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639章:困兽之斗

    在前一阵子,熊十忽然从国外回来,他去找了滕九延。

    潜伏暗中的熊飒也发现了熊十的存在。

    等熊飒把消息告诉给宁涓涓。

    宁涓涓让她先保持冷静,她立马就过来。

    于是,她们给了熊十一个意外车祸事件,也从他手底下拿走了那一枚令牌,一个掌控着一群打手力量的牌子。

    她原本是不想这么快回到晟京的,也不想在还没准备好的情况下,见滕世雄的。

    只是那一天她无意中偷偷去看滕世雄时,发现自己的大女儿竟然敢勾搭她的男人。

    那一刻,心底的恨意翻滚。

    对宁毓秀的恨,对滕家的恨,对熊十的恨,对命运不公平的恨,让她爆发了。

    她给沈天丰打了电话。

    沈天丰跟她约定:只要她帮他灭了滕家的火种营,他就给她一支私人力量,帮她脱离熊丁对自己的掌控。

    是的,熊丁虽然信任她,但是一直以来都不尊重她。

    他把她和女儿熊飒看做自己门前的两条狗。

    用熊丁的话说:“你们两个,岂不是我的族人,也不是我的家人,不过是我养的两条狗而已,我想要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得干什么。”

    急切地想要摆脱熊丁,于是她答应了沈天丰,会帮沈天丰灭掉滕家的火种营。

    看着宁毓秀不要脸的样子,她心底泯灭了最后一丝的耐性,给宁毓秀下了蛊。

    那是牵制蛊,是熊丁自己养的听话蛊。

    熊丁说他做出来的蛊,都是族里的禁忌,不许族人豢养,但是他已经脱离了苗疆,是一个自由身。

    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谁也管不了他。

    宁毓秀把自己的血给滕世雄喝,他就会听从宁毓秀的话。

    而她又是最后牵制宁毓秀的人。

    因为母蛊一直在她的血脉里,谁也不许违抗她,除非她死。

    第一次,火种营在滕九延的保护下,竟然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

    于是,她舍弃宁毓秀。

    宁毓秀一死,滕世雄自然短时间里恢复了神智。

    接下来,就轮到她出场了。

    后面的种种,都是她一手操办的。

    让他跟她结婚,也是她计划的提前而已。

    那一次,她身体里有着牵制蛊的母蛊,这一回,任何人都阻止不了滕世雄摧毁火种营。

    火种营一毁,她就去找了沈天丰,想要兑现承诺。

    沈天丰却告诉她,时局紧张,等滕家灭门后,他会亲自带着人去苗疆找她。

    没想到的是,永远失去了这一天。

    她带着滕世雄来到熊丁所在的这所大房子里。

    熊丁虽然很信任她,但是他不信任滕世雄。

    无奈之下,她不得不屈从与熊丁,将滕世雄困守在房间里,让他这么躺在床上。“世雄,你说过,会爱我一辈子的。你对唐栀雅也心动了,是不是?那一天我把她弄成残废,你怪我,是不是?但是她有三个儿子,还有那么多的孙子,孙女陪伴,她也是幸福的,她后面还有唐家,我又有

    什么,除了你的爱,我什么也没有——”宁涓涓平静说着。

    她不能失去他的爱。

    除了这一点她想要抓住,其他任何东西,她都抓不住。

    女儿竟然对她的男人心生贪恋,她恨都很不过来,又怎么会爱她?

    至于二女儿熊飒,也不过是个心有二心的东西,成天跟着滕九延的一名手下搞在一起,不顾她的死活,还把蛇形令牌握在自己手中。

    她想要利用那些人暗中策反熊丁的人,谁知道熊飒却道:“不行,大伯对我们也算是有恩的,你不能忘恩负义。”

    什么叫忘恩负义?

    她熊飒知道个屁。

    一辈子被熊丁指挥着,他说西,她永远不敢朝东。

    这叫哪门子的恩?

    她这一辈子得不到丈夫的爱,得不到情人的爱,得不到女儿的爱,也得不到大哥的尊重,那么她唯一还握在手中的便是滕世雄对她的爱慕。

    当初,她听说滕世雄为了她跟唐栀雅离婚,听到滕世雄在她“坟墓”跟前说着的情话,她心头有多欣喜,唯有她自己最清楚。

    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到他身边。

    她想要永远将他留在自己视线范围里。

    这一天,就算是要在熊丁跟前委曲求全,她也心甘情愿,就这么守护着她和他的爱吧,便是没有想象中那么完美。

    她也认了。

    她再也输不起了。

    好在熊丁在沈天丰死后,也渐渐放弃了对力量的追求,只想在这梦落镇做个土霸王,让她不用去晟京再做什么,她反倒甘之如始。

    滕世雄已经在她身边了,其他的,她也没什么要求。

    若能这样相守一辈子,她也就满足了。

    唯一让她很不开心的是,最近滕世雄总是不看她。

    她心底生了恼怒,有时候会控制不住脾气,会想要折磨他的身体,让他的心留在自己身边。

    ……

    天空中传来呜呜的声音。

    一架又一架战机在这一方天空盘旋。

    没一会儿,这座如城堡一般的堡垒,一时之间被特种兵包围住。

    “怎么回事?”

    宁涓涓急冲冲地冲到大哥熊丁的身边,着急地问着。

    大厅里,坐在位置上的熊丁冷冷扫了她一眼。

    “怕什么?我又没犯法,这些人凭什么抓我?我才不怕呢。”熊丁冷冷一笑。

    他苗疆三霸的威号可不是白叫的。

    “犯法?怎么不犯法?20年前梦落镇那一场鼠疫,不是你熊丁搞出来的,又是谁弄的?”

    一道威严又冷冽的嗓音响起。

    宁涓涓抬头一看,竟然是滕九延。

    他身后站着一群人,一个个都走入大厅里。

    “熊丁?或者说,沈子红。”滕九延冷蔑道。

    坐在那一张大椅子上的中年男人浑身一震,他瞪大了眼睛,看向滕九延,厉声道:“你怎么知道的?”

    “哈哈哈,你太小看老子了,在沈天丰这一条线上,想要挖掘东西,岂不是轻轻松松的事儿?”滕九延轻声道。

    沈子红,沈家上一代家主沈福达的儿子。

    在父亲决定把家主之位传给沈天丰后,他就离家出走了。

    这一走,没想到他竟然来到了苗疆,遇到了公主身边的一位伺候的女佣。

    两人很快走到一起。沈子福为了娶到那个女子,抛弃身份,入赘到少女的家族里,改沈姓为熊,从此以后他就被人唤作熊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甜婚蜜令:权少宠妻超给力(百度最新章节)  甜婚蜜令:权少宠妻超给力(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