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18章 异常情绪

    出了市委大院,方晟拨通爱妮娅的手机,笑道:

    “爱副总经理,提拔也不通知我一下,太不够意思了。”

    爱妮娅一如既往处惊不乱的语气:“意料中的事情,有什么值得惊喜?”

    轮到方晟吃惊了:“你的意思是……早在当人力资源部副总时就确定有这一步?”

    “想知道内幕?到省城来吧,今晚我有空,老规矩,外卖加咖啡。”说完便挂断电话。

    方晟看着手机沉吟不语。

    自从上次借宿她家发生误睡误摸事件后,两人尽管保持联系,但没有见过面,不知因为双方工作都很忙,还是避免尴尬。这回她主动邀请,而且不计前嫌叫他到家里喝咖啡,似是和解信号。

    宁可辛苦一点,明天起大早赶回黄海,也不能辜负了她的好意。

    “去省城。”上车后他对小司说。

    赶到省城已是华灯初上,爱妮娅照例穿着正装为他开门,桌上是煮得浓郁芬香的咖啡以及中餐外卖。

    “晚上怎么安排?”吃晚饭时她没头没脑问。

    方晟听明白她话中的意思,道:“我在附近订了快捷酒店,明早回黄海,”说到这里他壮着胆子开玩笑道,“就算你挽留,我也不敢睡这儿了。”

    她淡淡道:“当然不可能挽留,要是上次的误会再发生一次,恐怕你胆子更大,要发生实质关系了。”

    方晟一口菜堵在嗓子口差点噎着,瞬间后背全是冷汗,暗想她真是直白得犀利,这种话都说得出来,在胸口连拍几下将食物顺下去,强笑道:

    “你是高高在上的女神,我等凡夫俗子哪敢生出邪念?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爱妮娅皱皱眉:“这话说得,连哄女孩子都不会吗?真想不通你凭什么骗到赵尧尧和白翎的欢心。”

    方晟又是暴汗。

    今晚她怎么了,怎么说都不对?

    “不过,我可不是一般的女孩子,寻常手段在我面前不用也罢。”

    她虚虚实实不知道想表达什么意思,方晟不敢搭话,埋头专心吃饭。

    收拾完碗筷,重新端上咖啡,爱妮娅问:

    “你今年多大了?”

    “三十。”方晟老老实实答道。

    “三十而立,”她喟叹道,“如今你有赵尧尧陪伴在身边,白翎又替你生了个儿子,有子万事足,你的人生应该很美满吧。”

    “唉……”

    方晟敏锐地感觉到她今晚情绪很特别,与往常差别很大,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只得低头喝咖啡。

    “作为基层干部,三十岁就是副处且位列县委常委,已是火箭般速度加一而再的破格提拔,引起很多非议。你知道我多大?”

    女人的年龄是秘密,何况是未婚女孩。

    方晟摇摇头。

    “三十一,比你大一岁,”她毫无隐瞒,“我任怡冠副总经理的消息仅在公司内部掀了一点点波澜而已,外界一点都不知情,或许在大家看来以清华毕业、华尔街实习生担任这个职务并没什么了不起,却不知道五年前怡冠作为省发改委下属事业单位时,副总经理是副厅级。”

    方晟悚然一惊:“不错,三十岁副处级的我是各方面焦点,也成为大家攻讦的对象,而你三十一岁提副厅却悄无声息,好厉害的暗度陈仓!”

    “不仅如此,再隔三四年我转正当总经理的话,也就是正厅级,没人觉得异常吧?可你三十五岁当县委书记试试,怎么说也要套个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的帽子!”

    “从专职常委到县委书记,还得走很长的路,不象你副总经理转总经理那么简单。”方晟摇头叹息道。

    她静静地说:“因此这就是我选择的官场升迁之道。”

    方晟一怔,仔细琢磨她刚才几句话,觉得大有玩味:官场倾轧争斗太激烈、太血腥、太残酷,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身败名裂,相比之下半官半商的红顶公司升迁更容易且不引人注目,业绩也实实在在,谁负责的项目就是谁的,别人就算眼红也拉不下脸硬抢。

    再想很多央企、垄断企业何尝不是如此?大批红色子弟充斥其间,一方面大手笔玩空手道,套取巨额利润,一方面快速升迁,年纪轻轻动辄处级、厅级,三十多岁副部级都大有人在。等到财富聚敛得差不多,再空降到官场担任实职,为日后仕途打下坚实的基础。

    “我猜……这条特别的道路是有人替你精心策划?”他问。

    她慢慢啜饮咖啡,良久道:“知道当年我为何选择清华大学经管学院?”

    “喜欢经济?”

    “不,我对经济半点兴趣都没有——高中阶段只知道玩命地学习,对于专业,其实我并没有特别喜欢的,但经管学院是清华大学除建筑学外最好的,女孩子不适宜搞设计,作为高考状元,我当然要选择最好的东西。”

    “但你在清华的成绩很优异,每学期都拿奖学金。”

    “因为我刻苦,只要自己选择了就必须做到最好。我当然不会告诉大学期间我放弃了多少休息时间泡在图书馆,也不会告诉你每次考试前熬了多少不眠之夜。”

    “后来又去人才济济、竞争激烈的华尔街,你是不是存心跟自己作对?”

    这句话好像触动了爱妮娅心灵深处最隐密的东西,她脸色剧变,瞪着方晟好长时间,瞪得他全身发毛,竟想找个理由赶紧离开。

    “你说对了,我是存心作践自己,是某种意义上的自虐行为,”她终于恢复正常,缓缓地说,“不是说我心理有毛病吗?自虐导致对婚姻的厌恶,然后蔓延到男女关系。”

    方晟瞠目结舌,意识到今晚将是不寻常的夜晚,一时说不上话来。

    却听她继续说:“你肯定很好奇,我为什么自虐?或者说,产生自虐的原因是什么?我觉得现在可以告诉你,因为你是我唯一能坦露实情并信任的……朋友……”

    “还是别说了吧,何必揭开自己的伤疤?”方晟本能地觉得必定有段血淋淋的故事,出言阻止。

    “说也无妨,就当是一次心灵的洗礼,”她神色如常,“我早已接受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所以不会伏在你肩上哭泣,更不会一头扑到你怀里,那些小女孩的伎俩我不屑为之。”

    这个笑话很冷,爱妮娅的笑话总是很冷。方晟唯有苦笑。

    “记得我俩刚认识没多久,我告诉你档案空白的那段历史,其中有件事撒了谎——我说考入县高中后求校长减免学费,那个畜生要我陪他睡觉,我一再拖延直到高三,”她深深叹息,“其实怎可能拖延?从高一开学起我就被他睡了……”

    方晟惊得站起身,激动之下打翻咖啡杯,引起一阵手忙脚乱。

    “从高一到高三,几乎每个月都要被他叫到办公室或宿舍,美其名曰个别谈话,其实大部分老师都明白怎么回事,象我这样的女生应该还有好几位,不过迫于他的淫威,老师学生都不敢声张。直到高三下学期那次,他竟然……”说到这里她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羞色,“要求我用嘴……我固然为了完成学业不顾羞耻地拿身体交换,但我有底线和尊严,当忍耐到极限就是爆发的时候,所以拔出剪刀……事后剪刀成为事件定性的关键,如果事先带在身上,说明我早有预谋,就属于蓄意伤人的刑事案;如果剪刀不是我的,而是扭打中无意拿起,就属于正当防卫……”

    “你说过高中阶段一直把剪刀藏在身上。”方晟记得她上次说过的话。

    “不错,我确实预谋已久,准备在不堪其辱的时候猝然出手,”她冷冷地说,“他亲戚轻易操纵司法机关将我定性为故意伤害罪,这时一方面我取得全省理科第一名的成绩,另一方面有位老师勇敢地站出来,说那天是他叫我带把剪刀到教室,因此不存在蓄意伤人。县里明知他的证词破绽百出,但考虑到高考状元的名誉来之不易,本来就有保我的意思,这一来正好落个台阶,皆大欢喜。”

    “无耻的衣冠禽兽,应该千刀万剐!”方晟咬牙切齿道。

    她陡地古怪一笑:“是不是让你有小龙女被尹志平玷污的感觉?”

    又是冷笑话,真难为她这时候还笑得出。

    “没想到你也看武侠小说。”

    “消遣而已……正因为被那个畜生玩弄了两年多,使我的少女时代蒙上深厚的阴影,也由此产生强烈的不洁感,总觉得自己特别肮脏,不配过正常女孩子的生活,然后自然而然有了轻微的自虐倾向,还好不是对身体实质性伤害,而是选择学习……”

    “应该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自虐,”方晟试图缓和气氛,“你用另类方式取得了成功。”

    爱妮娅苦涩笑道:“可当我接到副总经理任命书时,突然想起自己付出的代价是不是太大了——为跳出贫困愚昧的山村,我用青春肉体换来前途,却失去普通女孩子的快乐、欢笑和爱情,这样的成功是否值得?”

    “可你说过你决心做一番事业!”

    “是的,唯有事业上的不断进步才能激励我勇敢地活下去,并保持旺盛的斗志,话扯远了,还回到清华经管学院吧,”她续道,“临毕业前,有两个人找我谈了一席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官场先锋(百度最新章节)  官场先锋(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