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78章 深入调查

    于勇十分恼火,仗着人头熟多次到县委县政府告状,指责方晟只手遮天,在景区管委会搞一言堂,任用亲信打压外来干部等等。由于了解他的能力,县领导们只是听听笑笑而已,谁也没把他的话当回事儿。于铁涯当时就记在心里,此次动了杀心,便秘密将于勇约到茶座,直截了当说有个掀翻程庚明的机会干不干?事成之后我推荐你主持工作!

    这是天上掉馅饼啊!于勇喜不自禁,说干,当然干!请于县长指点迷津!

    于铁涯遂让他回去多拉几个人写举报信,可以实名,也可以匿名,然后寄挂号信给自己。

    “收到信件后,我会第一时间移交给纪委,”于铁涯笑道,“冲我的面子,蒋书记不敢不查,也不敢包庇!工程项目,招投标管理,这两块领域不知埋葬了多少精明能干的干部,也许程庚明就是下一个吧。”

    二是参加招投标的老板。于铁涯让于勇暗中筛选了几个屡次参加招投标却从未中标的工程老板,侧面探听他们的口风,最终挑中申老板和尹老板,两人多次在不同场合抱怨招投标有黑幕,有人串标、低价恶意中标等等。于勇让他们写举报信详细说明情况,并许诺拿下程庚明后给予若干工程。

    双管齐下,看方晟如何应付!

    楚中林率领调查组来到景区管委会,首先找范晓灵和于勇谈话。范晓灵十分吃惊,认为程庚明担任副主任以来尽心尽职协助方晟工作,亲历而为,工作踏实而认真,同时注意与工程老板们保持距离,从不接受宴请,更不可能出现吃拿卡要等情况。

    于勇的说辞与她截然相反。于勇说程庚明在工程老板们面前有两付嘴脸,混得熟的、经常鞍前马后服务的,热情而豪爽,结算工程款一路绿灯,工作人员稍有延误就打电话训斥;而对公事公办、从来没有表示过“意思”的,想尽办法刁难克扣,动辄给人家脸色看。于勇还强调招投标方面也不正常,每次结果出来后都有人大叫“有黑幕”,无风不起浪,他建议调查人员多向参加招投标的公司和私企老板了解。

    继续找部分中层干部和员工了解情况,持肯定态度的占大多数,也有人认为程庚明不太注意工作方法,处理内部矛盾时过于简单粗暴,另外尽管他凡事都冲在前面,事必躬亲,但有时过分纠缠于细节,在繁枝末节上反复折腾,经常让员工们有濒临崩溃的感觉。

    只有两名员工反映程庚明可能存在经济方面的问题,但仅仅是可能。

    紧接着楚中林下令封存所有招投标档案,并调出举报信中提到的景区北段六个卫生间工程招标全套资料,着重调查两个问题:

    一是九家投标单位或个人的背景,是否存在举报信所说的三家公司均为同一个老板实际控制;

    二是招投标过程中是否存在串标、恶意低价中标等行为。

    经过查询工商资料、上门实地考察、向同行了解情况,调查组得出以下结论:

    九家投标单位、个人均为自主经营自负赢亏的独立法人,其中红光和紫欧两家公司老板原为另一家投标单位顺北公司员工,后辞职自主创业,给外界造成三家公司同出一门的错觉,实际上彼此是竞争关系。通过调阅银行账户流水,三家公司之间从未发生资金往来;招揽的工程队和水电装修人员也无交集,显然之间不存在合作关系。

    景区北段六个卫生间工程中标单位是紫欧公司,从银行流水看,工程资金由两部分组成,一是紫欧自有资金,二是银行贷款,从前期投入到中期工程材料款,后期费用结算以及工人工资等,账目清楚,收支脉络明晰,最终净利润为六十七万元,与纳税金额相符。

    综上所述,景区北段六个卫生间工程招投标没有同一个老板实际控制多家公司行为,也不存在串标、恶意低价中标现象。

    另一个重要调查是举报信中明确指出程庚明故意拖延、扣压工程款,老板们必须要送红包、购物卡才能如期拿到钱,并称有老板愿意作证。

    楚中林找到那位卫姓老板,卫老板言之凿凿说自己去年底完成一个小工程,可当他按规定提供发票、合同、验收报告、决算书和审计报告等手续,要求付款时,却被告知必须走流程。四十多万元的工程款,流程走了二十多天还没好,眼看春节将至,工人们都要拿工资回家,急得卫老板天天跑景区管委会,答复总是“请耐心等待”。后来有人指点说象你这样不懂事拖到春节后都有可能,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卫老板豁然开朗,当下买了五张一千元面值的商场购物卡,装在信封里来到程庚明办公室,见四下无人放到他面前,程庚明坚拒不收,推拉了好一会儿卫老板怕别人看到,便扔下信封迅速离开。

    后来程庚明给他打过两次电话,卫老板都没接,而工程款仅隔了三天便汇到账,说明购物卡送得不冤。

    “怎么证明你有过送购物卡的行为?”楚中林问。

    卫老板出人意料道:“当然有,送购物卡时我做了录音!”

    真是无商不奸!楚中林暗骂道,不由替程庚明捏了把汗。须知此时的程庚明不仅代表他自己,还代表以方晟为首的新兴黄海本地派,是一个政治符号,如果他倒下了,接下来就轮到朱正阳、肖翔,自古以来官场只有墙倒众人推,没有雪中送炭的说法。

    “放给我听一下。”楚中林威严地说。

    卫老板从手机里找到那段音频并打开,里面果然传出两人的对话:

    “程主任,这点小意思您收下……”

    “这……这是干什么?快拿走,不可能收的!”

    “听我说,程主任,这次工程能顺利完成多亏您前前后后协调帮助,就算不为工程款的事儿,交个朋友也是正常的……”

    “越说越离谱,把东西收起来!老卫,景区管委会做事都严格按流程推进,你急于拿钱的心情我很理解,也会催促下面的人加快进度,但前提是不违反原则。东西必须要拿走,不然我也会上交……”

    “程主任,真的只是一点小意思,不值几个钱,您就看在长期合作的份上收下吧。”

    “快拿走!”

    “程主任……”

    接着里面一阵杂音,还有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隐隐传来程庚明的声音:

    “老卫,老卫……卫老板……”

    听完音频,楚中林暗暗松了口气,道:“由始至终,他没有要收下购物卡的意思,相反表明坚决拒绝的态度。”

    “可他事实上收了。”卫老板诡笑道。

    他妈的,垃圾!楚中林心里暗骂,缓缓道:

    “我们核查情况第一注重证据,第二会多角度、多层面了解情况,所以希望你如实说明,不要有遗漏……”

    “有送礼收礼的录音还不够?”

    “不是不够,而是……”楚中林耐心地说,“我需要完整过程,比如你刚才说程庚明后来打了几次你没接,那就需要提供具体日期、时间,有没有证人,这些细节都需要一一核实。”

    卫老板眨巴着眼睛说:“没接通也能查?”

    “利用高科技手段,什么查不到?”

    “这……我得好好想一想……”

    楚中林严肃地说:“请认真思考后回答我,自从你去程庚明办公室送了购物卡后,他有没有本人,或委托其他人退回购物卡?”

    “没有!”

    “再问最后一遍,你是否确定?”楚中林目光灼灼,“你要对自己的话负责。”

    “绝对没有!”卫老板大声说。

    接下来按照纪委工作人员要求,在谈话笔录的每一页都签字、按指纹,并亲笔写声明:

    我已看过谈话笔录,记录内容与我陈述的完全一致,没有遗漏或错误。

    打发走卫老板,楚中林心里沉甸甸的。按纪委程序,有送礼方出面指证,有现场录音,基本就是铁案,无论当事人如何否认都不管用。

    拿着谈话笔录复印件,楚中林当晚赶回黄海,正好方晟还在办公室改材料,遂回报了与卫老板谈话的经过。

    捧着复印件反复看了三遍,方晟脸色愈发沉重,起身在办公室一圈圈踱步,眉头紧锁。

    “电信那边能不能查到庚明后来给姓卫的打过电话?”方晟问。

    “没接通肯定不行,”楚中林说,“而且就算有记录,顶多证明庚明曾有过退卡的念头,但行为本身已构成受礼受贿……”

    “现在主动退赔能不能减轻罪责?”

    “成立调查组后发生的行为都不算,因为不排除有人透风或暗示。”

    “五千块钱就把一个正科级干部拖下水,庚明未免太不值钱了!”方晟恼怒道,“别的不说,就是尧尧代理的股票一年到头帮他赚多少钱?怎能这般不检点?前车之鉴还没吸取教训?”

    楚中林也沮丧地摇头,半晌小心翼翼问:“接下来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官场先锋(百度最新章节)  官场先锋(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