天时间吗,能有多高收益?错也,过桥费是非常昂贵的,正常要达到百分之三左右,即一千万贷款周转一天的费用是三十万!由于银行资金紧张,或收缩银根控制规模,贷款僧多粥少,需要过桥资金的企业很多,国光城赚得盆溢钵满。

    如果说前两招虽有钻政策空子、打擦边球的成分,第三招就是不折不扣的违法行为,即高利贷。对象包括欠下巨额赌资或借钱扳本的、炒股用了杠杆面临爆仓的、吸毒者、企业资金链面临断裂风险的等等,利息正常达到两分,而且先在借款里扣掉。一般来说这是刀口舔血的勾当,收益很高,风险也非常大,弄不好欠债者逃之夭夭,财务公司可就血本无归。但肖治雄是何许人也,既然敢做这门生意,就有足够自信。一是法院里面有人,必要时查封、强制执行;二是国光城有一批打手,欠债者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打手们会持续骚扰其亲戚朋友,让欠债者遭受巨大压力。几年来被国光城弄得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不在少数,可借高利贷本身就见得不光,即使出事也不敢声张,可谓打断牙齿往肚里咽。

    不过这几招都没入专案组法眼,严格来说国光城这些所作所为属于经侦组调查范围,跟专案组并无联系,但小李的大数据分析确实达到令人恐怖的程度,居然翻出一起官商勾结、侵吞并挖空国有资产的旧案!

    这才是专案组最感兴趣的。

    四年前,黄海县远方船舶制造厂作为一家国营企业,列入县里首批改制试点单位,消息传出后立即引起各方关注。远方船舶制造厂主要从事近海小型船舶制造、保养和维修业务,订单从几十万的小舢板到数百万渔船不等,绝少有超过一千万的,动辄上亿的订单根本达不到技术要求,都不敢承接。尽管如此,由于远方厂市场定位精准,业务经营脚踏实地,生产流程管控严密,多年来始终保持盈利,家底子厚实,是黄海为数不多的优秀企业。

    把这样的国企拿出来搞改制试点,县里是有争议的,很多人认为改制为了摆脱企业经营困境,整合资源吸纳资金,使企业重新焕发生机。远方厂的实力足够适应市场潮流,并能取得进一步发展。双方争执不下之际,陈冒俊和肖治雄等本地派表现出强硬态度,认为改制不是卖破烂,不能光把差企业当作包袱甩出去,既然搞试点,吸引各方闲置资金参与,县里应该表现出足够诚意!最终拍板将远方厂列入改制试点名单。

    清产核资后由肖治雄牵头的改制领导小组主持远方厂改制,给出令人瞠目结舌的估值:1.8亿元!

    以远方厂拥有的机械设备、生产线和厂房、库存材料、土地加起来都不止两个亿,何况还有职工宿舍、办公楼、码头转运场等固定资产,外界原来预计至少值5亿!领导小组解释是现有生产设备面临大规模升级改造,耗资巨大,非但不能算净资产,相反是沉重的包袱,另外改制后工人工资、养老金等人力成本大幅上升,宿舍、办公楼等需要维修等等,总之按他们的解释1.8亿只多不少。

    不过即便1.8亿,按当时要求县里必须控股51%,就是说谁想买下远方厂必须掏9千万真金白银!

    哪怕砸锅卖铁,别说借银行贷款,高利贷都值得!一旦拿下远方厂,把机械设备和库存材料当破烂卖了都不止9千万。很多老板蠢蠢欲动,四下筹集资金准备大干一场。

    然而肖治雄的无耻没有底线!

    一个周日的傍晚,远方厂门口突然张贴了一张竞拍公告,宣布周一上午九点面向社会公开竞拍,底价9千万,须早上八点前到远方厂改制办公室交纳保证金——不接受除现金之外的银票、汇款等方式。持有改制办公室盖章的收款收据方取得竞拍资格!

    县里大部分银行网点周日不营业,极少数营业的储蓄网点出于安全和经济考虑,现金量基本保持在一百万左右。而且出公告时间是傍晚六点多钟,储蓄网点都关门了。

    更绝的是银行上午八点半才营业,即使你有天大的面子,好吧,可以特别照顾黄金客户,但支取大额现金要提前一天预约——个人五万,企业二十万。一次性支取九千万,哪怕九百万,县级银行都无法承受,需要派运钞车到市行调款。

    这就意味着几乎所有人都无法取得竞标资格。

    只有肖伟诚的国光城,之前他们已通过多个渠道,从各个银行不为人察觉地凑齐了9千万。周一早上七点多钟就将十多麻袋现金送到远方厂改制办公室。

    出面竞标的不是国光城,而是肖伟诚手下一个马仔临时注册的公司。由于没有竞争对手,以底价顺利拍得远方厂。

    外界哗然也好,密集的举报信也罢,反正查不到跟肖治雄有半点联系,他安之若素。

    后来几年内经过复杂的股权变更、资产重组,国光城逐渐成为远方厂的大股东,之后进一步拆分、资本运作、资产剥离,远方厂专家、技术人员、技术工人以及全套生产线、机械设备全部被转移到国光城控股的私企,并承接原先所有业务。如今的远方厂面目全非,只剩下一个空壳,欠两千万银行贷款和上千万企业债务,以及县里形同虚设的所有权。

    研究到这里,专案组不禁感叹肖氏父子不愧是黄海最精明的资本高手,在所有人对国企改制懵然不懂的时候,已敏锐抓住政策漏洞,大玩瞒天过海的把戏。相比之下方晟何等天真,把满腔心血倾注在村镇企业改制上,还自以为黄海最懂改制的干部,殊不知此时肖氏父子正躲在密室里数钱玩呢。

    肖氏父子从远方厂捞取了多少好处?单估价这一块就有三个亿差价,如果加上几年来等于把厂搬到自己家里,承接那么多订单获得的利润,应该在五亿左右!

    这笔钱当然不可能肖氏父子独吞,资本大挪移需要庞大的人力、物力,掏空远方厂更得有强大的背景支持才能顺利完成一系列手续,接下来专案组需要调查两个方面问题:

    一是9千万保证金如何筹集;

    二是哪些势力参加掏空远方厂。

    在一个县城,9千万现金数目太大了,即使肖伟诚早有准备,国光城毕竟是正常运转的财务公司,大量资金长期被占用,肯定会设法从其它渠道想方法。而通过秦丰、双涂、御龙等集团秘密流转的洗钱资金,应该是挪用的重点!

    钱能生钱,何乐而不为?

    对于操作洗钱业务的幕后势力来说,把需要洗白的资金以现金方式流出,再以安全渠道回流,既取得不菲收入,又完成了洗白程序,可谓两得。

    但破绽就由此产生!

    因为一个长期运作、安全可靠的洗钱渠道经过专业人员周密策划,精心设计,具有很强的隐蔽性和反侦查能力,强如邱组长率领的专案组历时两年多都一筹莫展,可一旦不按照既定线路洗钱,资金流向发生异动,留下的线索足以让专案组惊喜。

    小李的大数据分析系统再度派上用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官场先锋(百度最新章节)  官场先锋(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