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660章:余生不过一个你

    她睁开眼睛看着黑漆漆的房屋,脑海里断片了。

    滕世雄从外面进来,他手里是一个托盘,上面摆放着一碗药膳。

    柔和又细细密密的眼神从他眸底传来。

    “这个粥是我熬得最好的,你尝尝看。”滕世雄小心翼翼地走进来。

    这一会,唐栀雅没有拒绝。

    滕世雄拿起勺子,喂她吃着东西。

    一下吧整碗粥都吃光了,她才感觉到肚子里稍稍饱了。

    经此一事,唐栀雅没有像以前那么排斥他。

    看着他的目光也带着几分怪异的感觉。

    滕世雄每天都会跟在她身后。

    她去做spa,他就坐在前院里等着,一众女人看着他打趣,他也丝毫不避讳。

    她去吃饭,他就坐在她身边,喂她吃。

    他会抓起她的手,对她道:“栀雅,我这人太笨了,你可怜见的,就当收养一只小泰迪,把我养在身边吧。”

    唐栀雅忍不住想笑。

    这老混蛋把自己比做狗,也是的醉了。

    “你看啊,我又没有庭燎难么好的手艺,没办法把你的手复原,但是我会每天都努力学,每天给你做推拿,按摩,帮你做完后半辈的所有恢复。”

    “还有啊,就算你不想原谅我,你也可以让我陪伴在你身边,我当你的手,照顾你一辈子好不好,让我得到一个赎罪的机会吧。”

    滕世雄把姿态放得极低极低。

    这对于以前的他来说,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但现在他啥都做了,什么不要脸的事,违背原则的话,全做了,全说了。

    就算滕九延一行人赶他走,他也赖在她身边,死活不挪脚步。

    唐栀雅也没那么抗拒他了。

    这一天,她带着滕艾薇去串门,在抵达华福特纳小区大门时,一个疯子看着滕艾薇傻笑。

    “小姑娘,你的大运要来了。”

    就在这时,疯子手中陡然拿起一把匕首,朝小孩子扎去。

    说时迟,那时快。

    一道身影如闪电一般提前一把抱住滕艾薇,抵挡了这一击。

    嗤。

    刀子就这么扎进了滕世雄后背。

    “啊——”

    唐栀雅大喊。

    疯子神智不清,但是他蛮力大得出奇,见有人阻挡了他,二话不说,拔出刀子又连连扎了滕世雄几下。

    等他一脚踹开疯子时,他整个后背都是鲜血。

    “老大——”滕小诗急了。

    他二话不说就将疯子按到在地。

    “你们这些有钱人都是混蛋,混蛋,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男人大声嘶吼着。

    “世雄,世雄你再撑一会儿,我们去医院,去医院——”唐栀雅急得只哭。

    滕艾薇脸儿煞白。

    她掏出小手机,拨打了急救电话。

    没一会儿,救护车就过来了。

    滕九延和欧熙熙也纷纷赶了过来。

    他们一把上前抱住受了惊吓的滕艾薇。

    “粑粑,妈咪,你们一定要救爷爷,是他救了我,我以后开始喜欢他了,他不会死的,是不是啊?”滕艾薇问道。

    她抬起一双明亮的眼睛,急急地问着自己的父母。

    滕九延心不在焉地看着急救室的门。

    坐在椅子上心慌慌的唐栀雅嘴里一阵呓语。

    “不是说自己最厉害吗?连一个疯子也对付不了,这种男人怎么能要?”她低声说着。

    然而眸底的担忧还是暴露了她内心的疼惜。

    欧熙熙抱着女儿的脑袋,安抚着她,也安抚着唐栀雅。

    “爷爷会没事的,他最近做了很多好事,会得到老天爷的宽恕的。”她说着。

    这时候,滕小诗过来了。

    他看着滕九延几人,说道:“疯子时张建民,因为疯了,对滕家人很是痛恨,才会对艾薇下手。”

    但是因为他神智不清,法律也不会制裁他。

    滕九延皱眉。

    看来这种人真是贱命,当初斩草没除根,才留下这个祸害。

    他看向身边的流魅,比出一个“处理”的手势来。

    “是。”流魅离开了。

    他一走,手术室这边又恢复了平静。

    但每一个人脸色都颇为难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以前对滕世雄的恨意也渐渐淡化了很多。

    “老大根本老不及思考,刀子距离艾薇太近太近,他是本能地想要保护住艾薇小姐,才会用这种笨的法子。”滕小诗解释道。

    当初他们赶过去时,眼看就要老不及了。

    滕世雄脑子一耿,就那么冲了上前,抵挡了张建民那致命一击。

    晚上8点钟手术室的灯光终于熄灭。

    唐栀雅第一个冲上前去。

    医生一脸疲惫地出现在他们眼前。

    “因为他神经受损,我们已经帮尽力链接受损的神经,可惜还是不能完美地恢复如初,可能在今后会出现腿部萎缩……下半辈子可能要坐轮椅。”

    这个消息一来,在场的几个人脸色大变。

    滕小诗快要疯了。

    然,唐栀雅却笑了。

    她说道:“腿没了,没事,只要人活着,比什么都好。”

    古庭燎为了救她,已经死了。

    她不想滕世雄也……

    欧熙熙和滕九延相视一眼,他们上前,抱了抱唐栀雅。

    三天后。

    滕世雄坐在床上。

    他一脸挫败地看着唐栀雅,说道:“看来,我以后都不用缠着你,这两条腿都没感觉了,这都是老子的报应。”

    唐栀雅的手已经恢复了很多,能拿大东西,就是夹不住筷子,也拿不起勺子。

    她掌心里捧着一个盒饭。

    听到他的话,她打趣道:“是的,你就是罪孽太多,这是老天爷开恩,才留你一条命,你该惜福才对。”

    滕世雄看着她,久久,久久不能挪开眼。

    多少日子了,第一次,第一次听到唐栀雅这关心的话语。

    他猛地一拍大腿,高声朗笑:“值得,能换来你一句关心,老子就是没了这条命,也不后悔。”

    啪。

    唐栀雅狠狠一巴掌抽在他脸上。

    她大声道:“你再说这种话,我就走了,以后你都不用见到我。”

    “是,是,不说,你说什么,我就听什么,嘿嘿,嘿嘿。”他摸着脸颊,别提多兴奋了。

    如果他理解没错,唐栀雅这是准备原谅他了吗?

    只听这时候,唐栀雅缓缓开口:“以后,我们天残地缺,就凑一堆儿过日子好了,反正我没办法吃饭,你没办法走路,凑合着过,别连累子女就好了。”

    “暧,暧,好,好,我听你的。”滕世雄感觉自己的心都在飞扬。

    一个月后,滕世雄在轮椅上,滕小诗推着他,唐栀雅在身边,一起去了民政局,办了个复婚的手续。

    两人回到了大院里。

    院子里里外外都被翻修了一遍。

    他们又招了一批佣人,院子总算有了点人气。

    自从那次滕世雄救了滕艾薇后,小姑娘总是喜欢来看爷爷。

    每次她一来,小身子骨儿很快就爬到滕世雄的轮椅上,抱着他的脖子撒娇道:“爷爷,爷爷,你送给我的那个子弹壳公主好漂亮啊,我的同学都嫉妒死了呢。”

    一边,滕锦皓憋着脸说:“你救了我妹妹,冲你这爷们的做法,以后你就是我爷爷了。”

    至于滕震霆,他知道滕世雄是自己爷爷后,是第一个上前跟他和好的。

    滕九延和欧熙熙也不再追究曾经,用她的话说:“犯错是很容易的,改过自新是难上加难,既然他愿意改,我就会用后面的时间来见证他的新自我。”

    她男人戳了他一指头。

    “老子就静观其变,反正他有一丁点对不起老娘的,立马就把唐女士接走。”他冷静地说道。

    夜幕时分,滕世雄伸出手臂,将唐栀雅的身子搂在怀里。

    他贴着她的耳说道:“余生,让我来对你好,你可以用今后所有的时间来监督我。”

    唐栀雅含糊着道:“好困啊,我要睡觉了。”

    肉麻的话,她不习惯听。

    不过,很快,她就陷入了沉睡中。

    梦里,她做了一个很美很美的梦。

    她梦见自己的手好了,滕世雄也能从轮椅上站起身来。

    他们相识一笑。

    “白头到老!”

    “不,老娘要去找第三春了,你就好好地待在这里吧。”“老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甜婚蜜令:权少宠妻超给力(百度最新章节)  甜婚蜜令:权少宠妻超给力(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