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移植手术开始了

    叶洪涛除去陶酒酒的鞋袜,抱她上了床,让她躺好,又细心地为她掖了掖被角。

    天气转冷了,她的房间没有装空调,就连他都感到了冷,何况她这么弱小的身体呢?

    夜渐渐深了,冷意将叶洪涛包裹着,使他抱着“取暖”的心态,钻进了陶酒酒的被窝……

    陶酒酒的身子馨香绵软,让叶洪涛一阵意乱情迷——谁让他也是个正常的有七情六欲的男人呢?但望着她干净清澈的睡颜,他硬是压下了那个蠢蠢欲动的念头,在她身边和衣躺下,只握住了她的一只手。

    “冷……”睡梦中的陶酒酒呢喃了一声。

    叶洪涛犹豫了一下,将她往怀中一揽。陶酒酒迷迷糊糊间寻到了一个温暖的臂弯,像只小猫一样安静地蜷缩进去。

    这种两相依偎的姿势,让叶洪涛油然生出一种幸福感,忽想到,若这一刻,能够定格成永远,那该多美好?

    可惜,世间之事,不如意者十有**。这个所谓的“永远”,也就持续到天亮——陶酒酒醒来后。

    她在睁开眼之前,感觉到自己前一晚上枕的枕头似有些特别软,材质不太一样,而且,身旁萦绕着一股熟稔已久的温暖的气息。

    “呼……”她睁眼去研究自己的枕头,发现那是一条男人的手臂,吓得大叫:“啊!……”

    再一看睡在身边的叶洪涛,她又爆发出第二声尖叫:“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送你回来。你房间实在太冷,我就借你的床取取暖。”叶洪涛耸耸肩,帅气而优雅的样子很欠抽。

    “那……你有没有占我便宜?”陶酒酒边说边低下头去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除了外套,什么都穿得好好的,毫无迹象表明在她的身上发生过意外之事。

    “没有。”叶洪涛笑得邪恶,将陶酒酒上上下下打量一遍,“不过老实说,我是有想过要把你‘吃掉’……”

    “吃掉?水煮还是油炸?”陶酒酒不客气地踹了叶洪涛一脚,“滚下去!”

    “那个,其实我是想吃清蒸的啦……”叶洪涛敏捷地躲开,没有遭遇滚下床的待遇,尔后又坏坏地一笑,猛然间发动袭击,不时地用手在陶酒酒腋下呵痒。

    “好痒,好痒……哈哈……哈哈哈哈……”陶酒酒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央求道,“痒死了……哈哈……你快点停下来……”

    “要我停下来没什么问题,你得补偿我。”叶洪涛并未因此而停止手上的动作,完全是一副“趁火打劫”的无赖模样。

    “什么……补偿……?”陶酒酒反问道。

    “你说呢?”叶洪涛不怀好意地把她望着。

    “我……我躲……”陶酒酒不服软,只是躲闪开来,叶洪涛的动作快,一把将她拉住,然后她整个人便跌进他的怀里。

    电光石火间,两个人四目相对,叶洪涛瞥见因为玩闹而整张脸红扑扑的陶酒酒,情不自禁地探下头来,捉住了她的唇……

    “唔……”

    陶酒酒的唇带着泉水般的清甜,干净得不染红尘,他将她紧紧拥着,吻得那么轻那么柔,似在对待一个随时会破碎会失去的陶瓷娃娃。

    良久良久,叶洪涛方才恋恋不舍地释放她,两人几乎在同时睁开眼睛。

    陶酒酒有一双漂亮的眼睛,明亮的瞳仁含蓄而深隧,黑白分明,长长的睫毛似扇子般轻垂而下。此时,这双眼睛笼上了一层雾,越发有一种超然世外的美。

    叶洪涛伸出手,以指尖抚过她的眉、她的眼,她略显凌乱的鬓发,笑容温和似水:“酒酒,你的眼睛真漂亮。”

    “谢谢,你的鼻子真帅!”陶酒酒对应着夸回去一句。

    “明天就要手术了,紧张吗?”叶洪涛话峰一转,说起了正事。

    “不紧张。”陶酒酒掰开叶洪涛的手,钻研起他手心的纹路,笑意恬然,“我相信,手术会很成功,她会好起来的。”

    “她……”叶洪涛对这个代称还一时不能习惯,重复了一遍方回过味来——这个“她”,指的是陶酒酒的生母沈颜。

    ==========

    叶洪涛和沈清盈焦灼地站在手术室外的走廊上,不时交换着神色,两个人都是一样地担心。

    据张副院长介绍,这样的手术,对于捐赠器官的陶酒酒来说,并没有太大风险,手术的过程中没什么可担心,最重要的是术后的身体保养;而对于沈颜来说呢?她本身的肾脏因为尿毒症的缘故须切除,其后才移植陶酒酒捐给她的肾,无非是多了一个步骤,关键还是要看术后是否有排异反应。

    按照张副院长的说法,沈颜与陶酒酒是亲生母女,是直系亲属,依照以往的经验来判断,直系亲属之间的器官移植应该是不会有什么排异反应的。

    手术还在进行中,门上的指示灯一闪一闪,看得叶洪涛发慌。他听到走廊上有脚步声,回头一望,迎面走来三个人——陶海阳、秦小凤、陶凌峰。

    望着迎面走来的三个人,叶洪涛百感交集。他们中,一个是陶酒酒真正的父亲,一个算是她的养母,另外一个是和她有着一半相同血液的同父异母的哥哥。

    沈颜住院的这些日子,叶洪涛没有碰到过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当然,陶海阳偷偷来过,就连秦小凤都不知道他悄悄到过医院,何况是有空才来的叶洪涛呢。

    “洪涛,酒酒怎么样了?”多年以来貌合神离的陶海阳与秦小凤倒是难得得同时开口说了一句话。

    “进去一个小时了。”叶洪涛不无担忧,“医生说这样的手术风险不大,不过我……”

    “酒酒从小身体好,不会有事的。”陶凌峰打断道,神情镇定,声音的颤抖却泄露了他的紧张。

    叶洪涛回过头,望着比自己还大了几岁的陶凌峰,直觉告诉他,陶酒酒的这个哥哥对她很是疼爱。他记得,陶酒酒和他提过,她生日的时候,家里没有一个电话打过来,连父母都不记得,可哥哥却打电话祝她生日快乐,足见这个哥哥的细心。

    “叶大哥,他们是?……”沈清盈指着突然出现的三个人问道。

    叶洪涛很清楚,沈轻盈认识他们三个人,她这句话的潜台词是——他们三个过来做什么,会不会是来吵架的?

    秦小凤掠了一眼沈清盈,便猜到了她的身份,因而也不等沈清盈开口,率先不咸不淡地询问道:“你就是沈颜和梁大海的女儿?”

    【作者题外话】:谢谢td18***716打赏。

    谢谢四重人格的支持。

    多谢小乔同学一直以来的支持,祝你论文顺利,今后的学习工作顺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腹黑老公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腹黑老公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