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05章 秘密行动

    “枪战?好像没听说啊。”方晟愕然。

    陈警官微微一笑:“消息被严密封锁,现场目击者均签订保密条款,不准外……”

    枪战中蒋警官负了轻伤,对方也没讨到巧,挂彩后且战且退,最终一路流血躲进了郁郁莽莽的森林公园。

    方晟皱眉道:“问题不小,方圆几十公里的森林公园很难进行拉网式搜捕,这方面我们有过教训……”

    想到与白翎的第一次就发生在里面,不由有些脸红。

    陈警官道:“组织大规模行动抓捕一名经过特殊训练的间谍,非常危险,不具备可行性,因此只能请方书记暗中提醒各工地、宾馆、酒店密切注意,发生来历不明或身份可疑者及时向我们报告……”

    “蓝领的性别、身高、体重、相貌特征?”

    陈警官与蒋警官对视一眼,叹道:“很惭愧,目前无法提供有价值的线索,虽然测出此人体重一百三十斤,鞋子三十九码,估计是男性,但身上负重多少不得而知,鞋子可以加宽加长,因此连性别都判断不了。”

    “受伤情况呢?”

    “一路都有血迹,但逃跑速度未减,射击准确度也没下降,我们怀疑是左臂或肋部中枪。”

    方晟骚骚头,为难地说:“那我怎么要求呢?”

    “一是衣服褴褛,精神委靡,象在野外生活了很长时间;二是行踪鬼崇,躲躲闪闪不干正事;三是故意接触与勘探、数据测量有关的工程师,”陈警官说,“目前从黄海出去的交通要道都被我们严密监控,网络更是严加管控,蓝领不敢轻易外逃,可能会继续潜伏在三滩镇,同时窥探更多情报。”

    “我明白了,请留个联系电话,马上就安排!”

    方晟爽快地应道。

    第三天股市再度大跌,几乎是千股跌停,舆论大哗,矛头直指证监会。党报、政府各类喉舌都坐不住了,纷纷发表评论员文章,指出A股市场整体估值并不高,风险也在可控范围,仍然具备投资价值,不必被暂时的困难吓倒,股民们要捂好自己的股票,做中长线投资。

    朱正阳的股票自然不能幸免,又跌去百分之十,都不敢接老婆电话。楚中林和程庚明旁敲侧击问赵尧尧有没有中枪,她淡淡说这两天看空,赚了百分之十五。楚中林急得直拧大腿,后悔没把股票都抛掉。

    朱正阳走投无路,厚着脸皮问现在割肉还能否保证三个月收回成本,赵尧尧说三个半月。朱正阳一咬牙说明天就割!

    过了几天,肖兰打电话说下个月就是他的生日,要不要热闹一下。方晟当然拒绝,说官做得越大,做人越要低调,免得被别有用心者抓到把柄。肖兰强调说你可是三十岁生日啊,三十而立!

    方晟明白父母亲又在催婚了,不耐烦道三十只是个数字,跟二十九、三十一没有区别,顶多到时全家吃个饭而已!

    说罢闷闷不乐挂断电话。

    坐在电脑前分析数据的赵尧尧仿佛听出什么,起身坐到他腿上,搂着他脖子柔声道:“伯母催你结婚?”

    “三十而立,分明是我爸想出的词。”

    她默默贴着他的脸,良久,突然说:“明天领结婚证吧。”

    “什么?”

    他惊讶地看着她,她反而很奇怪的样子,反问道:“有问题吗?如果需要,举办婚礼都可以呀。”

    方晟这才悟出之前迟迟不决的原因是担心那个家族猛烈反扑,经过上次双规事件,可以说双方撕破了脸,赵尧尧与母亲断绝关系,而那个家族突然偷袭非但未伤得方晟半根毫毛,还折损一员干将,以惨败告终。

    如今赵尧尧是自由人,可以按自己的意愿做任何事。而经历双规事件,他意识到那个家族伎俩不过如此,反倒没以前那么恐惧。

    “领结婚证没有任何障碍,不过……”方晟犹豫片刻,诚恳地说,“不管你怎么想,也不管我们与那个家族发生过什么不愉快,我还是希望能在两家人都参与的情况下,举办一个热热闹闹、终生难忘的婚礼。”

    他说这番话可谓半公半私,一方面确实不愿赵尧尧太委屈,婚礼上一个娘家人都没有,将来会留下终身遗憾;另一方面白翎分娩在即,这节骨眼上举行声势浩大的婚礼,会激怒白老爷子,容上校也会很不舒服,因此能拖则拖,毕竟内容大于形式,退一万步说,赵尧尧本来就不喜欢热闹,婚礼对她来说都无所谓。

    果然,她深深献上一个吻,柔声道:“婚礼只是形式,我不在意的,但领完结婚证,明晚就是我所说的新婚之夜……”

    方晟难抑激动,将她拥入怀中,当晚说不尽的温存和柔情。

    第二天早上,两人驱车来到黄海民政局,直接在大厅窗口办理,前后用了不到十分钟,红彤彤的、庄严神圣的结婚证便发到手里。接着两人喜孜孜到影楼拍了套婚纱集,冰清玉洁的赵尧尧,身穿洁白大气的婚纱,显得格外雅致和端庄。

    拍照时方晟指着婚纱窃笑道:“这是最后的纯洁,今晚就血流成河了。”

    “乱说!”她羞红脸推了他一下。

    完成一系列神圣仪式,两人回到小区的家动手布置新房。其实也很简单,就是门窗上张贴“囍”字,屋子打扫干净,卧室里布置些小彩灯和氢气球,床罩、床单等换成喜气洋洋的大红色。布置完之后,赵尧尧咬着嘴唇在床上铺了块洁白的毛毯。

    “干嘛?”方晟故意逗她。

    她的头几乎垂到胸口,吃吃道:“你不是……要血流成河么……”

    见她可怜楚楚的样子,方晟恨不得当场就将她活剥生吞,但赵尧尧自有规矩,把神圣时刻定在晚上九点零九分,寓意是天长地久。

    晚上按潇南风俗,两人分别吃了百合、莲子和红枣,然后跪在一对红烛前行夫妻礼,沐浴后上床,差不多已九点钟。

    微暗的灯光下,方晟仔细褪却她身上衣物,当纯美晶莹的**暴露于眼前时,竟比身下的毛毯还白!

    两人深情对视,刹那间往事涌上心头:

    深夜时分她一袭紫衣,精致的脚踝上套着纤细的白金链,晚风吹拂衣袂和长发微微飞扬,仿佛翩翩起舞的仙女,当夜她开车送他去省城看望方池宗;

    茶楼里两人秉烛夜谈,烛光熄灭时他握住她柔若无骨的手,她没有抗拒,任由他紧紧握着,甚至还微微朝他身体靠了靠,直到服务员过来才分开;

    乍听到周小容结婚的消息,他震惊之下在夜色中漫无目的走了两个多小时,然后赵尧尧跑到前面拦住他,委屈地说我我跑不动了!他这才苏醒过来,呆呆看着她额头上的汗珠,还有跑得过于激烈而涨红的脸;

    海滩荒野中,两人第一次互诉真情,她羞得满脸通红,闭着眼睛静静偎依到他胸前。他紧紧搂住她,鼻际里满是长发的芬香和女孩特有的温馨温婉的体香,两人站在一望无垠的旷野一动不动,任凭蒲公英打着旋儿落到头上、脸上、胸前……

    一幕幕场景,一幅幅难忘的画面,见证两人从相识到相知再到相爱的曲折过程,如果没有那个家族横加干涉,没有与白翎意外发生的事,一切该多么完美!然而世上根本没有完美的爱情,也许缺憾反而更真实,更令生活充满生机!

    “我来了!”方晟低声说。

    她紧紧闭上眼睛:“嗯……”

    “睁眼看我。”

    “不。”

    “就看一眼。”

    “不……啊——”

    他猝然不及开始行动,剧痛之下她陡地睁开眼,满是痛楚和惊惶,仿佛受到惊吓的小兔子!

    “别紧张,我轻点儿……”

    他凑在她耳边悄声说,可此时男人的话根本不能算数,况且她已陷入迷乱和奇异的感受,完全不知他在说什么……

    激情过后,赵尧尧虽羞涩万分,还是红着脸细心地折起血迹斑斑的毛毯,平放到枕头下,然后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蜷在他怀里一声不吭。

    “算不算最美好的时刻?”他问。

    “嗯。”

    “感觉很美好?”

    她认真地摇摇头:“不,但以后会越来越美好。”

    方晟饶有兴趣问:“你怎么知道?”

    “周小容说的。”

    “轰”,他脑子一晕,吃惊地说:“她……她什么时候说这个?”

    “第一次给你的那天晚上。”

    又是“轰”,连续冲击之下方晟快顶不住了!

    周小容怎么连最隐私的秘密都在宿舍分享?难怪那段时间每当他进她宿舍,里面气氛怪怪的。

    “可她为,为什么说?”

    赵尧尧道:“很正常啊,女生宿舍都交流这个,我们还规定失身当天要请客吃冰淇淋,嗯,我被请了三次……”

    “你们也太……太……”方晟觉得找不出适当的词来表达心情。

    “她还说你第一次特别紧张,半天没能进去,最后还是她帮你……”

    “打住!”

    方晟觉得不能继续这个话题了。他真的低估女生八卦的程度,以前认为她们在一起象男生一样聊军事、聊时事、聊足球,也聊女生,但话题绝对不可能涉及自身,爆出如此骇然的料。

    她还在沉浸在回忆里:“那是大三的情人节吧,周小容早就做好了准备……”

    是的,情人节。

    方晟永远记得大三那个难忘的情人节,那是他从男生成为男人的一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官场先锋(百度最新章节)  官场先锋(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