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曾经沧海难为水

    叶洪涛的脑海中很混乱,翻来覆去全都是陶酒酒和慕婍婍面带着各种表情的脸。

    “洪涛,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陶酒酒的语气柔和下来。

    “酒酒……”叶洪涛还是一副迟疑不决的模样。

    陶酒酒失望透顶,随手把保温桶掷在身前的地毯上,不咸不淡地说道:“米饭,麻辣豆腐,醋溜鱼片,清炒娃娃菜,还有一碗乌骨鸡汤。呵呵,我给你带来的的确很低档……”

    说完,陶酒酒猛地一转身,甩起了乌黑的长发,落下了一串晶莹的泪珠……

    “酒酒……”叶洪涛想要起身去追,却因心慌意乱而踢翻了保温桶,望着满地的狼藉,听着陶酒酒远去的凌乱脚步声,他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明明没有和慕婍婍做过什么,可却为什么要撒谎?

    ==========

    第二天,陶酒酒没有去上班,一个人窝在被子里,直到晌午才起床。她一想起跟叶洪涛在昨晚所吵的那场架,心头的火气又不由自主地烧了起来。

    可恶的叶洪涛,他从前是个花花公子倒也罢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还要故态复萌?他就那么不在乎自己的感受吗?!

    既然不在乎,那他为什么要答应双方父母敲定的婚事呢?既然已经打算一起去买订婚戒指了,他为什么还在办公室上演这么一出暧昧的戏码?

    这个家伙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肚子咕噜咕噜地奏起交响曲,陶酒酒下床给自己泡了一桶开杯乐。吃过不知算是早餐还是午餐的那桶开杯乐后,她觉得自己应该出门散散心,可却不知自己能去哪里。

    江婉儿的外祖父江淮刚动完手术,还躺在病房里,她若去看望,肯定会憋不住跟江婉儿吐苦水。江婉儿那边已经有了一个病人和一个阔别十多年突然回来的妈妈,她不好意思再给她添乱,让她跟着胡思乱想。

    不去找江婉儿,又能去找谁呢?

    陶酒酒想了半响,脑海中突然跃出一个名字——艾米莉。

    除了江婉儿,艾米莉算是她的另一个朋友了。尽管,她也才认识艾米莉没多久。

    主意打定,陶酒酒随意套上衣服,拎着包出了门。

    艾米莉的公寓就位于陶酒酒居住的和泰花园对过,她只用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便已经按响了她家的门铃。

    而屋子里,慕婍婍刚拿出靴子,还没拔出鞋撑,就听到了门铃响声。她小心翼翼地跑到门边,透过猫眼看了看,来人竟是陶酒酒。

    只一瞬间,她便猜到,她昨晚付出的努力收到成效了。

    慕婍婍得意地笑了——就凭陶酒酒这个心浮气躁的小丫头,哪里是她的对手?陶酒酒和她斗,简直是鸡蛋碰石头!

    不过,在没有彻底撕下面具之前,她还要扮演好朋友的角色,才不会让陶酒酒起了疑心。

    慕婍婍将门轻轻打开,便迎上了一脸无精打采的陶酒酒。

    开门之前,她是陶酒酒的情敌,开门之后,她要立刻转换身份,成为一个能听她倾诉帮她分忧的好朋友,这一点,慕婍婍把握得恰到好处。

    “酒酒,你这是怎么了?”慕婍婍表现出来的关心,是朋友该有的那种关心,既不过分热情,也不显得冷落。

    “唉,一言难尽。”陶酒酒脸色灰败,用“失魂落魄”这个词来形容,半点也不为过。

    “是和洪涛吵架了吧?”慕婍婍一语中的——就算陶酒酒没有任何表现,她也比任何人都清楚事实。

    “是啊,你怎么看出来的?”陶酒酒问道。

    “都写在脸上了。”慕婍婍笑着,指着她的脸又说道,“你的表情写着:情绪留言。”

    说完,又伸手去拉陶酒酒:“先进来吧,今天外面挺冷的。”

    “嗯。”陶酒酒答应着,进了屋子,又不禁问了一句,“情绪留言,有这么明显?”

    慕婍婍嫣然一笑:“是很明显。”

    陶酒酒望着慕婍婍那灿若春花的笑脸,怔了怔,忽说道:“艾米莉,如果我能拥有你的淑女气质就好了。”

    “这是为什么?”慕婍婍奇道,“我觉得你的性格很好啊!”

    “洪涛曾经和我说过,他的初恋女友是一个真正的淑女。”陶酒酒幽幽叹道,“都说女人难忘旧情,其实我觉得,有时候男人比女人更长情。也许,在洪涛的心目中,他最在乎的,还是那个初恋女友……”

    陶酒酒的分析让慕婍婍心花怒放,表面上去是不显山不露水,又装出热心的样子安慰她:“别这么说,那些是他过去的事了,如果他真的没有忘情,又怎么会和你交往?”

    “其实,连我自己都不能完全确定,洪涛他是不是真的因为喜欢我才和我在一起。”陶酒酒不那么自信地一笑,“毕竟,他有过那么一段初恋,就像那句诗说得——‘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却巫山不是云。”慕婍婍续上原诗的下半句,亦是浮想联翩,她的脑海里,闪过四年前和叶洪涛热恋的画面。

    如果,一切全都是初相遇时的美好形状,那该有多好……

    明明相爱,却为什么要将彼此弄得伤痕累累?

    “艾米莉,你怎么了,想起你前夫了吗?”陶酒酒的问话打断了慕婍婍的思绪,“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是啊。”慕婍婍的反应很快,将错就错地承认,“不过没有关系,毕竟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尽管一直忘不掉,可也不会影响我现在的生活。”

    “原来,想要忘记过去,居然是那么难的事情……”陶酒酒深深叹息。

    如果早些明白这个道理,她陶酒酒就该及早收手。那个时候,她还没有很深地爱上叶洪涛,只是浅浅地动了心,将他放在了心尖尖上。如果知道自己无法取代他的那段过去,她应该理智一些的,让自己远离他,然后忘记该忘记的,避免越陷越深。

    可叹那时,她还天真地以为既然叶洪涛接受了自己,那他们之间的爱情,就可以取代那段曾让他眷恋的初恋。

    是她错了,错的离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腹黑老公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腹黑老公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