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656章:接受一切

    古庭燎的身体一天天衰败下去,已经是药石无灵,回天乏术。

    他除了每天去医院定期抽水,其他时间都在古家。

    在他身边,唐栀雅和滕世雄也都在,陪伴着他。

    三个人达到了一种玄妙的境界。

    唐栀雅守护着古庭燎,滕世雄守护着唐栀雅。

    病床上的男人却守护着他们两人。

    三个人不再谈论关于爱情,生死,他们只是像今天这样,活着的每一天都融洽相处。

    自从滕世雄那天舍命救回古庭燎,唐栀雅对他也就没那么排斥。

    古庭燎也时常跟着她一起聊天,说一些他曾经经历过的病人生死。

    渐渐的,唐栀雅也就没有一开始那般的惶惑无助。

    她慢慢接受古庭燎病情,也慢慢地开始珍惜他活着的每一天,每一分一秒。

    生活平淡无波澜。

    同一个门窗内,唐栀雅依旧陪伴着古庭燎。

    滕世雄在室内打个地铺。

    用他的话说:“万一庭燎身体不适,需要有个力气的人在场,你一个女人怎么办呢?”

    渐渐的,唐栀雅也就不再深人追究这件事了。

    欧家。

    欧熙熙看着滕九延,一脸无奈道:“怎么这样呢?你说,好神奇啊,他们是怎么达到这种和谐的一幕呢?”

    滕九延捏着她下巴,摇摇头,沉声道:“我对这种事不感兴趣,只对一件事兴趣很大。”

    “什么?”她问。

    “生孩子的事儿比较来劲。”他俯首叼住她柔车欠的唇瓣儿。

    轻轻一啜,将美好吸入嘴里。

    “你松开,松开,你属狗啊?”欧熙熙拍着他手背。

    这男人有完没完。

    好不容易被确诊他不会再生,这种爽快事多不易啊,且行且珍惜。

    偏偏他总不死心。

    各种偏方。

    比如前一阵子,他偷偷喝药。

    欧熙熙在院子的墙根下看到药渣子,她还以为他得了什么绝症,吓得她心肝儿乱颤,好几天对他千依百顺,就像将他拐到医院,看看是什么毛病。

    他也是个狠的。

    饶是看出她在怀疑,他一张嘴儿闭得死死的。

    最后,她深夜睡着了,半夜被尿憋醒,突然就听到滕九延站在阳台上骂街呢。

    “狂枭,老子看你是不想混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药,吃了大半个月了,老子女人又来月经了,你说吧,这笔账怎么跟你清算?你再敢忽悠老子,老子让熙熙把你女人拐走,看你去哪里找。踏马的……”

    那叫一个气愤填膺。

    骂得那叫一个气贯长虹。

    硬是不骂倒长城不罢休的节奏。

    她以为这件事就这么搁下了。

    结果滕九延这个不服气的臭男人,又开始了第二次的征程。

    吃药不行,他吃各种壮那啥的药,一吃,好几次把她折腾得快要疯狂。

    她批头就说:“你再这样,我就去做手术,你就算是好了,我也生不了,你想想吧,如果你忍心让我动刀子,你就再这样胡搞海搞。”

    这么一闹,滕九延才不得不罢手,一切都随缘。

    平静的日子没有过多久,古庭燎最终还是走了。

    那一天,唐栀雅起床来,看到床上的男人嘴角挂着淡淡的笑。

    她走过去,想要叫他起床,没想到却怎么叫也叫不醒了。

    古庭燎难道预感到自己要死了吗?

    唐栀雅想起昨晚上的一幕。

    滕世雄在门外抽烟。

    房间里,只剩下一男一女。古庭燎拉起她的手,一脸认真对她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世雄之前是做错了很多事,但是他一直在弥补,他所做的一切,你应该都看在眼里。像他那样驰骋疆场的男人,如果不是为了你,不会做这种事的

    。”

    连晚上帮古庭燎倒洗、澡水都干了,可想而知,滕世雄如今是把唐栀雅视作自己的眼珠子一般的珍惜着的。

    身为一个男人,他抢着照顾古庭燎,宁愿晚上陪夜,也不要唐栀雅独自一人陪伴古庭燎一人。

    这一切的忍耐,牺牲与付出,一般男人是做不到的。

    唐栀雅低沉一阵苦笑。

    她道:“你不要总是做他的说客,如果不是你,我根本就不想见他,准备老死不相往来的。”

    “栀雅,宽恕比恨更快乐。”古庭燎说道。

    “你别说了——”唐栀雅拒绝再听到滕世雄跟自己的事,“我找不到对他的感觉。”

    门外。

    滕世雄听到这一句话,心头一震。

    找不到对他的感觉……

    也难怪她。

    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磨难,最多的爱也淡了吧。

    古庭燎最后深深看了她一眼。

    他道:“栀雅,我时间不多啦,该走的时候会走的,你也该好好看看自己内心,如果有来生,我还是想遇到你……”

    唐栀雅点头。

    她缓缓道:“好,我会给你留一个机会。”

    人之将死,对于来生莫名多了一种感悟。

    那是遗憾后的一种寄托。

    ……

    唐栀雅没有哭,没有流泪。

    古庭燎走得很平静。

    他一点也不痛苦。

    对于生死,他比谁都豁达。

    曾经他说,人谁都免不得一死,不是今天就是明天,我时刻准备着。

    葬礼在古家的操办下举行了,滕一辉以“儿子”的身份抱着古庭燎的遗像,走在人群前方,接待宾客。

    唐栀雅原本想以古夫人的身份参加葬礼。

    但是滕一辉却拿出了一份遗书。

    遗书上,古庭燎以一种开玩笑的口吻写道:我死了,除了干儿子一辉,其他人可以不用忙了。

    至于栀雅,她一直都是我的好友。

    曾经,现在,未来……亘古不变。

    唐栀雅一直安安静静的,唯有在看到这一份特殊的遗书时,她干涸的眼眶里,流出两行清泪来。

    葬礼完了后,唐栀雅就回国了。

    她的身后一直跟着一道人影——滕世雄。

    不管她怎么赶他走,他都赖在她身边。

    这会儿,飞机上,唐栀雅别过头去,不看他。

    滕世雄一把将她的手抓住。

    “你放开,滕世雄。”唐栀雅冷漠道。

    她用力抽出自己的手臂。

    滕世雄跟没听到一般。

    他紧紧抓住她的手,也不惧周围人以诧异的眼神打量着他。“栀雅,庭燎交代我的,每一天都得给你按摩,推拿,否则我就是对不起他,难道你想辜负他的遗言吗?”滕世雄耍无赖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甜婚蜜令:权少宠妻超给力(百度最新章节)  甜婚蜜令:权少宠妻超给力(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