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534章 白家家宴

    十一月十一日,网络上俗称的光棍节,白翎终于出院。

    白家大院专门为她举行庆功宴,由白翎通知方晟参加,这也是去年白翎执行任务后两人首次通电话。

    “我感觉陌生了很多。”方晟说。

    白翎笑道:“看来不是距离产生美,而是距离产生距离。”

    “我到白家大院参加庆功宴……以什么身份?”

    “小宝爸。”

    “公开身份呢?”

    “嗯,你这次出席庆功宴就是公开小宝爸的身份。”

    “这个……”方晟略显犹豫。

    “赶紧订机票吧,确定时间后我到机场接你。”白翎不多赘言随即挂断电话。

    放下电话,方晟陷入前所未有的彷徨和不安之中。

    尽管小宝爸身份在京都圈子不算秘密,甚至高层都心知肚明,但这么年以来没人捅破那层玻璃纸。一旦正式出席白家庆功宴,等于公开承认与白翎的关系,对于家来说将是海啸般的冲击。

    有些事可以做得,说不得;有些事可以说得,做不得。

    为了长远利益,于家可以暗中咽下窝囊气,但方晟堂而皇之以女婿身份跑到白家做客,那是奇耻大辱,绝对不能接受!

    同样白家也自认为白翎非常委屈,以未嫁女儿身不明不白跟了你近十年,不给名份也罢了,上门吃顿饭都不行?

    此事真是极度两难。

    当晚与鱼小婷商量,她嘲笑道幸好我跟白昇离婚并隐姓埋名,不然你到白家算谁的女婿?小宝爸,我还说是越越爸呢。

    方晟苦笑说别添乱,我愁得头发都多白了几根。

    站在白翎的角度讲,需要你公开露面。鱼小婷分析道,下周她正式出任十局反恐中心副主任,是体系里的高级干部,跟在双江挂在十处不同,不再是闲云野鹤身份,履历、背景、社会关系等等必须交待得清清楚楚,不能含糊。哪怕档案里记载未婚,她也要让大家知道小宝的来历,以及双江这段时间做了些什么,与哪些人交往,否则对今后仕途不利。

    我知道,我全知道。方晟愁眉苦脸道。

    见他的模样,鱼小婷忍不住想抱他,刚碰到身子便缩回手,笑道白翎鼻子很尖,我还是不招惹她吧。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方晟半躺在沙上长吁短叹。

    越越似乎知道爸爸正在烦恼,很乖巧地瞪着乌黑明亮的眼睛不吱声,鱼小婷见状怜爱地亲吻她的脸蛋,昔日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在这瞬间融化在母爱之中。

    “肯定要告知赵尧尧。”鱼小婷说。

    “她无所谓的,她现在一切都看淡了,根本不在意这些。”

    “于家那边也得事先透个气。”

    “怎么开口?以前双方避而不谈,这会儿突然承认我在白家有个儿子?最重要的是,台面上我是于家的女婿……”

    鱼小婷抿嘴一笑:“你在于家只有一个女人,在白家可有两个。”

    “别闹了……”

    “我的理解是这顿饭必须要吃,但以什么身份,什么理由很重要,对不对?”

    方晟听她的语气连忙坐起来:“你想到好主意了?”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好主意,或许是馊主意……”

    周六下午,白翎陪同方晟步入白家大院,迎面几位白家亲戚都惊异地睁大眼睛,因为除了方晟还有位意想不到的客人:

    苏兆荣!

    苏兆荣可是老江湖,一路上打着哈哈说回京都一直忙,也没过来看望老爷子,今天难得碰到正好蹭个饭……

    这就是鱼小婷出的馊主意!

    苏兆荣身份特殊,以前是白家的亲家,后来鱼小婷虽与白昇离了婚,场面上大家还是朋友,苏兆荣以晚辈之礼前来看望白老爷子,也是应有的礼数。不过有他作陪,无疑冲淡了方晟赴宴的身份问题。

    “和苏兆荣一块儿到白家吃个饭。”方晟对于道明解释说。

    于道明看穿方晟的伎俩,笑笑道:“我只管帮你一字不差向老爷子和你老丈人报告,他们有什么反应不关我事。不过友情提醒,反正到了京都,吃完白家的饭再到于家吃一顿,皆大欢喜最好。”

    “多谢二叔提醒。”方晟道。

    白老爷子一身唐装,精神矍铄,握手的力道如同钢箍,疼得方晟险些叫出声来。

    今天白家该来的都来了。老大白杰礼夫妻,白杰礼在总参下面的某军事研究所任所长,少将军衔,妻子舒琴是坦克专家,大校军衔,儿子白昇没来,公开解释是“军务太忙”,其实大家都知道白老爷子不愿他扫兴;老二白杰冲夫妻不必多说,容上校似乎与方晟更亲近些,不停地拉着他说话。

    不速之客除了苏兆荣还有个人,双江分区司令员黄将军。这是容上校为防止方晟为身份问题为难特意邀请而来,黄将军曾受过白老爷子关照,上门作客不算突兀。

    所有人当中最尴尬的要数白杰礼。关于方晟与鱼小婷的隐秘关系,在白家是最禁忌的话题,即便京都圈子因没直接证据也不便多说,只能“隐约所指”,但鱼小婷离婚后退役到南方小城随即怀孕,经手者是谁不用多猜,之前鱼小婷一直在顺坝方晟身边嘛,然而同样没有证据。

    有关鱼小婷的一切都是秘密,永远不会公开。

    面对苏兆荣,白杰礼也非常不自在。白昇彻底暴露所谓独身主义思想后,苏兆荣这才知道这桩婚姻的真相,当女儿遮遮掩掩承认婚后两人“从来没睡在一起”时,他简直出离愤怒,当即与白杰礼联系要求离婚。偏偏在这个问题上白杰礼压根没有决定权,委婉地表示白家子女婚姻大事都是白老爷子说了算,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恼怒之下的苏兆荣着实说了些难听的话,白杰礼觉得无辜,两人吵了几句。

    不过这些事儿在白老爷子看来都不算什么,眼下白翎在警界风头正旺,方晟在银山干得风生水起,形势一片大好。在此节骨眼上举行庆功宴,公开承认方晟的身份,除了毫无保留的力挺之意,还有宣示主权的意味。

    毕竟小宝姓白,迄今为止是白家唯一血脉,白老爷子对此看得很重。

    庆功宴自然觥筹交错热闹非凡,白老爷子因健康原因戒酒七八年了,难得破例喝了两小盅,原本准备换白开水,偏偏小宝端着饮料态度认真地上前敬酒。白老爷子疼爱地摸摸他的小脑袋,二话不说斟满酒一饮而尽。

    “爸,你喝太多了。”两个儿子赶紧阻止。

    白老爷子嘿嘿直笑。

    白杰礼与苏兆荣连干三杯,算是一笑恩怨泯;黄将军连敬白老爷子和白杰冲三杯,其中自有玄机。

    与白杰冲军委委员、军区级司令不同,黄将军是军分区司令,在这个位置若不能晋升为上将,再有两年就得退二线,黄将军想借助白老爷子这条线争取一下。关于这个问题,白老爷子自有通盘考虑,没爽快答应,也没把话说死,一切要看各派系的权力分配。

    白翎是庆功宴的主角,但方晟才是关注的焦点,两人手拉手先下位敬白老爷子,然后依次是白杰礼夫妇、黄将军和苏兆荣,最后才站到白杰冲夫妇面前。

    四个人端着酒杯,八目相对感慨万千,近十年来他们共同经历了很多,也在交流中逐渐融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一家人。尤其容上校,方晟不止一次觉得她比赵母更象丈母娘,慈祥、宽容,还有几分温和的关爱。

    “人近中年方是事业开端,祝你俩前程似锦!”白杰冲说完带头喝掉,方晟等也仰头干掉。

    黄将军却不放过他们,非要小杯换大壶,又要方晟单独敬容上校,闹得不亦乐乎。白老爷子看得微笑不语,暗想今晚多了两位客人固然冲淡家宴色彩,却增添了喜庆氛围,也令方晟在于家那边有所交待,不失为两全其美的选择。

    后来趁苏兆荣和黄将军打酒官司,小宝缠着容上校讲故事,方晟第二次敬白杰礼夫妇,这杯酒实质上很大程度与鱼小婷有关。白杰礼也明白这一点,舒琴轻轻说:

    “我们一直把小婷当作亲生女儿看待的……”

    倘若白昇没有独身主义信仰,和鱼小婷的孩子应该比小宝大,更不会有江业之行,扯出与方晟的孽缘。一切都是命,白杰礼夫妇并不责怪方晟。

    这顿庆功宴大家都喝得很尽兴,散席时容上校想跟在苏兆荣后面溜,白老爷子看在眼里,吩咐道:

    “今晚喝得不少,都住下吧,有事明天早点起床。”

    容上校乖乖听从,方晟自然也包括在内,不同的是白翎在机场就悄悄说房间收拾好了,他早有心理准备。

    进了屋子,方晟好奇地参观一番,便迫不及待将白翎扑倒在床上。

    “小心,这里不同外面,”她喘息道,“把灯关了,还有一定要轻些……”

    果然使出三成力她便连连求饶,承受程度甚至不及赵尧尧。方晟大为不解,白翎说可能是刀伤触及之前两次重伤留下的隐患,元气受损所致。摸到她胸腹部几处淡淡的刀疤,方晟刻意放缓节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官场先锋(百度最新章节)  官场先锋(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