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605章 诬陷栽赃

    这个女人到底浅薄,反而最后自己藏不住秘密,主动透露说牛德贵被双规是省里那帮官二代搞的,邵卫平也有参与,目的在于保住那些闲置的地皮。

    吴宓林心里怦怦乱跳,试探道他没收那些钱,对吧?

    苗海虹说当然没有,人家摸到他和家人的卡号后主动汇进去的,他平时从来不看卡余额,浑然不知卡里多了钱。

    那你真没跟他好过?吴宓林索性打破砂锅问到底。

    苗海虹撇撇嘴说邵卫平指使老娘勾引过,他不好这一口,没辙。不过省纪委找我了解情况时我按照邵卫平的意思,承认两人睡了两次,哎,这些话绝对不能透露给任何人啊,不然你会死得很惨!

    听到这里方晟摸着下巴道:“以省城那帮官二代的凶残,你保守秘密情有可缘,不过今天告诉我也是对的,因为你早就知道我根本不怕那帮人,是吧?”

    吴宓林愧疚道:“其实我早该向方部长汇报的,但……一方面我性格懦弱,不想卷入无端纠纷,另一方面也为方部长安危考虑,您在红河惹的麻烦够多了,何必为陈年旧案出头?所以……”

    “我理解,”方晟出神地想了会儿,“这边没事了,你回去吧,刚才说的内容我记在心里,即使日后翻案重查也不会牵连你。”

    “没事没事,今天我既然主动到方部长办公室说出来,就有胆子出面作证。”

    吴宓林离开没多久,方晟拨通鱼小婷的秘密联络手机,简洁地说今夜去抓一个女人,具体信息待会儿发给你。不管用什么手段,要逼出几年前她参与诬陷牛德贵的细节,全程录音,天亮前给我。

    好。鱼小婷应了一声便挂掉电话。

    方晟长长舒了口气。

    大概从三滩镇开始养成的习惯,他厌倦一成不变、波澜不兴的政务工作,而喜欢和白翎、鱼小婷等人出生入死,哪怕面临九死一生的绝境也乐在其中。组织部门固然大权在握,有决定别人官场命运的快意,但在方晟看来远不如在红河管委会有意思,在开发区可以肆意挥洒、指点江山,按照脑海中的蓝图规划一个地区的经济布局,非常有成就感。

    信步去机关食堂吃饭,途中接到许玉贤电话临时参加接待活动,免不了觥筹交错,喝得天昏地暗,实在抵挡不住时悄悄溜出餐厅坐到门口沙发上闭目养神。

    不知何时许玉贤也溜出来,仰头一口气喝掉服务员端来的解酒汤,苦笑说领导啊领导,果真都是酒精考验的好干部!

    方晟说等许书记做到省领导就好了,省部级干部普遍注重养生,不搞大吃大喝。

    许玉贤批评道你还是年轻,光看到表象!就象咱们下基层一样,省部级干部在咱们面前端着架子,可碰到京都领导、兄弟省份领导照样拚得日月无光,除非啊坐到京都那五个人的位置,那时再也没人敢劝酒了。

    方晟哈哈大笑,说为了少喝酒也得努力做大官!

    说笑了会儿,头脑渐渐清醒过来,方晟悄声问:“关于陈景荣那两桩事儿……事后没人找您麻烦吧?”

    许玉贤指着他道:“说真话了,你早知道是麻烦,所以常委会上来个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对不对?姜姝也是,你俩把担子一古脑压到我肩上!”

    方晟笑道:“您是老大,整个银山唯您马首是瞻呀。”

    “虚伪透顶!”许玉贤笑骂道,四下环顾无人,压低声音道,“降级肯定不可能,省领导明确指示记大过到顶了;建楼的事儿倒可以商榷,听了常委会意见,省领导也觉得陈景荣性子急了点。”

    “他什么态度?”

    “不依不饶,要求至少26层,‘不然体现不出气势’——这是他的原话,”许玉贤道,“懒得搭理,让纪晓丹跟他慢慢较量吧,我的心理底线是15层。”

    “我觉得12层最好,多了用不掉,想想财政局上百号人挤在四层小楼捱了这么多年,人家手里捏着钱袋子呢。”

    “他有省领导支持,腰杆粗,目中无人。”许玉贤无奈道。

    散席时路过隔壁包厢,见姜姝等市纪委陪同客人聊得热火朝天,暗想难怪她今天没主动联系。

    回到市委宿舍楼洗了个澡,疲乏加酒意使他上床后便沉沉入睡,醒来时天已大亮,鱼小婷静静坐在客厅戴着耳机听录音。

    “睡得不错?”见他走出卧室,她问。

    方晟仔细打量防盗门窗,歪着头道:“门窗完好无损坏痕迹,你每次到底怎么进来的?”

    “没什么,”她淡淡一语蔽之,转而道,“想知道夜里结果?”

    “得手了?”方晟惊喜地问道。

    “妇联副主席,正科级待遇,苗海虹在榆洛过得蛮滋润,成天参加妇联各种活动,大会小会作报告,每晚几乎都有饭局。市区中心地带一百八十平米豪宅,欧式装修,老公在省城做生意,儿子上大学,可谓逍遥自在。当我出现她家里问及往事时,她居然昏了过去,显然很不适应……”

    苗海虹神仙般的舒适生活就是靠诬陷牛德贵换来的,刚开始咬紧牙关坚决不说。鱼小婷虽没杰森那种毒剂,但逼供手段从来没人能挺过去,经过撕心裂肺的哀号惨叫后,苗海虹如实吐露当年真相:

    一天晚上,邵卫平将她叫到省城某个酒店,颠鸾倒凤之后要她勾引牛德贵。苗海虹听了很不乐意,骂道你这个死鬼白白糟蹋老娘身子不说,当年承诺的提拔也没到位,现在玩腻了又想送给别人,我不干!

    邵卫平说只要把牛德贵拉下马,提拔根本不是事儿,还另外给你一大笔钱!

    苗海虹不信,说之前你说过政法委书记虽然是常委,半点人事权都没有,调动的事说了不算,如今还拿这话诳我!

    邵卫平没办法只得交底,说牛德贵惹到省里那帮人了,要收拾他的地位远远在我之上,不过级别再高总得有个由头吧,想来想去派到你头上。不一定真上床,只要让管委会的人看见你俩有过接触,甚至拉拉扯扯过也可以,当然如果能把他哄到省城开房,保准在他那个之前冲进去,嘿嘿嘿,我的女人哪能让别人搞。

    苗海虹可不是天真幼稚的小女孩,轻蔑地说你呀满嘴跑火车,老娘好歹在机关混了十多年,从没听说过哪个厅级领导因为作风问题下台的,弄不好他啥事没有,老娘我倒身败名裂。

    唉唉,你疑心病真重!邵卫平解释说眼下要拿掉厅级以上领导,生活作风是突破口,以此为借口实施双规,然后再查经济问题……

    红河管委会要什么没什么,本来就是清水衙门,他为人刚正清廉,上任后一直跟开发商过不去,不可能有经济瓜葛!苗海虹说。

    邵卫平哈哈大笑,说你真是很傻很天真,告诉你吧,只要把他弄进去,想查多少问题就有多少问题,不信走着瞧。

    苗海虹说你不说清楚我就不干!

    邵卫平轻飘飘说听说过栽赃吗?往他银行卡里打几笔款,然后有人站出来承认行贿,他不承认也不行啊,对不对?

    苗海虹想想有道理,态度开始松动,说既然干咱得把条件说好了,事后不准反悔,否则老娘可不是好惹的。

    正科级实职,外加一百万!邵卫平斩钉截铁说。

    当时苗海虹只是股级办事员,听得怦然心动,当即答应下来。

    之后一个月里苗海虹多次趁没其他人在场时跑到牛德贵办公室献媚,被多次怒斥后还涎着脸纠缠不休。牛德贵毕竟坐机关时间比较长,缺乏基层经验,并未引起警觉,反而从单位团结角度出发不予声张,由此埋下隐患。

    就在牛德贵加紧清理闲置地皮时,有人透过官方渠道向省纪委转交某开发商实名举报信,揭发牛德贵利用管委会主任权力勒索开发商,大肆收受好处,并与女下属勾搭成奸,影响非常恶劣。

    信里还有汇款单复印件。

    如邵卫平所说,对于德贵这个级别的领导不便直接查经济问题,往往先从作风问题入手。省纪委相关部门把苗海虹叫过去谈话,起初她故意怩忸作态不肯说,然后羞答答承认“只有两三次”,“他是领导嘛人家也没办法”。查男女关系向来认可女方证词,加之管委会工作人员证实近来两人频频接触,偶有拉扯行为,从而坐实牛德贵乱搞男女关系的举报。

    接下来省纪委对牛德贵采取双规措施,查他一家三口的银行卡发生明细,果然有举报信里的汇款金额。牛德贵断然否认收贿,却说不清款项来源。而实名举报的开发商之前的确出入过牛德贵办公室,不能由此断定“交往过密”,但具备行贿和受贿的前提。

    “没交代那个开发商的名字,”听完录音方晟皱眉道,“她真不知道还是不敢说?”

    “逼到生不如死的程度如果知道肯定说,估计邵卫平没告诉她。”鱼小婷道。

    方晟来回踱了两圈,道:“已经服刑的案子想翻掉难于登天,何况省纪委经过手,仅有苗海虹作为人证还不够,必须有具备说服力的物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官场先锋(百度最新章节)  官场先锋(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