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639章 追究责任

    经过四天三晚的艰苦谈判,方晟代表市区两级正府与吴方根等死者家属达成初步协定:

    ⒈红河管委会对两位死者家属一次性偿付抚恤金一百六十五万元;

    ⒉银山市民政局抚养两位死者家属的孩子到十八周岁,依据综合物价水平和教育开支等现实需求,商定每年给付六万七千元;

    ⒊双方协商同意两位遗孀到红河开发区落户企业担任行政管理人员,工资收入不低于该企业管理岗位平均水平。

    按吴方根刚开始四百万的价码,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降至一半还低。方晟明确地说银山历史上再严重的事故,赔偿金额都没有超过一百八十万,这个先例谁也不敢开,他自己如此,许书记也如此。

    方晟说如果家属们不接受变通方案,那么只能一拍两散,法庭上见个真章。大家都知道这次事故责任固然在管委会个别领导,但两位死者是受利益驱动的,所在企业不会掏冤枉钱,而按法律条文来赔偿顶多三十万。

    变通方案是什么?

    方晟说按民政部门的测算,给付孩子每年抚养费顶多两万五千元左右,现在市委拍板把费用提高到六万,用句形象的话叫“拆东墙补西墙”,补偿到十八周岁也差不多两百万,实际上超过银山历史补偿最高水平。

    吴方根私下做过调查,验证方晟没撒谎,四年前市郊某化工厂大爆炸,一名骑车经过厂区的市民被炸身亡,获赔有史以来的最高额一百八十万,媒体都有过报道。

    家属们争取了一下,将抚养费从六万提高到六万七。

    第三条则是方晟反复给家属们算账的结果,他说了四条理由:

    一从宏观趋势看,事业单位将不断被压缩、裁减、合并,两位遗孀既无学历,又无管理经验,一旦上级硬性减员杠子下来,市委也无能为力;

    二是事业单位收入增长缓慢,近年来与公务员工资落差越来越大,也不及效益好的企业,尤其随着主管部门对绩效工资考核动真碰硬,没有过硬的本事,在事业单位非但没有前途,连收入都受严重影响;

    三是红河开发区落户企业都是高科技、电子产业,成长性好,效益明显优于传统行业,行政管理人员收入优于普通工人,待遇略好于事业单位。

    四是管委会对企业有一定掌控力,可以承诺如果所在企业效益明显滑坡,发生欠薪、降薪等情况,可以调换到其它企业,依然担任行政管理人员。

    所有理由当中,最后一点打动了家属们的心,窃窃私语后果断同意方晟的建议。

    接下来是相对容易的受伤工人赔偿问题。

    方晟会同相关企业负责人作出两点决定:第一,受伤工人治疗期间按出勤计算,不影响工资和奖金;第二,企业不追究工人参与此次事故的责任。

    “赔偿金给多少?”受伤家属们纷纷问。

    方晟道:“具体赔偿金额大家跟柏丽欧谈,正府只负责协调。”

    家属们顿时大哗,指责方晟太不仗义,先前大包大揽给死者家庭那么多照顾,却对受伤工人不闻不问,令人寒心等等。

    方晟等他们安静下来,缓缓道:“有一点大家很清楚,走遍全中国五千块钱一位排人墙都是天价,明知管委会领导在场,明明看到工程车停在那边,还站在围墙前面,要承受怎样的风险。没象那两位工友一样被砸身亡,大家应该觉得很幸运,与巨额赔偿金相比,生命才是最宝贵的,大家以为呢?”

    有的家属低下头,有的还嘀嘀咕咕,还有的相互商量着如何反驳。

    方晟续道:“大家想要赔偿金,那么请问柏丽欧给的五千块钱算什么?如果被砸破头、打伤胳臂大腿,觉得五千不够可以向柏丽欧追索,管委会支持大家的合理诉求……”

    “推墙的命令是陈景荣下的,管委会别想推卸责任!”人群中有人怒吼道。

    “接下来谈管委会在此次事故中的责任,”方晟不慌不忙道,“谈到推墙,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那就是陈景荣主任该不该下令推墙?”

    “不该!”

    “他没看到围墙前面站了人么?”

    “他明摆着想叫工程车撞人……”

    家属们群情汹涌,声音霎时吞没了方晟。

    方晟拿出一份复印件:“这是市国土局执法大队下达的《收回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书》,大家可以传阅一下。依据这份通知,陈景荣主任有权下令推墙壁!”

    复印件在家属们手里传来传去,声音明显减弱很多。

    “也就是说,陈景荣主任执法在先,柏丽欧掏钱组织工人们排成人墙抗拒执法在后,谁对谁错,难道不是一目了然吗?”方晟炯炯有神环视众人,“陈景荣叫工程车推墙,并没有说撞人,墙是死的,人是活的,你们不及时避让,却怪管委会执法失误,这个理儿说到哪里都不合适吧?”

    方晟处理群体事件时讲话的特点就是逻辑强,具有无可辩驳性,这番话说下来有理有据,软中带硬,很大程度平息了家属们的愤怒情绪。

    方晟继而语气转为严肃:“今天所有受伤工友家属都在这儿,不妨透个底牌。从企业角度讲,老板们对受伤工友所作所为非常恼火,不但严重损害企业形象,而且严重影响正常生产秩序。企业不养闲人,一个萝卜一个坑,现在十多个伤员,就得紧急安排十多个人员顶上去,你们说说老板们什么心情?管委会为保障工友们的切身利益,从中做了大量沟通协商工作,这些努力——大概比赔偿金还值钱吧,大家以为呢?”

    全场鸦雀无声。

    对家属们来说,没有什么比保住工作更重要的事,相比之下赔偿金算什么?多一点,少一点只是短期利益,失业对家庭的打击才是致命的。

    不过最终还是有人提到责任追究问题。

    无论如何,陈景荣无视工程车有可能造成伤亡,强行下令是绕不过去的坎。

    偏偏在这个问题上,方晟不能也不敢作任何承诺。

    省委对陈景荣的停职决定只是“暂时”,方晟比许玉贤等市委领导更清楚陈常委对陈家亲戚的维护之心,弄不好又跟上次一样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方晟不想卷入这潭浑水之中。

    他的答复是:关于此次事故的责任追究,省委已派来督查组,市委成立了事故调查组,省市两级会同深入调查情况,尽最大可能复原现场经过,落实相关单位、部门和领导的责任,决不姑息纵容。有关事故调查的情况和处理结果会向社会公布,请大家相信省市正府的公正。

    话说得滴水不漏,但把自己撇到一边。

    对于神秘而模糊的“省里领导”,家属们没有准确的概念,只是依稀觉得干部做得越大肯定越厉害,一定会对事故有所交待,当下无言各自散去。

    其实调查报告在事故发生后的第三天就转呈到省委领导们的案头。

    这次事故没有模糊地界,是非很清楚,现场有不下二十名目击证人,还有至少五人先后听到陈景荣与程振高的争执,以及后来强令推墙的决策。

    陈景荣是罪魁祸首,名符其实的第一责任人。

    另一方面,柏丽欧组织人墙抗拒执法错误在先,宣德志已被采取隔离措施,同时管委会鲁荣亲自率工作组进驻厂区,稳定工人情绪,讨论征收地皮和赔偿问题。

    闹出人命后,冯子安干脆关机,从那一刻起宣德志知道自己被抛弃了,冯家已是树倒猢狲散,关键时刻只能自保,根本顾不得他。

    你不仁我不义,宣德志暗想柏丽欧本来就不是我的,如今只能以董事长名义拿它保自身平安。

    宣德志主动提出两项建议,一是按上次与方晟签订的补充协议,以市场价将地皮转让给管委会;二是负责死伤工人的赔偿金。

    此时柏丽欧和宣德志已成为刀下之俎,方晟和管委会并不急于收拾他,而要等调查结论出台再作考量。

    肖挺要银山市委拿出处理意见,许玉贤迅速召开市委常委会,不到半小时就作出三点决定:

    1、撤销陈景荣红河管委会主任的职务,副厅级降为正处级,下一步工作由省委组织部安排;

    2、红河管委会副主任程振高沟通、组织不力,未能有效贯彻市委领导指示精神,给予行政记大过处分;

    3、对于此次事故涉及的市国土局执法大队、红河区公安分局以及管委会在现场的相关领导和工作人员,都给予程度不同的行政处分。

    以往不管讨论什么事项都磕磕碰碰的常委会,这回意见空前一致,连弃权票都没有,全体常委均投下赞成票。

    银山市委形成的决议上报到省委,肖挺已经接到陈常委亲自打的电话。

    这种情况并不多见。

    贵为常委,平时绝少与地方主政大员通电话,工作上的事往往通过办公室或秘书联系。

    亲自打电话,本身就是暗含不可言说的意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官场先锋(百度最新章节)  官场先锋(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